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原来是你
    这些人的目标,从来都不是龙天昱,而是那些人茧。

    之前那些被鼓动的人,也是因此被蒙在鼓里。

    要是她因为赐婚之事跟龙天昱闹起来,那别人,可就有了可乘之机。

    所以,林梦雅丝毫没有犹豫的,就拒绝了皇尊的‘好意’。

    他们就牢牢的守住人茧,看那些幕后黑手们,还能有什么手段施展。

    离开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林梦雅这几天什么都不错,整日的陪在宁儿的身边。

    小家伙越发的肉嘟嘟的,虽然不爱说话,却爱笑得很。

    除了去跟萧奕?上课,就是陪在他娘亲的身边。

    林梦雅每日都抱着宝宝,亲也亲不够,爱也爱不够。

    “主子,小主子以后要怎么办呢?”

    白苏有些担忧,毕竟她们不能永远的待在龙都。

    可宁儿却不一样,他现在是慕容曦的义子,也是未来曦殿下爵位的继承人。

    唯独不能被承认的,就是她家主子的亲生宝贝。

    “孩子,当然是要跟自己的父母在一起了。我可不想,再让我的孩子,经历那些事情。”

    之前宁儿被虐待的事情,不是她不恨,不想报仇,而是时机未到。

    一旦时机成熟,她要让那些伤害过她儿子的人,百倍偿还。

    “那样也好,我看自从小主子回来以后,主子的笑也多了,人也开心了不少。”

    纵然她每日都是笑脸迎人,可唯有白苏看得清楚她心中的隐忧。

    “那是自然,因为这是我的宝贝啊。”

    她抱起孩子,美丽的脸蛋上带着母性的慈爱,仿佛能融化是世间所有的冰寒。

    “大小姐,祥华郡主来了。”

    突然,有婆子来通报。

    只听到祥华郡主四个字,林梦雅脸上的笑容,就微微的收敛了些。

    随后,把宝贝儿子抱在怀中,顺手把一缕发,掖在了自己的耳后。

    “她还敢送上门来?”

    白苏眉头一条,脸上带着几分冷笑。

    林梦雅那里不知,自从白苏知道那些事情时候,一直憋着一股劲儿想要收拾岳棋一顿呢。

    可见,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快请吧,那可是贵客,可不能冷落了去。”

    她神色泰然自若,根本看不出来什么。

    “主子不厌烦她么?”

    “当然烦,看到她就吃不下去饭的那一种。”

    “那小姐,为何还要见她呢?”

    林梦雅歪了歪脑袋,冲着白苏俏皮的笑着。

    “因为,我无聊啊。”

    不然,忙正事的时候,谁还会搭理她?

    这是岳棋第一次来到宫家,但是这里的一切,都不能引起她一丝一毫的注意。

    可到了林梦雅所居住的院子外面的时候,她却停下了脚步。

    眼神里闪过一丝疯狂的嫉妒,纵然现在的父亲对她也是十分的娇惯,却比不得宫家对宫雅的十分之一。

    门,是普普通通的木门,可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是极其用心的布置。

    就连院子里的路灯,都是贴着各色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

    不由得,晃花了岳棋的眼。

    这些,为什么只有那个女人才能拥有?

    为何她总是能够轻易的,拥有自己所渴望的?

    就连她自己的亲生姐姐,也看重她胜过自己,这让她如何不恨,如何不嫉妒?

    “郡主驾到,有失远迎,坐吧。”

    院子里有有一方天地,专门设计成了可以会客的暖房。

    林梦雅慵懒的靠在榻上,随意的打着招呼,怀中是玉雪可爱的孩子。

    岳棋的眼睛,从一开始进门,就黏在了孩子的身上。

    怎么会...这不是龙天昱的义子么?

    “呦,想来是郡主觉得我这地方不够好,所以不想坐是吧。其实我也能理解,毕竟这个地方,一不能随便兴风作浪,二不能拿人家的心头肉来威胁。对于郡主而言,的确不怎么适合。”

    她语气清浅,态度和气,就像是朋友间的谈笑。

    但岳棋却听出了其他的意思,心头一震,她,怎么会知道?

    “宫小姐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懂。”

    “没听懂不要紧,主要是郡主以后,还是别做这种事情了。我这人念旧情,有是个好脾气有教养的。要是换做别人,早一刀子插进你的胸口,绞烂你和那颗黑心了。”

    她笑容灿烂,可语气渐凉。

    “你!就算你是宫家的家主,也不过是个平民,可我,才是卫国陛下亲封的郡主,你敢对我不敬,传出去,皇尊陛下只会越来越厌烦你。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嫁给慕容曦!”

    辩不过了,就开始拿身份压人了么?

    可惜,林梦雅才不怕她这个。

    “皇尊是皇尊,他说嫁哪个,我便要嫁哪个么?岳棋,我不是你。不管是我的婚约亦或是我的命运,都由我自己主宰。其他人,算个屁。”

    连皇尊在她的眼里,也不过就是个还算是英明,只是偶尔犯糊涂的上司而已。

    她有钱有颜值有实力,只要龙天昱不傻不瞎,就应该知道选谁。

    看着岳棋小学生似的放狠话,她突然觉得索然无味了。

    唉,这年头找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怎么也这么难了?

    “不用你嘴硬,宫雅,你就不想知道,皇尊看重的那一家吗?据我所知,那位小姐可是才色兼备,不在你之下。何况你现在拒绝了皇尊,那么,曦殿下正妻的这个位置,只怕再也轮不到你了。”

    岳棋幸灾乐祸的说道,当初,她历经艰险,几乎是千辛万苦的才成了慕容曦的未婚妻。

    可这身份还都还没等她坐实,宫雅就横空出现了。

    而慕容曦,转眼间就被那个女人引诱了过去。

    态度强硬的跟自己解除了婚约不说,还让她成为整个龙都的笑柄。

    这让岳棋,每每想起便是十分的暴躁。

    谁知道,林梦雅竟然笑眯眯说道:“只要不是你就好,是吧,我的小殿下。”

    看她这幅浑然不在乎的样子,岳棋差一点气到吐血。

    “林梦雅,你到底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几乎是低吼的质问着她,但林梦雅却勾起唇角,笑容藏着三分的冷冽。

    “岳棋,这是我想要问你的。还有,杀了你养父母的感觉如何?”

    岳棋眸子一愣,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不,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看到岳棋眼神中的慌乱后,林梦雅知道,自己猜对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林梦雅,你回答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反正现在,你已经是郡主了,不是么?哦,我忘了。郡主一直在外面休养来的。要是跟人家说走嘴了。说您这位尊贵的郡主小姐,是在试炼地长大的,并且还勾引人不成,就想要伤害无辜之人。还是说,要把你在冬至那一夜,故意引诱重华郡主,要把谋反的事情,都推给秦王跟她的女儿身上呢?”

    林梦雅并不咄咄逼人,甚至她说话的声音,依旧如同往常一般的柔和,可却让岳棋,生生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林梦雅,你可有什么证据么?别忘了,皇尊是不会相信你的了。”

    她狠狠的警告,可惜一点用都没有。

    林梦雅就靠在那里,却像是泰山一般,岿然不动。

    “证据?你就当我没有吧。否则我要是有了,你岂不会天天的就往我们府里头跑。或者是为了毁灭证据,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出来,亦或是早做准备,好让我的证据失效。岳棋,你看我,像那种傻子么?”

    许多事情,其实并没有确凿的证据。

    而林梦雅这么说,也只是为了诈她一诈。

    但不知道是林梦雅太稳,还是岳棋的承受能力太差了。

    岳棋并没有否认,也没有据理力争。

    冷冷的瞪着林梦雅,似乎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你以为,他们会信你?”

    “哦?如何不信我?”

    “哼,你们宫家,谁都想要来分一杯羹。他们恨不得你出错,然后好一拥而上,瓜分你的一切!”

    “我不怕,只要你得不到就行。”

    依旧淡然的态度,越发的衬托出岳棋的心情急躁得厉害。

    林梦雅笑眯眯的看着她,但笑意,却没有直达眼底。

    “是不是觉得很难过,很想掐死我?不过真是抱歉,有这样想法的人太多了,你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最后一个。可岳棋,有些债,我应该向你讨回了。

    上官慧,是你打的吧?”

    其实,从上官慧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林梦雅其实就猜到了,有可能会是谁做的。

    京城里认识她的人不少,但是能知道她身边的人的人,只怕是不多。

    其他人都是经受住了风霜的摧残的,唯独岳棋,知道她的一部分秘密,而且下手也容易些。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岳棋眸子转了转,有些不太自然的否认着。

    “你不承认不要紧,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对峙。不过,你今天来应该另有目的吧,要不要坐下来,先喝杯茶。”

    她笑着说道,语气淡然。

    “林梦雅,离开他,不然,你只能给他带来厄运!”

    他是谁,不言而喻。

    林梦雅看着岳棋,收起了自己所有的表情。

    “那也是我们的事,你瞎操什么心。”

    瞬间,岳棋的脸色阴沉,差一点被气死过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