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程家马家
    安佳蓉立刻阻止她,颤抖着尖叫道。

    “不!我说,我说!是,是于家,是于家叫我们这么做的。但是,但是具体的事情我不清楚。只是老家主跟我们说,让我们回来看着你。”

    以安佳蓉的性格跟身份来说,不管是安家跟宫家,都不会让她知道特别机密的事情。

    因此,林梦雅也早就预料到了安佳蓉并不知道内情。

    但有于家的参与,还是让她觉得有几分惊讶。

    于明竹在龙都之时,一直没有什么异动。

    原来,是因为那里并不是她的主场。

    这人,还真是挺能忍的。

    “既然是于家劝得你们,但有没有许你什么好处?”

    “有!于家说,如果我们成功了的话,那么以后就会让我的儿子继承家主的位置。大小姐,我知道我是痴心妄想。请您,饶了我吧!”

    之前林梦雅是如何打发她身边人的,就已经让安佳蓉心有余悸。

    如今不过是被虚构的成功冲昏了头脑罢了,如今冷静下来,她自然是害怕的。

    “还有没有其他的?”

    “没有了。”

    安佳蓉使劲点头,把自己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有的一拼。

    林梦雅也不为难她,反正人在自己手里头关着,她要是脑袋稍稍还有些用处的话,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行了,三婶早些休息,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费心了。”

    她转身离开,吩咐人去堵了宫哲的嘴。

    之前,哥哥们就警告过她,宫哲说的任何话,她都不能相信。

    而且她的心中,隐隐觉得有些怪异。

    之前宫哲好不容易才从她的手下逃脱,如今却又这样送上门来,似乎有些太过简单了吧。

    她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驱逐出了脑海。

    于家要对付她,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到底他们的计划是什么,她还一无所知。

    毕竟,宫哲跟安佳蓉,都不过是故意送到她手中的弃子罢了。

    “小姐,您可让我好找。”

    她刚刚走出后院,纭儿就跑到了她的身边。

    “你干嘛?火烧房了么?”

    “小姐还有闲心开玩笑,元月祭的时间虽然定下来了。但是在这之前,各大世家的家主,都要先去圣殿拜访圣尊的。昨日殿下亲自让人送过来的消息,难不成小姐都忘了么?”

    她,还真给忘了。

    好在虽然闹了这么一档子事,时间还不算晚。

    这一次虽然不算是正式的拜见,但到底她是第一次见这位圣尊。

    梳妆打扮一番后,她带着纭儿,乘坐了马车,到了圣殿。

    此时,这里已经停了不少的车。

    圣殿之内,他们这些家主,除了随身的侍女之外,是不允许带其他人的。

    不管是有多大的势力,在这里都是要自己走上去的。

    林梦雅一下马车,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一是因为,她本身风头正劲,二是因为她是为数不多的女性。

    在这里,男性占了绝大多数。

    所以她刚一出场,就收到了不少或是轻蔑或是嘲笑的目光。

    不就看她是个女人么?男人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昂首挺胸,无事所有人的目光,优雅的缓步走上了台阶。

    “站住!”

    身后,传来了一道厉喝。

    她没理,继续往前走。

    “你是哪家的丫头,怎地这般没规矩!你家大人呢?怎么也不看着你些!”

    那声音透着几分怒意,语气相当的高傲,也让林梦雅莫名的不爽。

    她站定,微侧过了半个身子,看着那个多管闲事的人。

    那是个长得浓密胡子的老头,身材魁梧,一看就知道是个火爆的性子。

    “敢问阁下是——”

    她礼貌的问道,可惜那人却瞪了一双牛眼,对她大呼小叫。

    “女娃娃,你也不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是你配来的?识相的,就赶紧回家,别在外面淘气,不然你家大人知道了,定是要打得你脱层皮!”

    她不禁失笑,他们家唯一的家长便是曾祖了。

    可惜曾祖那人,恨不得把她的话当成圣旨,不管她说什么,都是‘是是是’‘好好好’,呵护备至,哪里舍得打她?

    “阁下误会了,就是我家的长辈让我来的。”

    她并不打算自报家门,虽然有些人知道她的身份,但看样子,此人却并不属于此类。

    “你家大人让你来的?”

    男子眼睛瞪得更大了,肺活量也是十分的惊人,声音如同打雷一般。

    “哪家的大人这样没谱?你一个小女孩,能成什么事?”

    小,小女孩?

    林梦雅觉得,这人的标准,是不是有点迷?

    “这位前辈,我成年了。”

    “胡闹!在如何你也是个女娃娃!宫家便罢了,怎地有这么多人,还想要学宫家?莫不是他们以为,是个女子,就能跟宫家的那位媲美么?”

    这话,让林梦雅听得眉头一扬。

    男子的语气之中,并未掺杂着轻蔑不屑等等,反倒是有几分敬意在里面。

    看来,这人也并非如同她之前才猜测的那般,是故意来给她难堪的。

    “老马,你可真是老糊涂了!”

    两个人的身后,突然有人调笑着说道。

    随后,便有一个长得仙风道骨般的男子,笑着走到了二人的面前。

    “老家伙,你说谁老呢?”

    “除了你,还能是谁?”

    后来的男子,似乎跟前面的壮汉很是熟悉。

    林梦雅看了几眼,便知道此人很不简单。

    虽然穿着朴素的青衣,但是一举一动,都带着寻常人没有的气场。

    别看是一副道人的打扮,可人却带着上位者的霸气。

    而且,还是那种露于眼角,却藏于眉梢的自然而然。

    她稍稍颔首,行了个礼。

    对方,也对着她点了点头,看得壮汉一脸的吃惊。

    “程老骗子,我是不是眼花了?她不过是个女娃娃而已,你怎么对她这般客气?我可告诉你,你可是个黄土埋半截的人了,别对人家小娃娃起什么歪心眼!”

    这么半天,林梦雅也看出来了。

    姓马的壮汉虽不客气,但却是个少有的直爽性子,只是把她,当成了来这里游玩的普通世家女子了。

    “你胡说什么!这浑人,真是越发的不可理喻了。这位,便是宫家的那个小姑娘,不然你以为人人都有胆子来这里么?”

    被人给揭穿了身份,林梦雅并不着急。

    她反倒是觉得有些奇怪,姓程的这人怎么会专程赶来帮她。

    “什么?她就是宫雅?!”

    马廉傻了眼,不会吧,怎么这么巧?

    “对呀,宫小姐只不过是看你这样傻,不忍心说实话而已。”

    程如松冲着林梦雅眨了眨眼睛,后者立刻笑着说道。

    “是晚辈的疏忽,让马前辈误会了。在下宫雅,见过二位。”

    她态度落落大方,即便是在这里,也丝毫不输那些男子。

    “你,你当真是宫雅?”

    “是。”

    “这不可能吧!咦?你还真是宫雅!”

    林梦雅本以为还要解释,谁知道那人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蒲扇般的大手重重的拍了自己的脑袋一把。

    “我家小子前几日还寄信给我,说要是这里碰到你了。一定要好生照拂你一番。原来,这小子居然打得是这个主意啊!”

    这下子,反倒是林梦雅愣住了。

    “你家的那个马北辰眼光是不错,不过,应该好好的收一收心了。不然,哪家的女子能嫁给那样的一个风流种。”

    程姓男子的一句话,让林梦雅恍然大悟。

    原来,那人居然是马北辰的爹。

    “女娃娃,你可曾婚配?”

    态度,一下子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林梦雅也记起,眼前的人应该叫马廉。

    但是对方的问题,让她觉得有些难回答。

    “我...”

    “你就别痴心妄想了,宫家的女子世代优秀,岂是你们马家能装的下的。没事的姑娘,那老匹夫不敢拿你任何,别怕他。”

    眼前的程道人温言安慰她,但林梦雅深知,这里头的人,可都不简单。

    “前辈言重了,宫雅谢过两位前辈的提醒跟护持。”

    她温文尔雅,轻轻巧巧的谢过了两个人。

    “程如松,我可告诉你,这娃娃虽说看不上我的那小子,却也更加看不上你家的那几个!你少装好人,宫雅,我告诉你。这老小子,绝对不能相信。”

    听到程如松三个字,林梦雅的脑海里头,自动的蹦出了此人的资料。

    程家也是十大世家之一,但一直不显山不露水。

    家主程如松,乃是武将出身。

    但是程家世代可都是书香门第,唯有他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屡建奇功。

    因此,深受皇尊的宠信,在朝堂上也是拥有一席之地的。

    不过,程如松本人却早早的退出了朝堂。

    这几年更是在家里修身养性,当起了半个清修的道士。

    怪不得,此人给她的感觉,有这样的压迫感。

    原来,是个武将出身。

    “你...你个老匹夫!口无遮拦,更胜从前!”

    被马廉的话给刺激到了,程如松显得很激动。

    两个人看起来关系很好,林梦雅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吵,也有些尴尬。

    “两位前辈。”

    她柔声劝了一句。

    两个人果然不吵了,齐齐看向了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