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宫家处境
    “而且,宫家已经连续三次未到元月祭了。要是再有一次,十大世家的资格,就岌岌可危了。”

    龙天昱的话,也让林梦雅彻彻底底的明白了现在宫家的困境。

    怪不得,那些人这样迫切的要对宫家动手。

    “如果宫家今年再不来的话,十大世家的资格就会顺理成章的被取代。但他们没想到我会来,所以他们才想要偷梁换柱。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收买了猎人,想要在半路截杀我?”

    看她都猜到了,龙天昱尽管有些无奈,可还是点了点头。

    要是有可能的话,他真想把一切危险,都隔绝在她的身后。

    “哼,为了对付我,他们还真是用心了。”

    嘴角弯起,露出一抹假笑。

    纵然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权力带给人的诱惑有多大。

    但是又有几个人能看清,伴随着**的危险呢?

    或许是,他们本就不在乎吧。

    这些事情,并不难理解。

    “今日的事情,我们可以占得先机。但以后的事情就要处处小心了,你来到圣城的消息现在应该已经传出去了。不过别怕,我们算是来的早的。圣城不比龙都,他们想要做什么,还是有所顾虑的。”

    这也是为何,她去圣殿报道的时候,那个被收买的人,不敢强行把她赶过去的原因。

    龙都因为其特殊性,其实就连皇尊也不能完全掌握。

    但圣城不同,就连三王来了,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更何况,是十大世家了。

    “殿下。”

    二人正在交谈,龙天昱的手下突然来报。

    在看到林梦雅之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等候吩咐。

    “说。”

    除了一些事情之外,龙天昱倒是不想瞒她什么。

    手下也不敢怠慢,立刻回禀。

    “太子殿下五天后会达到圣城,不知殿下如何安排。”

    太子也来了?

    林梦雅忽然记起之前听过的传言,虽然皇族跟圣殿的关系有些复杂。

    但太子跟龙天昱,都跟圣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今太子也来了,倒是让她觉得没那么意外。

    “嗯,我知道了。把之前准备好的地方打扫一下,记得请雪师过来。”

    “是。”

    她安静的等他的手下退开,只是龙天昱并没有立刻解释。

    不过,神色之中,却多了一抹凝重。

    林梦雅等了几分钟,龙天昱才像是突然记起她在身边似的,抱歉的笑了笑。

    “太子来,是为了治病。那位雪师是我老师的朋友,医术高绝,太子的身体,一直是她来调理的。”

    点点头,林梦雅心中却有些诧异。

    按照之前她所了解的龙天昱来说,他应该没来过圣殿才是。

    即便是来过,也不会做到如此的熟悉。

    而且有些事情,可不是来过一两次的人就能做得到的。

    她心中有事,就略有走神的样子。

    他伸出手,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头。

    “在想什么?”

    林梦雅宛然一笑,还是把自己的疑惑,问出了口。

    龙天昱听完,顿了顿,才斟酌着说道。

    “你说我之前是在晋国长大的,这一点,我倒是没什么可值得怀疑的。其实我对龙都跟卫国,一点亲近感都没有。他们说我从小如何长大,我也觉得像是在听旁人的故事似的。但是这里,却让我有种自然而然的熟悉感。也许,在你我成亲之前,我曾经来过这也是说不定的。”

    林梦雅茅塞顿开,对了,她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我听母妃身边的人提起过,你年幼时曾经出去拜师学艺。你也跟我说过,你跟凌夜师出同门,还有你师父...难道你那位失踪了许久的师父,就是那我圣殿的殿主么?”

    她瞪大了眼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现在看来,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了。

    但有些地方,其实还是藏着一些她暂时没有弄清楚的东西。

    可直觉告诉她,这次的元月祭,一定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没有了那个时候的记忆,知道的自然也不多。但如果像是你所说的那样的话,恐怕我那位师父,即便不是殿主,也跟殿主有些关系的吧。”

    龙天昱毕竟是龙天昱,对于任何事情,他都不会妄下结论。

    而林梦雅也觉得此事疑点颇多,但终归,有了些眉目。

    “今日我左右无事,你要不要随我一起,去游览圣城?”

    他突然提议,林梦雅也不想拒绝。

    等到两个人带着手下出了门之后,龙天昱在马车上,开始为她细细的讲解圣城的一切。

    所谓游览是假,让她熟悉周围的环境才是真。

    纯白的圣城其实看久了,就会觉得过于寡淡。

    她也不知道圣殿的人是怎么想的,好好的一座山城,居然搞成了这种冷冰冰的鬼样子。

    她坐在马车里四处张望,没多久,就觉得无聊。

    龙天昱提一句,她才看一下而已。

    “想必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如你一样吧。”

    头顶上传来了那人的调笑声,林梦雅嘟起嘴,白了龙天昱一眼。

    他什么意思?是在说自己幼稚?

    “这里的确是没什么意思,但我们如果跟性命相关的话,即便是再无聊的东西,我也希望你能记清楚。梦雅,我不想你在这里,受到任何的伤害。”

    仗着马车里面别人看不到,他把她的双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跟寻常的女子不同,她的双手柔韧修长。

    他知道这双手的力量,更知道这双手的主人,有多么的厉害。

    但即便是如此,可他还是会担心,会害怕。

    “我知道,别看我这样,凡是我走过的地方,我都会记下来。不信,你考考我。”

    她笑着说道,其实她的乱看,也并非都是因为无聊。

    神农系统能够探测的范围虽然扩大了不少,但范围还是有限的。

    所以,她会用双眸来让系统尽量的记下整个圣城的位置。

    这样一来,只要绕圣城一周,她就能得到一份最为详尽跟准确的地图了。

    挑起眉头,龙天昱倒是觉得此时颇为有趣。

    没想到,在一连问了她好几个问题,都得到了正确的答案后,他的脸上,现出了几分高深莫测的表情。

    “你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他的欣喜若狂藏在心底,大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林梦雅故作高深的看了那人一眼,得意非常。

    “就不告诉你,有本事自己来挖掘!”

    却没想到,这话本就有歧义。

    等到林梦雅反应过来的时候,龙天昱的眸子,早已经变成一片幽邃。

    “好,我会尽早把你给娶进门来,不负你所望。”

    林梦雅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的好。

    她调戏龙天昱是一回事,但被这男人公然开车调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才不想那么早就嫁给你呢!”

    她赌气的小小声嘟囔着,却不防被男人握住了小手,被迫拉到了他的面前。

    “可我想要娶你,我想得都快要发疯了。”

    这话,他说得认真且深情。

    尽管嚷嚷着不想嫁,但林梦雅还是不免,一颗心狂跳了起来。

    这...这家伙也太...

    她俏脸一红,想要掩住的笑意,也从嘴角溜走了。

    “算你识相。”

    看着她难得的娇态,龙天昱喜爱如珠似宝。

    这便是他的爱人,他的妻么?

    他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她才会倾心于他呢?

    “小姐,殿下,到了雪绒馆了。”

    马车外面,传来了车夫的声音。

    龙天昱有些不太满意被人打断,但这里是他之前吩咐过的,不去不行。

    “走吧。”

    他先下了车,冲着她伸出了手。

    林梦雅有些好奇的冲着外面张望,只看到了一动白色的二层小楼。

    门上,写着‘雪绒馆’三个墨黑色的大字。

    这倒是奇了,刚才他们一路走来,都不见什么商铺之类的。

    这个雪绒馆,又是做什么的呢?

    还没进门,她就嗅到了一股子药香。

    而且这里的药,都十分的难得。

    她作为一个毒医,对这些东西倒是十分的熟悉。

    他们才一进门,就有一白衣女子迎了上来。

    “是殿下到了,雪师就在楼上,二位请随我来吧。”

    雪师?那不是之前龙天昱吩咐人要去请的那一位么?

    “雪师没去珍珑阁么?”

    龙天昱示意她跟上,一边问女子。

    “雪师大人说您肯定会来,与其等您再跑一趟珍珑阁,不如在这里等着殿下来。”

    那女子不过十七八岁,气度清雅,带着些许的傲气。

    一看就知道,是个见过大世面的女子。

    但林梦雅却察觉到了,她隐晦的扫向自己的目光。

    可她依旧不动声色,什么阵仗她没见过,难道还怕人家看么?

    说着,三人就上了二楼。

    屋子里,透着一股子幽然的药香。

    那味道,让人有种心旷神怡之感。

    林梦雅平常也用药香,自然清楚这味道是来源于哪几味。

    不过这味道虽然清淡,可造价却是不菲。

    甚至于她都觉得,用这些药当香料,可是极大的浪费。

    不过,对于主人家来说,恐怕不会在乎吧。

    “雪师大人,曦殿下到了。”

    二楼空间不小,中间却隔着几层纱幔。

    那白衣女子,就毕恭毕敬的站在纱幔外面回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