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跪下道歉
    ,精彩小说免费!

    那人恼羞成怒一般的冲着她嚷嚷着,可惜却没能唬住林梦雅。

    “你们俩还是回去,通通快快的告诉你们的主子。我宫雅,可不是被吓大的!”

    她厉声冷喝,而周围的那些宫家人,几乎各个手拿武器,把这几个人,围在了其中。

    “你们,你们要干嘛?造反了么?这里是圣殿,你们,你们要是敢对我们动手,以后,你们宫家就会被十大世家剔除资格!”

    看他们还是在强撑着,林梦雅冷哼了一声。

    “你们的确是圣徒,可你们,却只是低级圣徒。就算是我把你们打死了,你觉得圣殿,会如何处理呢?”

    她不屑的看着那两个人,有句话说的好,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说的便是这两个人的模样。

    高级圣徒她也见了不少,能在圣殿里出人头地,必定都是有着极为聪明的头脑跟厉害的手腕。

    可现在,这两个人的样子,不过是在徒惹别人笑话而已。

    “你...”

    刚才还在装腔作势的两个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们有些惶恐的看着周围的凶神恶煞,心里大概也在骂娘吧。

    不过,林梦雅却懒得跟他们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了。

    “放心吧,我不会杀你们。回去跟岳棋说,要么,亲自来磕头赔罪,要么,就永远的成为圣殿里的一个笑话。对了,如果因为她而耽误了元月祭的话,是什么罪名来着?”

    那两个圣徒彻底傻了,本以为只是个简单的差事罢了,却没想到,这宫家大小姐,可比之前听到的厉害的多。

    “大小姐,我们真的要把他们给放走么?”

    李先愤恨的说道,而林梦雅,则是微微点头。

    岳棋一定会来的,而且,她还要当着众人的面,给宫家的列祖列宗赔罪。

    而她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则是因为,她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得罪宫家,没有任何的好结果!

    吃过了早饭,林梦雅就窝在房里看书。

    她本以为岳棋至少会在夜半无人之时才过来,却不想还没到中午,岳棋就带着人,到了她的面前。

    岳棋依旧是前呼后拥,好不气派。

    林梦雅眯起眸子,看着站在人群里的岳棋,唇瓣微微弯起。

    “副祭大人...哎呀,我忘了。现在,你可不是副祭大人了呢。真是可惜呀,你没哭吧?”

    她是故意的!

    一字一句的刺着岳棋的心,当初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多失意。

    “宫雅,你别太过分!”

    岳棋冲着她低吼,而林梦雅却一点都不在乎,又笑了一会儿后,也冷下了一张脸。

    “祥华郡主,这话,该是我说你的!”

    她已经对岳棋诸多忍耐跟退步,可惜,岳棋却变本加厉。

    她本就不是圣母心泛滥的那种人,如今是岳棋自己撞上来的,可怪不得她了!

    “是,我知道你恨我。所以我来了,但是宫雅,你可别得意得太久,你以为你留在这里是什么好事么?”

    岳棋五官有些扭曲,林梦雅心中一动,却是在继续刺激她。

    “我留在这里有什么不好?我的男人,孩子,亲人都在这里,你就算是想要撵我走,你也得有那个本事。不然,你也只能干看着罢了!”

    “你!好,那你就好好的留在这里,以后出了事,你可别后悔!”

    有些失望,岳棋竟然没一口气说出来。

    不过,这也在她的预料之中,毕竟,之前岳棋就被人交代,绝对不可以乱说她的事情。

    但林梦雅却从她的话里头,明白自己继续留下去的话,可能会有什么事发生。

    岳棋说的,也未必是真的。

    无论如何,她还是要更加谨慎一些才行。

    “祥华郡主,你与其考虑我的问题,还不如好好想一想你自己的。这里,可不是龙都,你也没那么大的能耐能呼风唤雨。我劝你最好还是乖乖听话,别挣扎了,小心,死得快。”

    岳棋冷冷的看着她,林梦雅也是如此。

    比瞪眼,她还没输过谁。

    “郡主,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

    站在岳棋身边,一直低着头的奴仆扯了扯她的袖子,低声劝道。

    她不甘的吐出了一口气后,瞪着林梦雅说道。

    “其他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我只问你,圣殿,你去还是不去。”

    这话,还真是居高临下。

    林梦雅冷哼一声,岳棋,也未免太把她自己当回事了吧?

    “我想我说得很清楚了吧,你下跪给我宫家的列祖列宗道歉,我就原谅你。不然的话,我们即日就会启程,回宫家去。”

    岳棋眸中有精光掠过,可还没等她高兴完,林梦雅接着说道。

    “然后圣殿就会得到一个消息,是你祥华郡主,没有尽心尽力办成此事。你说,到时候圣尊会怪罪谁呢?一定不会是我们宫家,毕竟,我们家尽心尽力的来了,是你祥华郡主,亲自把我们给赶下来的。啧,真是可惜了呢。”

    她的一番话,说的岳棋脸色变了又变。

    咬牙切齿的看着她,可惜却无计可施。

    “跪与不跪,全在你一念之间。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我们宫家,可没那么好打发。”

    话刚说完,宫家的那些仆从们,就都站了出来。

    纵然跟岳棋带过来人的人数旗鼓相当,可这里的人,各个都是神色严肃,眸中带了几分杀意。

    “你!”

    岳棋咬碎了银牙,可惜却无法撼动她分毫。

    林梦雅笑了笑说道:“请吧,祥华郡主。”

    岳棋愤怒的瞪着她,但林梦雅却无所谓。

    她们之间,本就不存在留颜面这种伪善的事情。

    如果她不是宫雅,没有自保的手段,那么一定死得比昙花都快。

    岳棋对她早就动了杀机,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而已。

    既然如此,那她还犹豫什么?

    “来人,让开,祥华郡主,要给宫家列祖列宗,赔礼道歉了。”

    李先站在最前面,大声的吆喝着。

    顿时,街面上那些藏起来的人,也跟着看起了热闹。

    岳棋紧咬双唇,恶狠狠的瞪着她。

    “林梦雅!早晚,我要用你全家的血,来洗刷我的今日的耻辱!”

    声音很小,但足够她们两个人听到了。

    林梦雅倒是也不在乎,可笑容,却显得有些危险。

    “你敢动我的人,我就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可悲的存在。岳棋,比狠,你狠不过我!”

    她眸中深藏着千年坚冰一般的寒意,让岳棋激灵了一下。

    心中滔天的怒火,也似乎被冻熄灭了。

    岳棋依旧恨她,但更多的却是惧怕。

    “行了,跪下吧。”

    她退到一边,把位置都让给了岳棋。

    后者紧紧的捏紧十指,最终还是跪在了宫家人的面前。

    “说,你错了。”

    “宫雅!你...你不要太过分!”

    岳棋的五官,几乎被气到扭曲。

    但林梦雅,却浑然不在乎。

    “不说的话,那我们可就走了。你这一跪,也算是白跪了。”

    岳棋气疯了,但是林梦雅的性格,她向来清楚。

    “我,我错了。”

    “太小声,听不见。”

    “我错了!”

    岳棋自我放弃一般的大喊了一声,但林梦雅却只是冷冷的笑了笑,然后弯下腰,看着几乎要吃人的岳棋说道:“记住,岳棋,你跪得不是我,也不是宫家的列祖列宗。你跪的,是你的愚蠢跟自私!宫家的列祖列宗,你配跪么?”

    她毫不留情的嘲讽,让岳棋气得快要发疯了。

    “我一定要杀了你!林梦雅,我一定要杀了你!”

    都是她,都是没有她的话,龙天昱就会是她的,一切都会是她的!

    林梦雅微微一笑,直起身来。

    “既然祥华郡主这么有诚意,那我明日一早,就上山。对了郡主,地上冷,快起来吧。”

    她故意装作关心的样子,可她清楚,岳棋肯定是恨毒了她。

    人活一世,谁还能没几个仇家么?

    “行了,你们还是快送你们的郡主离开吧。小心以后,可别再犯错了。”

    林梦雅招呼着岳棋的仆从们来扶她,带着自己的人,转身就离开了。

    岳棋咬牙切齿,却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

    “大小姐,万一这祥华郡主,继续找您报复怎么办?”

    关上了门,大家都有些畅快。

    唯独桃子,皱着眉头低声说道。

    林梦雅多看了她一眼,这人,没想到倒是个稍有的精细人呢。

    “让她来,你以为,她不找我麻烦,我就没有别的麻烦了么?”

    龙天昱的意思很明确,岳棋身后,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而岳棋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把她赶出十大世家,必定会有人暗中相助。

    她倒是想要看看,那个人究竟是谁。

    “大小姐,蔡先生给您来信了。”

    樱子从外面跑过来,手里拿着一封信。

    这家伙,自从去第三层之后,好像就没什么消息了。

    也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拆开信,信纸上却只有一行字。

    “谢晗有危险,速来!”

    她骤然把纸撮成了一团,心却是被揪了起来。

    谢晗有危险,那就说明,纭儿是有危险的,而白苏却有给她传信。

    难道,她们出了什么意外?

    “快,告诉大家,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回圣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