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一路难行
    李先有些感叹的说道,而林梦雅则看着那一车香烛,眯起了眸子。

    如果说,在之前她所了解的圣殿,只是卫国人的精神寄托的话。

    那么,隐藏在真相之中的圣殿,则是让人觉得讳莫如深。

    圣殿几乎操纵着卫国的一切,不管是政治,经济,还是宗教崇拜。

    一切的一切,究其根源,都离不开圣殿的把持。

    除了疯狂的敛财之外,圣殿甚至也在疯狂的敛人。

    那么在这些疯狂之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真相,林梦雅不得而知。

    但她有预感,这些事一旦被揭发出来,只怕整个卫国,都会陷入一场动荡之中。

    “何必买这些东西。”

    龙天昱的声音从后面飘了过来,林梦雅转身,看到了他不屑一顾的表情。

    “也是,跟着殿下一起去的话,这些东西倒是免了。”

    蔡凌笑了笑,似乎并不太在意。

    “不过,规矩到底还是要遵守的,我们也不想让殿下太过为难。”

    龙天昱眸色转而幽邃,只冲着蔡凌点点头,就出了大门整顿队伍去了。

    林梦雅看着两个人之间的奇怪互动,只觉得惊讶不已。

    他们,到底瞒着自己什么?

    “蔡凌,你...”

    “我先去把这些东西安置好,你跟小殿下先上马车吧。”

    蔡凌有意回避,大庭广众之下,她也不好再追上去问,只得抱着宝宝,跟白苏和纭儿上了马车。

    路上也算得上是顺遂,只不过越靠近圣城,麻烦就越多。

    但归根结底,这些麻烦不过都是为了一个字——钱。

    都说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究竟这路上的关卡,到底有多少是圣殿设的,还是下面的那些人想要中饱私囊,其实他们都不得而知。

    龙天昱也似乎不太想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一路上能给的就给了。

    只是林梦雅看到,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似的。

    “这哪是圣殿啊,分明就是强盗、土匪、无耻败类!”

    纭儿一边按照林梦雅的要求记下了账本,一边骂道。

    “又不是花你的钱,你心疼个什么劲儿?”

    逗弄着怀中的小东西,林梦雅调笑着自家小丫头。

    “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小姐难道刚才没瞧见那个要钱的家伙的无赖样儿么?要是在咱们家,我早就耳光打过去了,哪里还容得他讹咱们十两银子。”

    纭儿越说越激动,这小丫头本就胆识过人,如今有林梦雅教着惯着,更是厉害了不少。

    “是是是,你纭儿大姑娘自然是厉害。所以,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有句话你该听说过吧,强龙不压地头蛇。咱们要是不舍这点财,只怕麻烦会源源不断的找上门。”

    她捏了捏纭儿的小脸蛋,打趣道。

    要说吃亏,她林梦雅可是从来都没这个兴趣的。

    奈何这里的小鬼实在是太多,也实在是难缠得紧。

    与其费心费神的一个个打过去,还不如暂时低个头,破个财算了。

    “小姐,这可一点都不像您了。”

    纭儿收好账本,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她。

    “如何不像我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切如常,除了怀中多了个小家伙而已。

    “从前,您可是半点亏都吃不得的。如今,您怎么能忍下这口气呢?”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不过,谁告诉你,我就非得忍气吞声不可了?”

    她挑起眉头,笑得颇有深意。

    “哦!我明白了!这叫小不忍则乱大谋,对不对?”

    聪明,她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让小丫头高兴得眯起了眼睛。

    “所以啊,我让你一个个的记下来,就是方便以后一个个的讨回来。你要是做得好,这些银两,以后都当你的私房,好不好?”

    这下子,纭儿记得更加勤奋了,比账房先生还要称职。

    很快,他们就到了山脚下。

    圣城建在圣山之上,除了他们这些有权有势的大家族之外,一般的人即便是缴纳得起高额的过路钱,也不一定能进的来。

    因为,圣城中,便是卫国万千百姓都向往的圣殿了。

    凡是有资格踏足圣殿之人,权势与财富,缺一不可。

    “这里,便是圣山了么?”

    山脚下,是他们停歇的最后一站。

    到了山上之后,他们必须一鼓作气,才能在日落前到达圣城。

    远远望去,山上云雾环绕,犹如玄天之上的仙境一般。

    听说在天气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能看到圣城的轮廓,与霞光交相辉映的盛景。

    也是因此,更给圣城增添了几分神圣的色彩。

    抱着宝宝站在山脚下,就连林梦雅自己,也不由得心生感慨。

    不管圣殿如何,但至少建造这里的人,一定是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心之向往。

    唯有真的崇敬,才能建造出心中的圣城。

    只是,若那人知道圣殿现在的模样,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

    “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就上圣山吧。”

    李先忙前忙后,已经把一切都料理妥当了。

    “李大哥这几天也着实辛苦,上去之后,还需要李大哥多多提点。”

    林梦雅客气的说道,李先虽然只是个武师,但武功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很有见识。

    从前跟宫家来过几次圣城,后来在护卫别家的时候,也恰巧来过几次。

    所以,大哥哥才会派他过来。

    “小姐这是说得哪里的话,如果当年不是先生路过,看我可怜才把我给救回来的。只怕我现在,早就饿死在路边了。”

    李先提起他的救命恩人,情绪就有些激动。

    他口中的先生,便是当年的宫三爷。

    那一年,李先不过是一个路边的小乞丐,在大雪天被人打断了腿扔在路边。

    三爷心善,见到了就不能不管。

    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忠肝义胆。

    试问即便是有救命之恩,谁又能几年如一日的,以个人微薄之力,来帮助自己的恩人呢?

    所以,宫家人相信他,林梦雅也信。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李大哥也是我们宫家的恩人,咱们以后,只论亲情,不论恩情。”

    她对这个重情重义的汉子的观感不错,所以就多聊了几句。

    没想到,背后却总是传来两道探究的目光。

    最后,就连粗线条的李先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寻了个理由,告辞离开了。

    她头也没转,可嘴角的笑,却透着十足的奸诈劲儿。

    “你一整天都没理我了,却在这里,跟旁的男人说笑。”

    这哀怨的口吻,还真不像是那家伙一贯的风格。

    “站住!”

    她迈腿欲走,可后面的男人,却突然出声把她给叫住了。

    “怎么,殿下有事?”

    转头,她挑眉笑得实在是有些虚假。

    可看到她的这幅样子,龙天昱就算是有十足的怨气,也发不出一二来。

    更何况,他本来就知道她的意思。

    “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不敢生殿下的气。”

    “我跟蔡凌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只是怕你担心而已。”

    “嗯,我知道。”

    “知道你还故意不理我,我要赔偿,不如你今晚——”

    “殿下,请你自重些。”

    “自家夫人,不用自重。”

    “......”

    林梦雅有些无语,这家伙,什么时候学得这样厚脸皮了?

    山脚下人来人往,终究龙天昱还是不能对她怎么样。

    两个人抱着孩子,在街面上慢慢的走着,逛着。

    “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就好。李先即便是来过几次圣城,也不一定能进得去圣殿。”

    这家伙,明明知道自己想要跟李先打听什么事情,居然还来这里吃飞醋。

    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心里头又有些甜。

    “可你不是说,你没来过这里吗?”

    至少在上一个元月祭的时候,他还是龙天昱。

    这里的事情,他又怎么能知道。

    “我不知道,自然有人知道。傻姑娘,你可明白,我对于圣殿的含义么?”

    关于这一点,其实林梦雅也有过考量。

    首先,龙天昱现在是皇尊陛下的亲侄子,那么,也是代表着皇族。

    其次,他又是现任皇尊的弟子之一,也就意味着,他有可能成为圣殿的圣殿。

    别的她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她却弄懂了。

    那就是无论如何,这两种身份,都不能重合。

    否则的话,天下所有的权势,都会归于一人之手。

    “因为如此,圣殿里的人,应该不欢迎你的到来吧?”

    所以,蔡凌才舍近求远,花钱消灾。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他俊美的脸上,倾泻/出温柔的笑意。

    周围的侍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向来不苟言笑,比冰山还要冷上几分的殿下,是何时学会的这样温柔呢?

    殊不知,有些东西,根本不用学。

    只要那个人在,就自然而然的流露出。

    这,便是感情的奇特之处了吧。

    “可是,那你为何还要回圣殿呢?我说过,我一个人也可以的,你没必要跟着我一起冒险。”

    纵然是龙潭虎穴,她也浑然不惧。

    但很显然,龙天昱所面临的危机,比她要大得多。

    龙天昱抬起头来,轻轻的拈起她不小心跑到颊边的碎发,别在了她的耳后。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