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追查圣奴
    ,!

    她捶打着他的胸口,哽咽着说道。

    “你明明可以派别人来的,既然知道这里是个陷阱,你为什么还要往里跳?”

    他深陷包围圈,又有毒发危险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害怕。

    龙天昱心软得不行,把她扣在自己的怀中,一下下的安抚着她的后背。

    “知道你在这里,我又怎么能不来?没事的,一切都好了,有你在,我怎么会让自己有事?”

    知道她是担心自己所以才这么激动,龙天昱索性把她抱起,像是安慰孝子一样,把她给抱到了旁边的屋子里。

    林梦雅缩在他的怀中,哭是不哭了,就觉得有点丢人。

    “殿下,事情都已经办妥了。”

    手下不敢逾矩,只隔着门回禀。

    “嗯,我知道了,让凌夜跟无尘进来吧。”

    林梦雅立刻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然后从他的怀中跳出来。

    “怎么?你也会害羞啊,不是你当着大家的面,说我们俩是奸夫淫妇的时候了?”

    龙天昱心情大好,调侃自家夫人。

    林梦雅却瞪了那家伙一眼,还不都是因为他!

    两个人正腻歪着,外面传来了一道敲门声。

    龙天昱也恢复了正正经经的模样,扬声说道:“进来吧。”

    门外,银色面具跟持鞭人一起走了进来。

    林梦雅看到他们两个,神色有些激动。

    二人也是如此,到底是故人相见,林梦雅悄然又红了一双眼眶。

    “没想到,能在这里跟大家再见面。这些日子,你们可好?”

    不管从前有过什么芥蒂,如今他们在这里,都是同乡人,感情自然非别人可比。

    “托王妃的福,一切都好。”

    凌夜拿下脸上的面具,露出那张跟龙天昱有些相似的脸。

    只不过,一道伤疤,横亘在他的鼻间。

    伤疤还泛着粉红,显然是刚好没多久。

    林梦雅皱着眉头,看着凌夜,后者冲着她干巴巴的笑了笑。

    “谁干的?”

    她林梦雅在护短界也是出了名的,更何况,凌夜可是龙天昱的生死兄弟,她怎能不生气?

    “王妃莫气,给我留下这个伤口的人,已经被我碎尸万段了。”

    凌夜轻描淡写,可眸中的刻骨仇恨,却并未这么简单。

    “做得好,要是他不死,我也要把他挫骨扬灰。可惜了这么一张俊脸,我那有祛疤膏,你要不要试试?”

    林梦雅大呼惋惜,不过凌夜却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多谢王妃,凌夜身为男子,有点伤疤没什么。”

    点点头,林梦雅转了转眼珠儿说道:“要不,你吃壮一点。现在的女孩子,没准就喜欢你这种狂野范儿的呢?要不要,我帮你把伤疤做旧一点,然后你的眼神再沧桑一点,准能迷倒万千少女。”

    凌夜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往下接,下意识的求助的看着龙天昱,可对方就当没看到。

    他‘嗯嗯啊啊’的答应了好几句之后,林梦雅这次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灰心,以后我一定给你找个真正欣赏你的姑娘!”

    “那...就有劳王妃了。”

    凌夜只是想要结束这个话题,去没有预料到,自己答应了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林梦雅眼前一亮,忙不迭的点头,随后,视线又落在了百里无尘的身上。

    “不错嘛,当初的冷面书生,现在都成邪魅船长啦!”

    百里无尘尴尬的笑了笑,船长,那是谁?

    因为坏了一只眼睛,百里无尘现在只带着一只眼罩。

    但是平常都隐藏在长发下,倒是无人得见他另外半边脸的尊容。

    “见过王妃。”

    跟凌夜一样,他也保持着从前的称呼。

    不过龙天昱看向百里无尘的眼神里,又多了些什么。

    “嗯,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多礼。你们也不要再叫我王妃了,如今我可不是当初昱亲王府的那个深闺怨妇了。你们,就叫我小姐吧。”

    龙天昱脸色一变,怎么他今天,这么想要把她按在腿上,狠狠打她的小屁股一顿呢?

    “王妃说笑了,在我们的心中,您永远是王妃。不过您放心,在外人的面前,我们会注意的。”

    到底是百里无尘的嘴更灵巧些,一句话就说的林梦雅心情大好。

    “好了,你就不要闹他们两个了,外面的情况如何?”

    纵然知道他们三个都是自己的故人,可龙天昱还是不喜欢他们说太多从前的事情,因为他会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了。

    现在,他倒是也有些恼从前的自己,好好的,失忆干嘛?

    “回殿下,那些人都已经乖乖伏法,唯独安家家主跟百里家家主,打伤了守卫趁乱逃跑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呢,也抵挡不住么?”

    龙天昱眉头一皱,语气不善的责问。

    “是属下无能,本来我们都已经抓住了。可一队圣奴突然出现,打伤了我们好几个弟兄。所以,才让他们两个逃了。”

    圣奴,那是什么?

    林梦雅把疑惑的目光,投给了龙天昱。

    后者神色凝重了不少,最后,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二人退下。

    “昱,圣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隐隐觉得,此事涉及到一个极大的阴谋。

    虽然她知道的不多,却有种已经置身其中的感觉。

    龙天昱想了想,才轻声说道。

    “你还记得,我们上山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死尸吧?”

    林梦雅点了点头,当时她还纳闷呢,圣殿哪里来的那个东西。

    “他,就是圣奴。只不过,是个未完成品。”

    无数的想法,在她的心中盘亘。

    一时间,她的脑海之中,闪过千万种可能。

    而他,也把他自己了解到的事情,娓娓道来。

    “没有人知道,圣奴是怎么出现的。但是,这些圣奴全部都拥有惊人的能力。原本,这些圣奴只是为了,处理那些猎人们无法处理的圣殿叛徒而存在的,没想到,他们后来,竟然开始失控。”

    “圣奴各个身怀绝技,一旦失控所造成的危害会极其严重。老师曾经追查过这些圣奴的来源,没想到的是,这些圣奴,居然都是卫国人。”

    林梦雅打了个一个冷颤,她大概已经可以猜测出来,圣奴到底是什么样的了。

    小药说过,如果人体出现异变的话,痛苦一般人是无法承受的。

    “那,那个未完成的圣奴呢?他又是怎么逃出来的,又是谁杀了他?”

    谁知龙天昱却摇了摇头,叹息了一身说道:“我们也是后来才得知,那人就是未完成的圣奴的,至于其他的,我们一无所知。”

    “难道,百里家跟这些圣奴有关系?”

    她突然明白,为何龙天昱他们,要顺着百里家的阴谋而走了。

    “对,你可记得冬至那一夜的惨案?”

    “难道,是百里家做的?”

    林梦雅瞪大了眼睛,不会吧!

    “没错,虽然大家都在猜测,此事是不是跟圣殿有关系,但我私下里问过老师,老师说,他并不知情。而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却都跟百里亭有着间接的关系。”

    这事就复杂了,毕竟当初大家都是认定了此事是有圣殿在背后允许的。

    可单凭一个百里亭,他能做到这一点么?

    “所以,你们在得知他们想要对付我之后,就觉得可以顺水推舟。而你之所以在外人面前,挑明我们的关系,是希望他们在对付我之余,再把你给卷下去。但是,因为殿主亲自出门警告了众人,他们会觉得,我跟你还没有得到殿主的认可。这样的话,牺牲了我,他们还可以讨殿主一个欢心,而你,则会仇视殿主,又或者是,他们觉得,你会踩着我,得到他们的支持。”

    看她都猜了出来,龙天昱的表情却越发凝重。

    “对...没错。”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尽管龙天昱笑着,可是那笑容里,却盛满了心虚。

    林梦雅稍稍一抬手,就发现他正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

    “放开。”

    “梦雅,我知道你会生气。但你打我骂我都好,求你,不要离开我!”

    翻了翻白眼,这家伙,从哪里学来的三流狗血影视剧的台词?

    “我气你什么啊?我们是夫妻,本就是一体的。我要气,也是气你没有提前告诉我。再说,你之所以选择把自己送进来,不就是为了不让他们伤害到我么?既然如此,那我还有什么可气的?”

    龙天昱傻了,估计是没想到,自家夫人的脑回路会如此清奇。

    “你真的不怪我利用你?”

    “什么叫利用?你又没用完了就丢,更何况,差一点要死的人是你,你比我承担的危险更多。幸好你是跟我一起的,要像是从前一样,你总是想把我关在后宅里,那我才会真的生气呢!”

    她不糊涂,有些事一想就能想明白。

    龙天昱不让她提前知道,是不希望打草惊蛇。

    虽然自己一定不会露出破绽,但总比一无所知所露出来的表现更造作一些。

    万一百里亭他们起了疑心,一切不是功亏一篑了么?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你不生气,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梦雅,你真好。”

    他把她圈在自己的双臂上,笑得有些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