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有人找茬
    看来,圣殿也跟外面一样,有种很严格的等级分布。

    但是,刚才那群人好像是很紧急的样子,到底,是去处理什么公务了呢?

    “队长,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卫队长一个稍稍机灵一些的手下出声提醒,而卫队长则是点点头,命令大家立刻离开。

    林梦雅总觉得今天的事情,似乎有点怪。

    可到底是哪里,她又说不上来。

    圣城跟龙都不同,这里没有任何的商铺。

    而且几乎所有的宅院,都是一模一样的。

    进到里面她才发现,这里的院墙,房屋,都是白色的。

    这种过于单一的色彩,如果是在远处看的话还好。

    但看得时间长了,就会觉得极其的枯燥,乏味。

    也许,就是神仙跟他们这种常人的不同吧。

    每个院子的外面,都会挂着一个统一样式的牌匾。

    整整齐齐的排列,透着几分精准的枯燥感。

    很快,马车就到了属于宫家的那一处房子。

    “这里就是宫家了,请小姐好好休息,我等就先告退了。”

    把她跟白苏往门口放定,卫队长就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

    “主子,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白苏一脸的狐疑,她刚才所做的准备,一个也没用上。

    这,倒是让人奇怪不已。

    林梦雅眯起眼睛,看向了卫队长马车消失的方向。

    如果她没有猜测的话,卫队长应该是想让她去躲一个人。

    但这个人是谁,她现在还没什么主意。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免于曝光于人前。

    而至于拜托卫队长的人是谁,则很好理解了。

    除了那个每次都对自己保护过度的人之外,还有谁,能有这样的能力,托得动护卫队。

    那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主子,我们还是先进去等吧。”

    白苏提议道,林梦雅点头,二人推开了宫家的大门。

    跟外面的素白想必,里面的装饰好了很多。

    纵然有些旧,但大约还能感受到当日的精致与辉煌。

    看来,这里虽然外面差不多,里面应该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布置的。

    这样也好,省得大家都住在一样的屋子里,走错了都不知道。

    圣殿的宅院是没有仆从的,每次元月祭之后,那些仆从要跟着自己的主子一起离开,谁也不敢在此滞留。

    但是每次来之前,他们可以出一些银两,让一些圣殿的信徒们帮忙打扫。

    她这一来什么都没干,关顾着查看各处了。

    就跟前世住了酒店之后,一定要检查有没有针孔摄像头一样。

    她忙活了好一阵子,还好,这里倒是没什么异常之处。

    天色已经黑了,林梦雅站在门口翘首期盼。

    纭儿跟宁儿他们怎么还不过来?难道,在门口遇到为难他们的人了么?

    旋即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除了他们的人之外,龙天昱也是留下人了的。

    大不了,他的人亮出他的身份,到时候看谁敢说他什么。

    正等着呢,远处传来了马蹄飞溅的清脆声响。

    林梦雅立刻蹿了出去,却看到几匹骏马,先到了她的面前。

    “你们怎么站在门口了?”

    干净利落的翻身下马,龙天昱看着连件斗篷都没穿的她,低声问道。

    “我在等纭儿他们,都过去这么久,怎么还不见他们的人影呢?”

    她踮起脚,望向了他的背后。

    小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怎么也压不住。

    除了纭儿之外,她的宝宝还在车上呢。

    万一要是有个什么意外的,她可怎么办才好?

    “他们没事,我已经叫人把她们给接进来了。你别担心,走,我们进去说话。”

    虽然现在大街上没人,但隔墙有耳这句话,她可是记得牢牢的。

    几个人立刻回到了院子里,白苏跟龙天昱身旁的一个侍卫紧紧的关上了门之后,就站在门口看着。

    “宝宝呢?纭儿他们呢?还有蔡凌,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她还没坐下,就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龙天昱笑了笑,直觉得这样坐卧不安的林梦雅,实在是有些有趣得紧。

    “你干嘛老是这样笑着看着我呢?我在问你话,龙天昱你再这样,我是要生气的!”

    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想要跟自己开玩笑不成?

    看到她真的炸毛了,龙天昱这才摆了摆手,安慰她说道。

    “没事没事,他们都进来了。你不用着急,大家都好。”

    终于,一颗心放了下来。

    大家都好那就没问题了,不过,她还是觉得,今天的事情,处处透着怪异。

    “龙天昱,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这一次,她摆出了他必须说出来的架势。

    瞪着溜圆的一双眼睛,脸蛋气鼓鼓的,说不出来的可爱。

    龙天昱看到她的这幅模样,只觉得心痒痒的。

    他家夫人,真是讨人喜欢的紧呢!

    “不闹你了,今日的事情,你能猜到多少?”

    得,闹是不闹了,改成猜谜游戏了。

    林梦雅丝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后说道。

    “我大致能猜出来一些,那个护卫队,是你找来的人吧?还有,今天进城的世家里,有人想要对我不利对么?”

    他点点头,大致都差不多吧。

    “那你说说,他们想要如何对你不利?”

    这家伙,难不成考她还考上瘾了么?

    “他们没想在这里对我不利,因为我们在路上改变了时间,而且车上没有宫家的标志,所以除了卫队长跟门口的那些人之外,没人能知道我的身份。你让人把我单独带进来,是怕在核查身份的时候,我意外曝光。这样一来,凡是认识我的人,就都知道我已经到了圣城,这是其一。”

    “那,其二呢?”

    “其二嘛,就是为了躲避那一队出去的人马。其实就连门口,那个所谓的圣徒都应该也是你的人吧。他故意把马车叫住,实际上就是为了等那些人过来。等到两方擦肩而过之后,他们跟我,也就没有再在圣城相遇的可能性了。亦或是说,他们出去的这件事,你是进了城之后才发现的。所以,你选择了铤而走险,玩了一把灯下黑。”

    他们的目标如果是她的话,那么如果在外面遇到了,他们一定会去探查个清楚。

    而城内,只怕是早就查过了。

    护卫队自然是没问题的,他们的马车,一般人不会去怀疑。

    再加上那个圣徒的故意为难,只怕是个人都不会觉得,这里面的人有什么可疑吧?

    “没错,全部答对了。我聪明的夫人,你可需要什么样的奖赏么?”

    他笑容可掬,却看得林梦雅很想要爆锤他一顿。

    “要你的命行吗?”

    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而龙天昱则是明白,自己,怕是触怒了自家夫人了。

    “好好好,我说我说。”

    “其实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他娓娓道来,可林梦雅却听得胆战心惊。

    “本来我进来之后,是应该去圣殿先给老师请个安的。谁知道,我在这里的眼线告诉我,有人在圣徒间,高额悬赏了你。试图要在你来圣殿执勤抹杀掉你,因为一直没人接这个悬赏,所以直到前天,才有个人接了这个任务。你所看到的那一队人,就是‘猎人’。”‘

    猎人?

    这圣山连耗子都没一个,哪里来的猎人?

    “他跟普通的猎人不同,这里的猎人,是专门追逼圣殿的反对者的。”

    还带这么玩的?

    再说了,圣殿近几年的确是越来越差劲了,这一点,谁都无法避免。

    所以,反对它的人,也就多了起来。

    而那些猎人,就是负责狩猎这些‘猎物’的。

    “这也太没人性了吧?信仰自由圣殿难道不懂么?我愿意信谁就信谁,干圣

    什么事?”

    “这话,你就在我的面前说说还行,出去,千万不要这么说,会挨揍的。”

    龙天昱难得幽默,而林梦雅则是觉得如鲠在喉。

    “那他们为什么想要狩猎我?可我,又不是明面上的神殿的反对者呀?如此,他们又怎么能来对付我呢?”

    龙天昱则是模了摸她的小脸蛋,耐心的解释说道。

    “猎人的存在,并不仅仅是为了清除圣殿的反对者。同时,因为他们拥有很大的权力。所以为了多赚点外快,他们会利用圣殿这杆大旗来谋利。”

    “看来,我还真是值钱。”

    林梦雅无所谓的说道,她大概已经猜到,是何人用钱来买她的命了。

    可惜阴错阳差,被龙天昱所洞悉了。

    “不过,你跟圣殿的关系,只怕没有那么简单吧?”

    她歪了歪头,看向了龙天昱。

    后者不置可否,两手一摊,大呼冤枉。

    “我只是圣尊的弟子,仅此而已。”

    林梦雅还想要知道一些事情,可那家伙却是顾左右而言他。

    直到纭儿跟宝宝被完好无损的送回来之后,她的逼问,才暂时告一段落。

    “小姐,殿下。”

    纭儿小心翼翼的抱着宁儿,本来那小丫头就是个娇小可爱的类型。

    如今,为了让宁儿睡得更香甜一些,手臂已经快举了半天了。

    林梦雅也不好压榨她,立刻把宝宝给接了过来。

    “怎么样?你们进来之后,可有人为难你们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