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恢复原样
    ,精彩小说免费!

    “至于老师,不过是一些陈年旧疾。有雪师调理,已经没有大碍了。”

    她见龙天昱不愿多说,也就没继续追问下去。

    不多时,便有人来催促。

    龙天昱轻轻的在她的额头落下了一个轻吻后,柔声说道。

    “虽然岳棋暂时消停了,但是她身后的那些人只怕不会轻易罢手。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林梦雅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坏笑。

    手臂勾上他的脖颈,在那人惊讶的目光中,重重的堵上了他的唇。

    深处丁香,调皮的舔了舔/他的唇,她压低了声音,在他的耳边说道。

    “我都知道,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放心。”

    龙天昱眉头挑起,这女人似乎,更加大胆了些。

    “如果要是你实在处理不来的话...”

    “那我就把事情闹大,然后等你来救我,好不好?”

    她笑嘻嘻的问道,而龙天昱眸色越发深沉,薄唇却笑了笑。

    “好,闹得越大越好,我一定会来救你。”

    她埋首在他的怀中,低低的笑出了声。

    “行,一言为定。快去吧,那边还在等着你呢。”

    后退一步,她站在那里笑着送他离开。

    龙天昱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眸中带着一些,并没有看懂的坚定。

    等到人身影完全消失在她的眼前,林梦雅才收起了笑容。

    她整理了一下脸上的面具,信步走出了小院。

    而玉容道人,正在外面等候着她的到来。

    “有话想要问我?”

    她看了玉容道人一眼,后者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后,摇了摇头。

    “虽然我跟你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好像已经知道了你的答案。所以,问与不问,都没有什么区别。”

    她笑了笑,不起眼的容貌之中,那双眸子熠熠生辉。

    “是啊,既然我选择了相信他,那么他说与不说,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她知道玉容道人想问什么,他怕是想要问自己,知不知道龙天昱究竟在做些什么吧。

    “宫小姐果然不是一般人,我们也快走吧。”

    点点头,林梦雅与他一起离开了执法殿所在的这一层。

    不过临走前,她还是在沿途,听到了岳棋跟马廉程如松三人的状况。

    “宫小姐请放心,马老家主跟程老家主没事,不过,你要不要去看一下祥华郡主?”

    岳棋的下场的确是很惨,据说是被人生生给拖走的。

    但是这也怨不得旁人,她能今日的苦果,都是自己种下的。

    林梦雅想了想,觉得还是去看一看的好。

    二人回到了祈祷殿所在的第五层,岳棋虽然被剥夺了副祭的资格,但是圣尊有令,让她必须要弥补自己所犯下的过错。

    其中之一,便是恢复之前的格局。

    那些不够资格的家主们倒是可以灰溜溜的走了,可唯一欠缺的宫家,却因为林梦雅的那一番话,而成了最难促成的目标。

    他们避开众人,来到了关押岳棋的房间。

    却不想,里面除了岳棋之外,还有其他人在。

    “我不去!我死也不去!让我去给那个贱人认错,还不如直接一刀杀了我!”

    她跟玉容道人躲在窗下,刚到这里,就听到了岳棋恼怒的低吼。

    “我的小祖宗啊,现在还哪里容得你不去?难道你没看出来,那宫家,如今可是有圣尊撑腰吗?就算是现在您贵为郡主,要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呀!”

    劝她的人,倒是语重心长,不过岳棋却显然不是听人劝的主儿。

    “哗啦”一声,从房内传来了茶盏被摔碎的声音。

    哪怕没听到,林梦雅也可以想象到,岳棋那恼羞成怒的模样。

    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圣尊为什么会向着她?难道,只以为她是——”

    “我的小祖宗!这话可轻易说不得的呀!”

    林梦雅眉头微挑,她刚听到一点重要的内容,就被人给截住了。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玉容道人,那人脸上的惊诧跟疑惑不似作假。

    难道,他也不知道此事?

    “郡主,您可知道,要不是夫人留下这个秘密,您可就得一辈子窝在那个小地方了。现如今您好不容易站稳脚跟,可千万别做出自毁前途的事情。这件事,您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提,才能活得长久。”

    那人倒是极为关心岳棋,而岳棋好像也挺听她的话。

    声音渐渐的弱了下去,林梦雅知道探听不到其他更有用的消息了,跟玉容道人一起,回到了谢晗的处所。

    只是心中,不停的回荡着祥华郡主的那半句话。

    显然,那人知道得很多,甚至可以到了,让她摇身一变,成了祥华郡主的程度。

    但同时,如果岳棋泄露了这个秘密,就要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并且,这个秘密,有可能是她的身份。

    林梦雅思考了许多种可能性,到了最后,却还是因为证据不足,而不了了之。

    为今之计,只好想办法,套岳棋的话了。

    “大小姐,我们都打点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樱子跟桃子过来回禀,林梦雅带着二人辞别了玉容道人后,顺着那条山体之中的暗道,到了山下。

    负责看守城门的圣奴,早就已经被打点好了。

    放个把人出去,并不成问题。

    圣城外早有人候着,快马加鞭,把她们给送到了镇子上,去跟李先那些人团聚。

    看到她此时回来,李先更加惊讶了。

    但他却从聪明的没多问,只是吩咐人伺候好大小姐。

    她睡了半宿,天还没亮,门就让人给敲开了。

    “大小姐,圣殿来人了。”

    她本就合衣而眠,听了这句话后,立刻精神抖擞的坐了起来。

    想了想,林梦雅稍稍松弛了一下精神,装出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坐到了会客厅内。

    来的是圣徒,态度十分的倨傲。

    “二位前来,有何指教?”

    她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淡淡问道。

    那两个圣奴倒是也不客气,直接说道。

    “宫大小姐,如今祈祷日未过,您这样直接下山,可是违反了圣殿的规矩。要是您现在还不迷途知返的话,只怕下次,山上可就没有你们宫家的位置了!”

    那人语气生硬,一点也不客气。

    眼看着宫家的其他人都对她们虎视眈眈,旁边的一个立刻笑着打圆场。

    “宫小姐莫误会,我这兄弟就是嘴快了一些。其实他是想说,希望各位能回到圣殿内。毕竟,元月祭才是大事。你们不远千里的跋涉,不也是为了参加元月祭么?”

    她算是彻底明白了。敢情这两个人,一个是唱红脸的,一个是唱白脸的。

    这是把她当成了傻子了吧?

    “两位圣徒是什么意思,宫雅没听懂。”

    她好整以暇,笑着说到。

    “你这女人还真是不分好歹,圣殿让你做的事情,难道你还敢不做么?还是你们宫家,现在竟然敢公开跟圣殿作对了?”

    那人一瞪眼睛,立刻就要发火。

    此时,李先也忍不住了。

    脸色不善的看着那两个人,冷声说道。

    “圣殿的命令自然是不得不从,但可惜,这人实在是令人倒胃口。我家小姐又不是要自己下来的,你们还是先搞搞清楚吧。”

    他毫不留情的一番话,让那两个圣徒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本就不客气的那一个拍案而起,眼中迸发出凶狠的残光。

    “来人,把他给我捆起来。敢在我们的面前撒野,看我不治你个对圣殿不敬之罪!”

    他身后的几个人,说着就要冲上去。

    而此事,林梦雅却冷淡开口。

    “当着我的面,你们就想要抓我的人,你们可问我同意了没有?”

    “宫大小姐,若是此人不知罪的话,你们整个宫家,可都是要赔上的了。为了一个刁奴,何必呢?”

    那人还想要继续和稀泥,但林梦雅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上下打量了人家两眼,不屑的转过头去。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我家的人侮辱了圣殿。这此事,自然会有执法殿来处理。二位,你们哪一个是圣尊,哪一个又是执法长老呢?什么都不是,就来我家招摇撞骗,耀武扬威,我看你们,才是活够了吧?”

    那两个人没想到,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唬住这家人。

    但他们平常骄纵惯了,此时并没有把宫家人放在眼中。

    “好啊,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们动手,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可是圣尊麾下的圣徒。你敢这样对我们,过几天,你们就等着被连根拔起吧!”

    那人咬牙切齿的威胁,而那个一直装好人的圣徒,也收敛了脸上的笑。

    “宫小姐,我还是劝你千万不要行差踏错,这里是圣殿,不是你们宫家的一亩三分地!”

    所以,这是诱哄不成改威胁了是吧?

    林梦雅却是冷笑了一声后,说道:“二位只当是我第一次来圣殿,所以好蒙骗是吧?你以为,昨天发生的事情,我一件都不知道么?”

    她挑起眉头,不屑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那二人的眸中闪过一丝迟疑后,复又镇定了起来。

    她,又能知道些什么?

    “宫雅,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