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是福是罪
    情况越来越严重,过了一天后,那些家主们疼的满地打滚。

    意志坚强的,也不过是咬着牙硬挺着罢了。

    但其中,却只有两个人是例外的。

    一个是马廉,另外一个是程如松。

    所有人都用嫉妒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一派如常。

    但岳棋也暗中派人盯过他们两个,去发现他们也跟其他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副祭,不知今日,还能否继续向圣神祈祷了。”

    他们二人到了祈祷神殿的门口,马廉语气颇有些不满的问道。

    “当然要!此事谁都不能耽误!”

    岳棋的语气也很不好,突发的事情,几乎要把她给逼疯了。

    凭什么只有他们二人没事?而自己麾下的那群人,则是疼得死去活来。

    “既然不能耽误,那就把大家伙都请过来吧。免得耽误了时辰,被圣神怪罪。”

    马廉本就不喜欢这个势力的女儿,如今得了机会,自然是不予余力。

    岳棋黑着脸,吩咐自己的手下,就算是要抬的,也得把那些人都给抬过来。

    可没想到,他们刚勉强被搀扶到圣殿内,就痛呼连连。

    看得马程二人一脸的嫌弃,岳棋也不管他们死活,说着就让人把这些人都给送到祈祷室去。

    可程如松,却皱眉拦住了这些人。

    “副祭,往年的元月祭大家都是衣着整齐,以示对圣神的尊重。您看现在,这些人衣衫不整,毫无尊重可言,万一要是圣神怪罪下来,那该如何是好?”

    程如松说得有道理,在这之前,他们哪怕是稍稍衣饰不整洁,都会被当年的主祭跟副祭当场训斥。

    如今这些人满地哭号,衣服更是皱的没法看。

    要是现在进去,那才是对圣神的不尊重。

    “我才是副祭,我说可以,就是可以!你们敢拦我,让开!”

    岳棋瞪着眼睛,想要拿身份来压人。

    可马廉跟程如松二人可不怕她,三人杠起来,倒是岳棋稍稍处于下风。

    她眉头一皱,又似想起了什么,冷笑着说道。

    “我说怎么就你们二人没事,我倒是忘了,你们跟宫家那个欺世盗名之徒走得近。难不成,这次也是她在捣鬼么?”

    这话,说的马廉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副祭大人,你说话也要有理有据!当初宫雅在的时候,大家都是平安无事。后来你强行驱逐了她,又让这些人来滥竽充数。那时圣神只怕早有预警,结果你却强词夺理,还侮辱了圣神的使者。现在,宫雅已经走了那么久,圣神降罪于你们,你还要侮辱宫家,你到底居心何在!”

    马廉大声的嚷嚷了起来,而岳棋哪里肯承认自己是错的。

    “哼!既然如此,那你们为何会没事?我知道了,你们是她安排下来的托,是不是?那宫家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你们竟然如此帮着她蒙骗大家!”

    她反咬一口,着实气坏了他们二人。

    马廉想要继续骂,而程如松却拦住了他。

    “副祭大人,你说我们是因为亲近宫小姐,所以才没事的。可您跟宫家并无亲近之举,怎么也会没事呢?如果像是您说说,宫雅是故意害大家的。难道,您不应该是首当其冲的那一个么?”

    他的接连发问,让岳棋的话,很快就站不住脚了。

    还没等她说话,程如松继续沉声说道:“我记得那天的异状,我们二人也是听到了的。这些,家主们都清楚。可是,您却没有。但是,您却告诉我们,这是圣神给予大家的祝福。既然如此,为何在宫雅离开之后,大家却疼得如此厉害呢?如果真的如您所说,那么上一次,难不成也是宫雅搞的鬼么?那您为何,还是这是圣神的祝福呢?”

    “我只说这一次!”

    岳棋急了,立刻分辨道。

    而程如松却是步步紧逼,眉头一沉。

    “您是如何判断的呢?可有什么证据么?为何上一次就是圣神降福,这一次就是宫雅捣鬼。她敢在圣神面前捣鬼的话,怎么圣神不惩罚她,而是要惩罚这些人呢?”

    程如松不说话便罢了,一说话,岳棋哪里是他的对手。

    紧咬着银牙,她心中不管如何怨恨林梦雅,但至少现在,她找步出话来反驳程如松。

    “我看,与其在这里浪费口舌,还不如去请教圣尊。有圣尊在,是非曲直,自然可以分辨。”

    马廉在一旁煽风点火,而岳棋心中却是一惊。

    “不行!不能去找圣尊!”

    她立刻挡在了几个人的面前,而她的手下,也都团团围住了马廉跟程如松。

    “副祭,这是什么意思?”

    程如松沉下眸子,幽幽问道。

    “没什么,不过是希望你们不要乱说话。来人,把他们给我看管起来。在这里妖言惑众,是要付出代价的。”

    岳棋一心只想要捂住此事,可她却忘了,那两个人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马廉撩起自己的长袍别在腰间,嘴角衔着几分冷笑。

    “老程,咱们老哥俩,可是有日子没动手脚了吧?”

    程如松也是优雅的挽了挽袖子,露出消瘦却带着几分力道的手腕。

    “怎么,你不怕闪了你的老腰?”

    “啧,这怕什么的。就他们这样的,我老马就算是老上二十岁,也能以一敌十。”

    马廉站在那里,那个容易暴躁咆哮的老人的形象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却像是一双重锤般的霸气凛然。

    “你就吹牛吧,不过现在以一敌十,我看问题还不大。”

    程如松也是如此,道人的淡然气质骤然紧缩,随之放大的,则是一柄透着岁月雕琢的挺拔利枪。

    “好,那我们就来试试!看看我们这群老家伙,还能不能再战了!”

    激战,一触即发!

    六层的谢家宅院里,本应该滚蛋的林梦雅,则是悠悠闲闲的带着自己侍女,每天吃吃喝喝,消遣度日。

    此时,玉容道人匆匆赶来,一进门就嚷嚷道:“宫小姐,下面打起来了!”

    正在喝茶吃水果的林梦雅听到后,也只是稍稍停顿了那么一刻,而后又继续啃了起来。

    谢家的油桃就是好吃,到时候走的时候,让谢晗给她装两箱。

    “有话慢慢说,樱子,给道爷上茶。”

    玉容道人一口老血憋在了胸口,自从几天前宫小姐秘密入住后,整个宅院俨然成了她的专用私宅。

    不过她也没做什么,整日里连屋都不出。

    但到底馆主不在,她在这里,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家里人的主心骨。

    有什么事,自然是第一个要向她来回禀一声的。

    “道爷,请喝茶。”

    主人这么强大,侍女自然也是不一般。

    不过樱子跟桃子比一般的侍女要乖巧忠心得多,不该说的,也不见她们说过一句。

    不对,他来是有要事要说的!

    “宫小姐,马家跟程家,跟副祭大人动手了!据说,他们打伤了五十多个圣徒,惊动了不少人呢!”

    林梦雅笑了笑,这两位前辈,还真是做戏做得认认真真。

    不愧是老人家,就是肯下苦功夫。

    “哦?都惊动了谁?圣尊有没有下去?”

    “这倒是没听说,但是却惊动了圣殿内的执法长老,他们赶到之后,一下子就控制住了局面。不过,倒霉的却是那个副祭。”

    玉容道人笑容和善,但林梦雅却知道,这家伙也是一肚子的坏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执法长老,不应该住在第七层么?怎么,会知道下面发生的事呢?”

    玉容道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好似全然无辜。

    “既然是执法长老,那必定是个嫉恶如仇之人。再说,这也是执法长老分内之事,他老人家知道,不足为奇。”

    林梦雅把手中的桃子啃得干干净净,拿出手绢擦了擦自己的小手。

    “既然如此,那我应该去看看。你说,副祭大人会倒什么样的霉呢?”

    玉容道人想了想,才说道:“按照规矩,副祭不顾圣殿颜面,篡改殿律、亵渎圣神,应该会被永远驱逐出圣殿吧!”

    这家伙,倒是挺能装的。

    他若真的普通人的话,又怎么能知道此事应该处理的结果?

    起身,林梦雅走到了玉容道人的面前。

    “可惜了。”

    “您在可惜什么?”

    “我是在可惜,她小小年纪,就要成了众矢之的。而且,还要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玉容道人道人挑了挑眉,却是在腹诽她假装的慈悲。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他家未来的馆主夫人一听到自家小姐被欺负,当场就炸毛了。

    馆主自然也跟着气愤不已,转头,就让他把此事,捅到了执法长老那里。

    但是他还是不太明白,到底,宫雅是如何做到不动声色的,暗算那些人的呢?

    “走啊,去看热闹呀!”

    她站在门口,眸中带着勃勃兴致,好似去踏青这般的简单。

    “您这样,怕是不能出门吧?”

    玉容道人刚想叫人来给她打扮一下,却看到她一扭脸,不知道鼓捣了些什么。

    下一刻,一个其貌不扬的姑娘,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道爷,请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