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为了祭品
    她故意撅起嘴,表现得像是个妒妇一样。

    但龙天昱却看得出来,她眼中清朗,丝毫没有醋意。

    这人,又是在故意逗他。

    可他,又喜欢配合她。

    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说道。

    “投怀送抱应该是没有,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要不,你给我演示一下?”

    演示你妹!

    林梦雅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坏了。

    “行行行,没有就没有吧,我信你就是了。不过,祥华郡主是如何当上副祭的,你可查清楚了么?”

    她的确是不介意岳棋当副祭,但这事,明显是为了算计龙天昱而来的。

    她,不能不谨慎。

    “祥华能当上副祭也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她的身份不一般,即便是在圣殿内,也很少有人敢惹她。”

    “那你还敢惹?”

    “你不喜欢,惹了又何妨?”

    他语气淡淡的,仿佛是说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梦雅这才想起来,祥华的路子再硬,只怕也硬不过他。

    这家伙的老师,可是圣殿的圣尊呢。

    “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她今天叫你,可是有什么事么?”

    “嗯。”龙天昱点点头,接着道:“她这次找我的确是有件正事。这一次的元月祭,跟以往有些不同了。我来找你,也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

    她眉头微挑,问道:“什么事?”

    “你知道往年的元月祭其实就是走个过场而已,但是今年,圣殿内的气氛有些不同。大家,都想要在这一次的元月祭内,选出新的十大世家。”

    “这又是为何?”

    “因为祭品。”

    龙天昱略微停顿了一下,认真的看着她。

    “往年,元月祭上收获的祭品数不胜数,但近年来,也不知道为何,圣殿的胃口变得更大了一些。之前十大世家是有豁免权的,可十大世家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也都在尽心尽力的提供祭品。不过,他们提供的祭品,已经渐渐的无法满足圣殿了。而那些想要上位的其他家族,则可以不顾一切的讨好圣殿。”

    林梦雅想起,今日在圣殿内,马家跟程家的那连串交谈的内容。

    也许,他们可不仅仅是藏锋那么的简单。

    “那些祭品,是不是各家优秀的继承人?”

    龙天昱有些意外,她怎么也会知道此事。

    “是我临走之前,连婶婶告诉我的。可是,圣殿要那么多人做什么呢?”

    听说是连家的消息,龙天昱稍稍的放心了一点。

    毕竟连家是那样的身份,知道这些事情也不奇怪。

    “不知道,这一点,我也问过老师。但老师却没有透露过一个字,他只是让我小心,不要相信圣殿的任何人而已。”

    身为龙天昱的老师,而且还是圣殿的殿主,他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而能让他隐瞒此事的原因,只怕是因为,这事他有所顾忌。

    “你老师不是圣尊么?他可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人了,即便是如此,他也会有为难的事情么?”

    “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好了,我也不多留了。明日开始,你一切要小心。”

    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后,林梦雅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

    “小姐,外面起风了,您还是回去吧。”

    纭儿站在她的身边,看到小姐跟殿下,她也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这两个人相配得不得了。

    但他们之间,却又似阻隔着许多许多的东西。

    “嗯,我知道了。”

    她收回自己的视线,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让自己重新振奋起来。

    不过只是几个老家伙想要兴风作浪而已,没关系的,她还能挺得住。

    “去告诉李先,明日开始,宫家要紧闭房门,不得让任何人入内。至于宫哲跟安佳蓉,让他去城内找一处可靠的地方,把人偷偷的藏起来。”

    她总觉得,宫哲跟安佳蓉回来得太简单了。

    就好像是有人,故意把他们给送回来的一样。

    现在是非常时期,她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好。”

    明日开始,他们这些家主,就要住在圣殿上了。

    其实这也是为了方便,毕竟每天上去下来的也实在是不够方便。

    既然是住在那里,他们又都是各个世家的家主,要是没两个人伺候也实在是不像话。

    因为白苏跟纭儿,她是给儿子准备的,所以这次,除了她们两个人之外,大哥哥又从府外买了两个人进来。

    她们都是家世清白的可靠之人,一个略活泼些的,名叫樱子。

    从前她是个商户之女,因为家里头做生意赔了,欠了些赌债,所以才要卖女儿还债的。

    幸好当时宫斌路过,算是救下了这个可怜无辜的少女。

    樱子这一次听说要给大小姐当贴身的婢女,就立刻赶来报名。

    林梦雅也着意观察过她一阵子,大抵是因为从前跟着她家人走南闯北,在人情来往这方面,樱子是个绝佳的社交高手。

    一个眼神过去,她就能知道你在想什么,着实机灵。

    另外一个,名唤桃子。

    桃子不言不语,性子沉稳。

    而且跟林梦雅的白芨也不一样,桃子以前曾经是个深宅大户的家生子。

    只是那户落难了,自然是把他们都给发卖了。

    这也是大哥哥随手买下来的人,但是她们两个却把宫斌视做恩人。

    知道大哥哥最担心的就是她,因此这两个人才自告奋勇的守护她。

    “你们以后,在我的身边当差,别的都不要紧,主要是人要机灵,要懂事,明白么?”

    她把人叫过来,亲自吩咐。

    “是,奴婢们知道。”

    这两个人她在路上都有意考察过,虽不像是白苏和纭儿一样,值得她全心全意的托付,但的确都是两个好姑娘。

    她点点头,让她们两个去屋子里找白苏跟纭儿做交接。

    她一个人抱着宁儿,在院子里玩。

    没过多久,萧奕?来跟她辞行。

    “小姐,小殿下该走了。”

    他是准备带着宁儿一起走的,既然打定主意要带着小东西一起,他们夫妻二人在圣殿,小宁儿自然也是要跟着一起走的。

    “再等一等,行么?”

    到了圣殿以后,不管他们之间有多么亲近,为了孩子着想,她都不能对这个孩子,表现出在乎的样子。

    上面各方人马虎视眈眈,若这个孩子只是曦殿下的义子的话,那自然无人敢动。

    可惜,他还是她的儿子。

    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除了她们家的,估计就只有岳棋了。

    但是,岳棋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毕竟现在,她还对龙天昱心存幻想

    而这个孩子,龙天昱是极爱的。

    要是她不想让龙天昱彻彻底底的讨厌她,就得保守这个秘密。

    即便是如此,林梦雅也必须要小心。

    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陷入危险当中。

    “宁儿,你在那边要乖知道么?”

    她整理着孩子的小衣服,不停的叮嘱着。

    “以后你看到娘,如果娘不叫你,你千万不能主动叫娘,知道么?”

    小家伙并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他却明白,他这是他娘让他做的。

    立刻点了点小脑袋,乖巧得令她心软无比。

    “还有,在那边,千万不能离了你爹爹。如果你爹爹不在,就一定要黏在你老师的身边,除此之外,不能跟任何人走,知道了么?”

    萧奕?是可以信得过的人,别看他只是一个书生,但是在这里,他一定比任何人都有办法。

    萧奕?看着依依不舍的母子,不由得有些唏嘘。

    当初,那个他以为要痴傻一辈子的姑娘,现如今却成了别人的妻子,会生下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

    这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唏嘘的。

    不过,她能开心就好,其他的,不重要。

    分离总是太快到来,许是因为宁儿已经习惯了分开,甚至还觉得,明天自己就会回来吧。

    除了抱着林梦雅的脖子有些不舍外,并没有哭闹。

    她看着萧奕?带着宝宝上了马车,趴在门口,眼眶有些湿润。

    白苏跟纭儿也都一起去了,偌大的家,好像就剩下了她一个人似的。

    “大小姐,天冷,您还是回屋吧。”

    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大小姐的两个侍女突然病了,因此只有她们两个人来贴身伺候了。

    桃子跟樱子,心里头也是有些忐忑的。

    毕竟,大小姐身份尊贵,万一不好伺候怎么办?

    她抬起头,看到了樱子担心的眼神。

    摆了摆手说道:“没事,里面闷得慌,我想在外面透透气。”

    她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看着房檐上,那四四方方的天空。

    他们很快就会相见的,别急,一点点慢慢的来。

    她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心情也总算是平复了下来。

    “走吧,我们继续去收拾东西。”

    她起身,转眼间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指挥着她们收拾自己要用得到的东西。

    虽说上去不代表下不来了,但做准备些总是没错的。

    她一个人的东西,就足足收拾了两辆大马车。

    看着这些东西,她才感觉到了,家里所谓的兄妹爱。

    这尼玛哪里是来参加元月祭的,时装走秀,一个时辰换一个也行了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