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情势复杂
    这话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可惜,却缺少点可信度。

    林梦雅冷笑着说道:“自己人?你说这话的时候,不觉得亏心么?”

    “百里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一定是进行了周密的部署。你们家跟程家,也一定收到过他们的招揽吧?如今的情况,倒是让我觉得,你们不会是联合起来,做了一个扣让我跳吧。”

    马北辰脸色阴沉了下来,不过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却没什么怒意,只是多了几分哀怨而已。

    “我知道你肯定会这样怀疑,但宫雅,我们家也是有难处的。你以为,我不想尽快的把你给救出来么?你可知道,跟我一起来的这些人,都是怎么召集起来的么?这里是圣殿,这要是在别的地方,哪怕是龙都我早就带着兄弟们去抢人了好不好?你怎么能...能这样冤枉我们!”

    马北辰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当真是委屈死了。

    林梦雅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这货,用不着装成这样吧?

    “宫雅,我马家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跟你合作的。你就算是不愿意,也不能这么污蔑我们!”

    得,到头来,反倒是成了她的不是了。

    不过林梦雅细细观察,觉得这人倒也不是在撒谎。

    可世家之人,她又怎么能轻易的相信。

    想了想,开口说道:“此事就算是我冤枉了你,我给你陪个不是。但既然是合作,你们也得拿出诚意来吧?你们可知道,差一点,我就命丧当场,若不是福大命大,有人经过看到了这一幕,只怕,你们去的时候,只能给我收尸了!”

    “什么?不对呀!我是收到了消息,就立刻去找人救你了!”

    他下意识的回答,而林梦雅一直在紧紧的盯着他。

    她的命是龙天昱救的,而且百里亭跟安家主已经逃了出去,如果马家真的是为了斩草除根,刚才的反应,不应该是这样。

    就算是装的,可有些事情,可不是假装能假装得出来的。

    难道,真的是她冤枉了他们?

    “对呀!你是从谁那里收到的消息,简直是要害死人了!”

    她顺着他的话说道,而马北辰则是抿紧了嘴,神色变幻不停。

    “不对!他不应该骗我!宫雅,你等着,我这就去问他!”

    马北辰的脸上带着几分愤怒,匆匆离开了。

    林梦雅看到他的背影后,轻轻的说了一句。

    “跟着他,去看看他找的人是谁。”

    周围静悄悄的,就连樱子跟桃子,也不知道她这句话是跟谁说的。

    不过,林梦雅却听到,旁边有轻轻离开的脚步声。

    既然脸都撕破了,她也不在乎会不会暴露关系了。

    又过了一夜,林梦雅清晨醒来,依旧是神采奕奕。

    她这个人就是如此,越是有事,精神反而越发的亢奋。

    “小姐,门上,有一封给您的信。”

    桃子压低了声音,从怀中掏出了信封。

    不愧是大哥哥挑选的人,做事倒是很谨慎。

    林梦雅任由她们给自己梳头打扮,然后拆开了信封。

    匆匆的浏览了几眼之后,扔入了炭盆里。

    “行了,今日不用太过繁琐,简单方便才是最好。”

    两个姑娘应了一声,手脚利落的给她梳了一个圆髻,戴了一枚圆润的白玉小冠,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比较适合活动的款式,脚上一双白靴,整个人看起来别样的英姿飒爽。

    “小姐,今日您进去以后,我们两个,就在外面守着吧。”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樱子下定了决心,死活都不会离开自己小姐的左右了。

    “好吧,但你们一切都要小心为上。记得,不要与任何人发生冲突。若是有人为难你们,就往里面闯,知道了么?”

    两个姑娘点了点头,眼中竟然没有半分的畏惧。

    三人步行到了殿外,照例有人来引荐,不过她今日来的早一些,人来人往,倒是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宫雅见过两位世伯。”

    她拱了拱手,行礼问安。

    马廉跟程如松在看到她之后,脸色才稍稍缓和。

    “宫丫头,听说你昨个身体不适,可好些了?”

    马廉稍稍提高了音量,然后背地里低声问道。

    “你可受伤了?”

    那声音里满是关切,林梦雅稍稍也扬起了一点声音回答道:“已经好多了,没有大碍了,世伯不用担心。”

    看她面色红润,神采奕奕的模样,马廉也觉得她不似在说谎。

    跟程如松两个人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倒是让林梦雅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世伯...”

    她刚想开口,却被马廉制止住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一会儿进去再说。”

    林梦雅点了点头,却不想此时,死里逃生的百里亭,却带着安家的家主,姗姗来迟。

    倒是跟昨天的盛景不同,那些曾经与他们为伍的家主们,没有一个敢靠近的了。

    看来,她昨日的余威尚在。

    “百里家主,才不过一夜未见而已,您怎么就憔悴了那么多?”

    马廉冷笑一声,上前大声说道。

    百里亭看到他,也仅仅是瞪了他一眼,带着安家主就离开了。

    不过,林梦雅却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刚才,小药示警,说安家家主的身上,出现了那些合成物质的痕迹。

    但她留心到,那人的状态很好,只不过因为暂时处于下风,所以才有些低眉顺眼。

    可他身上这种物质的程度又不能,倒是见奇怪的事情。

    为何,百里亭的身上,缺没有这种物质的存在呢?

    众人看到百里亭二人离开,也离她这个煞星远远的,灰溜溜的去往了各自的祈祷室。

    这一次,他们又是故意落在后面的。

    只不过三人说话,却是方便了不少。

    “宫丫头,真是对不住你。这事,是我家那小子办事不利。你放心,回家我就把他给剥皮抽筋,给你出出气!”

    马廉的话并不是在作假,林梦雅知道,只怕马北辰是免不了挨一顿收拾的。

    不过细想想,那人也没害她,还是捞他一把吧。

    “前辈言重了,其实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我是北辰兄,也做不到比他还要及时。要怪,也只能怪那个蒙骗了北辰兄的人吧。”

    她不追究,至少马北辰挨打的话,也不会那么严重。

    不过,马廉却觉得一张老脸挂不住。

    “行了,宫小姐都不追究了,你再这样说下去,不是矫情是什么。宫小姐,我知道你心中有些疑惑。只不过,现在不是最好的解释的时机。等到元月祭的事情一了,我们想顺道去宫家拜访一趟,你觉得如何?”

    林梦雅眼前一亮,立刻答应了下来。

    那两个人也觉得她真是胸怀宽广,因此心中更多了几分的愧疚,对她的印象,也就更好了些。

    三人分开,各自回到了祈祷室。

    桌子上照例放了一碗黑糊糊,不过这一次,她却痛快的饮下了。

    因为那糊糊里,已经没有了特别的加料。

    显然,昨天的黑糊糊,也是龙天昱请君入瓮的手段而已。

    不过,她今日刚刚闭上眼睛准备翻昨天看到的志怪本子来看,就听到了外面,传来大家脚步声。

    立刻睁开了眼睛,林梦雅机警的贴在了墙上,手中轻轻扣着暗弩。

    果不其然,她才刚站好,就看到一道身影,从窗子悄然钻了进来。

    那人一身的暗金色的衣衫,高挑俊美,可身材却极为瘦削。

    脸上面无表情,如同木偶傀儡一般。

    林梦雅呼吸微微迟滞,手就放弃了暗弩的机关。

    巡视了一周的视线,瞬间跟她的碰撞到了一起。

    看到他全然陌生的眼神,林梦雅忍不住心中一痛。

    两个人默默相对,那人却抽出袖子里的短剑,却并未对她出手。

    “你是谁?”

    他的声音嘶哑难听,再也不复从前,那清越阴柔的雅调。

    林梦雅站在原地,眼眶却微微的红了。

    眼前的男人,是她如兄如父的亲人。

    千军万马之中,依旧能护得她周全。万事都以她为先,对于她的任性,他从来都只是微笑纵容。

    “我,我是林梦雅,你还记得我么?”

    茶色的眸子闪过一丝迷茫,但其中,却深藏着不可察觉的痛楚。

    他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

    “我是来杀你的。”

    听到这句话,她却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难过。

    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对方也是想要杀了她。

    可那时,他却是清醒的,不像是现在,竟然被人控制,记忆全失。

    “你杀不了我,或许让你来的人以为,你可以杀了我。但她,打错了主意。”

    她才做不出那种傻事,万一要是清狐真的对她动了手,以后等到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必定十分痛苦。

    所以,为了她自己也好,还是为了清狐也好,她都不会让阴谋得逞!

    “你怎知我杀不了你?我杀过很多人了,比你厉害的,有很多。”

    纵然凶器在手,可他还是迟疑了。

    眼前的女子,明明没见过几面,但却让他,有种极为特殊的感觉。

    可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的确,你武功很高。但是你从前也想要杀了我,谁知道,却一直没有成功。”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