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感知神谕
    左右的打量了一番,如果倒在屋子里的话太引人注目了。

    她拿起碗,走到了窗户旁,看四下无人,就把碗中的黑糊糊给倒了出去。

    “小药,这里面的东西,成分都检测出来了没?”

    她虽然没食用,但有实物在这里,小药也依旧可以开启检测功能。

    “分析百分百完成!对比样本完成!结果显示,被检测物品里面,含有大量不明合成物质,可对人体造成不可逆影响,模拟结果如下。”

    她的眼前又出现了全息的影像,不过这一次却不是人体畸形,而是各式各样的疯疯癫癫的人物形象。

    而且旁边,还有相应的解释。

    总结起来就是,如果吃多了这种糊糊,人会彻彻底底的变成一个疯子,沉迷于幻境之中,并且伤害是永久的,就连神农系统也没有修复的办法。

    林梦雅陷入了深思当中,难道,圣殿是对他们图谋不轨,想要毒害他们么?

    不过,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可能。

    毕竟因为龙天昱的关系,圣尊是不可能毒害她的。

    看来,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原因。

    一整天的祈祷下来,林梦雅并不觉得无聊。

    她有神农系统,只要她愿意,系统内的藏书,就犹如一座随身携带的图书馆一般。

    不过,跟她的神清气爽不同,从其他几个祈祷室出来的家主们,各个都显得很疲惫。

    而且,她还注意到,每个人的眼睛里,似乎都布满了血丝,而且,精神倒是显得过于亢奋。

    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马世伯,程世伯。”

    一众人里头,她只认得马廉跟程如松。

    而且那两个人暂时还没有加入其他世家的阵营,倒是让她颇有些好感。

    两个人也如其他人一样,马廉捶了锤自己的腰,有些感慨。

    “我们到底还是老了,宫雅,你觉得如何?”

    不就是祈祷么?怎么大家都好像是做了什么体力活似的?

    她还是聪明的糊弄了过去,点头微笑,省得露怯。

    “还是年轻好,对了宫雅,你可感知到了神谕么?”

    马廉悄声问道,而另外一边才,程如松也看向了她。

    神谕?

    她倒是看了一天的书,只好摇了摇头,还露出了一副遗憾的模样来。

    “唉,别着急。据说上一个感知到神谕的人,就是你们宫家的那位老家主。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果然,神谕这种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这个消息,倒是让林梦雅精神一振。

    此事,好像没听家里人提起过。

    难道当初的那道神谕,就是让老家主做出这些不同寻常之事的起源么?

    林梦雅的脑中,一瞬间就掠过了千万种想法,不过最后,她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对了老程,你不是说,你有事要告诉大侄女么?”

    马廉冲着程如松挤了挤眼睛,林梦雅有点摸不到头脑,看他们的反应,似乎是有事要跟自己说。

    程如松也是个能耐得住的人,沉吟了片刻之后,才开口。

    “算了,还是你先说吧。”

    “你!老奸巨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我告诉你,这事你不说,也别想诳我开口!”

    “爱说不说,我先走一步了。”

    那两个人又在她的面前吵了起来,对此,林梦雅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不过,程如松也仅仅是往前紧走了几步而已,似乎还有意无意的,遮挡住了那些家主们的视线。

    此刻,林梦雅才猛然发现,他们居然已经落在了最后面。

    “宫雅,我家那个臭小子,已经把事情都跟你说了吧?”

    马廉压低了声音问道,而林梦雅则是愣了愣,随后乖巧的点了点头。

    “臭小子,看我回去不打断他的腿!”

    卖队友这种事情,她向来是干得欢畅。

    马廉骂了一句自己儿子后,又拽回了话题。

    “说正事,宫丫头,你可知道我跟老程,为何不会加入他们么?”

    “这个嘛。”她略微迟疑了一下,笑着说道:“自然是两位不屑于跟他们同流合污,欺侮我宫家一家老小了。”

    “你这女娃嘴怪甜的,但我跟老程却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看了看,确定四下无人后,方才说道:“我跟老程之所以不答应,是因为他们无法感知神谕。而你,是最有可能感知神谕的那个人!”

    她瞳孔微缩,不过片刻,又冷静了下来。

    “马世伯真会开玩笑,我不过是晚辈而已,又如何有这样的殊荣呢?”

    谁知,马廉却认真的回答。

    “你可知,为何只有宫家,是女性当家做主?”

    “这个,是祖上的决定,我一个后辈,又能知道些什么呢?”

    她打着哈哈,可惜马廉却并不准备就此放过。

    “那是因为,只有你们宫家的女人,才能感知到神谕!”

    林梦雅心狂跳不止,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圣殿供奉的是我们卫国的圣神,传闻当初古卫国迁徙,就是受到了圣神的召唤。而自从圣殿建成之后,唯有圣尊才能聆听圣神的神谕。但不知到某一年,有一位出身世家的女子,竟然也可以聆听到神谕。”

    林梦雅被马廉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震惊了,圣神她是听说过的,而且因为没有神像的关系,谁也不知道这位圣神的尊容。

    但神谕...这种鬼扯的事情,又是怎么编造出来的呢?

    “从此之后,那个女子就成了那个世家的家主。这也就是为何,只有宫家才能有女性家主的原因。”

    马廉继续说,不过林梦雅的迷茫,却让他有了些许的迟疑。

    “世伯跟我说这些,不知是为了什么事。”

    “宫丫头,你是个聪明人。我们程家跟马家,只想要求个平安而已。”

    马廉的语气里,有着太多太多无奈。

    林梦雅听懂了,也明白了马廉跟程如松的意思。

    “二位世伯对我多加照拂,这一点宫雅铭记在心。但神谕之事太过玄妙,宫雅也无法保证,还请二位,多多谅解。”

    这事,她心里也是没底的。

    见她这么说,那两个人,也没见有多少失望。

    “我们自是清楚,不过,要是你真的听到了神谕,能否提前告知我们?”

    马廉的语气是在商量,并不是在要求她什么。

    林梦雅考虑再三,还是摇了摇头。

    “马世伯,不是宫雅不答应。而是如果真的有神谕,那宫雅自然是要告诉你们二位的。可是,万一没有,岂不是让二位失望了?”

    她的谨慎,倒是没得罪马廉跟程如松。

    只见马廉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

    “宫丫头啊,你可知道,神谕唯有在祸乱四起之时,才会出现啊。”

    林梦雅这才明白,为何马廉跟程如松会如此的紧张。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宫雅自当第一时间就通知二位。到时,二位自可以带着家人去避难。”

    马廉跟程如松是难得的明白人,在他们的眼中,什么权势财富,都不如活着重要。

    “如此,那我就替程老头一起谢过姑娘了。”

    马廉大喜过望,说着就要向林梦雅鞠躬感谢。

    她哪里敢受,立刻虚扶了一把,口中连连说道。

    “万万不可,晚辈不过是举手之牢,怎能受世伯如此大礼。世伯,可莫要折煞宫雅了!”

    马廉倒是不在乎这些虚名,坚持到过谢之后,才跟程如松一起,被林梦雅目送着离开。

    他们虽说已经暂时结成了同盟,但三人都清楚,现在不是暴露的时候。

    林梦雅心情有些轻松,连脚步也轻快了些。

    樱子跟桃子她都没通知,反正这里是圣殿的第五层,也没人能把她怎么样。

    谁知,才刚转过弯去,就被几个人,给堵在了路上。

    “请问,是宫雅宫小姐么?”

    林梦雅挑了挑眉,看着面前的几个人。

    他们的衣着有些不太相同,看起来不像是某一家的,但也不像是家主。

    看来,是几家的下人,联合到了一起。

    “我就是,你们有事么?”

    “我们家主,想要请您过去一谈。还请小姐,能够赏光。”

    为首的,是个憨态可掬的笑面虎。

    林梦雅知道这样的人都不好对付,本想要一走了之,却听得那笑面虎继续说道。

    “曦殿下也在,不知宫小姐能否赏脸。”

    龙天昱也在?下意识的,她觉得他们是在骗人。

    不过,那人似乎也预料到了似的,笑着说道。

    “这里是圣殿,宫小姐不必有任何顾虑。”

    言下之意,便是不会对她不利的了?

    但林梦雅还是觉得,对方没安什么好心。

    不过转念一想,反正也没什么性命之忧,要是龙天昱真的在,也不会对她造成什么伤害。

    她要是走了,反而让别人觉得她是怕了。

    “好吧,我跟你们去。”

    那人见她答应,立刻笑得见眉不见眼。

    恭敬的让开了一条路,说道:“宫小姐,请吧。”

    林梦雅看了看这几个人,跟着他们一起走到了一处院子。

    这里比宫家居住的地方要大一点,也气派得多。

    林梦雅刚进门,就嗅到了一股子干爽的药香,心中顿时有了些猜测。

    等到她进门之后,只看到大厅里,坐了七八个人。

    其中有几个,她熟悉得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