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奇怪圣城
    纭儿摇了摇头,跟着林梦雅一起进了院。

    “对了,蔡凌呢?”

    林梦雅左右的看了看,别说蔡凌了,就连那些蔡家人也没见到一个。

    “我也不知道,小姐刚走,殿下身边的人就把我们给带了进来。从时候起,我就再也没见过蔡公子了。”

    林梦雅收起了自己的担忧,既然是龙天昱来安排,那蔡凌一定没事。

    不过,她的视线还是疑惑的看向了男人。

    似乎从龙都离开之后,这家伙就有好多的事情瞒着自己。

    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疑问,龙天昱回过头来,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笑。

    “别担心,相信我。”

    虽然知道这是龙天昱对问题的回避,可林梦雅还是点了点头。

    相信他,把一切都交付给他。

    这些对于自己来说,不都是轻车熟路的事情了么?

    “你先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一夜,明日还有事情忙。”

    龙天昱拍了拍她的肩膀,尽管眼中有不舍,可他还是得走。

    宅子不比龙都那般宽敞,一家人安顿下来,也就显得分外的热闹。

    “小姐,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怪怪的?”

    纭儿的眼睛机警的环视了一下四周,小小声跟她说道。

    刚放下宝宝,林梦雅坐在桌前,与大家一起吃饭。

    “说说看,你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么?”

    她放下了碗筷,文雅的用手帕擦着嘴。

    “我总觉得,这圣城里面的人,似乎都很害怕的样子。”

    “哦,害怕?你怎么看出来的?”

    她饶有兴致的看着纭儿,这小丫头,现在好像是越发的敏锐了。

    “我们之前在街上走的时候,大家都不敢说话。而且这里也没有任何的商铺,街上的人也都是行色匆匆,连打招呼的都很少。小姐,你说这里是不是很怪?”

    这些,别说纭儿,就连她也感觉到了。

    从上了圣山开始,这里的井然有序,就透着一股子压抑的味道。

    等到进了圣城以后,这种感觉尤其强烈。

    林梦雅想了想,只淡淡的安慰了小丫头一句。

    “没事,这里是圣城。”

    纭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眼中的疑惑未解。

    林梦雅也不想解释得太多,免得这姑娘更加的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

    外面,一片灯火通明。

    在圣城内,每到夜晚,各家各户的门前,都会点着几盏灯。

    而且这里灯油的味道,虽然有些幽然的香气,却让林梦雅嗅得不太舒服。

    虽然无毒,但林梦雅还是利用之前带过来的药材,给大家伙都配置了一种可以提神的药油。

    在这里,万事还是要小心为上。

    “娘...”

    一大早,林梦雅就感觉到了脸上的湿/濡。

    睁开眼睛,却听到了小家伙嘴里,含含糊糊的一声‘娘’。

    “好宝宝,再叫一声。”

    她笑得见眉不见眼,抱起宝宝狠狠的亲了亲小脸蛋。

    小家伙总是很喜欢她的亲亲抱抱举高高什么的,裂开没几颗牙的小嘴,冲着她笑得甜蜜蜜。

    “娘!”

    第二声越发的清晰了起来,林梦雅惊喜万分。

    “乖宝宝,娘真是爱你爱不够啊!”

    母子两个在床上玩了一阵子,小家伙的笑声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她极少听到这孩子的声音,要不是她确定宝宝的身体状况没事,只怕会怀疑,这孩子是不是生了什么病了。

    孩子都是当娘的心头肉,自然没有不担心的。

    “小主子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主子,我还是不懂,您为何要把小主子给带过来呢?要是留在宫家的话,也不一定会有危险不是么?”

    白苏跟在她的身边多年,早就养成了凡是都听她安排的习惯。

    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会思考这些事情的得失。

    反而因为林梦雅的调教,白苏的行事也是越发的稳定了起来。

    是以,她才会思考再三,再问出口。

    “你觉得,宁儿是昱亲生儿子这种事情,能瞒过所有人么?”

    且不说这孩子长得跟昱越来越像,他们是一家三口的事情,就绝对不是个秘密。

    昱公开认下了宁儿,绝不是一时兴起。

    她了解自己的男人,纵然他不说,她也明白他的打算。

    “主子的意思是,殿下是想要利用这件事,保护小主子?”

    她递了一个赞赏的眼神过去,没错,昱一定是这样打算的。

    与其他们夫妻遮遮掩掩的藏匿着宁儿的行踪,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让宁儿获得众人的关注。

    如此,那些人如果还想要下手的话,顾虑也就更多了。

    毕竟是曦殿下的义子,一般人哪里还敢打这种主意。

    “小姐,蔡公子回来了!”

    纭儿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林梦雅心头一紧,莫不是蔡凌出了什么事?

    不过好在,那家伙除了脸色苍白憔悴一些,其他的倒是没什么要紧的,林梦雅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一晚上不见,去哪里鬼混了?”

    她挑起眉头,故作生气的问道。

    蔡凌涨红了一张脸,眼睛里有些朦胧的水汽。

    “我...我...”

    知道他在自己的面前不善于撒谎,也知道他一定是跟昱另有安排。

    林梦雅也不好再逗他,绷不住的小脸笑了笑,招呼着他去屋子里洗漱吃饭。

    蔡凌松了一口气,不多时就换了身衣服,到了大厅跟她汇合。

    “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此时,她已经换好了一身衣服。

    平日里她极少穿素色的衣服,如今却是一身雪白的袄裙。

    腰肢纤细而柔软,款摆之间透着一股子女子的柔美,但是却不会给人一种刻意卖弄的感觉。

    衣裙都是简单到了极点,却也优雅到了极致的款式。

    不过裙摆跟袖口则是用金线绣着一朵朵蔷薇的花纹。

    这是来这里之前,大哥他们帮忙准备的。

    据说是因为每个世家的家主,都要在上任之后选择自己所代表的纹样。

    可以选择家族传下来的,也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跟要求来。

    林梦雅本想延用宫家之前的纹样,但她最后还是想了想,换了新的纹样。

    宫家,也该有个新的开始了。

    “你不用紧张,这次去,我们不过是知会圣殿那边一声你到了。”

    蔡凌反倒是比她淡定多了,温和的嘱咐着林梦雅。

    点点头,身后的纭儿跟白苏,为她穿上了一袭白色的斗篷。

    斗篷上也是如此,绣上了蔷薇的纹路。

    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看来,这条路的确是有些不太好走。

    从宫家出来,她登上了一辆十分普通的小马车。

    在这里,世家也好,王族跟皇族也罢,都要遵守圣殿的规矩。

    他们要先去圣殿那边报道,然后圣殿再去安排元月祭开始的时间。

    她比预定的时间提前了两天,龙天昱跟蔡凌昨晚应该已经截住了所有的消息。

    圣城内应该还无人知道宫家的人来了。所以,那些针对于她的布置,有的应该还可以避开。

    如同纭儿之前所的那样,大街上的行人都在低头走路。

    这里极少会看到鲜艳的颜色,或是青白,或是黑灰,在这白色的城中,如同一个个麻木的点,不见半刻鲜活。

    也许,在狂热的崇拜者们看来,这样的圣城庄严肃穆,更让人不得不匍匐在圣殿的脚下,恨不得成为圣殿之中的一粒尘埃。

    但是对于林梦雅这样的人来说,她却觉得有些压抑。

    信仰无错,但如此,却已经违背了人性。

    她实在是不觉得,这样压制下的崇拜,到底有几分是出自真心。

    林梦雅看着过往的人群,静静的思考着。

    圣殿,在圣城的最高点。

    依山势而建,共有十二层,规模庞大,高耸入云,气势非凡。

    最上面的一层,据说就连圣殿的殿主都是不能擅入的。

    站在圣殿的山脚下,她隐隐约约觉得,整个圣殿都透着一股子冰冷的气息。

    跟圣洁什么的无关系,就是让人心都发寒的一股子冰冷。

    这一片连绵起伏的白色建筑群,俨然就像是坟墓一般,能埋葬一切的活力似的。

    “走吧。”

    蔡凌还当她是第一次来到圣殿,所有有些不太习惯而已,

    林梦雅点头跟上,但是心中,那股子隐隐约约的不适感,却始终没有消失。

    此时的圣殿,不断有穿着白色衣服的圣徒进进出出,虽是圣徒,却也是有着不同的区别的。

    但是,他们都住在圣殿里,从身份上来说,要比住在山脚下的人更加高一点。

    而像是自己这样的人,又比没有资格进来圣城的人好像是高了一些。

    但林梦雅却并不喜欢这种森严的等级划分,这种感觉,总是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圣殿是没有围墙跟大门的,但是却有不少巡逻的护卫队。

    他们走到了二层,进入了大厅之后,立刻有人迎了上来。

    “请问,几位是——”

    今天,她只带了纭儿过来。

    那小丫头十分的机灵,看到来人之后,立刻恭恭敬敬的把宫家的名帖递了上去。

    来人翻了翻,眼神飞快的划过一抹意外。

    不过,林梦雅虽然看到,却也是不动声色。

    看来,如同她之前预想到的一样。

    “原来是宫家的人到了,宫小姐,请随我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