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山体通道
    从第五层到第六层,她们需要走过一整层的楼梯。

    而且纭儿说,第六层的布置跟第五层差不多,而宁儿则是上来的当天,就被接到了第九层。

    这让林梦雅暂时打住了想要偷偷去看望儿子的心思,尽管不舍,可现在还是得忍一忍。

    好在他们父子每天都住在一起,而且圣尊十分喜欢他,宁儿的安全,他们暂时不用担心。

    本以为要偷偷的溜上去,可没想到,纭儿带着她七扭八扭的,到了第五层最为昏暗的一个角落。

    因为山体被开凿,并不能做到齐齐整整,所有一部分是嵌入到山体里面的。

    这里,因为常年见不到阳光,所以基本上没什么人会来。

    因此被做成了观赏用的小花园,里面种植都是喜阴的植物。

    她们伏在半人高的花丛内,一点点往里面移动。

    林梦雅一边走一边有些好奇,按说一般这种地方,都会生长着许多有微毒的小虫子的。

    但是小药却是安安静静,连警报都没响起过。

    圣殿,果然奇特。

    “小姐,我们到了!”

    纭儿拉着她的手,飞快的弯着腰跑到了一处山壁上。

    小手上上下下的摸索了片刻后,也知道她是怎么做的,山壁上居然无声的打开了一个洞口。

    她看着黑漆漆的洞口,看着纭儿轻车熟路的钻了进去,她也立刻跟上。

    洞内一片黑暗,纭儿在衣服里摸索了半天后,找到了一个照明用的火折子。

    然后,她又在洞壁上摸了一把,

    随后,门又关上了。

    “好了,我们走吧!”

    纭儿似乎松了一口气,毕竟,毕竟到了这里,几乎就没有被人发现的风险了。

    林梦雅观察着四周,尽管火折子的照明范围实在是有限,可她还是能看得出来,周围的石壁很光滑,而且台阶也修得很稳固。

    看来,这里应该是藏在山体内的一处秘密通道。

    “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她有些好奇,但因为圣殿本身的存在就够让人惊讶的了,所以看到这个暗道,她也没那么意外了。

    纭儿转过头来,略有些兴奋的说道:“这是谢晗告诉我的,他还说,这个通道可以通到上面的十一层跟底下的一层。只不过,要小心一点才行。毕竟门开的位置不确定,除了他那一层之位,也只有第五层这边比较隐蔽。”

    这妮子,看来是把谢晗的话当成了圣旨。

    按照目前来看,这通道既然可以连接前十一层,说明作用不小。

    既然如此,那门应该都是开在比较隐蔽的地方。

    而且看现在的这种情况,显然圣殿的人,可能不知道有这个东西的存在。

    但为何,没有开到十二层呢?

    是上面没人,所以就不需要了么?

    林梦雅觉得这事处处透着怪异,只是目前来看,还不适合继续追问下去。

    很快,她们就到了第六层的大门。

    纭儿很谨慎,用耳朵紧贴着石门的缝隙,细细的听了好一阵之后,才小心翼翼的,打开机关。

    下意识的,她拉着纭儿隐身在黑暗中。

    这样即便是外面有人,也难以第一时间发现她们二人。

    门开了,外面有些动静传来。

    林梦雅有些紧张,扣住了自己袖口里的暗弩。

    却不想,一个人扶在门上,探了半个身子进来。

    他手中提着一盏灯,林梦雅把那人的样子看了个分明。

    “公子!你怎么亲自来了”

    不等她说话,纭儿就从她的身后跑了出来。

    跑到男人身边后,下意识的想要扶着他,却被男人给躲开了。

    随后,男人上上下下的看了她好几眼,脸上的紧张,才缓解了不少。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危险?要是你被人抓了,我才不会来救你!”

    一开口,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训斥。

    在她面前伶牙俐齿的小妮子,此刻却低垂着头,认罪态度十分良好。

    林梦雅站在不远处,心情却是很不错。

    如果刚才,那个家伙第一句话就是问纭儿人在哪里,而不是去关心她家小丫头的话,她一定会带着纭儿就走,管他什么合作。

    “好了公子,我这不是没事么。你不要担心了,外面这么冷,当心对你的身体不好。我扶你回去,好么?”

    纭儿大概也不是第一次被训了,吐了吐舌头,一副俏皮的模样。

    谢晗也实在是拿她没办法,见她也安安全全的回来了,担心也去了一大半。

    此时,林梦雅才不爱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

    大半夜的,她可不想站在这里吃热乎的狗粮。

    “呀!忘了!公子,这个就是我家小姐!”

    纭儿立刻闹了个大红脸,也不敢随随便便去扶谢晗了,只得乖巧的站在他们中间,给他们做介绍。

    “多日不见,馆主风采依旧。”

    她从黑暗之中步出,美丽的一张小脸,在微弱的灯光下,也不减半分艳光。

    但谢晗的眸子里,却浮现出几分害羞。

    梗着脖子把头给转了过去,假咳了几声后,假装恢复了淡定。

    “见过宫小姐。”

    一语道破了她的真实身份,其实林梦雅也没觉得,之前的伪装能瞒他多久。

    但一旁的纭儿却急了,立刻解释道:“小姐,不是我说的,我什么都没有说!”

    林梦雅有些哭笑不得,这丫头,想什么呢?

    没想到,谢晗也是脸色微变,十分严肃的说道。

    “这是我自己查到的,跟纭儿无关。你,你不能怪她。”

    呵,人还没进门,自己就先成了敌人。

    林梦雅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老丈人跟女婿之间,都会犹如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了。

    养了那么久的宝贝,如今飞到了人家手里头,结果人家连看都不让看了,能不生气么?

    “馆主这话,我听不明白。纭儿是我的人,要怎么想也是我的事。”

    她正色道,却没想到,那谢晗却是瞪了她几秒,然后拉住了纭儿的手。

    “你把她给我,不管什么代价我都付!就算是你要整个清微会馆,我也拱手相让!”

    “公子!”

    纭儿感动得一塌糊涂,而林梦雅则是皱了皱眉头。

    幼稚,太幼稚了!

    “且不说我要你的清微会馆没什么大用,你要是没了清微会馆,如何养活我家纭儿?年轻人,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再说了,你看我长得像是棒打鸳鸯那种人么?”

    林梦雅语重心长的说道,那两个人则是被她糊弄得一愣。

    随后,还是纭儿先反应了过来,惊喜的看着自己小姐。

    这是通过了?

    “谢小姐成全,小姐,纭儿知错了。”

    “纭儿,你不必成全?宫小姐,你答应了?”

    两个人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傻瓜式的反应都是一模一样的。

    林梦雅轻轻的点了点头,她不成全又能如何呢?

    回头要是纭儿给她来一个一身殉情,她不得后悔死?

    “好了,咱们站这干嘛啊,走吧。”

    大半夜的,她让人塞了一嘴的狗粮,如今只觉得形单影只,寒风瑟瑟。

    纭儿也有些不太好意思,跟在了自家小姐的身后。

    出了园子之后,自有人来接应他们。

    而且,还是个老熟人。

    “见过宫小姐。”

    玉容道人此刻倒是一身素净的打扮,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感觉。

    林梦雅点点头,冲着对方笑了笑。

    她这才发现,这一次他们出现的地点,是一户宅院的后墙。

    怪不得,那玉容道人穿了一身白,敢情是不怕被人发现。

    几个人穿过园子,来到了正厅。

    院子里有些安静,而且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她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佣人的存在。

    先后落了座,纭儿给她奉上了一杯茶,而后就乖巧的站在了她的身后。

    林梦雅的我心里稍稍的好受了一些,还好还好,这姑娘还没完全叛变。

    喝了一口茶,她才悠然开口。

    “不知馆主为何,要让纭儿与你假扮夫妻呢?”

    之前,这事她就听玉容提起过,不过却没细问过。

    听到她的话,玉容道人刚想要说话,就被谢晗给拦了下来。

    “不是假扮,而是真正的夫妻。”

    “哦?既然如此,那你更不应该把纭儿也卷进来了。你们家的事情,想必也没那么简单,不是么?”

    她语气稍稍带了几分凌厉,眼角上挑,看着对面的谢晗二人。

    “宫小姐误会了,其实,我家馆主也只是希望,能够跟纭儿姑娘,长相厮守。实不相瞒,其实这一次馆主来到圣殿,是为了完全继承清微会馆。”

    玉容道人生怕双方谈崩了,立刻出来和解。

    听了他的话,林梦雅更觉得此事不简单。

    “你们清微会馆内部的事情,我不想参与。你喜欢纭儿,我也可以答应。但是,我不赞成你把她给卷入你们之间的是非中。我想,你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纭儿没说话,因为她知道,林梦雅都是为了她好。

    那边,谢晗却沉默了下来。

    玉容道人看着自家的主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希望,她能成为真真正正的馆主夫人。”

    良久,谢晗才坚定的说道。

    他的手握得紧紧的,嘴也抿成了一条直线。

    纭儿见状,立刻走过去,握住了他的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