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被人占了
    看来,也是从年轻的时候就吵惯了的,默契十足。

    “两位都是我的长辈,您二位的爱护之心,宫雅铭记在心。只是,今日不是聆听二位教诲的好时机。改日有空,宫雅一定亲自上门拜访二位。”

    眼下时局未明,不管是谁,她都不好得罪。

    当个乖巧的后辈,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你看看,这女娃娃可比你要懂事得多,行了,咱们先上去再说。”

    马廉完完全全是个长辈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林梦雅是个晚辈,而有想要凌驾于她之上的感觉。

    林梦雅也知道,按照各个世家传承的底蕴来说,马廉跟程如松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对自己做什么。

    真正的交锋与手段都是无形的,像是于家那种不入流的,是要被所有的世家耻笑。

    马廉跟程如松走在她的前面,她稍稍错后半步。

    不过在别人看来,他们三个倒是一起的。

    有马家跟程家在,那些想要来挑衅的,也得掂量着办。

    今天,他们来这里其实只是为了互相熟悉一下。

    一般小一点的世家,在元月祭结束之前,也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登上第五层。

    尽管有些累,但更多的人,却觉得是与有荣焉。

    林梦雅体力还不错,始终不喘不歇,游刃有余。

    走了这么半天,发丝跟衣袖丝毫不乱。

    这一点,倒是深得两位家主的赞誉。

    “看来,这一届的年轻人里面,就属这女娃娃跟曦殿下还像点样子。”

    走在前面的马廉,不动声色的低声说道。

    而估计他也没想到,后面跟着的女子,耳聪目明着呢。

    “曦殿下是被圣尊看重的人,宫雅又是这样的出身,要是不好,那才有鬼了。”

    程如松不紧不慢的怼着马廉,不过那语气,却并不带恶意。

    “嘁,你这老骗子!谁不知道你们程家的那些小家伙们,各个都是带着志气的。你老小子藏奸,只不过不想让人算计你便是了。”

    看来,马廉的确是很了解程家的情况。

    程如松浅笑着看了他一眼,不甘示弱的回击。

    “你们家那位小公子,不也是如此么?跟你这老家伙一样,惯会装疯卖傻。”

    他们两个人的话,一字不漏的入了她的耳。

    不过林梦雅依旧目不斜视,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可心中,却有了几分计较。

    看程家跟马家的意思,他们都是想要藏锋。

    不过,应该不只是因为皇尊的关系。

    难道,这事也跟圣殿有关系?

    思量间,他们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位于圣殿五层的元月大殿。

    所有人都神情肃穆的站在了广场上,为首的,自然是那十大世家。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等在这里了。

    那些人的目光,正黏在了她的身上。

    林梦雅知道,他们是在看自己,如何走向宫家的位置。

    临行之前,曾祖跟自己提过。

    十大世家在元月殿的位置是固定的,也就是说,只要还算在十大世家之内,那么无论如何,地方都不会改变。

    在殿外的广场上,十大世家的位置呈扇形排列。

    而在他们的身后,才是那些小世家的位置。

    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

    宫家,可已经好久没来了。

    她带着纭儿,目不斜视的走到了属于宫家的位置。

    而这里,此时已经站定了两个人。

    他们一左一右,几乎等于把宫家的位置瓜分了。

    尽管她一步步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可他们依旧没有让开的意思。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好戏,看她宫雅,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

    马廉跟程如松也找到了各自的位置,在他们的身后,那些小世家早就已经站好了。

    而他们在寒暄了一阵子后,也把目光投向了宫雅。

    他们也想知道,宫雅,到底要如何处理此事。

    林梦雅站在二人不远处,她知道,今日不会有人帮她。

    就算是有人要帮,她也不会允许的。

    宫家,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所谓先礼后兵,纭儿作为她的贴身侍女,上前行了个礼之后,客客气气的说道。“两位,这是我们家家主的位置。”

    可那两个男人,只高傲的瞥了她一眼后,继续不为所动。

    林梦雅知道他们并不是十大家族里的,如果她所料不错的,这两人应该是最近几十年内,风头正劲的世家。

    唯有他们,才敢明目张胆的,霸占宫家的位置。

    “两位,这是宫家的位置。”

    纭儿哪里不懂,心头气归气,可她的态度却不敢太硬。

    靠左边的男人,样子还算是周正,就是留着两撇子八字胡,透出几分精明市侩。

    他淡淡的瞟了主仆二人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

    “宫家?这里没有宫家,只有王家跟宋家。”

    “大人,请您说话注意些分寸。”

    纭儿又不是个软柿子,再加上在林梦雅的身边那么久,她跟白苏一直有意纵着纭儿,这小丫头,胆子大得吓人。

    只见她冷哼了一声,一个人站在两个人的面前,不卑不亢。

    “这位置本来就是宫家的,而且这可是圣尊他老人家决定的。这位不知是真糊涂还假明白。您二位站了我们宫家的位置,表面上是看不起我们宫家,实则是在埋怨圣尊的决断不公!”

    好丫头,上来就踩住了对方的小尾巴。

    两个人脸色微变,的确,在这里谁都能得罪,唯独圣尊不行。

    这小姑娘拿圣尊当武器,他们也只能暂时退让。

    但是,这丫头却不能放过。

    “你是谁家的丫头?你家主子,也没教你规矩么?圣尊大人,岂是能从你这卑贱之人的口中宣扬而出的?来人,给我教训一下这丫头,让她长一长规矩。”

    站在右侧的男人,细长的一张脸上,一只鹰钩鼻子极其惹眼。

    他冷笑着命令着自己才仆从,心里头却是觉得这侍女这般厉害,莫不是因为她家小姐是个软的,所以家里人才会找个硬茬来帮她吧。

    却不知,人世间还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么句话。

    侍女厉害成这样,主子还能差了么?

    他们身后的侍从才刚刚靠近,却听得纭儿的身后,传到了一道清冷的女声。

    “占我位置,还想要打我的人。你们两个,倒是厉害。”

    二人这才把目光,转移向了侍女身后的女子身上。

    刚才他们不过匆匆一眼,根本没细看后面的女子。

    如今看来,她一袭白衣赛雪,领口跟袖口上的标志又透着一股子艳色。

    这里清一色的男人,跟衬得她美艳动人。

    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

    就是这两眼,让林梦雅冷下了一张脸。

    “二位,十大世家的位置,乃是圣尊他老人家亲自指定。莫不是二位觉得,你们能越过他老人家去,自行决定吧?”

    她冷冷的问道,但气势比纭儿,强上了不少。

    那副俏脸含煞的样子,还真能镇住不少人。

    “你就是宫家的那位小姐?样子倒是不错,只可惜,空有个架子罢了。”

    八字胡色眯眯的看了她一眼,视线不住的在她纤细的腰肢附近流连。

    林梦雅也不恼,只冷笑了一声。

    “宫家如何,岂是外人能说了算的。就算是个空架子,那也是个雕梁画栋,美轮美奂的架子。还轮不到野狗,在这里瞎吠。”

    她最听不得有人,蓄意抹黑宫家。

    那两个家主听得她这么说,一下子就沉下了脸色。

    “宫小姐,你说话可要小心些。别以为一时之快,去惹一些你根本惹不起的人!”

    鹰钩鼻的警告,让林梦雅想要笑。

    还真把自己当头蒜了?

    她勾起唇角,笑得比那两个人可猖狂多了。

    “惹得起如何?惹不起又如何?”

    说罢,她丝毫不给对方还击的机会,接着说道。

    “我宫雅生性胆子大,就算是天,只要我想,我也敢捅破了个窟窿。这卫国,还没有宫家惹不起的。除非有人能毁我宫家,断我族血,将我宫家屠戮个鸡犬不留。否则,我家护院的狗都能变身恶犬,咬断我仇人的喉咙,吞噬他的血肉,拆了他的骨头,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

    但他们谁也没想到,她居然能如此狠戾。

    不过几句话,就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她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

    八字胡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刚才他看到她的模样,只觉得心头开始发毛。

    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林梦雅转移视线,落在了另外的一个人的身上。

    她黑眸之中没有丝毫的情绪,有的,只是安静如冰山一般的冷意。

    “宫小姐,玩笑之语,何必认真。”

    到底,鹰钩鼻也让步了。

    他们都是被一时的利益给蒙蔽了头脑,竟然忘了宫家,还有‘疯狗’的名号。

    当年,被宫家盯上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现在的这个宫雅,则是让他们想起了从前,宫家人的手段。

    “多谢。”

    见到他们让了出来,林梦雅丝毫不客气的站在了位置上。

    那两个人后来才反应过来,他们做了什么蠢事。

    居然,怕了一个姑娘!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