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有人倒霉
    “瞧瞧,这都多大的人了,还学人家小孩子耍脾气。好了,听话,给叔父道个歉,之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好不好?”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后尊一直用自己的女性的温柔,来处理皇尊不能及时处理的矛盾。

    在外人的面前,她可以雍容华贵,高不可攀。

    但是在孩子跟丈夫的面前,她也可以温柔可亲,善解人意。

    见慕容曦还不动,后尊眉头皱了皱,上前亲自去拉了拉慕容曦的手臂,然后冲着他,微微的摇了摇头。

    慕容曦可以不给皇尊的面子,却不能不给她的。

    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都是侄儿的不是,但侄儿一定要娶宫雅,谁都不能改。”

    说完,就气鼓鼓的离开了。

    “这个叛逆!”

    独自留下的皇尊,气得瞪眼睛。

    从慕容曦的这句话里头,后尊也多少知道了些他们起争端的原因。

    原来,是宫家那个聪明能干的姑娘。

    不由得摇了摇头,到底是年轻人,血气方刚不懂得变通。

    “陛下莫气,说起来,那宫家的姑娘臣妾也是见过的,很讨喜又灵透,的确跟曦儿很相配。”

    “的确是很配,一样的不把朕放在眼中,一样的狂傲,一样的不可救药!”

    皇尊的火气还是很大,就连后尊也不敢深劝。

    “可是有什么事情,让陛下如此气愤?”

    “还不是朕的好侄子,本来,朕是好意,想要给他指一门好的亲事。那姑娘的姑娘美是美,但是名声却不好。可没想到,今日朕让李荣去宫家商议此事的时候,那个丫头,居然敢口出狂言。朕可是给足了她面子,反倒是她自己,蹬鼻子上脸,不知进退!”

    后尊若有所思,她并没有直接去问皇尊,到底宫雅说了些什么,才把他给气成这个样子,反倒是想了想,开口说道。

    “这主意,是谁给陛下出的呢?”

    “你问这个干嘛?”

    后尊温柔的笑了笑,替皇尊斟满了一杯茶。

    “臣妾是觉此人,对陛下包藏祸心,实在是可恶至极。”

    “嫣儿,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陛下,您重用宫家的事情,可是有不少人看在眼中,气在心里的。让曦儿娶妻不难,难的是,明明大家都知道宫家对于女儿的看重。要是现在一起娶了两个,那宫家,必定会怨恨陛下您的。”

    后尊便是后尊,一针见血,干净利落。

    皇尊恍然大悟,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臣妾比任何人,都知道皇尊待曦儿的心思,但是这话得分两头说。曦儿的脾气,你我都看不透。但是他唯独喜欢宫家的那个女子,若是我们成全了他,那他必定会对我们心存感激。可要是您强迫他不许娶那个宫家的姑娘的话,只怕...”

    后尊的话,让皇尊完全清醒了过来。

    他愣愣的看着自己空空荡荡的御案,似是刚反应过来。

    “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嫣儿,我差一点糊涂了。”

    皇尊苦笑着说道,后尊叹了一口气,看来陛下,是真的明白了。

    “所以,臣妾才说,此人是包藏祸心。陛下的心思,嫣儿都知道。但陛下,凡是不能操之过急啊。”

    他们不会再有任何的子嗣,这个秘密,只有他们夫妻二人知道。

    而太子也是如此,他从出生那天开始,尽管没有任何的异样,但他们夫妻知道,太子,也绝对不会再有后嗣。

    所以,皇尊培养慕容曦,也是在给慕容家留一条后路。

    可慕容曦太冷情了,又不是在他们夫妻二人的膝下长大的。

    他太过迫切的想要抓住慕容曦,却被别人所利用了。

    “朕知道了,你放心吧。此人以后,朕再也不会听他说的话便是了。”

    后尊知道,皇尊是不想让她太过担心而已。

    “那臣妾就告退了,陛下,还是要多多注意自己的身体。”

    “嗯,嫣儿也是。”

    回到自己的宫中后,后尊却叫来了自己最得力的人手。

    要他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那个想要鼓动皇尊的人之后,她又让人,秘密的请来了慕容曦。

    “娘娘,如果您还是为了今天的事情想要劝我的话,大可不必多言了。”

    慕容曦的态度很坚决,而后尊则是屏退了左右。

    “我知道你的心思,放心吧,我会极力的促成此事。但是,你自己也要多多的注意了。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后尊跟他的联盟,虽然暂时看起来稳固,但随时有可能坍塌。

    所以,他们都得步步小心。

    慕容曦眉头一皱,低声问道。

    “娘娘的意思是,此事,是有人成亲从中作梗么?”

    后尊看着他,点了点头。

    “的确是这样,曦儿,最近你有得罪过什么人么?”

    得罪?龙天昱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可笑。

    “人,自然是得罪了不少。但能让陛下如此信任的,只怕没几个。”

    他的神情淡漠,看起来并不着急。

    后尊当然清楚,这人哪里是真的,哪里是装的。

    比如,在皇尊的面前,只怕这人,有许多事情都是故意的。

    “原来,你心里头都有数。”

    “嗯,原本知道我在陛下面前说提起这件事的人就不多。更何况,是在陛下的面前,还能说得上话的。我知道,陛下不过是一时心急,才会被人给利用。但是,那人却打错了主意。”

    人人都以为,他是凭借着皇尊与后尊的宠爱,才能有现在的位置的。

    但谁都不清楚,他之前经历过什么。

    后尊的确是需要一个合伙人,但是这个合伙人,却需要强大的实力。

    而他,就符合这样的条件。

    卫国的皇尊陛下,他,不稀罕。

    “你能理解自然是好的,陛下年纪大了,太子的身体又不好,不管是三王还是圣殿,都对陛下虎视眈眈。所以,他也只能如此。”

    后尊有些担忧,今天的事情,终究是埋下一个隐患。

    宫家的财力她是知道的,而且那个姑娘又聪明得厉害,万一今天事情处理不好,只怕宫家就会成了旁人的助力。

    到时候,他们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其实娘娘不用多心,宫雅不会是个威胁。倒是今日,那个在暗中撺掇陛下的人,值得您注意。”

    “我知道。”

    “不,你并非完全的清楚。其实,他们冲着的,不是宫雅,也不是我,而是近日来,我正在忙着调查的一件事。”

    龙天昱的话,让后尊有些疑惑。

    待得他细细的解释了几句后,后尊这才惊觉,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他们是怕事情暴露,所以才撺掇陛下,让你无暇顾及,对么?”

    慕容曦点点头,那些人肯定了解宫家的脾气。

    一旦皇尊真的派人去说了,那么宫家的反应一定很大。

    到时候,他就会忙着这件事,而疲于奔命。

    对那些事情的探查,也就会松弛一些。

    然后,那些人就可以做些手脚了。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宫雅,比他们想象当中的更加厉害。

    没哭没闹,却跟皇尊撂了狠话。

    这下子,所有人都该认定,宫家一定会跟皇尊有矛盾。

    到时候,那些人便会进行下一个计划。

    而他,也正好可以不动声色,顺藤摸瓜。

    “这些,都是你们商量好的?”

    后尊有些意外,之前她都没有看出任何的端倪?

    “不,我们没有商量。”

    默契,谁让他们是夫妻呢?

    慕容曦有些得意的想到。

    “看来,真是我老了。你们年轻人啊,总是这样一惊一乍的,让我们这些老人,跟着担惊受怕。”

    后尊嗔怪的说道,她还以为宫雅是真的误会了皇尊,正想着该如何安抚,却不想,这一切竟然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娘娘,她很好,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这世上,不会有人比她更好。”

    提起自己心尖上的那个姑娘,慕容曦不自觉的放缓了眼角眉梢的冷意。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那个姑娘。”

    这句话,无关他们的身份。

    只是一个长辈,对于晚辈纯然的关心罢了。

    “嗯。”

    大大方方的承认,一提起她,慕容曦的心里头,就觉得甜丝丝的。

    “真好,我有时候真的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我啊,终究是老了。”

    即便是不老,她也没有机会,做到他们的那种程度了吧。

    慕容曦却一点都吝啬,自己对于宫雅的欣赏跟喜爱。

    两个人在宫内畅聊了许久,而宫外,坐在家里头看书的林梦雅,则是打了一连串的喷嚏。

    揉了揉鼻子,这又是谁,在背后骂她呢?

    林梦雅预料的结果不差,的确是有人倒了霉,却并不是他。

    第二日,就有一个把不大不小的官员,因为点不大不小的事情被贬官了。

    “小姐,您真是料事如神。怎么知道,那个官员会被贬呢?”

    院子里,纭儿一脸的崇拜。

    “想知道?那就给我揉揉肩膀,我再告诉你。”

    不过,任由纭儿怎么问,怎么伺候,林梦雅还是没说实话。

    其实很简单的事情,那就是有人,着急了。

    那天,有人去雪场里面闹,她去看到人茧的时候,就知道有问题。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