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离开龙都
    岳棋到底是年纪小,之前林梦雅也对她是多有忍让,所以才让她有了,可以吵架吵赢林梦雅的错觉。

    “哼,你觉得我是想要得到他,才会这样说的么?实话告诉你吧,你们之间是是绝对不会有可能的!”

    岳棋的眼神,带着说不出的狠戾来。

    林梦雅不是傻子,所以当她看到之后,也不由得是心头有些微微的紧缩,可面上依旧是滴水不漏。

    “有没有可能,你也没办法走到他的心里去。岳棋,他宁可为我牵肠挂肚,却不愿意接受你脱光了爬上他的床。你自己心里头,就没点数么?”

    这话,彻彻底底的揭了岳棋的老底。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恬不知耻的把自己脱光了送上门,我家男人都没有多看你一眼。岳棋,你要是再发育个几年,兴许还能有些吸引力。要是跟我一比,你还真是不够看的。”

    这么说着,林梦雅还不自觉的挺了挺胸。

    生过孩子之后,她的一双山峰也有了质的飞跃。

    但岳棋却还是个生涩得姑娘,从这一点上,她就窥探到了之前,她家男人是有多正经,有多守身如玉。

    “你,你...”

    岳棋气疯了,她本来警告那个女人的,谁知道被人抢去了主动不说,如今还受到了这么大的羞辱,一时之间,她气不过,就冲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可惜,对方连眼皮都不抬,自己就被人给挡住了。

    “郡主,这里是宫家,不是您的王府。今日别说是您了,就算越王殿下来了,也得给宫家三分的薄面。”

    言下之意,便是岳棋,还不够格。

    “你给我让开!”

    岳棋也并不是想要去打林梦雅,可惜白苏的身手太过厉害。

    她还没等近林梦雅的身,就被人一巴掌给劈了回来。

    “殿下吩咐过,凡是想要对小姐不利的,就是跟他作对。郡主,我觉得您还是清醒一些的好。”

    白苏冷冷淡淡的看着岳棋,之前她是认识岳棋的。

    其实她也觉得有些可惜,当初那个单纯善良的姑娘,到底去了哪里。

    眼前的这一个,不过是徒有相似的外表罢了。

    “岳棋,你还是老实一点的好。否则就算是你在我的院子里头死了,你那个越王爹,也绝对不会知道,这件事跟我有关系。”

    她说得这般笃定,令人不得不信。

    “白苏,送客吧。以后,这样不受欢迎的客人,还是不要带给我看了。”

    轻松的下了逐客令,林梦雅可不准备继续陪她浪费口舌而已了。

    “林梦雅,你太过分了!”

    岳棋的脸涨的通红,可能是被她给气到了吧。

    林梦雅头都不抬,准备抱着孩子回房。

    但是没想到,岳棋却是一闪身,堵在了她的面前。

    “你以为我今日来,只是为了跟你耍嘴皮斗狠的么?林梦雅,我可没那么幼稚。林梦雅,你马上就要完了。大祸临头,而你自己,却不自知!”

    不理,继续抱着孩子往前走。

    岳棋还要说些什么,却被白苏拦在了后面。

    “只要你不让龙天昱去圣殿,什么我都能答应你!”

    情急之下,岳棋居然大喊了出来,

    但可惜,林梦雅却走得更快了。

    岳棋这个恨啊,可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郡主,请回吧。”

    白苏冷着脸把她们都给赶了出去,然后回到林梦雅的房间里回禀此事。

    “主子,这岳棋,莫不是得了什么失心疯了吧?”

    白苏觉得有些古怪,忍不住轻声问道。

    “她没病,但是她可能知道一些,关于圣殿的事情。”

    她一直在思考,谁是背叛她的人。

    思来想去,唯有岳棋。

    但岳棋的手段跟身份也太明显了,除非她像是以前一样,跟自己极为要好。

    可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岳棋就一直在不停的给她下绊子。

    所以,她知道岳棋虽然背叛了自己,但却一定不是最主要的那一个。

    但慧姐姐的确是在她那里遭的罪,这一点,她之前从重华郡主府逃跑的那两个家奴的口中,就得知了。

    慧姐姐,是岳棋送给重华郡主的礼物。

    不过慧姐姐虽然给打傻了,却并不笨,一个人逃了出来。

    那岳棋,当真是好狠的手段。

    “照这么说,她不让殿下去圣殿,其实也是好事了?”

    但林梦雅点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这事,怕是没那么简单。

    “你去帮我跟纭儿说,我需要清微会馆,第二次给我打听一件事。我要回到,所有关于慕容曦的消息。不管是清微会馆能不能拿到的资料,我都要!”‘

    白苏点头领命出去了。

    林梦雅靠在床上,逗弄着怀中的小家伙。

    可是心里头,却是在惦记着那个大的。

    到底,岳棋所要阻止,是什么事情呢?

    明日,她就要启程离开了。

    龙都的事情,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但是林梦雅知道,此事依旧还在继续,不算完。

    “小妹,你到了圣殿之后,凡事学着多忍耐一些吧。那里,可不比家里啊。”

    宫斌一边这么说,一边给她塞了好几千两的银票。

    更何况之前,他们就给她准备了一匣子的银票了。

    这让林梦雅有些哭笑不得,明明他们都怕自己忍不住了会在圣殿里头惹事。

    怎么偏偏给了这么多,这不是给她摆平事情的机会么?

    “好了大哥哥,我也不是小孩子。再说这次,不是还有蔡凌跟曦殿下看着我么?放心些,我没事的。”

    令她有些意外的是,龙天昱不能跟她一起走了。

    人茧的事情又有些该处理的地方等着他去做,所以,她要跟蔡凌一起走。

    本以为蔡凌会高兴得手足无措,但是人家却准备得比她都充分。

    两手一摊,她只好当个闲人了。

    “这小东西,你要如何安置?”

    宁儿始终吊在她的脖子上,但林梦雅却不能就这么带孩子走。

    不过好在,龙天昱都安排妥当了。

    “自然是要给人家送回去了,我要是抱走,可不成了人贩子了么?”

    她有些不舍,亲了又亲之后,才交给了纭儿。

    外面,龙天昱派来的人已经等了一个早上了。

    她其实最讨厌的便是离别,但如今,却又期盼着。

    因为,她希望可以再次见到自己的儿子跟男人,可又真的觉得,离不开宫家的这群人了。

    她第一次见到,这么有爱的一个家族。

    不管她来多久,但是她对他们,始终是用了真心的。

    “看你们这一个个的哭丧着脸,小妹这是去圣殿,又不是去战场。过不了多久,她还会回来的,对不对,小妹?”

    宫斌笑着说道,可眼神里,却带着跟其他人一样的乞求。

    她被逗乐了,这群人,该不会以为她会一去不复返了吧?

    “这是当然了,宫家是我的家,我办完了事情,不回家要去哪呢?”

    她算是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丹,但即便是如此,宫家人还是恋恋不舍。

    “要不,还是我跟着你一起去吧?”

    宫五试探着提议,随后,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谁知道她却摇了摇头,说道。

    “圣殿不是什么好去处,我一个人陷进去是迫不得已,你们要是跟着我一起去,那是得不偿失。好了,我没事,一切不是还有蔡凌替我兜着呢么?”

    她使了个眼神给蔡凌,后者愣了一下,这才反应了过来。

    “是,请各位放心,我一定胡好好的保护宫小姐的。”

    这个斯文害羞的青年,如今却成为了宫家人唯一的依靠。

    看着宫家人一个个眼中的期盼,与沉甸甸的信任后,蔡凌不负众望的,脸红了。

    林梦雅有些无语,这又不是大姑娘,也不知蔡凌脸红个什么劲儿啊?

    “行了,小妹,你还是上车吧。”

    宫斌摸了摸眼睛,那模样,活像是送女儿出嫁。

    林梦雅真是哭笑不得,该说大哥是多愁善感好,还是说他是没事瞎操心的好?

    “大家都放心吧,没事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在家里头,万事也都要当心。千万千万记得,我没有回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她是这个家的一份子,自然凡事都要为这个家考虑。

    林梦雅再三的嘱咐了大家几句后,终究还是进了马车。

    “驾!”

    马夫扬鞭,驱赶着马儿离开。

    她用力的冲着大家挥手,可眼睛,却有些发干。

    明明说好不哭的,所以,如论如何,她都不会哭!

    “小妹,一路顺风!”

    宫五大喊,而其他人也跟他一样,拼命的扬着手,不自觉的追着她的马车,把她送出了很远很远之后,也不舍得离开。

    “大家再见,我会回来的!”

    这种感觉,已经好久都没有体会到了。

    最终,林梦雅还是坐在马车里面,悄然落泪了。

    这,便是家人啊。

    “没事吧?”

    坐在旁边的蔡凌,给她递了一方帕子。

    林梦雅接过来,细细的擦了一下眼角后,摇了摇头说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对了蔡凌,我有件事想要问你。”

    “嗯,你问吧。”

    “你为何,会答应跟我一起去圣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