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温馨重逢
    白苏心疼的说道,而林梦雅则是捏了捏孩子的小胳膊小腿。

    与其说是瘦了,倒不如说是稍稍结实了一些。

    “宁儿,你爹是不是让你练武了?”

    小家伙歪着脑袋看了看他亲娘,然后想了一小会才点点头。

    她早该想到,对于宁儿,龙天昱一定会训练得她文武双全。

    “你要好好的练,这样,以后才能保护你娘,知道了么?”

    宁儿立刻重重点头,小模样看起来倒是别样的认真。

    纭儿一脸羡慕的看着小姐怀中的小东西,自从知道他就是小姐的亲生儿子后,她也跟白苏一样,把小东西放在了心坎里疼爱。

    可惜,这小子总是对她爱答不理,气得她每次都跳脚。

    两股人汇合后,龙天昱也去跟蔡凌打了招呼。

    也不知道那二人说了什么,倒是一向怕羞的蔡凌,居然跟龙天昱一起骑着马走在前面。

    这一点,林梦雅倒是觉得有些惊讶。

    不过想一想,蔡凌是个难得的人才,跟龙天昱也自然有不少的共同语言。

    她之前就想要找个机会介绍他们彼此认识,如今,还不算晚。

    日落之前,他们到达了一处客栈。

    这三个人都不差钱,为了方便,自然是把整间客栈都包了下来。

    林梦雅跟宁儿住在里院最好的套间,龙天昱跟蔡凌其次,下人们则是住在外面的客房里。

    赶了这么几天的路,林梦雅也是强撑着。

    好不容易能够安顿下来了,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宁儿跟自己,洗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

    “宁儿,来,娘给你洗得白嫩嫩,一会儿好睡个香香的觉。”

    可以坐下两个成人的水桶内,林梦雅盘着长发,用手托着自家宝宝。

    小东西很喜欢玩水,一下来之后就扑腾个不停。

    可把一旁帮忙洗澡的纭儿给气坏了,因为宁儿竟然故意让她的身上洒水。

    “哎呀!你再泼我,我会翻脸,打你的屁屁哦!”

    纭儿叉着腰,瞪着眼睛威胁着宝宝,可惜却没有任何的力度。

    匆匆把孩子洗干净,让纭儿抱出去擦干之后,林梦雅才顾得上自己。

    此时,水已经微凉了。

    “白苏,帮我再拿一桶热水来。”

    外面,大概是累了的缘故,很快就听不到宁儿‘咯咯’的笑声了。

    林梦雅坐在浴桶内,微微闭眼,自然的向后靠在了桶壁上。

    门被人打开,龙天昱提着一桶热水,视线却落在了屋内的女人身上,倏然间变得幽深。

    她皮肤本就白皙得如同凝脂一般,如今被热水泡,自然催发出叫嫩嫩的粉红。

    舒展的玉颈如同天鹅一般的优雅,她靠在水桶边上,似睡非睡的模样,十分的诱人。

    “是白苏么,来的正好,水有些凉了。我的脖子也有些不太舒服,你帮我揉一揉好不好?”

    掺杂了一些疲惫的鼻音,是以她的声音,带着慵懒的情调。

    热水被缓缓倒入桶中,一双大手也抹上了她的肩膀。

    林梦雅被惊醒了,却并未挣扎。

    因为,她认出了这双手的主人。

    “你怎么来了,赶了这么几天的路,不累么?”

    她没抬头,是因为心里头觉得有些害羞。

    虽说他们亲也亲过,抱也抱过,床单也滚过。

    但终究,她还是有些放不开似的。

    “嗯,累。”

    “那你还不去好好休息?”

    “但是我更想你。”

    这么一瞬间,林梦雅就彻彻底底的投降了。

    任由那双大手把自己给捞起来,裹住了床单,最后被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宁儿睡得正香,大约是感受到了爹娘来了吧,翻了个身,给他们腾开了更大的地方。

    “呵...”

    他低声轻笑,林梦雅却有些恼怒,以为这人是在笑她。

    捏着粉拳要打,却被他的大手,包裹在了掌心内。

    “他是我们的儿子,你还害羞什么?”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她可以感受到那人透过衣衫的热力。

    “谁说我害羞了,我只是...只是泡了太久的热水澡了而已。”

    尽管压低了声音,可林梦雅却依旧觉得没什么安全感。

    大约是因为被单下的自己是光溜溜的吧,总觉得她好像是很不占优势似的。

    “是,夫人说的都对。”

    他笑了笑,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一下,然后找来赶紧的布巾,把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温柔的擦干。

    两个之间的气氛旖旎而温馨,只是林梦雅知道,那人是为了她才不得不一直忍耐着。

    感动之余,也不免有些小得意。

    看吧,她魅力多大!

    “龙都内的事情,你都可以放得下了?”

    “嗯,我的副手很能干,交给他,我也放心。”

    她一直知道,他手下有许多的能人。

    从前有,现在自然也少不了。

    “昱,你知道之前,祥华郡主来找过我么?”

    擦拭长发的手微微停顿,而后如常。

    “她找你做什么你都不要理她。”

    “我知道,但是她跟我说,如果我不想害死你的话,就必须要离开你。昱,你到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么?”

    大手离开,转而把她拥入了怀中。

    “我瞒你的事情有许多,但都是不会伤害到你的,雅儿,你信我。”

    林梦雅当然知道,她也告诉自己,一定是祥华郡主得了失心疯了,才会说那些话。

    但是,一旦是涉及到他的事,自己又不得不多加小心。

    “我知道,我都明白。但是,如果有什么事情能危及到你的话,你一定要跟我说,不能瞒我知道么?”

    她抬头,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好。”

    轻啄了一下她的红唇,龙天昱给了她一个让她安心的笑。

    继续靠在她的怀抱中,林梦雅闭上了眼睛。

    他们都清楚,龙都的那些事情,不过是个开始。

    等到了圣殿的那一天,才是真正危机的。

    一觉醒来,林梦雅只觉得神清气爽。

    不知龙天昱是何时离开的,但身边,却还存留着他的气息。

    “早啊,我的宁儿。”

    笑眯眯的抱起趴在她小腹上的小东西,林梦雅揉捏着他的小脸蛋。

    宝宝对她永远好脾气,只笑眯眯的任揉,躲也不躲。

    林梦雅抱着他又狂亲了一通后,才抱着宝宝出来吃早饭。

    “早。”

    门口,正好碰到了蔡凌。

    跟昨天想必,今日的蔡凌心情好像是更加高涨了一些。

    也不知道昨天他们谈了什么,她只觉得今日的蔡凌,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了。

    应该是,更有自信跟底气了吧?

    狐疑的看向了刚刚走进来的自家男人,试图用眼神寻求一个答案。

    可惜,那人居然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糊弄过去了。

    “早,曦殿下。”

    “嗯。”

    那两个人的眼中,似乎是达成了某种默契。

    不满的看向了自家男人,挖墙脚,都挖到自己这里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用过早饭之后,大家本该启程。

    可蔡凌却匆匆的跑了出去,没过多久,他就拉着一车的香烛回来了。

    “多谢蔡先生提醒,若不是您的话,恐怕我们就犯了忌讳。”

    李先有些抱歉的看着蔡凌,连声道谢。

    “无妨,咱们都是自己人,实在是不必如此。”

    跟外人说话,蔡凌居然没脸红,着实,让林梦雅觉得有些惊讶。

    抱着宝宝,她也凑了过去。

    “蔡凌,这是怎么回事?”

    她突然离得这么近,蔡凌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然后眼神有些不自然的别过了她。

    “没什么,这是去圣城的规矩而已。如今的圣城可不比从前了,必须要毕恭毕敬的才能进去。这一车香烛,就是咱们这些人的敬意。”

    李先感慨的解释道,而蔡凌也陪着点点头。

    不过林梦雅的兴趣,却更多的放在了蔡凌的身上。

    “那天,你跟我坐在马车里,怎么没见你脸红啊?”

    “我...那天我是一时紧张,所以才...”

    大概是担心她因为刚刚离家所以才忘了吧,林梦雅笑了笑,准备放过这个家伙。

    视线,落在了那一车香烛上。

    “即便是敬意,也不用这么多吧。蔡凌,你是把这里的香烛都包了么?”

    “没有,不过这里的比较便宜,越往圣城那边去,香烛就越贵。”

    “你花了多少?”

    这么一车,至少也得花个几十两吧?

    “八千两而已,还好,不多。”

    什,什么?八千两,还不多。

    一时间,她是不知道该吐槽蔡凌的土豪程度,还是该吐槽这里的香烛贵的超出她的想象了。

    “大小姐,您这就有所不知了。虽然人人都可去圣城,但是,人跟人去的方式可不同。如果我们想要从大路进城,就必须买这些东西。否则,就只能去旁边的小路了。”

    李先尽管也觉得贵得咋舌,但如今宫家不差钱,自然腰杆子也粗了不少。

    “小路?我记得,圣城不是一座山城么?而且,自古进出就只有一条路。他们,这跟拦路抢劫有什么区别?”

    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圣城是大家的圣城,又不是某个人的。

    这样光明正大的大肆敛财,难不成也没人觉得不满么?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谁会去听呢?能去圣城的,都是豪富的世家,谁也不在乎这些钱。像是我们普通人,去了又能如何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