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安插眼线
    龙天昱当时并没有跟她多说什么,她想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当时他身边肯定有人看着。

    但是现在看来,龙天昱的地位已然稳固。

    皇尊跟后尊对他的重视不似作假,而她也感觉到了,昱似乎并不在意皇尊的地位跟实力。

    如此一来,昱的失忆,跟皇族的关联可能不太大。

    但如果昱年幼之时曾经来过圣殿的话,那他们为何还要让昱失忆呢?

    林梦雅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死胡同里面。

    “那我当时,一定是极为迫切的理由想要见你吧。不然,在无法确定完全安全的情况下,我又怎么会把危险,引到你的身边呢。”

    看似轻叹的一句话,却让林梦雅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信息似的。

    不过速度太快,她转眼间又找不到刚才的感觉了。

    “我想,让老师见见你。”

    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细细的缠绵的交叠,带着绵绵的暧昧与情义。

    “不急,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林梦雅回过神来,听到他的话,只觉得心都软了。

    “说的也对,好了,你今日也累了一天。回去之后,好好的休息。”

    他牵起她的手,柔柔的落下了一个吻。

    林梦雅被他哄得晕晕乎乎,红着脸就跳下了马车。

    龙天昱看着她急急忙忙的跑到院子里,却又偷偷的露出半个头来偷看自己,忍不住心情大好,嘴角的笑容飞扬起来。

    他总算是知道,这姑娘的软肋了。

    果然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看来,以后只要他继续下去,就不愁不把她吃得死死的。

    “殿下。”

    车夫等了许久,也不见里面的主子下达命令,忍不住开口问道。

    “去雪绒馆。”

    他的声音突然就冷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弭于无形之中。

    没有人,敢对她不敬。

    “殿下,您怎么回来了?大人,是殿下回来了!”

    刚进门,岚湘就是一脸的错愕。

    随后,便惊喜的跑向了二楼。

    雪柔也有些意外,急匆匆的从纱幔深处走了出来。

    却不想,随后而来的龙天昱,则是一脸的冷淡,一如从前。

    “你来,是有什么事么?”

    雪柔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情感,故作镇定的问道。

    可这时的龙天昱,却冷若山上沉积百年的冰雪。

    那是她怎么,也化不开的寒。

    “今日,岚湘所作所为,可是你的授意?”

    他冷冷开口,让那主仆二人都愣了一下。

    随后,岚湘立刻说道。

    “殿下不必误会我家大人,一切都是岚湘自作主张。恕婢子直言,比起那个来路不明的宫家大小姐,难道不是我大人,于您更加匹配么?”

    “你算个什么东西?”

    黝黑的眸子里,积聚着暴风。

    雪柔心中一紧,抓住了自己的婢女。

    “殿下恕罪,岚湘不是那个意思。她无意冒犯,还请殿下宽恕她!”

    雪柔眉眼如画,如泣如诉。

    龙天昱却只冷冷的看着她们主仆,眼神之中,不曾有过半刻怜悯。

    “我今日早就叫人请了老师过来,为何这里,却是你在?”

    他坐在椅子上,但气势非凡,压迫得雪柔跟岚湘不敢不低头。

    “这...”

    雪柔的确不知道,眼神询问的看向了岚湘。

    没想到,那人却不敢看她的眼睛,眼珠儿乱转。

    一下子,她明白了过来。

    这个丫头,怎的变得如此大胆?

    “是我的错,还请殿下责罚。”

    她跪在了龙天昱的面前,诚心诚意的说道。

    岚湘显然也没想到,雪师大人会为了她而顶罪。

    ‘噗通’一声,岚湘也跪下了。

    “你承认得倒快,既然如此,那就自己去领罚吧。”

    龙天昱轻描淡写的,就定了她们的罪。

    不过视线,依旧落在了岚湘的身上。

    “把她送进圣殿,要是再让我看到她,雪师,就不是你雪柔了。”

    雪柔欲言又止,眼神里藏着三分悲切。

    但是,她却没有办法,违抗他的命令。

    “是...雪柔遵命。”

    “殿下,大人,岚湘错了,岚湘再也不敢了。”

    到如今,岚湘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

    她立刻跪在地上叩头,乞求着龙天昱的原谅。

    “还愣住干什么,把她送过去。”

    龙天昱依旧不为所动,他端坐在椅子上,周身散发出生人勿进的冷漠气息。

    黑色的眸子里唯有无情,除了林梦雅外,他不曾留给旁人一丝温柔。

    “岚湘,不得无礼。”

    雪师一把抓住了岚湘,低声警告着。

    岚湘像是霜打的茄子似的,低垂着头被雪师拉了下去。

    没过多久,雪师独自一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殿下,您非要送走岚湘不可么?她在我身边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雪师的眼中带着哀伤,悲悲切切的看向了龙天昱。

    “你以为,一个小小婢女,真的敢假传我的话,骗了老师么?”

    雪柔陡然惊了一惊,难道...

    “刚才我走之后,她是不是在你面前,搬弄口舌是非了?”

    被问的哑口无言,雪柔张了张嘴,没说出来一句话。

    “雪柔,你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你自己最清楚。你身边让人安插了眼线都不知道,以后,我跟老师如何信任你?”

    他冷笑一声,字句如刀,不留情面。

    雪柔也不敢再回话,毕竟,信错了人的,是她。

    “今日暂且饶过你,是因为太子要来。好好的给太子治病,做好你的本分。”

    警告完,龙天昱便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只留下雪柔,一脸苦涩的站在原地。

    “殿下,三日前岚湘以家书为名,寄出了一封信。”

    刚到马车上,龙天昱便收到了手下调查得来的结果。

    “继续查。”

    从岚湘故意针对梦雅开始,他就已经觉察到了不对劲。

    后来,他又想起去请老师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岚湘去做的。

    如今老师没来,雪柔也不敢这么做。

    如此一来,唯有岚湘有这个机会。

    微微眯起眼睛,龙天昱心头不悦。

    这些人的胆子还真大,连他的手下,都敢安插人进来。

    看来,是自己平常,太过松懈了。

    嘴角弯起,露出了一抹残忍嗜血。

    圣城么?他偏要这里,成为吃人的魔都!

    林梦雅丝毫不知道,自家男人在暗地里掀起了何种腥风血雨。

    此时此刻,她也是无暇分身。

    元月祭的具体时间决定了,就在七天后。

    到时,她将以宫家下一任家主的身份正式亮相。

    只要通过了圣殿的认可,她便是正式的宫家家主。

    收到消息以后,宫家上下更是严阵以待。

    “主子,需要准备的东西不少。您这几天,就先不要出门了吧。”

    她贴身的事情,向来是由纭儿跟白苏亲自处理,从不假他人之手。

    可元月祭那天,她光是礼服便要三到五套,更何况还有首饰之类的,忙坏了那两人。

    “嗯,也好。我看着宝宝,你们来弄吧。”

    宁儿很乖的趴在她的腿上,最近这小子似乎长高了一些,人也活泼了不少,也更爱撒娇了。

    对于小孩子来说,有娘的地方就是天堂,倒也没觉得多无聊。

    更何况,萧奕?也跟了过来,每日读书习字,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还算是充实。

    龙天昱这几天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蔡凌也是早出晚归。

    她倒是成了闲人一个,每天在家带包子了。

    “这个字,宁儿可认识?”

    坐在书房里,她开始玩起这几天宁儿最喜欢的游戏。

    那是宁儿读过的书,她扣起一个字,来考验宁儿。

    令她惊喜的是,宁儿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但到了这时候,总是会字正腔圆的回答她。

    “大。”

    “那这个呢?”

    “民。”

    “宝宝真棒!”

    游戏虽然简单幼稚,但是听到那奶声奶气的声音后,林梦雅却乐不可支。

    有时候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也不嫌枯燥乏味。

    她正在屋子里头玩得开心的时候,纭儿却走了进来,脸色不是很好看。

    “小姐,外面来人了。”

    林梦雅看着她,有些疑惑。

    “谁来了,让你这般不痛快?”

    “是,宫哲。”

    纭儿的话里头,透着几分小心。

    林梦雅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来她的心思。

    但纭儿却再明白不过,自家小姐,怕是动了杀心。

    “他胆子倒不小,现在还敢来。”

    “要是宫哲一人便罢了,他居然是跟安佳蓉一起来的!在外面,好一个趾高气扬的样子!”

    怪不得,安佳蓉敢再次逃回安家。

    闹了半天,是有了对付她的底气么?

    “他们要做什么?”

    “宫哲说,他跟安佳蓉都是宫家人,既然到了圣城,那自然是要住在宫家。李先阻拦不住,请您示下。”

    林梦雅转了转心思,大概有了些数。

    “你看好宁儿,我去会会他们。”

    纭儿点了点头,脸上有几分担忧的神色。

    “小姐,您万事多小心一些。那两个人,是带了安家的人过来的。”

    林梦雅明白纭儿话里的意思,既然安家如此的不要脸,那么两方冲突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既如此,那她就更没有必要留手。

    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也该好好的教训一番。

    “大小姐到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