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现在不晚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略有些激动,捏住了她的手臂。

    林梦雅俏皮的笑了笑,这种话,她怎么好意思说第二遍嘛。

    “没听到就算了,反正以后也有机会。”

    她笑得像是一只小狐狸,龙天昱爱极了她这幅模样,心头,有暖意划过。

    是了,她是他的女人,一辈子都是。

    “殿下,祥华郡主请您过去商量祭祀事宜。”

    两人正在浓情蜜意之际,一个白袍的圣徒跑过来请人。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眼神有些疑问。

    “让她等着。”

    龙天昱丝毫没有犹豫的推了岳棋邀请,不过林梦雅却拦住了他。

    “也许,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毕竟,你们是元月祭的主祭跟副祭。我知道你讨厌她,可还是不要耽误正事。”

    她并非是个喜欢吃飞醋无理取闹之人,若是正事,她自然也什么可担心的。

    龙天昱却拉着她继续走,低声说道。

    “那些事情不用着急,主祭跟副祭不过走个流程罢了,其他的事情,圣殿内自然有人去做。”

    点点头,林梦雅自然也想到了。

    不过,他们还没走多久,再次被人挡住了去路。

    祥华郡主带着她的侍女,袅袅娜娜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比起林梦雅的从容淡雅,岳棋倒是穿的金碧辉煌。

    虽说也是白衣配的金色的花纹,可那大朵大朵的金色牡丹,耀眼夺目,唯独在缝隙下,才能看到白色的底色。

    岳棋看到他们二人后,眼神里略带着几分不满。

    不过很快,就恢复成了那副娴静美好的模样。

    “殿下。”

    她行了个礼,选择性的略过了旁边的林梦雅。

    “关于祭祀一事,祥华还有些问题想要请教您,不知能否请您移步。”

    林梦雅眯起眼睛,心里冷笑一声。

    竟然上赶子来抢人,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

    龙天昱看都没看,看样子是准备把她当成空气来对待。

    林梦雅倒是一直在旁边看戏,反正不关她的事情。

    “殿下!”

    岳棋的脸上带着几分委屈,可人却是不依不饶的再次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此事事关重大,殿下怎么可以不重视?万一要是明日的祭祀上面出了事,殿下只怕也是难辞其咎!”

    理由嘛,倒是冠冕堂皇。

    但林梦雅在她的脸上,却分明只看到了嫉妒。

    这哪里,是正事该有的样子?

    龙天昱依旧一副冷淡的样子,周围却渐渐的聚集了一些人。

    为了不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她轻轻的扯了扯龙天昱的衣袖,低声说道:“不管怎么说,正事总是要做的,你去吧,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她本只是想要劝一劝自家男人而已,却不知道哪里,取悦了他。

    那人低低的笑了笑,眸中有星光闪烁。

    点了点头,对她身后的纭儿说道:“好生跟你家小姐回去,在家里等我。”

    他喜欢听她说‘家’这个字,那是她跟他的归处,她与他,是一家人。

    在他身后,岳棋却是咬碎了一口银牙。

    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换取他的一抹浅笑。

    可如今,他居然对着她的侍女也如此和气。

    手,紧紧的在袖子里扣紧,甚至连表面上的镇定,她都觉得难以维持。

    “行了,我知道了。纭儿,咱们走。”

    再这样送下去,只怕他要把自己送到家才行了。

    转身,带着纭儿悠闲的往下走,身后那两道目光,却追随她走了好久好久。

    纭儿还算是谨慎,一路上都没有多言。

    只是在下了山之后,才小小声的扯着她的衣角问道。

    “小姐,咱们为什么不跟着呢?”

    “傻瓜,男人不能看得太紧。否则,他会觉得你不相信他。”

    其实这话,她也是胡诌的。

    反正到时候不管岳棋作什么妖了,她家男人也会一字不差的告诉她。

    对情敌的防备是要有,但也得分是对谁。

    要是草木皆兵,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

    纭儿地懂非懂点了点头,林梦雅看着这小丫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看来,我家的小姑娘,也有所思所想之人了?”

    纭儿没有立刻反驳,反而是瞬间通红了一张脸。

    “小姐净乱说,我,我哪有!”

    “还说没有!你看你,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说吧,是谁呀?”

    她的口无遮拦,纭儿这小丫头向来是没有半分法子的。

    想来她一个已婚女子,开车都是有驾照的,更何况是逗一个青涩的小丫头片子。

    “好了好了,我不闹你了。不过纭儿,有句话你时时得记着。”

    她拉着纭儿的手,认认真真的嘱咐道。

    “即便是你爱上了天下第一等好的男子,你也是你,全世界独一无二,最好的你。你虽爱他,却不能失了自己。切莫因为一个男人,迷失了自己,明白么?”

    小丫头懵懵懂懂,估计现在还不能完全明白她的意思。

    林梦雅也不着急,毕竟,成长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还有——”她忽然迫近,眼神比刚才还要认真。纭儿愣住了,觉得自家主子,肯定是要传授什么最严肃的话。

    “做好防孕工作,尽量杜绝婚外孕跟宫/外/孕。对了,要是真的情难自控,我这边有紧急避孕药。咦?你走什么!你听我说完啊!纭儿,你别跑啊,等等我!”

    脸红到脖子的纭儿一边快步疾走,一边在心头暗骂自家小姐。

    小姐怎么能这么不正经?她,她这还八字没一撇的好不好!

    林梦雅追在她的伸手,笑得像是只得逞的狐狸。

    一主一仆你追我赶的,很快就到了自家的马车前面。

    “小姐请上车。”

    纭儿立在车边,低垂着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林梦雅眯起眼睛,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还是我家纭儿乖巧,行了,别生气了,以后我不提了还不行?”

    真是,不识好人心啊。

    她这也是在积极普及男女之间的知识么?真是的,小丫头一点都不单纯。

    从圣殿回来,纭儿就钻进房里,一直到晚饭之后才舍得出门。

    此时,林梦雅带着儿子,悠悠闲闲的在院子外面看着漫天星斗。

    经过这么几天,宁儿的话渐渐的多了起来。

    只是这小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一字一句珍贵得很,不过,倒是十分的清晰。

    从这点上来说,她家宝宝应该是个爱面子的。

    不然大舌头说出来的话,得多丢人?

    她正教儿子认哪里是北斗七星,可这小子转过头来,就再也不肯回过头去。

    而且,胖乎乎的小手还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娘,爹!”

    她转过头,正好看到他从院子外面走进来,到他们娘俩的面前。

    弯腰,龙天昱抱起了儿子。

    宝宝看样子很喜欢他爹,两只小手抱着他爹的脖子,小脸在他的颈子上蹭来蹭去,

    林梦雅有些吃味,她才是十月怀胎把他生下来的那个好不好?

    看她这样,龙天昱分出一只手来,把她也拉入了怀中。

    “从前在我府上的时候,我便是这样抱他的。”

    他会娇惯孩子,林梦雅表示怀疑。

    龙天昱似乎会读心术似的,继续说道。

    “仅限于在他完成我布置的任务后。”

    哦,奖罚分明,是个好爹。

    继续赖在他的怀中,林梦雅嗅到他的身上,似乎有极淡的香料的味道。

    想来,是在来之前洗过澡的原因吧。

    这味道,若不是她恐怕是嗅不到的。

    “宁儿,去找白苏玩一会儿。”

    他把孩子放在地上,这年纪的小孩正是好动的时候。

    刚放下来,就像是插上了发条的机器人似的,‘哒哒哒’的跑到了白苏,抓住他的裙摆,两眼放光。

    “别去太高的地方,也别跑得太远。”

    到底会当娘的,什么吃味都是假的,唯有担心才是真的。

    而且白苏稳妥,想来不会出什么事。

    看着他们一起出了院子,林梦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白苏不是你最贴心的丫头么?放心吧,没事的。”

    他继续揽她入怀,不过整个怀抱却都是属于她的了。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只是我觉得遗憾。在宁儿最需要我的这两年,我好像都错过了。我没有看到他第一次跑,也没有时时刻刻的守着他,让他受了那样的罪过。这是我欠宁儿的,永远也还不清。”

    有时候,她常常在想。

    为什么会选择女人,作为受孕的载体呢?

    大概是因为,女人虽然柔弱,却有着保护孩子的天性跟本能吧。

    可是,她却让自己的宝宝,差一点遇到了最危险的事情。

    她这个娘,当得并不称职。

    “别想那么多,你看宁儿,现在不也是能跑能跳的么?说起来,还是我这个当爹的更不称职一些。如果,我有能力可以时时刻刻的守在你们母子的身边,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林梦雅知道,他心里也不好说。

    而且,还是在这种,他对过去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好了。”

    她拍了拍他的手,重新展露出笑颜来。

    “说说你今天都干了什么吧?那位祥华郡主,没对你投怀送抱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