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要你双腿
    客厅内乱成了一团,林梦雅刚进来,就有眼尖的人看到,叫了一声。

    她带着白苏缓步走了进去,不过却连看都没有看那些闹事的家伙一眼。

    “李大哥,发生了什么事?”

    李先被气得够呛,一张黑脸涨的通红。

    “大小姐,宫哲想要住进来,我不肯,他便撒起泼来!”

    “哼!区区一个刁奴,也敢对主子大呼小叫了。李先,你不过是个武师而已,是我们宫家的走狗罢了!”

    宫哲那欠揍的声音响起,林梦雅眉头微皱,冷冷淡淡的说道:

    “这年头狗仗人势,都敢对着人吠了。李先,对于疯狗,你何必还讲什么情面,打出去就是了。打死了,算我的。”

    谁也没想到,她一开口便是如此。

    那宫哲也仗着自己的靠山,阴冷的笑了笑。

    “宫雅,你居然向着一个外人!你别忘了,我才是宫家人。当初要不是我,宫家早就都饿死了!”

    “李大哥,你还没听清楚么?我只听人话,不听狗吠。对付恶狗,必须杀之而后快。来人,把大门给我关上。以为我们宫家的大门,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么?”

    她丝毫不疾言厉色,但那清冷的腔调,却带着十足的压迫力。

    “宫大小姐,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不等宫哲再度开口,一个坐在他身边的中年男子,便傲慢的说道。

    “宫哲纵然是做错了一些事情,但浪子回头金不换。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宫家的血脉。您身为宫家的下任家主,这种度量,怎么能没有呢?依我看,不如你们二人化干戈为玉帛,从此以后,再也无嫌隙才是。”

    “请问,你又算是哪根葱呢?”

    她微笑着呛道,而那人冷哼了一声,变了变脸色。

    “宫小姐,你这般不客气,可不像是宫家人所为。要是宫家老祖知道你如此的不尊重长辈,只怕会不高兴。”

    这人是傻了么?居然拿曾祖来压自己。

    林梦雅笑了,不过那笑容,却更像是对他们的嘲笑。

    “长辈?我家长辈的确很多,规矩也严。可惜我不知道,你算是谁的长辈?”

    她丝毫不客气,而那安家的人,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下来。

    “宫雅,你如此对我,以后可别后悔。”

    “对啊,你倒是提醒了我。我今日把你得罪了,也许安家就会记恨上我呢。”

    她瞧着那安家人的脸色刚要猖狂起来,便继续开口说道。

    “那不如,我今日杀人灭口吧。只有死人,才不会去乱说。”

    她笑容浅浅,却如同地狱阎罗。

    宫家的人得了她的命令后,早就切断了这群人的后路。

    等到那些人反应过来之后,宫家人,早就把他们围成了一团。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端了半天长辈架子的安佳蓉,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她是见过宫雅手段的人,那种惧意,早已经在心里头生根发芽了。

    刚才仗着宫哲尖利,她尚且还能狐假虎威一阵。

    现在见到了宫雅,倒是有些怂了。

    “这是我们宫家,怎么处理,那是我们宫家的事情,你有意见,也得给我憋着。”

    她看向了安佳蓉身后,那些明显有些慌神的安家人的神色。

    显然,他们估计也没想到,自己是个说打就打的人。

    面子,她肯给的时候他们不端着,现在送上门来让她羞辱,她何必客气?

    “宫小姐,我们可是安家的人,你不能这样对我们。”

    被宫家的人围起来,安家的几个人有些慌了。

    “不能?谁告诉你我不能的?你们登我宫家的门,欺负我宫家的人,无论我怎么办,那都是应该的。”

    “宫雅,你这么做,就不怕安家会报复你么?”

    宫哲依旧阴沉得厉害,似乎觉得林梦雅只是在吓唬他们罢了。

    “哦?我倒不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李大哥,今日没我命令,任何人想要走出宫家的大门,那你就先把腿,给我打折了。”

    她看似气定神闲,实则已经是动了真气。

    安家人给脸不要脸,有些事情,她自然不会再客气。

    “宫小姐,你还是不要冲动的好。打杀了我们不要紧,安家跟宫家从此以后,可就成了世仇了!”

    先前开口的安家人,语气里也透着几丝的气急败坏。

    但林梦雅,却依旧没放在心上,不过冷哼了一声。

    “世仇?你以为,我们宫家的人,还会那么傻,把你们当成伙伴么?”

    她的声音阴森森的,带着彻骨的凉意。

    “你安家今日把宫哲跟安佳蓉送回,我宫雅自然记得你们的情分,以后,必定亲自奉还。我可以把你们都放了,你们不管回去说什么,记得有一句话,千万别忘了转告给你们的家主。安家若是有一天家破灭族,别怨任何人。”

    安佳蓉跟宫哲慌了,听这话的意思,宫雅显然是要处置了他们。

    “宫雅,你要做什么?”

    宫哲站起身来,看样子是要跑。

    但却被李先带着人,隔绝了他的生路。

    “现在不走,你们是等着我留你们吃晚饭么?”

    她冷冷的扫了那些安家人一眼,安家的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心生退意。

    “我是安家的人,我要跟他们一起走!”

    安佳蓉神色仓皇,大声呼喊。

    “入了我宫家门,就是我宫家的人,到死也是我宫家的鬼。”

    安家的几个人也想带走安佳蓉,但林梦雅的话一出,他们哪里还敢说什么。

    只能让安佳蓉跟宫哲,自求多福了。

    “宫雅,你好手段,咱们后会有期!”

    安家那人恨恨的看了她一眼,虽有深深的忌惮,去也暗藏着报复。

    他们本以为,在圣城这种,至少宫家人不敢乱来。

    总归,他们双方都是要顾及到彼此的情面的。

    却不想,宫家的人各个都疯了。

    他们刚才把自己围起来的时候,那一张张脸,都是带了森冷的杀意的。

    他们,是真的要动手!

    所以,安家的那几个人早就怕了,怂了。

    毕竟,这可是他们宫家自己的事情。

    “还不快滚!”

    李先瞪大双眼,怒斥了一声。

    他本就是江湖人,先前只是为了宫家,所以才百般忍耐。

    如今,有了宫雅的命令,他觉得畅快得紧。

    “滚!”

    “就是,快滚!”

    宫家的人也忍不住,开始呵斥那些人。

    等到那些安家的人终于灰头土脸的离开之后,宫家的人,便群情激愤的,盯着那两个罪魁祸首。

    “宫雅...我...我...”

    安佳蓉没了依仗以后,不过是个没用的软包。

    倒是那宫哲傻了,他本以为自己可以靠着安家威风一把,却不想那些人竟然让宫雅几句话就给打发了。

    他故作镇定,但心中是怕的。

    毕竟,他做过什么事情,他自己清楚。

    “先把她带下去,关到房间里,不得踏出门半步。”

    她示意左右,先把安佳蓉带下去。

    安佳蓉大概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并未反抗。

    现在,全家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宫哲。

    “跑?宫哲,你跑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她挑起眉头,笑得凉薄。

    “既然今日落在你的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有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林梦雅笑了笑,看向宫哲的眼神里,带着几分轻蔑。

    “你觉得,你还能跟我讲条件么?宫哲,现在的情势,你还是认清楚一点比较好。”

    “宫雅,我是我曾祖唯一的亲人。你这样私下处置了我,难道不怕曾祖寒心么?”

    原来,他最大的一张底牌,竟是这个。

    林梦雅看着他眼中的笃定跟得意,这人还真是卑劣到家了。

    明知道宫家人的软肋,然后明目张胆的利用,并且还底气十足。

    到底,这不要脸的程度,绝对超乎她的想象。

    “也对,曾祖他老人家要是知道的话,也一定会伤心的。李大哥,把他的双腿给我打断了。不过就是一条狗命,我留着他便是了。”

    她浑然不在意的说道,但李先却冷着一张脸,往宫哲的方向走了过去。

    “宫雅,你不能——啊——”

    宫哲想躲,目呲欲裂的瞪着宫雅跟李先。

    可他哪里是李先的对手,小鸡一样被人抓着,生生给踢断了两条腿。

    他惨叫连连,疼得脸色煞白。

    周围的宫家人,有的,却红了一双眼睛。

    林梦雅知道,这里有不少人的亲人,曾经都因为宫哲,而饱受摧残。

    要他两条腿,还算是便宜他了。

    “我知道你什么打算,你带安佳蓉过来,无非是想要与我封分庭抗争。那个想要假冒宫家的人,便是你,对么?”

    她起身,缓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之所以她用雷霆手段赶走了安家人,不过就是想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从龙天昱提起这事开始,她就猜测到,此事到底是何人所为了。

    “宫雅,你...你好狠的心!”

    剧烈的疼痛,让宫哲恨毒了她。

    可惜,林梦雅却丝毫不在乎。

    “我狠?这才哪到哪,比起宫家人因你而受的罪过,十分之一还没到。宫哲,我宫雅从来不把规矩放在眼里。不管你背后的主子是谁,敢动我宫家的人,就是死路一条。”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