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皇侍祭品
    蔡凌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快问到这个问题。

    “因为,之前你的那几位兄长都拜托了我,所以我才...”

    林梦雅看着他,眼神笃定。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蔡凌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就知道,一定瞒不住你。”

    “所以,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你的真实目的么?蔡凌,在那边我们只能互相帮忙了。”

    她说的没错,所以蔡凌其实也并没打算一直隐瞒下去。

    “你知道,我们蔡家是先朝的皇侍一族对吧?”

    林梦雅点点头,这件事,知道的人可不少。

    “但你不知道的是,我们蔡家的大部分人,并不是被本朝的皇尊所杀。与其说皇尊陛下是拘着我,不如说,他是为了护住蔡家的最后一部分的血脉。”

    蔡凌清秀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哀伤。

    可那双眼睛,却有着化不开的愁绪。

    “其实,蔡家本来有两家。一家,是前朝皇族的皇侍,另外一家,则是世代从商。我们家,就是后者。但是皇权更迭之时,蔡家却消失了。所以,皇族才变成了现在的王族。宫雅,你知道皇侍为什么不能有封地,而且地位超然么?那是因为,皇侍,是王族跟皇族,献给圣殿的祭品。”

    蔡凌的嘴角,有冷冽的笑。

    她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害羞腼腆的青年,笑得如此的苦涩冰寒。

    “祭品?”

    这两个字,令她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嗯,其实这件事,也是我父亲想方设法才打听到的。就连当今的皇尊,也并不清楚其中的内情。这一次我去,也是准备继续调查此事。宫雅,我知道你很担心我,只是这件事,你不能搀和进来。”

    蔡凌的态度很坚决,林梦雅也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既然蔡凌愿意告诉她,也是为了让她明白其中的厉害。

    “好,我答应你。但是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的时候,你也一定要跟我说,绝地不能瞒我!不然,我回去之后就会告你的黑状,让我几个哥哥来收拾你。”

    她的‘威胁’分量十足,让蔡凌不得不立刻答应了下来。

    林梦雅也是借此,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她靠在车窗边上发呆。

    不知道现在,那一大一小在做什么。

    之前的几乎,龙天昱是要跟她一起动身的。

    只不过后来的人茧事件,让他不得不多耽误几天在龙都内。

    出了城门之后,蔡家的马车也在路上等着他们。

    蔡凌有些不放心,但也觉得她是因为思念亲人的原因,所以才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默默的下了车,给她留下了一个安安静静的空间。

    龙都外面的雪,渐渐的有了开化的迹象。

    春天,还是如约而至。

    虽然才刚过了年,但路上一点也不冷清。

    不断的有其他世家的马车经过,想来都是往圣殿那边去的。

    “不是说,只有十大世家才会去么?怎么这些人,都巴巴的往圣殿那边跑呢?”

    纭儿趴在窗口上,颇为疑惑的问道。

    “元月祭是咱们卫国最为重要的庆典,为的,就是祈祷这一年风调雨顺。所以,只要是有这个条件跟能力的世家都会去。只不过能进入圣殿的的世家,却很少。”

    开口解释的,是一个叫李先的武师。

    在宫家落难之后,李先非但没有离开,反而是靠着自己的一身的武艺,给宫家人赚口粮。

    林梦雅回来的时候,他正好当一个临时的镖师,跟人家去外面走镖去了。

    李先为人踏实,武功又好,是以这趟他成了林梦雅贴身保护的随从。

    “原来如此,怪不得。”

    纭儿对李先很放心,所以又多聊了几句。

    白苏没她那么喜欢打听,只是安静的坐在林梦雅的身边,手中,则是握着一把长剑。

    在保护主子的时候,她不会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小姐,原来这个元月祭,还有这么多规矩呢!”

    打听够了,纭儿立刻回来跟林梦雅绘声绘色的讲。

    大概是知道她心里头不好受,所以想要逗她开心吧。

    “对了小姐,我们如果到了圣殿以后,要住在哪里呢?”

    林梦雅转过头来,看了看纭儿。

    “自然是住在宅子里了,宫家在圣城跟龙都,都是有宅子的。”

    “这样啊,但是小姐,那些看我们不顺眼的家族也要去圣殿。万一他们先到了,在宅子里做手脚可怎么办?”

    如今的纭儿,头脑也并不简单。

    听闻她才出马,就搞定了清微会馆那边。

    这倒是让林梦雅有些意外,不过也说明,纭儿这姑娘,大有潜力。

    “到时候我们小心一些就是了,对了纭儿,之前我让你帮我打听的事情,你可有什么眉目了么?”

    “那边说,此事不太好办。大约要三天之后才能给我送来消息,我已经安排人等着了,消息一到就会给我们送过来。而且,那个馆主,也要来圣殿的。他们想让我跟着一起去,我跟他们说,我会自己去。所以,倒没引起什么怀疑。”

    原来如此,不过清微会馆的馆主,为何也要去圣殿呢?

    林梦雅知道,此事肯定是清微会馆的机密,只怕是没那么容易就探听得到了。

    “好,万事你都要多小心。到了那边之后,白苏你就跟着纭儿一起去。千万,要保护好她。”

    白苏点答应了下来,她知道主子的身边有殿下,应该就不想要自己操心。

    从龙都到圣城,最快也要十几天的路程。

    他们日夜兼程,大约走了三四天之后,已经是人困马乏。

    “大小姐,咱们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的走呢?”

    李先负责整个队伍的安全跟调度,因此也是最累的那一个。

    林梦雅看了看大家,又估摸了一下时间后,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好吧,那就先原地休息。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可以正常的赶路了。”

    其实,她不过是想要打个时间差而已。

    按照规矩,每个世家都会在去之前,跟圣殿通报一声,自己大约会在哪一天到。

    但是宫家这次去,也不知道情况会如此,因此,她想要挤出至少两天的时间,至少不会那么的被动。

    而这样的企图,又不能表露得太过明显,这样,就失去了意外的效果,是以她只能在路上来节省时间。

    一行人坐在路边休息,林梦雅也在纭儿跟白苏的陪同下,下车去放松一下腿脚。

    不多时,就有一个行进的队伍赶了上来。

    刚开始林梦雅他们还以为是别的世家呢,可离得越近,林梦雅眼中的惊疑,就越来越大。

    到了最后,她几乎无可控制自己的嘴角,微微的上翘。

    是他们!他们来了!

    “前面的,可是宫家人?”

    队伍里,有人大声问道。

    李先立刻挡在了她的面前,神情严肃。

    “没错,请问阁下是——”

    “是我。”

    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低沉声音,让林梦雅险些落泪。

    他终于赶上来了!

    如果不是死死的抓住白苏跟纭儿的手的话,林梦雅几乎就要冲上去了。

    可惜,他们现在的身份,容不得她如此,她必须要克制自己才行。

    “原来是曦殿下,草民李先,见过殿下,小殿下。”

    跟在龙天昱身后的马车也走了过来,一双小小的手掀起了车帘,水眸巴巴的看着尽在眼前的亲妈。

    “殿下,小殿下刚刚吵着要找宫小姐,您看...”

    看护小殿下的,自然是他的老师萧奕?。

    现在他只能轻轻的抱住那圆滚滚的小身子,去没办法控制小家伙不停的扭来扭去,挣脱着自己手。

    “那有什么的,抱过来就是了。我的马车很宽敞,小殿下进来也不挤。”

    宫家人都知道小殿下跟她亲近,所以这倒是没什么。

    倒是那个大的,脸色不太好看。

    看到小东西乐得屁颠颠的进了他亲娘的马车后,那个当爹的就站在原地生闷气。

    为什么只有小东西能去?他也想去呢?

    顿时,外面的人都感觉到了超低的气压。

    怪了,要是曦殿下不喜欢小殿下跟宫小姐亲近的话,大可以不让小殿下去就是了。

    可他刚刚明明是允许的,怎么现在,又阴沉下了脸色呢?

    大家百思不得其解,却谁也不敢去问。

    所以,他们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看似英明神武的曦殿下,实际上不过是在吃自己儿子的醋罢了。

    “小殿下好像瘦了些,我这里准备了一些牛乳做的点心,您要不要尝一个?”

    刚才还绷着的三个人,自小东西上来之后,就立刻恢复了本性。

    林梦雅把宝宝抱在怀中,亲了又亲,揉了又揉。

    大约是想娘想得紧了,宝宝也紧紧的揽住了她的脖颈,死活就是不肯从她的怀中抬头。

    就连吃白苏给他的点心,他也是要先送到娘亲的嘴巴,坚持娘亲一口他一口的原则,才吃下去的。

    看到宝宝这样体贴,林梦雅的心都化了。

    这个小东西,比她的命还要重要。

    “主子,要不以后,别让小殿下回去了。殿下一个大男人,带不好孩子的。您看看,这才几天,小殿下就瘦了一圈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