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无头尸体
    在有心人看到之前,他又收回了自己的手。

    一起,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就连他也是后知后觉,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动作。

    但看到暮色之中,她眉眼之中暗含的担忧后,他便什么都顾不得了。

    只觉得眼前,心里,再没有一处比她还重要的所在。

    “别担心。”他极尽所能的温柔安慰,奇迹般的让她的心,渐渐的妥帖了下来。

    “我没事。”

    不待她说话,龙天昱继续说道。

    “你不喜欢逃避,我也是。无论如何,老师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不报。无论前尘往事如何,但老师跟你一样,一定都是跟我有所关联之人,我不能让你们失望。”

    林梦雅想要劝,可话却生生的困在了喉咙里。

    她要怎么开口,让他变成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呢?

    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都做不到这一点,遑论他呢?

    “真狡猾。”

    她小小声的嘀咕着,却被龙天昱听了个满耳。

    不过,那家伙倒像是很高兴似的,认认真真的点了个头。

    “夫人说我狡猾,那我就狡猾。”

    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林梦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这次相遇之后,这家伙经过最初的纠结之后,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不过,想起之前,其实他也是这样,会放下身段,不顾一切的哄自己开心。

    心里头,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来,给我抱吧。”

    怀中,刚才还在四处张望的小家伙,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龙天昱把孩子给接了过去,用大氅裹好,妥善的安置在了怀中。

    山脚下的小山城不大,但因为每年都要迎接来往的世家贵宾,所以倒是十分的繁华。

    夜色模糊了山与城的界限,似乎也没有白天看到的那种神秘莫测之感了。

    有些东西便是如此,唯有在黑夜中,才能看到其真正的模样。

    华灯初上,两个人带着小家伙漫游长街。

    因为还在年里,所以不时有热闹的鞭炮之声响起。

    不停的有人进来,也不停的有人离开。

    不知不觉中,她的小手被他的大手包围。

    宽大的衣袖上,无人能看到他们牵手的动作。

    带着薄茧的五指,细细的摩挲着她手指的形状,十指交叉缠绕,透着绵绵的暧昧。

    林梦雅只觉得身边有他陪着,就这样走上一辈子,感觉似乎也不赖。

    “殿下,小姐,蔡先生请您二位回去。说是,有要紧的事情要跟您二位商量。”

    来人,是李先身边的一个得力助手。

    既然李先没来,想必是有事绊住了。

    两人立刻回了临时下榻的客栈,刚一进门,龙天昱就把孩子交给了白苏,带着林梦雅匆匆往蔡凌的房间去了。

    “你们来了,先坐吧。”

    蔡凌正在烛光下看着一页信纸,看到他们之后,眉头皱了皱。

    “可是宫家发生什么事了么?”

    能让蔡凌立刻把人给叫回来的,显然是紧急的事情。

    而且,一定跟她有关系。

    “这是宫大哥派人给我们送的信,信上说,那位安家的姑姑,莫名失踪了。”

    安佳蓉失踪了,这倒是让林梦雅有些意外。

    但她觉得,恐怕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吧?

    “难道,安佳蓉也来圣殿了?”

    唯有如此,大哥哥他们才会如此的着急。

    果不其然,蔡凌点点头。

    “你走之后,本来安佳蓉还算是安分守己。因为你走之前,把学院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所以宫大哥想要都处理完了之后,就及早启程,赶回封地。谁知道安佳蓉突然就闹了一通,说是要请人给她做主。宫三哥实在是气不过,就跟她大吵了一架。谁知当晚,安佳蓉就消失了。后来,宫大哥他们去安家找,发现他们连夜就走了。”

    所以,大哥哥恐怕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的吧。

    因为安家要走,大可以光明正大的走。

    这样连夜奔走,倒像是在躲避些什么似的。

    安佳蓉既然想要搞事,圣殿这里倒是个绝佳的机会。

    只是,那家伙只怕还不知道,安家不过是想要牺牲她罢了。

    “原来是这事,你替我给大哥哥他们回话吧。一切都安好,没事,勿念。”

    无论如何,不过是安家想要在圣殿这里高黑状而已。

    她自然是不会怕这种事情,而且安家人要是安分守己那边算了,他们要是敢出来得瑟,纭儿的那个小账本,便是报销的凭据了。

    她还正愁这些东西太贵了,有人巴巴的往上贴,她又如何不要?

    “其实还有件事需要告诉你,今年,三王也会来。只是他们来势汹汹,你跟殿下都要小心应对才是。”

    三王来做什么?他们,又不需要圣殿的认证。

    即便如此,林梦雅也知道蔡凌是出于好心,所以都一一答应了下来。

    告别蔡凌后,龙天昱把她送到了门口。

    她想要进去,去被他轻轻的扯住了袖子。

    “怎么了?”

    她回过头,眸光入水。

    “没什么,只是有些怕想你。”

    “想我有什么可怕的?咱们殿下,何时学会这么矫情了?”

    “刚学的。”

    他丝毫不在意的说着,把她的手,贴在了唇上,落下了一枚轻吻。

    “从前见不到的时候,我只想着每天都见一面就好了。现在天天都能见面,我却想着时时刻刻,都能把你留在身边才好。你说,我为什么会变得越来越贪心了呢?”

    这家伙的情话技能,是直接点满了?

    为何每每,都能撩拨得她春心荡漾呢?

    “好啦,我向我的心保证。等到这些事情有了结果之后,我就重新嫁给你。到时候,我们生生世世永远不分开。”

    他笑了,清冷的眉眼在这一瞬间,春暖花开,灿烂若朝阳。

    “好,那我们就说定了!”

    “嗯,一言为定!”

    她站在门口,看着那家伙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林梦雅不由得摇了摇头。

    要死了要死了,这家伙的撩妻技能,简直可以上天了。

    拍了拍自己微红的脸蛋,都是老夫老妻的了,她早该免疫了不是吗?

    可惜,这一夜,她却失眠了。

    第二日,她顶个大黑眼圈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就连白苏跟纭儿,都吓了一跳。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纭儿关切的问道,而白苏也是一脸的担忧。

    “没什么,我认床而已。好了,启程吧。”

    她可不想被人家知道,自己是被龙天昱的情话给搞成现在这幅样子的。

    龙天昱笑着那自家夫人,飞快的钻进了马车,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

    瞧,只有他才能让她如此的牵肠挂肚的。

    而蔡凌在一旁,却是云雾罩山。

    看看宫雅,又看了看曦殿下,他们两个,昨晚发生了什么?

    虽说上圣城的路只有一条,但却很宽敞。

    道路以一条树木隔开,左边下,右边上,井然有序,畅通无阻。

    等他们核实完身份,踏上这条路的时候,林梦雅才明白,为何那些人宁可交那么多钱,也要走这条路了。

    原来,除了这条路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要多险峻就有多险峻。

    断崖,怪石,无一不有。

    一不小心,人就会滚落山崖,最后会恐怕只会摔个浑身碎骨吧。

    她抱着宝宝,在马车里沉思。

    “主子,喝口水吧。”

    白苏把水递给了林梦雅,后者只饮了一小口,略沾湿了嘴皮之后,便把水囊还给了她。

    “主子,是在担心小主子的安危吧?要不要...”

    她知道白苏话里的意思,但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让林梦雅明白一件事。

    在没有确定情况完全安全以前,与其把孩子交给别人,还不如自己带在身边。

    也许,并不见得会比那安全多少,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

    至少,当危险来临之际,她可以挡在孩子的面前,为他遮蔽危险。

    这比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巴巴的干看着,可强上不少。

    山路算不得好走,但也算不得崎岖。

    一路上跟在前车的屁股后面,他们也走了一大半的路。

    却不想,前面的车突然停了下来。

    在他们之后的,也不得不慢了下来。

    不等她说话,龙天昱就亲自骑马,往前面探了过去。

    蔡凌也走到了她的马车旁边,一边轻声跟她交谈,一边瞄着那边的情况。

    不久,龙天昱就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没什么大事,只不过听说前面的马车看到了一具从山崖上滚落的尸体而已。”

    他满不在乎的说道,而林梦雅却觉得有些奇怪。

    若真的只是一具尸体,为何前面还耽误了那么久呢?

    于是,便派了李先去。

    “回小姐的话,前面的确是有一句无头的尸体。只是因为前面的马车里,坐着的是位小姐,所以这才吓了一跳。我已经去问了,说是一会儿就能好,请您不要着急。”

    无头尸体?

    林梦雅眉头微蹙,心头的疑惑更盛。

    按说这里可是圣地,既如此,那又怎么会见到尸体呢?

    而且,尸体的头又怎么没了呢?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她该考虑的。

    没过一会儿,队伍就再次开始行进。

    只是路过那个尸体发现的地方的时候,除了空气里还有些淡淡的血腥味之后,只剩下了一丝,似有若无的味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