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难舍难分
    很奇怪的感觉,明明他什么都不记得,可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给予自己最需要的一切。

    也许,这就是他们之间,注定的缘分吧。

    她不自觉的抓住了男人的衣襟,小小声的说着。

    “我也是。”

    不再想着该如何不动声色的解决完所有的事情,在在乎她的人的那些人的眼中,自己的不辞而别,其实更加的让人痛苦不已。

    所以,从她跟龙天昱再度相逢的那一天起,她就决定,再也不会跟自己在乎的人相分别。

    两个人静静的相拥了许久,眼看着外面再也没有了阳光,林梦雅不得不轻轻的推了推那男人的胸。

    “今晚,不能不回去么?”

    他的语气,活像是在等待着主人的小狗。

    林梦雅有些不落忍,但毕竟她们现在的关系,还不允许如此。

    可她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能摸了摸他的脸,眼神里写满了歉意。

    “傻瓜,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忘记了你,也忘记了宁儿这么好的孩子,我们又何必受这种分离之苦。谢谢你,给了我这一切,让我成为了一个圆满的人。”

    他执起她的手,亲了亲。

    林梦雅眼眶微红,刚想要说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的话,他们一家三口也不会如此。

    可惜,龙天昱却用手指堵住了她的嘴。

    “嘘!再抱一小会儿,我就送你回去。”

    纵然不舍,可分别将至。

    现在,还不是任性的时候。

    龙天昱亲自把她抱上了马车,只是却没有停在宫家的大门口。

    “回去吧,不是还有白苏跟着我么,别担心。”

    街角,两个人的视线又是难舍难分。

    龙天昱恋恋不肯离去,而林梦雅看到他不离开,也迈不开步子。

    白苏看来看去,最终叹了一口气。

    然后转过头去,就当没看到。

    早先在王府的时候,她们这四个姑娘就已经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的了。

    现在...还是再忍忍吧。

    最终,林梦雅跟白苏还是一步三回头的往宫府去了。

    龙天昱在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内,这次转身往回走。

    却不想还没走多久,就有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曦殿下,我们来谈一谈吧。”

    那人自黑暗中步出,在若隐若现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神秘莫测。

    龙天昱掀开马车的帘子,盯着面前的人,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冷笑。

    “好。”

    就在龙天昱会见神秘人的时候,林梦雅已经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可惜刚一开门,就看到了坐在屋子里等着她的宫斌。

    “大哥哥...您怎么在这里?”

    像是晚归的孩子似的,林梦雅不由自主的有些心虚。

    宫斌看着她,却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你还要瞒我们多久?”

    她心头暗叫一声不好,听这话的意思,难不成大哥哥已经发现了她跟龙天昱之间的事情么?

    可这事,只有四哥哥知道。

    难不成,那家伙背叛了自己?

    可不想林梦雅的迟疑,却被宫斌自动解读成了某种为难。

    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却没有责怪,唯有心疼。”

    “我知道你也是不得已的,为了宫家,你也只能如此,但是,你为何不跟我们直说呢?难道,你还不相信咱们家里的人么?”

    什么为了宫家?林梦雅愣了愣神,总觉得这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大哥哥,其实我...”

    “我知道,从皇尊能答应我们修建学院开始,我就知道他一定是让你去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其实从前,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过先例。我并非是气你不告诉我们,而是气你不顾自己的安危。”

    宫斌的话,让林梦雅觉得纳闷之余,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原来,说的不是她跟龙天昱的事情啊。

    心思安定之后,也开始跟大哥哥打哈哈。

    头垂了下来,甭管对不对的,先摆出一个认错的样子出来,总是没错的。

    “好了好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放心吧,曾祖还不知道这件事。今天连夫人过来找你,似乎有什么急事。我说你去拜访芳华郡主之后,还要买一些路上要用的东西,帮你打发过去了,你可别穿帮了。”

    看来,大哥哥是以为她不在家,是去给皇尊他们办事去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四哥哥肯定是帮了忙的。

    眯起眼睛,林梦雅笑得那叫一个乖巧。

    点头哈腰的送走了大哥哥之后,林梦雅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好险啊。

    “小姐,小殿下等您等困了,现在已经在我的屋子里睡着了。”

    纭儿轻轻的把宝宝给抱了过来,小家伙睡得倒是很香,是不是的还吧唧一下自己的小嘴巴。

    看着这个跟他爹越来越相似的小家伙,林梦雅忍不住亲了又亲。

    还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这个好,起码,不会像是现在这样,还必须得偷偷摸摸的。

    冻尸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如何处理的。

    反正林梦雅铺在龙都内的眼线们,未曾带回来任何与之相关的消息。

    看来,她家男人还是蛮厉害的嘛。

    虽然不知道连婶婶找自己何事,但出发前,总得要去看看连婶婶才还是。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带了许多礼物才拜访。

    “你这丫头,怎么这几天跑得都没有个人影了?”

    几日不见,连夫人想她就想得厉害。

    同样想要见她的,自然还有上官慧。

    两个人看到她之后,眼神倒是一模一样。

    只是一个是带着长辈的慈爱,一个则是带着某些急切。

    林梦雅都明白,所以她来了。

    “过了年事情忙,所以没来看婶婶,是我该打,婶婶这几天身体状况如何了?”

    “我好多了,有月儿陪着,比吃什么药都管用。对了,听说你这几天就要准备去圣殿了么?”

    林梦雅点点头,这事在世家里头人尽皆知。

    明天是各个世家去皇宫里给皇尊请安的日子,过了明天之后,世家的嫡系们,就可以选择去圣殿了。

    不过,虽是皇尊在前,圣殿在后,但是谁都清楚,圣殿是凌驾于皇尊之上的。

    别说是皇尊了,就连她听着,也觉得怪别扭的。

    可惜,这都是多少年的老令了,无人敢违背就是了。

    “虽说那里也是个好地方,但是你万事都要自己小心。我知道你这孩子,胆大,心细,又聪明。但是圣殿,可不简单呐。”

    连婶婶在暗示她什么,林梦雅虽然没听懂,但却知道婶婶也是出于好意。

    两个人又畅谈了许久,终于把婶婶哄得高高兴兴了,林梦雅这才起身告辞。

    “行了,知道你事情多,去忙吧。月儿,去送送雅儿。”

    连婶婶到底身体的状况不如从前了,跟她说了一会儿话之后,看着明显就没有什么精神了。

    “好,您先休息,我一会儿就回来。”

    上官慧笑了笑,看来,她现在跟连夫人相处得不错。

    林梦雅看到两个人的互动,也放心了不少。

    说实话,她走了之后,慧姐姐如果不是在连家的话,她还真的有些不放心。

    “你们先下去吧,我们两个自在的说一会儿话。”

    上官慧遣走了跟随的侍女,柔声说道。

    林梦雅看着她,笑容里带着几分挪揄。

    “没看出来,我们月姐姐,还是个厉害的人物呢!”

    “你呀,就会取笑我。现在这里没人了,有几句话,我得嘱咐你。”

    话,自然是婶婶的吩咐。

    林梦雅洗耳恭听,认真的很。

    上官慧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说道。

    “夫人说,如果你去了圣殿,除了要小心那些,原本就对你们家虎视眈眈的人之外,还要小心圣殿本身。”

    林梦雅眉头微挑,夫人是世家的出身,又是这里的人,能说出这些话来,只怕不容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夫人自己说,因为她未出嫁之前,就是家中最得宠的女儿,所以有些事情,也得以知晓些。你知道每年世家去圣殿,除了元月祭之外,还要做什么嘛?”

    这个嘛...她还真的有些不太清楚。

    毕竟,元月祭这种事情,她也是第一次听说的。

    不仅如此,就连家里人也是好久没有去过了。

    “还有,送上‘祭品’。”

    上官慧说这话的时候,黝黑的眼睛里,飞快的掠过了一丝恐惧。

    林梦雅并未忽视,抓住了她的手,压低了声音问道。

    “祭品,什么祭品?”

    “夫人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这是之前她家里的老人不经意间提起过的。从前,十大世家去圣殿的时候,除了家主本身之外,还要带上最贵重的东西作为‘’祭品。”

    这样说,她大概就会理解了。

    但是作为圣殿来说,如果要是有祭品的存在的话,其实也算是合理。

    可慧姐姐跟连婶婶说的,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了吧。

    “也许,对于一般的家族来说,金银珠宝就算得上是贵重了吧?但是对于那些大家族来说,你觉得什么东西,最为重要?”

    大家族嘛,寻常的金银珠宝肯定是没什么了,除非是——

    不会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