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安家不配
    都说打狗还要看主人,以宫哲的胆量跟能耐,若是身后无人,他又怎么敢来宫家闹事?

    宫哲,被人拖了下去。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各异,但不可否认的是,宫哲的下场的确是很令宫家人觉得畅快。

    但畅快过后,却不免悲凉。

    若非宫家之前落魄,又怎能任由这种下三滥猖狂。

    唯有强大,才能让他们永远不受宫哲这样的人的侮辱!

    林梦雅知道,心头是有些欣慰的。

    唯有如此,宫家才能日渐昌盛。

    安佳蓉跟宫哲被分别关押了起来,林梦雅没有急着审问,反而是晾了他们一夜。

    次日清晨,她不慌不忙的吃过早饭,带着宝宝在院子里头转悠的时候,李先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大小姐,安家派人来了。”

    来的,比她预料中的还早一些。

    林梦雅并未放在心上,只顾着逗弄着怀中的宝宝。

    “好生招待着就是,你去回了,说我忙着其他的事情,待会才能见他们。”

    自从昨天的事情之后,李先对宫雅,多了三分的恭敬。

    令了她的令,转身就跑到了外面。

    这边,林梦雅先带着宝宝散布散够了之后,把人交给了前来授课的萧奕?。

    之后又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头换了身衣服,这次慢悠悠的去前厅。

    “大小姐。”

    前厅没几个人在,所以在看到她过来之后,大家都有些好奇的暗中盯着她看。

    昨天的事情他们还记忆犹新,今日安家上门,谁都知道,他们怕是要来兴师问罪的。

    所以也都在好奇,自家大小姐,到底要如何回应呢?

    “见过宫小姐。”

    厅里头,传来一道客客气气的男声。

    林梦雅抬头看了过去,呵,原来是她的‘老熟人’。

    “安公子别来无恙。”

    安如初对着她笑了笑,斯文俊秀的一张脸,却比从前看起来清减了不少。

    只是人越发的精神,像是一柄被开了锋的利刃。

    “托小姐的福,一切还算是过得去。”

    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惆怅,似乎经历了什么事情似的。

    但林梦雅却无暇猜测,对于她所不在乎人,她向来是缺少足够的耐心。

    “那就好,谁不是艰难度日呢?如今这世道不好,家家都是如此。”

    她扬起眉,喝了口手边的茶,语气平淡,如同在聊家常一般。

    安如初苦笑着点了点头,却是犹豫了再三,才张了口。

    “宫小姐,其实我这次来,是希望跟您商量一件事。”

    她略挑开眼睛,淡笑着看向他。

    “什么事?”

    “我知道昨天我们家的人不懂事,冒犯了您。回去之后,家主已经斥责了他们。今日家主本想让他们来给您道歉。可又怕你们看到他们之后,会勾起昨日不好的回忆。所以,就派了我来,给您陪个不是。”

    她挑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还算是和善的笑。

    “哦?那件事啊,我早就已经没放在心上了。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安家,把宫哲给我送回来。安家帮了我这么大的一个忙,于情于理,我也是要感谢你们家的。”

    她语气不咸不淡,一听就知道没什么诚意。

    至于她所说的感谢...

    安如初则是想都不敢想,宫家的这位大小姐,有时候做事像个疯子似的。

    “不用了,不用了。”

    他连连摆手,似乎是怕林梦雅不相信似的,头也摇得如同拨浪鼓。

    “临来之前,家主再三告诫,一定要让大小姐消气。您不计较已经是您的度量宽广了,我们怎能得寸进尺呢!”

    这句,倒还像是句人话。

    但林梦雅却不明白,安家早就知道她的性子,却还敢送安佳蓉跟宫哲过来。

    这种作死的精神,实在是令她觉得佩服万分。

    “放心,我也没那么小气。如果你今日只是为了来道歉的,那你可以回去跟安老家主,我虽年轻,却也是个知礼之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你们大可放心。”

    如同之前大哥说的那样,现在的宫家跟安家,还不能彻彻底底的撕破脸。

    所以,她就算是想要报复,也不能现在动手。

    “自然,大小姐气度非凡,自然是不会跟这些人计较。只是,家主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他放低了声音,眼睛也偷偷的在观察着她。

    “既然是不情之请,那安老家主就不应该故意为难别人,不是么?”

    她猜也知道,安家老家主求的是什么。

    心头,怒火猛地燃烧了起来。

    安家两次三番的试探她的底限,简直无耻到家。

    莫不是他们真的以为,宫家会忌惮,不敢对他们真的动手吧?

    若是如此,他们可就大错特错了。

    宫家会投鼠忌器,可她却不会!

    “我也知道,此事对大小姐来所,有些难为了。但毕竟,姑姑是安家的人。你如何处置宫哲我们自然是没有说话的资格,但安家,不能落人话柄不是?”

    安如初说得安家如何委曲求全,可却听得林梦雅心中冷笑连连。

    “你们倒是难为了,为了颜面,不得不低三下四的来求我。不过安如初,我今日不妨把话说明白了。要是放在以前,你们安家在我这里,还有三分的颜面。如今,却是一分都不剩了。安佳蓉自己口口声声的说,她是我们宫家的媳妇。我收下了。但想要要回去的时候,你们安家,也配么?”

    她怒极反笑,只是笑容却带着比圣城还冷的寒意。

    安如初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在看到她眸中的怒火后,只能咽回肚子里去。

    “我知道,安家这次做错了。但宫小姐,安家也是有苦衷的。”

    他犹犹豫豫的看向了林梦雅,好几次想要继续开口解释,不过最终却只能化为了一声轻叹。

    “既如此,那如初就告辞了。”

    他已然知道了宫家的态度,再待下去,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林梦雅看着他走了出去,心头却升起了几分疑惑。

    安如初,可不像是那种吞吞吐吐之人。

    但他颇有心计,也可能是想要诱导自己,去深究他故意隐藏起来的事情吧。

    查,还是不查,成为了摆在她面前的一道颇有些艰难的选择。

    “李先,你去帮我办一件事。”

    她想了想,还是叫来了李先。

    细细的吩咐了他几句话之后,起身到了后院。

    听说宫哲昨晚嚎了一夜,直到早上没了力气,才消停了下来。

    关押安佳蓉的屋子,就跟宫哲是正对屋。

    此刻她的出现,让里面的人仓皇无措,如若一直受了惊吓的野兔。

    “安姑姑,昨晚睡得如何?不对,我现在应该称呼您为——三婶子,对么?”

    她眉目之中的冷嘲,让安佳蓉有些胆战心惊。

    如果昨天她没有一时昏了头,觉得如此可以拿宫雅一把的话,现在,她也就不会被关押在这里了。

    整整一夜,她听着那人的哀嚎,如同置身九幽地狱。

    只恨自己没多生几双手,捂住耳朵不去听。

    所以当宫雅来的时候,她已经神情恍惚,惶恐不安了。

    “宫雅,我...我不敢了!”

    她急急的说道,承认着自己的错误。

    “你放过我这一次,我保证再也不敢跟你作对了。你饶我一命,好不好?”

    人总是如此,当危险降临的那一刻,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在作死而已。

    可惜,他们就是没有办法阻止自己。

    那她能怎么办?当然是杀鸡儆猴,让他们长一长记性了。

    “三婶子这说的是哪里的话?咱们都是一家人,何苦如此呢?”

    她瞪着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笑容无辜的说道。

    “不,都是我的错!是我爱慕虚荣,抛夫弃子。也是我异想天开,一次又一次的妄图得到不属于我的东西。都是我的错,我给你认错,我给你磕头,给你赔不是。请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说着,人就要跪下。

    林梦雅却轻轻巧巧的转开了身子,避开了他的叩拜。

    “三婶子这样,不是要折煞宫雅么?起来吧,地上多冷啊。三婶子的腿,可别落下什么毛病。”

    她不过一句话,就让安佳蓉濒临崩溃的边缘。

    “不要!求求你宫雅,不要打断我的双腿!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求你别打断我的腿!”

    安佳蓉已经恐惧得语无伦次,林梦雅心头冷笑。

    不过是个色厉内荏的草包而已,到底安家是凭着哪一点自信,觉得这人能够在宫家搅动风云呢?

    “我自然不会的,不过三婶子既然是入了我们宫家的门,那是不是时时处处,都得为了宫家而着想呢?”

    她的视线,笼罩在安佳蓉的身上。

    后者轻轻的颤抖了片刻,然后才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小姐,想要知道什么?”

    “我想要知道的很简单,比如,是谁让你跟宫哲,回到宫家来捣乱的。”

    出于她的意料,安佳蓉并没有吐口而出。

    反倒是脸色有些难看的犹豫了许久,待得她的脸色出现了几分不耐之后,那人才开口。

    “是...是...”

    “看来,三婶子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呢。那好吧,来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