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人心难测
    两个人来到了一处小房间,林梦雅才刚进门,就看到被捆住生猪似的荣建,正怒目瞪着他们。

    “小姐,不知您要如何处理?”

    方才,在那些人即将要闯进来之前,玉容道人带着人突然出现。

    她没来得及解释几句,就让玉容道人把她跟荣建带走。

    而后荣建被带了过来,而她则是从容的装成一无所知的样子回去。

    等安排好一切后,又急急的到了这里。

    “算了,这人身后是谁指使的我是一清二楚。审他也没什么多大的意义,你去帮我,请个人过来。”

    玉容道人点头离开,亲自去办。

    林梦雅冷冷的看了一眼荣建后,关上了房门。

    今日的帐,她大概是知道该问谁去讨的。

    没多久,被玉容道人请过来的荣陆一,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来除了山道之外,他们还有其他的方法上来。

    “原来是宫小姐,别来无恙。”

    看到她,荣陆一愣了愣神,随后就带着笑意,跟林梦雅打着招呼。

    “荣公子好,请坐。”

    她一副主人的样子,看的荣陆一心生疑惑。

    而林梦雅也并不打算解释,看了他一眼后,轻声开口:“自从拍卖场一别后,荣公子好像是憔悴了些许。怎么,最近买卖不好?”

    从拍卖场回去后,她就有意打听荣家的事情。

    虽然她给荣家送去了不少的钱,但徐家也蹦出来要分一杯羹。

    后来的事情跟逃奴,更是让荣陆一措手不及。

    所以实际上,他在荣家的地位,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要知道,荣家家主虽然只有他一个儿子。

    但荣家家主本身,可是有兄弟姐妹的。

    而且荣家家主又是那么个脾性,荣陆一最近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就是了。

    “让小姐见笑了,我还过的惯。”

    荣陆一的脸色不太好,还以为她是来落井下石的。

    “荣公子别误会,我这次托人请您过来,可是为了给您天大的好处来的。”

    她笑了笑说道,而荣陆一,则是眸中带着几分惊疑。

    “您说的是...”

    “今日,我抓到一个想要轻薄我的小贼。您也知道,我是个女孩家,许多事情不方便出面处理。这里的主人跟我是至交好友,可是,却不如咱们的交情深,你说是不是?”

    这话,说得忒假了。

    纵然荣陆一是个奸商,可现在他觉得眼前的姑娘,比他是奸多了。

    “宫小姐太抬举我了,这里是圣殿,哪里还有宫小姐没办法处理的事情呢。”

    “是啊,人人都知道,我宫雅跟曦殿下关系匪浅,又与芳华郡主交好,而且我宫家的家世更是如日中天。谁要是想要跟我作对,那不正好是死路一条么?您说,对不对?”

    荣陆一心中的惊疑更深,因为他明明白白的听到了宫雅语气之中的警告之意。

    但他不明白,自己跟她没有什么联系,为何宫雅会说这些。

    “宫小姐说得对,只是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荣公子是个聪明人,我也就不跟您绕圈子了。来人,带荣公子去看看那个小贼的尊容吧。”

    玉容道人立刻站出来,而荣陆一满心的疑惑,在看到那个捆住的‘小贼’之后,明白了十分。

    等到他再次出现在林梦雅面前的时候,脸色煞白。

    “怎么样,现在荣公子可懂了?”

    荣陆一心思百转千回,他自然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什么德行,但没想到,他竟然胆大至此。

    这宫雅,可万万是碰不得的呀!

    “不知小姐,想要如何处理此事。”

    李梦雅看他紧张,不由得笑了笑。

    “我正是不知如何处理的好,所以才请来了荣公子。咱们到底有些交情,此人毒晕了我的侍女,还企图对我欲行不轨。我不管怎么罚,都觉得不解气。”

    此时的荣陆一,却是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

    在徐家的打压下,荣家可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纵然他勉力支撑,可是父亲的荒唐,却让他的许多心血,都烟消云散。

    此时,他的心中,居然有了一个荒谬至极的想法。

    很快,他把那念头给压了下去。

    不行,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他的生父!

    “荣公子,我听说,你有个同胞的姐姐,不知现在身在何处。”

    她状似无意的提起此事,却在荣陆一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那些被他压抑到麻木的恨意,也被她的一句话,勾了起来。

    等到他在想做什么的时候,已经完了。

    出了闸的猛虎,是再也关不回去的。

    “小姐,有何高见。”

    听着声音里的冷意,她明白那人,终于想通了。

    “我这人心慈手软,只要他能受到该受的教训就好,关键是,此事要如何善后。”

    龙天昱的人没在,她相信以他的谨慎,即便是不得不离开,也会有十分周密的安排。

    虽然她没问玉容道人为何会来,但总归是跟龙天昱脱不了干系的。

    既然如此,她必须要更加小心,免得给龙天昱惹上麻烦。

    “宫小姐,可还有其他的吩咐么?”

    她果然没看错荣陆一,此人心狠手辣,是个厉害的角色。

    不过,她却并不排斥跟这样的人合作。

    “我倒是没其他的要求,只不过,我得先提醒荣公子一句。此事可能会跟圣殿内部有关,你若是做不到,可别勉强自己。”

    这件事,光凭一个祥华郡主,恐怕还做不得这么周全。

    而且从早上到现在,一步步都是针对着她而来。

    “宫小姐请放心,圣殿才不会管一个小人物的死活。况且,我荣陆一做的,就是这种黑心的买卖,有些东西,我比小姐更擅长。”

    “好,那我就信荣公子一次。劳烦,把那个小贼,交给荣公子吧。”

    玉容道人立刻去吩咐,而荣陆一也起身告辞。

    “宫小姐,我能否求您一件事情?”

    临走前,荣陆一低声问道。

    而林梦雅则是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一旦时机成熟,我一定会告知令姐所在之处。”

    “多谢!”

    荣陆一离开,而林梦雅却对这人的感观,稍许有些不同。

    关于荣陆一的这个姐姐,在荣家几乎是个半公开的秘密。

    他们是一母所生,但是荣陆一的姐姐,却因为是个女孩,而颇受冷遇。

    荣陆一长大以后,因为家里没有其他孩子的原因,所以这姐姐还算是没受到什么亏待。

    且他们姐弟之间的感情十分的深厚,但是在荣陆一十二岁那一年,他姐姐却失踪了。

    清微会馆给她的资料里头,显示这些年,荣陆一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姐姐。

    但荣家的态度,却有些奇怪。

    没有报官,更没有派人出去寻找。

    仿佛除了荣陆一之外,所有人都不记得还有这么一位小姐。

    而种种迹象表明,让荣家如此对待这位小姐的幕后黑手,便是这位荣建荣老爷。

    荣陆一对他的恨意,别人看不出来,可林梦雅去敏锐的洞察到了。

    该怎么处理,那是荣陆一的事情。

    但她知道,荣建怕是好日子到头了。

    “宫小姐,人已经送走了。但是,您不怕这是荣公子的缓兵之计么?”

    玉容道人有些担心,但林梦雅却摇了摇头。

    “人心是世上最柔软,却也是最残忍的东西。等着看吧,荣家,要变天了。”

    处理完此事后,她又再次潜回了自己的小院。

    此时一天的祈祷已经完事了,而她正好看到马廉跟程如松,面色有些急切的,向她家的这个方向走过来。

    她站在门口,笑着迎接他们二人。

    “我听北辰说,你这边出事了?”

    马廉有些急切的问道,而程如松则是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看看周围的情况。

    “多谢二位世伯关心,不过是一个小贼潜入我院子里企图偷东西而已。”

    她稍稍提高了声音,而那些伸长了耳朵等着八卦,则是有些失望。

    林梦雅把两个人,请到了房间里。

    外面,自有程马两家的人看守着。

    “宫丫头,我跟你说件怪事。”

    马廉顾不得喝口茶,便急急开口说道。

    “从前圣神赐下神谕之时,都是只有几个人才能感知的。可没想到,今日居然有不少人都感知到了!只是,谁都不明白,神谕到底说了什么,你说怪不怪?”

    马廉是一脸的紧张,而旁边的程如松也并不轻松。

    倒是林梦雅眉头紧皱,想了半天才说道:“会不会是因为,人太多了的关系。您想想看,为何圣尊要规定只有十大世家才能进入祈祷室祈祷呢?而今日,进来的人,可有不少不是十大世家的。也许,圣神...也觉得不妥吧。”

    这话刚说完,马廉便猛地点头,赞同得不能更赞同了。

    “我就说,那副祭瞎胡闹!要是谁都能感应到圣神的神谕,还要这么麻烦的事情作甚?大家都一起祈祷不就完了!这下子,只怕是得罪了圣神,要倒大霉了!”

    马廉的一番话,让程如松的脸色越发难看。

    林梦雅也跟着做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但心中却是在偷笑。

    没想到,效果居然这么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