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明里暗里
    ,!

    “瞅你那个傻样儿吧,不过,你不派人去继续追杀他们二人吗?”

    原本是为了保险,才将计就计的。

    现在,怕是打草惊蛇了吧?

    “不用了,他们如今已经是大势已去。更何况,要是暗中除掉他们也就算了。明面上,我们谁都不能动手。”

    龙天昱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杀意,林梦雅也同意他说的话。

    “也就是说,明天的祈祷,他们还会出现?”

    “嗯。”

    “那我杀掉的那个人呢?他不也是十大世家之中的人么?万一要是让百里无尘跟安家家主跑了,那个人背后的世家,岂不就知道,人是我杀的么?”

    没想到,拉拢没成功呢,就先背上了血海深仇。

    林梦雅有些后悔,但当时的情况,可由不得她。

    “放心,有我在。百里亭不是傻子,这件事他即便说了,也不能全说。再说,十大世家内有他的人,难道就没有别人的人了么?”

    听到这话,她终于算是放下了一颗心。

    就说嘛,她家殿下心思缜密,又怎么可能会留下这么大的一个纰漏。

    “不过,这拉仇恨的活,我倒是不怎么抗拒。”

    他挑眉,略有些惊讶的望着她。

    林梦雅伸出纤纤手指,挑起了他的下巴。

    “反正,我是注定要对各个世家为敌的。早一天晚一天,也没什么差别。”

    这下子,轮到龙天昱傻眼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殿下,你听说过烟霞山悍匪么?”

    龙天昱惊讶的望着面前的女子,烟霞山悍匪,那可是一群生死不顾的亡命之徒。难熬,还跟她有关系。

    “看来,我的夫人不简单呢。”

    “彼此彼此,我的相公也是个杰出的人物。”

    她笑眯眯的说道,而龙天昱则是越发都觉得,自家夫人好生厉害。

    “要不要,我给你点便利条件?”

    林梦雅倒觉得惊奇不已,嘟起嘴说道:“怎么?你不觉得,我跟悍匪这这两个字,画风不是很符合么?”

    龙天昱认真的思考了几秒种后,摇了摇头。

    “哪里有什么不符合的?能成悍匪,说明我家夫人领导有方。都说强将手下无弱兵,有我夫人坐阵,他们不彪悍哪成?”

    呦呵,没看出来,曦殿下的求生欲还蛮强的嘛。

    “好了,你能给我什么便利?”

    龙天昱想了想,说道:“一条,无人知道的商线,你看如何?”

    林梦雅眼前一亮,虽说有着小白跟孝的帮忙,再加上大家伙可以靠山吃山,吃食上暂时是不愁了。

    但是其他的物资,想要运上去去很难。

    毕竟宫家不能暴露自身,而那地方,州府的官兵又看得很严。

    这几次往山上送东西,还是大哥哥跟四哥哥找的人,假扮商队,然后跟山上的人联手,演了一出苦肉计才送上去的。

    虽可以解燃眉之急,却并非长久之计。

    万一要是被人看出来什么,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我就先替兄弟们,谢谢曦殿下了。”

    她重重的亲了他的脸一口,哄得他心情大好。

    “其他的,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你随时可以开口。”

    “这么好?我倒是觉得,你是不是别有所图啊?”

    她其实只是随便问问,没想到,那人却真的点点头。

    “既然是你的力量,一旦足够强大,就可以保护你。”

    这话,他说得平平淡淡,可林梦雅却感动无比。

    “你这家伙,彻底学坏了啊!”

    她扑进他的怀中,紧抱着他的腰,不知如何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感动。

    “你不必谢我,我才应该谢你。谢谢你,爱上了我。”

    纵然外面阴谋攒动,但这一刻,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彼此的存在。

    深夜,她才回到暂时居住的院子里。

    樱子跟桃子已经急成了两只热锅上的小蚂蚁,正在家里头团团转。

    看到她回来之后,立刻像是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

    “感谢圣神保佑,小姐,您没事吧?”

    两个人吓坏了,拉着林梦雅上上下下的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她没事后,这次松了一口气。

    “不用担心,在这里,还没人伤得了我。”

    有龙天昱在身边,想要对她动手,纯属是在找死。

    “您这是去哪了?奴婢们找遍了所有地方,都不见您的踪影。奴婢打听到,您好像是被别人给接走了,可真是吓了一身的冷汗。”

    这话倒是真的,两个姑娘清秀的脸,现在都隐隐有些泪痕。

    她觉得挺抱歉的,应该找人传个话来的。

    “没事的,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好了,我们进去说话。”

    樱子跟桃子没想到,小姐居然会跟她们道歉。

    两个人对使一眼后,随着林梦雅进屋,就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她想要扶,可两个姑娘却死活比起来。

    “小姐,奴婢们知道,您是个手眼通天之人。但是,奴婢们的使命,就是保护您。哪怕,为了小姐,奴婢们死都甘愿。可否请小姐,以后去哪里都要带上奴婢们。就算奴婢们比不上白苏姑娘跟纭儿姑娘,至少如果有人要害您的话,我们能给您挡一刀,也算是尽了奴婢们的情义。”

    樱子泪眼汪汪,桃子也是如此。

    这下子,林梦雅傻了。

    她也没想到,这两个姑娘会想这么多。

    “哎呀,你们快起来。今日是事发突然,我保证,下次不管去哪里,都把你们带在身边,行了吧?”

    这并非是单纯的主仆情谊,两个姑娘是怀着报恩的心态来的。

    而且,她们也不知道她的行事风格,自然会多想。

    “只要小姐答应,我们做什么都行。”

    这话,说的可怜巴巴的。

    尤其是从不善言辞的桃子嘴里头说出来,更让她觉得窝心不已。

    “好好好,我知道你们忠心与我。起来,我有事要问你们。”

    不得已,她转移了话题。

    两个人也终于起身,恭敬的站在她的面前。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咱们家,可有谁来过?”

    樱子跟桃子纵然着急,但是这里是圣殿,绝不可能会让她们自行找。

    两个人对视一眼后,樱子回答道:“一位姓马的公子曾经来过,也是他说,叫我们不必担心,你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马北辰么?

    难不成,他知道什么内情么?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马家跟程家不可能完全被蒙在鼓里。

    而且他们才刚刚结盟,那不成,他们只是百里亭派来试探自己的?

    但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像,难不成,马北辰是胡说来的?

    正想着,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她立刻示意樱子去开门,没想到,却闪进来好几条人影。

    为首的,是个蒙面黑衣人。

    “你们两个今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开门!除非是你家小姐回来了,不然,任何人都不能相信!算了,你们直接躲起来!”

    声音压得很低,但林梦雅还是听得出来,这声音是属于谁的。

    她想了想,推开了门来到了院子里。

    黑衣人刚想要离开,却愣在了原地。

    “宫,宫雅?”

    大概是太过惊讶了,他连掩饰也忘了。

    “正是我,马公子这么晚了,不在家里睡觉,跑出来作甚?”

    马北辰一把摘下蒙面布巾,脸上带着几分喜悦。

    “我就知道,你这人福大命大,绝对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去告诉他们,让他们不要着急!”

    说着就想要往门外溜,可林梦雅却是冷笑一声,说道:“你敢不经我同意他踏出去一步,我就立刻到你爹面前,说你夜闯我香闺,企图轻薄我。你说,他会不会打断你的一条腿呀!”

    即将要迈出去的腿立刻收了回来,他嘿嘿一小,然后靠在门板上,跟外面的人说道。

    “没事了,都回去吧。告诉我爹,我还需要善后,晚一会儿再回去。”

    门外,传来了人走开的声音。

    随后马北辰搓了搓手,脸上带着几分讨好的笑。

    “误会,这都是误会。嘿嘿,不知宫小姐深夜留我在此,所为何事啊?”

    这家伙,还真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林梦雅也不多言,转身回到了客厅里,翘着二郎腿,坐的比爷们还阳刚。

    “说说吧,你们是打算干嘛去呀?”

    “这个嘛,听说你有难了,我跟兄弟们都想要去救你。”

    “听说,你听谁说的?”

    她斜着眼睛看他,马北辰则是转了转眼睛,陪着笑脸说道:“自然是听...知道此事的人说的。只不过我没想到,宫小姐的手脚比我可快多了。宫小姐不愧是女中豪杰,在下佩服,佩服!”

    她眸子一冷,这家伙,还不说实话。

    “到底是去救我,还是去补刀。全凭你一张嘴,只怕说不明白吧?”

    马北辰听到这话,却立刻不愿意了。

    “宫小姐,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马家跟宫家可没什么仇怨,而且,你跟我爹,不是都成一伙的了么?既然如此,那你就是自己人。我马北辰没什么优点,就是不能任由别人,欺负我们自己人!”

    林梦雅的眼睛,微微眯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