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都是一家
    林梦雅看着那两个人,叹了一口气。

    她...怎么总感觉自己像是电视剧里头恶毒的丈母娘?

    “好吧,既然你们两个的态度都这么坚定,那我就成全你们。不过,在这之前,你们得先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无论如何,我都要先保护我家纭儿的安全。”

    真是女大不由姐,她幽怨的看了纭儿一眼,这丫头方才的坚定跑得无影无踪,脸红的想是能滴血一样。

    但脸上的神色,却是带着欣喜的。

    玉容道人立刻上前,脸上堆满了笑容。

    “这样大家以后就一家人了,既然如此,都告诉宫小姐也无妨。其实是这样,清微会馆在老馆主去世以后,一直由馆主的叔叔掌控。原本馆主成年之后,是可以接手的。却不想...发生了点意外。”

    玉容道人眼中有愤慨,也有无奈。

    林梦雅也终于明白,为何谢晗当初,会提出那样的要求。

    原来的老馆主是个生性豁达之人,说白了,就是有点中二。

    因为老馆主夫人曾经救过他的命,所以他才会立下这条规矩,让谢家的后世子孙,必须要娶自己的救命恩人。

    而谢晗的叔叔,就以此为借口,逼迫谢晗成亲后才能拿回整个清微会馆的控制权。

    听完以后,林梦雅默默的干了杯子里的茶。

    这一家子,莫不是都没吃药吧?

    “总之,此事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清微会馆里另外一半的控制权,也会被人抢走!”

    玉容道人倒是十分的着急,可谢晗的脸色,却看起来十分的平静。

    林梦雅沉吟了片刻,从袖子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蚀骨毒的解药,比你们要找的那东西功效强了不少。”

    解药,她不缺。

    而且之前四哥哥也告诉过她,清微会馆一直在寻找一味名为龙脊笋的药。

    这药,的确是可以解谢晗的毒,不过一来难找,不过是在古药书中看到过,存不存在还是两说的。

    二来,这东西就算是找到了,他们也不一定会炮制。

    所以,她老早的就配好了这东西,为的,就是能占据主动。

    可没想到,先成了纭儿的陪嫁之物。

    “这...这是真的么?”

    玉容道人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盯着她放在桌子上的小盒子。

    “是不是真的,你们一试便知。但是,这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我给的。”

    她低声说道,而谢晗跟玉容道人则是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那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玉容道人小心翼翼的收好了药。

    “多谢你...”

    谢晗像是不常说这样的话似的,一句道谢,也说的别别扭扭。

    但眼中的愉悦,却是骗不了人的。

    “多谢宫小姐,要不是因为他们手中握着这**蚀骨的解药,我们远不必如此的被动。”

    玉容道人感慨的说道,不过现在,一切还来得及。

    “你们的事情如果还需要我帮什么忙就尽管说,不过,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的想要问你们。”

    她来,可不仅仅是给他们送解药来的。

    玉容道人跟谢晗神色不由得微微严肃,而纭儿,则是自动站在了门外,替几个人把守着。

    玉容道人开口问道:“小姐请说。”

    “关于,我的身份。”

    这话她刚一问出口,就看到对面那两个人的脸色变了变。

    果然有问题。

    不够,谢晗却并没有急着开口否认自己知道实情,反而是带着几分惊疑的盯着她。

    “你想要知道什么?”

    “不用这么戒备,我只想知道你可以跟我说的。至于其他不能说的,我也不会勉强你,你们不用有心里压力,我不会威胁你们做什么事。”

    她笑了笑,轻声解释道。

    听闻此言,那两个人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低声交谈了几句后,谢晗迟疑的说道:“其实,我们也并不清楚你的身份。事实上,除了殿主之外,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我也是在无意中听到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总之,你很重要。甚至超出了整个圣殿存在的意义,可是,你却不能暴露身份,会有极大的风险。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

    林梦雅沉默了,细细的咀嚼着谢晗的话。

    “好吧,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我没听过,你也没说过。对了,我一直忘了问你,为何你要来圣殿?”

    听到她不再追问,谢晗明显松了一口气。

    其他问题,也就不再紧张了。

    “因为,清微会馆本就是圣殿情报网当中的一部分。只不过在我父亲的那辈开始,便是由我们谢家掌控了。不过,想要完成权力的更迭,还得到圣殿来。”

    她点了点头,原来,他们两个差不多。

    “如此,我便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你也知道我在下面的情况如何,若是可以,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原来,她的另外的一层身份是不能暴露的。

    怪不得殿主那边,不敢涉入得太多。

    这也注定了在元月祭上,她始终是处于孤立无缘的那一方。

    谢晗跟玉容道人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她。

    外面时间不早了,林梦雅必须跟纭儿一起,按照原路返回。

    独自从第五层的通道口出来,纭儿也要赶回宁儿的身边。

    石门刚刚关闭,她就听到了一道极细微的脚步声。

    立刻蹲进了草丛里,那脚步声,却缓缓向自己靠近。

    林梦雅顿时有些紧张,手中的暗弩也随时准备发威。

    但她并不想多生是非,心里头祈祷着对方赶快走。

    不想,那脚步声却停到了她的不远处。

    心如擂鼓,她想了好几种方法,但是在不知道对方深浅的情况下,她还是不能轻举妄动。

    正在她心思急转之际,忽然听得不远处,传到了一道轻笑。

    “既然敢约我出来,还躲在这里做什么?”

    那声音透着几分寒意,但林梦雅却觉得有些奇怪,她可没约谁出来。

    难不成,园子里还有其他人在么?

    她耐心的蹲在草丛里,却是静静的听着其他地方的动静。

    那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冷笑了一声后,又往她的方向走了几步。

    “你以为,躲在这里就可以万无一失了么?我再说最后一遍,出来见我!”

    他说话的方向的确是冲着她的,且语气里,也染上了杀意。

    她的身后就是石壁,再没有其他可以躲人的地方。

    看来,那人说的就是自己。

    林梦雅心中发了狠,万一这人叫嚷起来,自己岂不是要暴露?

    看来,唯有斩草除根了。

    她从草丛里慢慢的站了起来,本想用沾了剧毒的暗弩给对方一个痛快。

    却不想,看清楚彼此的两个人,同时惊讶了。

    “是你?!”

    二人同时惊呼出声,林梦雅愣了愣神,眼前的,可不就是那个马北辰么?

    “怎么会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马北辰也没料到回到这里碰到宫雅,顿时周身的那股子冷意散尽。

    两个人站在那里,互相干等着眼睛对视了几秒钟后,然后默契的露出了一抹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我只是随便出来走一走。”

    身穿夜行衣的林梦雅干笑着说道。

    而马北辰,也显示出了超高的配合度。

    “是啊,我也是。晚饭吃多了,不太消化。”

    “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冲着马北辰点了点头,迅速的走出了草丛。

    “我送你吧。”

    没想到,那人却追了上来。

    “不用麻烦你了。”

    她推辞,但心中的惊疑不减。

    马北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宫雅,你站住!”

    马北辰终于追上了她,还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要做什么?”

    她立刻像是一直刺猬似的,竖起了防备的刺。

    哪怕是马北辰,该下手的时候,她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可对方却立刻松手,表示出了十足的诚意。

    “你别误会!我不会害你的,事实上,我只是希望我们能达成共识。今晚的事情,们都不要向别人提起,可好?”

    咦?

    林梦雅看了看马北辰,迟疑的点了点头。

    后者立刻一副放心了的表情,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些夸张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是最讲信用了,放心,在元月祭上他们要是为难你,我一定护着你!”

    林梦雅立刻抓到了重点,看来,这家伙知道些什么。

    “为难?谁会为难我?”

    她明知故问,马北辰立刻把她拉到了一个角落里,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之前不是来过马家么?只不过,我家老头不在。”

    她点点头,的确是有这事。

    “当时,他其实已经上来了,在你来之前就被人请走了。后来我听我家老头说,十大世家有五家都要对付你们宫家。他们正在派人说服我家老头跟程伯父,到时候,你们宫家一定会被排挤出去。”

    马北辰的话,让林梦雅觉得十分的意外。

    她倒不是觉得别人对付她而有什么不对,只是为了对付她一个,居然动这么大的阵仗也算是看得起她了。

    “哦,那结果呢?”

    她笑着看着马北辰,脸上却不见有几分紧张在。

    “自然是,没有答应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