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春心萌动
    龙天昱把她抱在怀中,语气里透着几分小心翼翼。

    林梦雅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她也知道生气,是最没用的事情。

    可心里头还是有些小疙瘩,但她知道,不过是她自己在矫情而已。

    “好,你现在不记得,我可以原谅你。等你恢复记忆之后,我们在一起算账!”

    她的话,让龙天昱松了一口气。

    忍不住抱得更紧了一些,把头埋在她的肩上,细细的嗅着她发间的药香。

    “宁儿,你打算怎么办?”

    突然出现的字条上的警告,让她不得不谨慎起来。

    其他的事情可以隐藏,但宁儿的存在,就是龙天昱曾经在晋国生活的铁证。

    那个警告她的人,会不会想对宁儿不利呢?

    “他待在这里是最安全的,别怕。”

    慢慢的摸了摸她的长发,龙天昱安慰道。

    林梦雅想要继续追问,迟疑了片刻之后,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不惜失去记忆,甘愿陷入危险也不想她知道这些事,除了要保护她之外,想来也是棋局中非常重要的一招。

    既如此,她只要知道结果就可以。

    “可是,岳棋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有,其他人”

    除开岳棋,不管是萧奕还是顾盼,都知道他们之间的过去。

    她倒是可以相信自己人,但岳棋却是个定时/炸/弹。

    而且如果有人想要知道他们的过去,万一会对顾盼他们不利怎么办?

    “放心吧,不会有人乱说。那些人都被警告过了,祸从口中,他们不会不懂。而且,我并不是他们的敌人。”

    她抬起头来,看到他眼中那副无所谓的模样。

    原来,那一天他们都被警告了,所以才会如此默契。

    “是谁?”

    “你猜。”

    他笑了笑,宠溺的看着怀中的女子。

    林梦雅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就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是你的老师?”

    “真聪明。”

    他的老师,那不就是圣尊么?

    林梦雅眼珠儿瞪得溜圆,怪不得那些人提都不敢提。

    闹了半天,是这尊大佛亲自出手。

    “既然如此,他们知道我有圣尊做靠山,多少应该收敛些吧?”

    龙天昱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这里面的情况很复杂,就算是我老师出手,也不能干预得太多。你知道记得,一切都是假的,唯有我跟你是真实的就好。”

    她紧紧的盯着她的黑眸,想要搞清楚他脑子里到底装着些什么秘密。

    可惜,系统不带读脑功能,让人有些沮丧。

    “好吧好吧,我相信你就是了。时候不早了,你赶紧走吧。万一要是让人看到,岂不是更麻烦。”

    他挑了挑眉头,却是把她再度抱紧。

    “我不想走。”

    “那你还想留下过夜么?”

    “嗯,好主意。反正咱们是夫妻,我留下也是应该的。”

    她翻了个白眼,轻轻的踢了他的小腿一脚。

    “你都不是你了,那咱们的婚姻暂时不作数。想要追我,重新来。”

    龙天昱眸子一黯,松开了手。

    “我我们已经有儿子了。”

    “那也不耽误我给他找个后爹。”

    “亲爹比较疼孩子。”

    “后爹也不错,没试试怎么知道?”

    她挑眉,笑得比狐狸还贼。

    龙天昱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就知道,嘴仗自己永远是要处于下风的。

    迅速上前,双臂捆住她的纤腰,低头轻啄了一下她娇嫩的樱唇。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逃出了屋子。

    “下次不许这样了!臭流氓!”

    她跺了跺脚,眉间硬是装出来的恼怒,更像是跟他的玩笑。

    后者站在院子里,回头朝着她温柔的笑了笑,一个翻身,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这家伙

    她摸了摸唇,脸上的笑容,终究是收敛了几分。

    什么都不知道,却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能做。

    “纭儿。”

    她唤了一声,早就守在旁边的纭儿,立刻走到了她的面前。

    “大小姐,您找我。”

    “嗯,之前你不是说,清微会馆的人,也到了圣城么?”

    纭儿点头,轻声说道:“的确。”

    她本来是要待在宁儿身边的,但今天,她却送来了一个消息。

    清微会馆,居然也到了圣城。

    并且,也上了圣殿!

    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清微会馆,只是一个民间的帮派而已,为何,也有这样的殊荣呢?

    “他们找上你,可说了让你帮什么忙了么?”

    纭儿想了想,继续说道:“他们说,希望我能跟馆主假扮夫妻。我并没有立刻答应,毕竟,小殿下那里,还需要人手。”

    假扮夫妻?

    林梦雅疑惑的看了看纭儿,这又是如何?

    “宁儿那边你先不用担心,殿下说了,会有人保护他的安全。我觉得此事可能会有危险,能不能去,全在于你自己的决定。”

    清微会馆对于她来说的确很重要,但还没重要到要牺牲自己在乎的人的程度。

    不过,纭儿却是一脸的坚定。

    或许,从进来之前,她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了。

    “我想去!请小姐成全我!”

    她突然跪在了地上,恳求着林梦雅。

    “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林梦雅想要拉她起来,可纭儿却不管不顾的,磕了几个头。

    “纭儿知道,如果当初不是遇到小姐的话,我可能早就已经身遭不测了。小姐待我如何,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如今,该是我报答小姐的时候了。小姐放心,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会先保护好自己。因为只有保护好自己,才可以保护小姐。”

    这姑娘的语气,让她不由得有些感慨。

    初见纭儿时,还是个机灵可爱的丫头。

    想不到,在无意之间,就变成了这样一个独当一面的人。

    该是世事造就人吧。

    “好,我答应你。你先起来,我有几句话要叮嘱你。”

    纭儿见她应下了,人也轻松了不少。

    那双顾盼飞扬的大眼睛,也重新溢满了光辉。

    林梦雅看着,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丫头,怎么感觉一点紧张的样子都没有呢?

    她想了想,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纭儿,你,不会喜欢上那个馆主了吧?”

    这话刚问出来,纭儿的脸,就红成了番茄。

    一双眼睛立刻转开,滴溜溜的转。

    “小姐说什么呢我跟他,不过就是合作关系而已。”

    哎呦呦,这话,怎么听得那么心虚呢?

    不过,她有必要把这件事情问清楚一些。

    不然她家小丫头要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的话,她死活都不会让纭儿搀和到里面去的。

    “你跟他,是怎么勾搭不对,是看对眼的呢?”

    谢晗那个人,她虽说也没接触几次。

    但这家伙脾气臭,人又傲慢,实在不是良配的人选。

    纭儿虽说现在顶着个侍女的名头,但人家可是实打实的皇族。

    配那个家伙,着实还是有些可惜了。

    “也没什么小姐不要乱说。其实谢馆主人挺好的,只是他自从废了一条腿之后,人就比较敏感一点。但是对我,还是很不错的。”

    纭儿低垂着一颗小脑袋,摆弄着自己的衣角。

    那模样,分明就是一个恋爱着的少女的娇羞!

    林梦雅想了想,看纭儿的模样,只怕这妮子可不是春心萌动那么简单。

    “这件事,我还要再考虑考虑。”

    纭儿立刻有些激动,不过林梦雅挥了挥手,她知道纭儿在想些什么。

    “先前我答应,是因为不知道你跟谢晗还有这一层关系在。但谢晗如果只是为了利用你,才跟你玩这种恋爱游戏的话。你放心,我直接打死他。”

    “小姐,他,他对我是真心的!”

    纭儿有些着急了,小脸上满是焦急。

    林梦雅不由得有些生气,真是女大不中留!

    她话还没说完呢,这家伙的胳膊肘,就不知道拐到哪里去了!

    “瞧你急的那个样子,我又没说会棒打鸳鸯。”

    她气得戳了戳纭儿光洁白嫩的额头,小丫头立刻委委屈屈的闭了嘴。

    “如今是非常时期,凡事我们都要谨慎处理。你跟谢晗的事情,我得亲自看看才行。你个死丫头,我可是你娘家姐姐,难道,我会害你不成?”

    一听到自家小姐只是要观察一下,小丫头立刻云开见月明。

    抱着自家小姐的手臂就开始撒娇,不停的道歉,还说些甜甜蜜蜜的话来哄她。

    很快,林梦雅就被哄得假装不下去了,只好嫌弃的把她给推开了

    “你呀,真是恋爱白痴。好了,你先回去。晚上你再过来,我陪你一起去见谢晗。”

    纭儿猛点头,立刻去安排此事。

    她在这里的人手不太够,虽然龙天昱肯定在她的周围暗中安排了不少人,但能不懂尽量就不动。

    毕竟,这里是圣殿,她可是一点根基都没有。

    月上中天,早就等候在屋子里的林梦雅,被纭儿从后门带了出来。

    也许是因为灯下黑的缘故,大概也没人敢在圣殿内闹事吧。

    总之,这里竟然没有人巡逻看守。

    两个人都穿着紧身的夜行衣,脚底也绑了几层棉布,走起来无声无息,如同两只夜归的小兽,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临行前,她听纭儿说,谢晗居然在第六层。

    这倒是让她觉得有些奇怪,清微会馆,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