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圣神之谕
    不过,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

    她不言不语,不过却是时时刻刻的注意着那两个人的反应。

    程如松如今,也不再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虽说圣神的神谕并不一定都代表着坏事,但每一次,都是生灵涂炭。

    马家跟程家家大业大,为了全族人的安全,他们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此事,我看还是先告知圣尊的好。”

    “你忘了,圣尊从今天开始,就要去圣池里面祈祷。主祭也要赶过去看护,不然还能由得那个副祭这么瞎胡闹?”

    闻言,林梦雅却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原来,龙天昱是去看护圣尊了。

    不过,他为何没叫人来通知自己呢?

    林梦雅刚放下的一颗心,此时又提了上来。

    该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吧?

    “那现在该怎么办?难不成,要看着那个女人,彻底的得罪圣神么?”

    马廉已然是焦躁到了极点,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现如今连个能往上递话的人都没有,他们又如何是好?

    二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宫雅,有件事,不知能否麻烦你。”

    程如松想了想问道。

    林梦雅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副柔顺乖巧的模样。

    “世伯请说。”

    “我想,如果是神谕下达的话,一般人肯定听不懂。但如果,是特定的人选的话,会不会...”

    林梦雅听懂对方的意思,可她却为难的说道。

    “我倒是可以帮忙,只不过二位也清楚,我现在是进不去的,对于此事,我也是爱莫能助。”

    她的话里满满的都是歉意,且真诚无比。

    马廉跟程如松也知道她的难受,对于那个搞事的副祭,心中更多了几分厌烦。

    “不过,我想如果圣神的神谕的话,那副祭也该有所察觉。不如,二位世伯先去请教她一番如何?”

    她好心好意的建议,而马廉跟程如松两个,也只能去岳棋那边碰一碰运气。

    第二日,便有消息传过来,说是副祭说,其实是圣神降下来的福祉,只要大家更加诚心的祈祷,来年便可风调雨顺。

    这下子,祥华郡主的声势更大浩大了。

    尤其是那些刚刚被提拔上来的,对十大世家的位置,也是势在必得。

    对于这一切,林梦雅每日都听得马家跟程家的人汇报,可她似乎并不着急。

    “小姐,您怎么还不担心呢?”

    樱子给她送来了一杯茶,虽然时间不长,但他们也听说了自家小姐跟曦殿下,以及祥华郡主之间的蜚短流长。

    如今,祥华郡主是得了声望,而且自家小姐还没正式继承家主的位置,地位就始终差了那么一截。

    她们,哪里有不着急的。

    “担心什么?”

    她浅笑,反问樱子。

    后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到底是桃子沉着,细细的想了想后,悄声问道。

    “小姐,可是有了什么应对之策了?”

    林梦雅神秘兮兮的说道:“你们以为,圣神是那么好糊弄的么?搞不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那两个人听得这话,刚想要继续追问,可林梦雅却起身,径自往外面逛去。

    此时,一天的祈祷已经要接近尾声了。

    她闲闲的往殿内走,正好赶上那些家主们,三三两两的从里面走出来。

    岳棋,就在这群人的中间,得意得紧。

    看到林梦雅站在不远处,樱唇勾起了一抹高傲的笑,竟然主动上前来打招呼。

    “宫小姐,这是往哪去?”

    林梦雅手中正好啃着,从家里头顺出来的半个油桃,到底不是季节,味道寡淡的很。

    听到岳棋的声音后,她略略扬起了眸子来。

    “原来是祥华郡主,没事,我就是闲着溜溜。”

    “也是,到底宫小姐才是有福之人。不像是我们,每日都要为了卫国的平安祥顺,诚心祈祷,辛苦得紧呢。”

    林梦雅勾唇,露出了一抹礼貌的笑。

    不过岳棋看在眼中,却觉得她不过是在硬撑着罢了。

    “宫小姐,咱们到底相识一场,有些话,我就不得不说了。”

    还没等林梦雅拒绝,她就开口说道:“这里到底是圣殿,不是什么闲人都能来的地方。你要是实在没事干,还不如早点回家去。毕竟,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地方。”

    她挖苦林梦雅的话,让周围的那些人,也露出了几分不怀好意的笑。

    如今宫家可是圣殿内的笑话,而想要取代宫家的,也大有人在。

    但林梦雅却只是挑起眼皮,看到人都出来的差不多后,才正色道。

    “副祭是想要让我离开此地么?”

    她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倒是让岳棋微愣。

    不过随后,岳棋意识到,如今人多势众的可是自己!

    当即挺起了腰杆,义正言辞的说道。

    “没错!自古圣殿便是等级森严,你还未曾继承宫家家主之位,又岂能在这里多做逗留。宫小姐,万一惹得圣神震怒,你可担待不起。”

    顿时,她身后的那些家主们,也露出了倨傲的冷色。

    林梦雅眉头微皱,有些犹豫。

    “我走倒是可以,但副祭大人,你可莫要忘了。历年来,唯有我们宫家之人才能聆听到圣神的神谕。如今你不让我进入圣殿,又想要把我驱逐出去,你就不怕圣神怪罪么?”

    像是早就预料到她会这么说,岳棋冷笑了一声道:“宫雅,你也未免太过自以为是了吧。圣神,是卫国人的圣神,可不是只为了护佑你一人的。如今,圣神已经降下旨意。不日,我们就都能知道圣神的神谕了。我倒是觉得,从前怎么就只有宫家才能知道,莫不是,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吧?”

    说她就算了,竟然还加上了宫家的长辈。

    林梦雅笑了笑,但眸中却尽显冷意。

    樱子跟桃子想要出来护主,却被她牢牢的挡住了。

    “副祭,你说我可以,但你怀疑宫家先祖,那便是对我们整个宫家的侮辱。既然如此,那我宫雅在此立誓。若你不亲自对我宫家先祖磕头谢罪,我宫雅,就在不上这圣山一步,诸位皆是见证!”

    她语气冷冽,气质凛然。

    岳棋也被激出了几分火气,冷笑一声说道。

    “好,那你这辈子,休想到圣山上来!”

    她眸子里隐隐有些得意,恐怕这个蠢货到死也不知道,龙天昱为了能跟这个蠢货成亲,到底做了什么样的牺牲。

    不过,林梦雅越是意气用事,她的机会就越大。

    到时候,只怕林梦雅会后悔的痛哭流涕吧!

    她们二人的交锋就此结束,不过旁边的人,却没有一个出来劝阻的。

    毕竟,这是两个女人的事情,同时他们也是乐见其成的。

    比起宫家独受恩宠,自然是大家同享荣耀更好。

    等到马廉跟程如松匆匆赶出来的时候,林梦雅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

    他们二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有些不可以思议。

    那个丫头,看起来可不像是这样莽撞的人啊!

    二人又去了宫家的院子,可惜这里已经是人去楼空。

    那二人正觉得奇怪之际,突然被自家的仆人,同时找了过来。

    “家主!”

    那两个下人一起赶到,彼此都有些暗暗的惊讶。

    “什么事?”

    他们又是一起问答,不过这时,却顾不得抬杠了。

    “小的是来给您送东西的。”

    下人说完,也是一脸的惊愕。

    马廉跟程如松此时心情焦急无比,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是什么,快点送过来!”

    马廉厉声问道,而他的仆从,只送来了一封信。

    同时,程家的也是。

    上面,一行苍劲有力,却又不失秀丽的字体,写了一行字。

    “马世伯亲启。”

    马廉看了一眼程如松,发现他手中的信笺也是如此。

    二人心头疑惑更深,立刻撕开了上面的火漆。

    只见里面只有写着一行字的信纸,跟一颗小小的银白色的药丸。

    信上写着,若有异动,可将药丸捏碎,置于枕边便可解除灾厄。

    两个人看了看药丸,眸中有相同的疑惑闪动着。

    这,究竟是谁送的?

    不过,他们又细细的看了一眼字迹后,心头有了答案。

    “真是...又在玩什么把戏呢?”

    马廉挥了挥手,让自己的人退下。

    程如松也点了点头,二人站在空荡荡的院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程,你说这宫家的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

    程如松捏了捏手中的小药丸,这东西虽然光滑,但是质地却脆硬,非金非玉,就连他也是生平仅见。

    “不知道,只不过,这姑娘看起来,并非是像是那种愚蠢莽撞之人。也许,她自有她的计划吧。”

    “看来,也只能等等看了。”

    宫家连夜出了圣城,在其他世家的眼中,好似从此以后,宫家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不过怪事,也从宫家走后的第二日开始兴起。

    先是有人听到了圣神发怒的声音,吓得当场就跪在地上磕头磕到头破血流。

    再是那些在祈祷室里的家主们,头疼不已。

    作为副祭,岳棋当下召集了所有的大夫来看。

    但就算是雪师大人亲自出马,也探不出个所以然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