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剥夺副祭
    ,精彩小说免费!

    她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喂,你不上前去阻止么?”

    她低声说道,而玉容道人却颇为古怪的看了看她。

    “阻止什么?”

    “大长老啊!你没看到,他都要辞去大长老的位置了么?惩罚副祭有什么难的,以后不是有的是办法么?”

    但玉容道人,却只是笑了笑。

    “他又怎么肯呢?他想来不是标榜自己从不犯错的么?他求仁得仁,以后,还会落得一个好名声。我为何,要去阻止他?”

    这话,问的林梦雅有些小小的尴尬。

    看来他们父子之间,可能远远不是她想的那般简单。

    “就算是这样,可是也不能毁在副祭手上吧?有执法长老在,以后许多事情,我们会更加方便的!”

    起码,他不会偏倚,所以一旦她遇到了什么不公之事,至少执法殿这里,会给她一个公道。

    “放心吧,老头子的路,还没到头呢。”

    玉容道人毫不在乎的说道,而林梦雅刚想细问,就听得外面,传来一道声音。

    “主祭大人到——雪师大人到——”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那两个人的身上。

    林梦雅看到人群的外面,一身白衣的龙天昱,跟白裙的雪师,缓步向这里走来。

    她顿时有些不太开心,不管怎么说,他跟她站在一起,总像是一对璧人似的。

    尤其是雪师亦步亦趋的跟在龙天昱的后面,让她的心头,直冒酸涩的小气泡。

    哎呀,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怎就变得如此小气了?

    林梦雅暗暗的捏了捏自己的手,以后这种没用的醋,她还是不吃为妙。

    “参见主祭大人,雪师大人。”

    大长老立刻上前行礼,虽然他们是一块来的,但是雪师却稍稍退后,不敢跟龙天昱并排而站。

    他站在那里,视线淡淡的扫了一圈后,只在林梦雅的身上,稍稍迟疑了那么一下。

    林梦雅有些好奇,她今日也算是乔装打扮,不会又被他给认出来了吧?

    “大长老免礼。”

    在外面的面前,龙天昱永远是个冷冷清清,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带着该有的礼貌的尊贵殿下。

    “殿下,求殿下为我做主!”

    岳棋看到龙天昱来,眸中闪过些许的错愕。

    之后,她边想起来,那个女人不在!

    于是,她立刻装出一副柔柔弱弱,被人欺负惨了的模样,哭求着龙天昱。

    可后者,却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后,继续问道。

    “到底发生了何事,还请大长老告知。”

    他的眼神冷淡得厉害,岳棋愣在了原地,不敢再造次。

    大长老也没有添油加醋,只是把事情原原本本的重复了一遍,而龙天昱的眉头,也未曾皱过一下,谁也不知道,他在想写什么。

    “丁长老说的,你们可都认?”

    一直单膝跪地的马程二人立刻点头,全盘认下。

    唯独岳棋,她用力的摇着头,带着眼泪愤恨的指着大长老说道。

    “都是他徇私枉法,故意冤枉我的!殿下,难道我的为人,您还不清楚么?”

    她泪眼朦胧,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可惜,龙天昱哪里吃她这一套。

    “既然此事归执法殿管,那么事情,也就全权交给执法殿来处理。不过我这次来,是带来圣尊的旨意。”

    所有人一听,立刻屏声敛气,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龙天昱环视一周后,才扬声说道。

    “圣尊大人有令,因副祭祥华郡主违背内殿规矩,私自放人进入祈祷殿,触怒了圣神。即刻起,撤销副祭之位。并且,要负责平息圣神的怒火。”

    岳棋愣在了当场,随后她便惊恐的大叫着。

    “不可能!这不可能!圣尊大人怎么会撤到我副祭的位置!一定,是你捣的鬼,对不对?”

    林梦雅站在圈子外面,只得摇了摇头。

    恐怕岳棋做梦都想不到,为何圣尊会撤掉她副祭的位置。

    其实从她上山到现在,她发现了一件事。

    那就是神殿的所有事情,都是带着极为森严的规矩。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就是所谓的仪式感。

    但她却觉得,此事一定没那么简单。

    祈祷殿内,说是十大世家,就必须是十大世家,不然,可能会引起某种混乱。

    而这种混乱,是圣尊不愿意看到的。

    不然,为何圣尊居然会让龙天昱到这里,宣布他的决定呢?

    “是,我明白了。”

    既然不是副祭,那么大长老如果要亲自行刑的话,也不会坏了规矩。

    她这才明白,为何玉容道人说,他家老头的路还绝不了。

    但是,她却看到玉容道人的眼中,有几分失望。

    摇了摇头,自己的事情还管不过来,她哪里还用闲情逸致,去管别人的事情?

    岳棋依旧在人群里哭喊,不过此时此刻,却没有人再出面护着她了。

    毕竟,这是圣尊的命令。

    “走吧。”

    热闹已经看完了,再看下去,她觉得也没什么劲。

    更何况,龙天昱还是跟雪师站在一起。

    她可不想看到,他跟她同框的场面。

    “对了大长老,我来得急,有些事情需要你殿内的人帮忙,不知可不可以抽调两个人来帮我?”

    身后,龙天昱的声音,隐藏着几分疲惫。

    林梦雅的脚,就像是生根了一样,怎么也挪不开了。

    他这几天在干嘛?有多辛苦?

    “好,主祭大人请便吧。”

    “那就,那两个吧!”

    她心中一时纷乱如麻,根本没想到,她的身后,已经汇聚了不少的人的目光。

    玉容道人眉头微皱,扯了扯她的袖子。

    而林梦雅这才后知后觉,转头,却发现了身后,龙天昱正在看自己。

    “你们两个!快去帮主祭做事!”

    大长老身后的长老们,有伶俐的出来驱赶他们二人。

    林梦雅不明就里,就被玉容道人个拖走了。

    那边厢,龙天昱看着玉容的手,眸中掠过几许森冷。

    “敢问殿下,祥华郡主,当如何处理?”

    有慕容曦在,丁旭这个大长老,也得征求他的意见。

    龙天昱冷冷的看着她,开口说道。

    “师尊他老人家说,既然祸是她惹出的。那么,也应该由她来弥补。你只有一日的时间,若是祈祷殿不能恢复原样,你知道圣殿的规矩。”

    他语气冰冷,冻得岳棋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

    “不!我要去见圣尊!我一定要见到圣尊,一定要!”

    岳棋也是被冲昏了头脑,丝毫不知道,她这完完全全的是在作死。

    “现在的你,还有什么资格见圣尊?”

    龙天昱眉头翘起,冷笑着说道。

    “我没错!我都是为了圣殿好!”

    看到岳棋如此冥顽不灵,龙天昱却并没有亲自出手教训她。

    而是跟丁旭说道:“该怎么做,大长老自然心里有数。”

    转身欲走,而岳棋则是在后面,不住的哭喊。

    “我没错!错的是你们!你们一个个,都被那个女人给迷惑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龙天昱略有些迟疑,回头瞥了一眼后,继续往前走。

    热闹了半天的执法殿,如今,终于尘埃落定。

    林梦雅跟玉容道人,被带到了一处小院内。

    没过多久,玉容道人就被带走了。

    林梦雅独自一人站在那里,只能无聊的看自己的脚尖。

    “你们大长老,就是教你们这样做事的么?”

    略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响起,林梦雅想也不想,就知道是谁来了。

    撅起嘴,她故意显得十分的嚣张。

    “对啊,我们大长老人好着呢。哪像是你们这样主祭副祭的,天天还有美女作陪!”

    一听这话,龙天昱就知道,这小醋坛子,又开始吃醋了。

    不过,他喜欢。

    伸出大手来,轻轻的托起她的小脸。

    温柔的在她脸上摸了摸,不由得有些惊讶。

    “这面具,触感还真是真实,谁做的?”

    林梦雅自然是有些骄傲,面具算是众人的一个和作品。

    不过出力最多的,却是老师跟清狐。

    “我老师跟我的兄长,怎么样,是不是一点瑕疵都没有?”

    她正自豪的炫耀着,却感觉到脸颊一痛。

    而某个无良的男人在捏完了她的脸后,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真是厉害!我捏过之后,居然还能有手印。好,真是不错。”

    “你就算是要测试面具,也不用对我下死手吧,很疼的好么?”

    林梦雅抱怨完,龙天昱就再也忍耐不住,把她给抱在了怀中。

    “别生气,雪师跟我一起来,是因为老师那边有些情况。你放心,除了你之外,我再不会爱上任何人。”

    揉着脸,林梦雅其实是有些脸红的。

    这男人自从失忆之后,对待感情怎么尤其奔放。

    从前,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那三个字,就是惜字如金。

    难道,这算是失忆之后的福利?

    “我知道啊,只是女人嘛,难眠会吃个小醋什么的,倒也不不打紧。不过,你师父那边怎么了?需不需要我帮忙?”

    龙天昱就知道她会如此,轻轻的摇了摇头后说道。

    “我听说了你们的事,这一次,岳棋不仅惹了老师,更是触怒了我。你只管大胆的去做,不会有人妨碍到你。”

    他的承诺,让林梦雅安心之余,却有些小小的疑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