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宫里传旨
    “柴夫人,您还是先不要如此的悲观。我觉得柴小姐,也并非是无药可救。”

    她心思微动,笑意盈盈的说道。

    “宫小姐,你可有什么办法?”

    柴夫人也是病急乱投医,瞪着眼睛巴巴的看着她。

    “依我看,贵府小姐应该是受到了某种蛊惑。如果夫人想要帮忙小姐的话,可以先把小姐看到的东西套出来,如此,我才好帮您不是吗?”

    林梦雅悄声在柴夫人的耳边说道。

    疯子,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所以,柴小姐绝对没有疯。

    她对着柴夫人笑了笑,示意她千万不要声张。

    宫五没听到她们之间的对话,只是例行跟拆老爷道别之后,带着她去往了下一家。

    但让林梦雅有些意外的是,一连去了好几家,那些人都只说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看来,柴小姐果然不一般。

    刚刚吃过午饭,曾祖就派人来寻她。

    说是宫里的人来了,让她赶紧回去迎接。

    刚进门,就感受到了里面的低气压。

    不管是宫家人亦或是奴仆,几乎都气愤的瞪着大厅。

    “纭儿,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贴身小棉袄纭儿迎了上来,可爱的小脸上,却带着几许气愤。

    “还说呢,都怪那个曦殿下!小姐,您以后可别跟他来往了!出尔反尔,脚踏两只船,绝对是人渣中的人渣!”

    人渣,是她教给了纭儿的词汇。

    没想到今天,先给她家男人用上了。

    挑了挑眉头,她进了外厅,脱下斗篷之后,也听完纭儿絮絮的说完了龙人渣的成渣过程。

    原来,里面的人是皇尊派来说媒的。

    但没想到的是,他却得不只是宫家这一家亲。

    除了她之外,还要有一个姑娘,要嫁给曦殿下。

    宫家人哪里舍得自家姑娘受那种委屈,当场就要发作。

    要不是曾祖跟宫斌死死的压着,只怕太监想要平平安安的走出宫家都是难事。

    不过林梦雅却没怎么气,她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按照龙天昱的性子,本不应该如此,那又是谁的主意呢?

    “老祖,大小姐回来了。”

    仆人进去通报,大厅里的人的目光,也集中到了门口。

    只见一个穿着素色衣裙的女子缓步走了进来,她容貌精致,一进来便像是带进来一缕灿烂的阳光似啊,整个大厅都亮了起来。

    “宫雅见过曾祖,不知曾祖唤我前来有何事?”

    她态度落落大方,就连那个在皇尊面前,伺候了三十年的太监也挑不出她半点的错处。

    “宫老先生真是好教养,怪不得咱们那位眼高于顶的曦殿下,非大小姐不娶呢。”

    阴柔的嗓音她并不陌生,但这人,她却不认识。

    “不知这位大人是?”

    “咱家李荣,只是宫里的一个老奴才,经不起小姐的一声大人。”

    那太监约五十岁上下,衣着倒是精美,只是面白无须,看起来不是个爽利的人。

    林梦雅清楚,这些人得罪不得,于是陪着笑意说道。

    “公公客气,曾祖,要是没事,宫雅就退下了。”

    “慢着,宫小姐,今日咱家是带着旨意来的。陛下重视宫家,也重视您。所以有些事情,想要请小姐一个示下。”

    林梦雅眉头一挑,说得这么客气?怕不是什么好事。

    那太监笑得灿烂,脸上的褶皱都加深了不少,看起来就像是一朵老菊新绽。

    “是这样,咱们曦殿下虽是对宫小姐情有独钟。但殿下毕竟身份贵重,陛下的意思是,希望曦殿下能够多娶一位小姐。一来,是宫小姐以后有个伴,二来,也可以早点为殿下开枝散叶。皇家的子嗣,还是多多益善的好。”

    老太监很聪明,知道用皇尊来压她。

    但林梦雅又岂是那么好对付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笑容有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不好意思了公公,我,不同意。”

    李荣愣了愣,似乎没想到她会拒绝。

    林梦雅看着他的表情,心中冷笑,可面上越发的和善。

    “你刚才没听清楚是吧,我说,不行。”

    她一字一句,态度坚决得很。

    李荣这才反应了过来,不过却是叹了一口气,用惋惜的口吻说道。

    “咱家也知道,让小姐现在就接受,肯定是为难了些。但是宫小姐,您得清楚,曦殿下,可不是寻常的男子。他这一辈子,可不能守着一个人。”

    话说到了这份上,林梦雅觉得也大可以不必继续兜圈子了。

    李荣是皇尊的奴才,他敢这么说,就代表着皇尊也是这样想的。

    “没错,曦殿下的确是不能守着一个人。可惜啊,我宫雅也不是一般人。公公回去不妨跟陛下回禀,说我宫雅即便是这辈子嫁不出去了,也绝对不和别人共侍一夫。还有,公公回去了,也别忘了告诉陛下。不娶我过门不要紧,到时候,他最喜欢的侄儿断子绝孙,就算是圣旨,在我面前也如同废纸一张,恕难从命!”

    她霸气的说完这些话,便从容离开。

    李荣鼻子都气歪了,他当了这么些年的差事,还没看到过谁敢这么跟陛下顶嘴的。

    宫家人也愣了一下,但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赔罪。

    反而都是虎视眈眈的盯着那李荣,恨不得把他给活吞了。

    “宫老先生,你这曾孙女的脾气,还真是硬气。咱家办不了差事,自然是回去领罚。不过宫家,还是好好的管教一下女儿才是!”

    宫乾丰面色阴沉的看着那太监,虽然刚才小雅的行为是放肆了一些,但是他竟然,没有任何想要阻拦的想法。

    “我们宫家的人,还轮不到你来说。”

    宫二早有诨名在外,那群太监们也不敢硬碰硬。

    被人驱逐出去,这在他们的职业生涯里,只怕也是头一次。

    “小姐,人都走了。”

    院子里,纭儿急匆匆的来回禀接下来的情况。

    林梦雅点点头,却一点都不慌。

    “小姐,您不害怕么?”

    纭儿出身皇族,自然清楚这里面的潜规则。

    林梦雅只问了她一句。

    “刚才,爽么?”

    纭儿想了想,然后偷偷的点了点头。

    “爽,就对了。咱们爽了,皇尊就会不爽。但是,他却不会来怪罪我。”

    “怎么会呢?不是您,把那老太监给赶走了的么?”

    “是我赶走的,但是,可不是我要他来的。看着吧,有人要倒霉了。”

    她说得云山雾罩,绕的纭儿有些糊涂了。

    但是她再糊涂也知道一件事,她家小姐说的,绝对不会有错就是了。

    刚入夜,龙天昱就被人给请到了皇宫。

    他一整天都在忙着调查尸体的事情,原本皇尊也是体贴他辛苦,所以也免了他请安的麻烦。

    他也不知道,为何会这么匆忙。

    “见过陛下。”

    御书房内,皇尊的脸色并不好看。

    龙天昱不明白,也不好轻易开口。

    皇尊盯着自己的最疼爱的侄儿,半晌,才开口问道。

    “曦儿,你到底中意宫雅哪一点?”

    龙天昱一愣,看到皇尊眼中的严肃,他只能回答。

    “侄儿是喜欢她这个人,包括她的一切。”

    “你真的,非宫雅不娶么?”

    “是。”

    “那如果,是朕的命令呢?”

    龙天昱抬起头,坚定的看着皇尊。

    “即便是您的命令,侄儿也一定不会遵从。”

    皇尊气得浑身发抖,大手一扫,御案上的东西,都被他扫到了地上。

    “曦儿,你太让我失望了!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你何至于,何至于如此的忤逆?”

    皇尊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失望。

    但龙天昱却依旧不退缩,而且他的心头,也涌起了一丝丝不好的预感。

    “陛下,这是侄儿的心意,永远不会改变,还请陛下成全。”

    见他如此坚定,皇尊更是怒不可遏。

    “你!你!来人,给朕把慕容曦押在宫中,哪里也不许去!”

    皇尊气疯了,鲜少有人敢如此忤逆他。

    今天倒好,一来来了两个。

    慕容曦也不再是往日的慕容曦,他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皇尊。

    “陛下,侄儿还有要事,怕是不能跟您叙旧了。外面的事情不少,还请您能够谅解。”

    “曦儿,你放肆!”

    皇尊大拍御案,大声疾呼。

    龙天昱也被激起了火气,就梗在那里,丝毫没有低头的迹象。

    “你们这叔侄两个,又在吵什么呢?”

    就在两个人陷入了僵局之时,门外有一道温柔婉约的声音传来。

    随后,雍容华贵的后尊,便出现在二人的满前。

    凤眸流转,掠过了皇尊,也掠过了慕容曦。

    心头有些微微的惊讶,怎么吵成了这个样子?

    “嫣儿,你怎么来了?”

    皇尊终究是敬重后尊的,见她来了,脸色缓和了不少。

    “见过陛下,臣妾是给陛下送羹汤的。没想到,在外面就听到了你们叔侄两个的声音,曦儿,快给你叔父道歉。叔侄之间,就如同父子之间,怎么就闹得这么僵了?”

    后尊终究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这叔侄两个的脾气,更知道皇尊面子,折损不得。

    “侄儿无错,为何要认。”

    谁知,慕容曦今日也成了个死心眼。

    后尊有些小小的惊讶,可眼底的笑意却更浓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