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主祭副祭
    可他们现在,却回不去了。

    要是宫家没来一切还好说,现在宫家到了,他们也给让出了地方。

    再挤下去,丢脸可就丢大了。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看着宫雅的后脑勺。

    此时,肃穆的大殿里走出来一行人。

    广场上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在翘首期盼着圣尊的到来,而他们这边的小小插曲,也自然被盖了过去。

    一行人都是一模一样的穿着,白袍,白衣,只不过跟城门口的那些圣徒不同,他们的衣服更加的繁琐,也更加的优雅贵气。

    其中有两人,衣着上有些些微的不同。

    他们,并没有穿戴白色的斗篷,脸也都是露在外面的。

    林梦雅立刻,被其中的一个吸引了。

    不管是在记忆里,还是在这里,她都极少会看到龙天昱穿着白衣的模样。

    她只知道,她的男人俊美无双。

    哪怕是天上的星子,也夺不走他丝毫的光辉。

    一身黑衣,总衬托得他分外的挺拔。

    但当他穿上白衣,她才知道,何为温润如玉。

    白色的衣袍,柔和了他的锐利,却又突出了他的俊朗。

    心头打定了主意,以后一定给他做出一套白色的西装。

    这要是穿上了,非得帅得她一脸不可!

    他站在元月殿的门口,跟其他的几个人一样,俯视着众人。

    纵然他依旧是冷着一张连,可林梦雅就是看得出来,他在看自己。

    那样仔细的,全然不顾旁人在侧的看着自己。

    顿时,她心头一甜,有些小小的羞涩。

    这可怎么办才好,她现在只想冲过去,好好的抱一抱他才行了。

    但听得旁边,突然有人齐齐喊道。

    “恭迎圣尊驾临——”

    林梦雅被吓了一跳,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在弯腰行礼。

    在卫国,以明面的规矩来说,见到圣殿跟圣尊的时候,是不用行跪拜礼的。

    毕竟,圣尊只是圣殿的最高领导,而皇尊才应该是这个国家的领袖。

    但事实,却恰好相反。

    她偷偷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马廉跟程如松还有其他的几个十大世家的家主们,都是略略欠了欠身子,跟旁人不太一样。

    终于,她也学着他们的模样,给圣尊行礼。

    没过多久,那个跟着龙天昱一起出来的人说道:“圣尊有命,为祈祷今年国家风调雨顺,特意举办着元月祭。为的,就是卫国的江山稳固,百姓安居乐业。此次主祭为慕容曦殿下,副祭为祥华郡主,望各位周知。”

    这怎么回事?怎么副祭,会是祥华郡主?

    林梦雅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她下意识的寻找到龙天昱的身影,却发现那人脸色依旧平淡如初。

    心,渐渐的安定了下来。

    看他的反应,显然是知道此事的。

    既然如此,那她就应该不用太过担心。

    “是,谨遵圣令!”

    一群人继续行礼,而龙天昱他们,也一起回到了殿内。

    “没想到,这一次的主祭跟副祭居然是他们!”

    她的身旁,传来了大家的议论声。

    甚至她不要故意听,就能听得清清楚楚。

    “看来,这是圣尊有意要撮合这对金童玉女了。元月祭期间,整整一个人两个人都要在一起,只怕不是**,也可以日久生情了。”

    这话,让她越听越气。

    但她是相信龙天昱,也知道他对岳棋毫无情义。

    可知道跟不介意,是两回事。

    她一时觉得心头气闷,所以看谁都不顺眼。

    偏偏,有人在这时,送上门来。

    “听闻在龙都内,跟曦殿下纠缠不清的女子,应该还另有其人吧?”

    说话是那个八字胡,之前他的主动让位,已经让他丢尽了脸面。

    如今,他又怎么可能,放弃这样的一个报仇的好机会。

    “像是曦殿下这般优秀的男子,身边自然是不缺少红颜知己的。不过,你说的谁?”

    其他的家主们,有的还并不知道她跟龙天昱在龙都里闹出来的事情。

    因此,只是好奇的打听到。

    那八字胡不怀好意的把视线,投在了她的身上。

    “这人,大家也都认识,不过,却不太好说。”

    那人冷笑着看着她,似乎在准备欣赏,她被人嘲笑,下不来台的窘迫模样。

    不过可惜,她还真是让他失望了。

    她林梦雅的字典里,何时有脸皮二字?

    照样我行我素,把对方当成空气一般。

    没有得到宫雅的求助,甚至于,她连眼皮都没抬。

    深深的觉得自己被低估的八字胡,眸中掠过了一抹冷意。

    “是吧,宫小姐,我说的,应该都是实话啊吧?你跟曦殿下之间,似乎有些不太一般呢!”

    他故意说得很大声,周围的人都能听到。

    转瞬间,她又成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她真的是不太喜欢这种感觉,但她林梦雅是谁?不喜欢,也不见得会怕。

    “没错,她就是我的未婚妻。”

    但没想到,她小刀还没掏出来怼,龙天昱就给他们空降了一个王炸。

    她愣愣的看着身后,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

    看着她走到了她的身边,温柔的冲着她笑了笑。

    “抱歉,我来晚了。”

    那样子,简直让林梦雅完全无法抵抗。

    太,太苏了吧!

    似乎感受到了她心中汹涌澎湃的崇拜之感,龙天昱伸出手来,轻轻帮她系好了披风。

    “你们,有意见?”

    他挑起眉头,眉眼如刀,冷冷的环顾着四周。

    那样子似乎再说,有人敢说他的未婚妻不好,他就得让对方血溅当场。

    “不敢。”

    没有人敢触他的霉头,就连刚刚的八字胡都吓傻了。

    十大世家可以不怕慕容曦,那是因为他们有底蕴有传承,在朝堂上也有自己的权力跟地位。

    可他们,又算得上拿头蒜。

    本以为挑了个软柿子,谁知道又是块铁板。

    他们也是欲哭无泪,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走吧,我送你下去。”

    今日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他们自然是要离开的。

    正式的元月祭会在几天之后开始,到时,他们就要住在圣殿之中了。

    “嗯,好。”

    她笑着答应了他,既然他当众宣布,那必定是做好了万全之策。

    她也没有必要去瞎操心,她的男人,她当然了解。

    所有的人,都默默注视着这一对璧人。

    尽管不想承认,但这一对的确是很登对的。

    “你生气了?”

    路上,龙天昱低声问道。

    “我没有。”

    不过是一个主祭,一个副祭而已,她又没那个闲情逸致去生气。

    “对不起。”

    “你干嘛跟我道歉。”

    “因为你生气了。”

    “我没...好吧,我只是有点觉得郁闷得慌。”

    她没吃醋,就是心里头不好受罢了。

    看她这样坦诚,龙天昱终于笑了。

    “这件事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之前,我一直以为副祭的人选,会是我的师弟。”

    “你还有师弟?”林梦雅歪着头,疑惑得问道。

    她是知道龙天昱还有师弟来的,但一直还没见到过。

    倒是之前他的贴身侍卫凌夜,好像跟他也是师兄弟。

    难不成,那个人是凌夜?

    不过,她之前问过龙天昱人去哪了。

    但龙天昱只告诉她,是他的师门有些紧急的事情,所以才让凌夜回去师门复命的。

    难不成,是他么?

    “嗯,不仅有,还有很多呢。”

    他点点头,继续解释。

    “外面虽然都说老师只收了三个学生,但实际上,师父收了很多学生。只不过,他不能暴露出来就是了。”

    “这又是为什么?”

    她疑惑不解的问道,龙天昱只觉得这样的她,好可爱。

    “那是因为,老师的身份特殊,他不想让人家知道他是圣殿的圣尊。所以,他会变幻身份,出去收学生。”

    这个,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从前她只知道有微服私访,没想到竟然还有微服收学生的。

    这下子,她倒是对那位圣尊的好奇心,更重了一些。

    “以后我再介绍你们认识,你跟我的事情,我跟老师提了一嘴。他很想见见你,但是现在,恐怕是不行了。”

    他耐心的安慰着她,语气里却颇有些遗憾。

    “没关系的,反正早晚都是要见面的不是么?对了,你如果跟岳棋一起的话,凡事你得要小心一些,知道么?”

    最终,她还是没舍得跟他生气。

    一来,这事又不是他安排的,她犯不上跟他闹。

    二来,岳棋要是安分守己便罢了,要是还想抢她男人,那就别怪她不念旧情了。

    最主要的是,她怕岳棋会嫉妒成恨,做出来点什么不理智的事情,那对龙天昱才是真正的不利。

    “我知道,这里,除了你之外,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他笑着,把她的手放在了自己胸口的位置。

    那强有力的心跳,曾夜夜伴随着她入眠。

    林梦雅迷恋着他的心跳,因为,那是他活着的证明。

    “龙天昱,我有没有对你说一句话。”

    他挑眉,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什么?”

    “手感真不错...”

    她赞叹着,看到了龙天昱稍稍有些扭曲的脸色。

    笑眯眯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转而凝望着他。

    “我爱你。”

    尽管知道彼此的心意,可龙天昱还是愣在了原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