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奇怪冻尸
    尸体保存得完整,看来这里的低温,帮了大忙。

    林梦雅拿过一盏油灯,仔细的看着尸体的状况。

    虽然脸色清白,奇怪的是这里的尸体,怎么都像是活人一般呢?

    她是亲眼看到这些人被屠杀的,一般来说,不应该是如此的模样。

    伸出手来,她摸了摸尸体的四肢。

    虽然是冻得如同石头一般,但是皮肤表面却是保持着诡异的弹性。

    “小心些!”

    龙天昱想要出声阻止,可是在看到他的女人胆子这么大之后,也学会了沉默。

    心头,却对她更有好感了。

    不愧是他前后两次都看上的女人,果然与众不同。

    “你们有没有清查尸体的数量?这几日,可曾有过什么变化么?”

    她起身,看着龙天昱问道。

    “嗯,一共是五十多具尸体,一次都没有少过。”

    她看着这些尸体,眉头微皱。

    “当日,是谁负责这些尸体的呢?”

    “是连胜手下的禁卫军,但是,他们都说,尸体只搬到了这里。我的人也亲眼看到了,做不了假。”

    这倒是奇了,尸体的保存状况就很不一般了,如今又少了那么多。

    且不说这些尸体被运往何处了,可雪场都是由禁卫军看守的,他们又是如何运送出去的呢?

    除非,这些尸体会自己走!

    那会走的,还能叫尸体么?

    林梦雅真想在心里头暗骂自己的异想天开,可她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

    控制尸体走路这种事情她又不是第一次见了,如果有合适的道具的话,这些尸首,是不是也能活动起来?

    双手合十,她在心里头拜了拜。

    自己这么做,也是为了查明事情真相,冒犯了大家的尸身,可千万别生气。

    然后,看向龙天昱说道。

    “你们帮忙,给我抬出去几具尸体好么?”

    有龙天昱在,自然是十分的方便。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五具尸体,被抬到了雪场外面的空地上。

    但是林梦雅没急着上前,反倒是让尸体,在阳光下晒了那么一会儿。

    果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尸体上的僵冻居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消融了不少。

    只不过,龙天昱他们,却没有觉察出,此事有什么异常之处。

    她又伸手摸了摸尸体的皮肤,才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尸体的皮肤就恢复了柔软。

    但是,手感有些不太对劲。

    她掀开一个尸体的手臂,发现手臂上的血管,呈现出灰黑的颜色。

    看来,真的是尸体里面,被注入了东西。

    她看了一下尸体的脖颈处,每一具尸体的脖子上,都有一个花生米大小的洞。

    东西,应该就是从这里注入进去的。

    “怎么回事?这些,你们怎么都没有发现?”

    龙天昱看着她摆弄着这些尸体,心头惊叹之余,却也有些微微的怒火。

    要不是他昨日想她想念得紧,只怕今日,他们也发现不了这些东西。

    “是属下办事不利,请殿下降罪!”

    “不是他们的错,应该是尸体里面的东西有问题。行了,现在可以把他们给抬回去了。”

    她相信龙天昱手下人的办事能力,如果这么轻易就被人察觉到的话,他们不可能没发现。

    她拿出一方手帕擦了擦手,随后龙天昱又接过去,拿了灯引燃烧掉。

    林梦雅这才开口说话。

    “我想,我知道他们是如何把尸体给运出去的了。这几天的舞龙舞狮的游行,你看过没有?”

    龙天昱摇了摇头,他忙着追查这些线索,基本上没有那个时间。

    “嗯,我昨天看了一下,发现其中有几个队伍里头舞龙的人有些不太对劲。现在想起来,与其说是他们舞龙,倒不是说是,他们被龙拖着走。”

    这方法,还真是高超得令人后背发寒。

    如果是真的是如此,倒是还真是可以混过去。

    街上本就人多,而且队伍里还有活人,如果不是她擅长观察人体,只怕一般人都会忽视掉的。

    “舞龙游行一般都是由世家或者是民间自发组成的,只要在入城的时候,由领队去禁卫军那里领入城的牌子就可以了。你还记得,那些龙的样子么?”

    林梦雅点点头,她忽然记起,好像顾盼就是在那样的队伍过去之后才出现了失魂的症状的。

    难不成,这跟尸体内的东西有关系么?

    但小药依旧没说话,看来,那东西应该是对人体无毒的。

    “我们即刻去查,也许还来得及。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这里都是他的人,除此之外,最多的也就是那些尸体了。

    林梦雅又有白苏在身边,没什么可不放心的。

    看到那人去部署此事,林梦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那些人的目的真的只是为了尸体的话,里面的那些人,也死得太过冤枉了。

    这些年,她虽然看惯了生死,却始终没办法,把别人的生命,轻贱到如此的地步。

    “我们去看看那些奴隶吧。”

    林梦雅带着白苏,走到了雪屋边上。

    这里的雪屋自然是没有工匠搭建得精巧,但至少可以遮挡寒风。

    “里面有人么?”

    她柔声问道,没多久,雪屋的小门,就探出了一只乱糟糟的脑袋来。

    “你们找谁?”

    那人瞎了一只眼,只看得出来,是个还算是年轻的男人。

    “我们不找谁,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伤员,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之前五哥哥就因为这事而忙得团团转,如今失踪的事情一出,这里也就顾不上了。

    这也是为何,林梦雅始终不喜欢这种奴隶制的原因。

    谁的命不是命呢?

    “哦,这里没有伤员。他们,都被运走了。”

    “运走了?运到哪里去了?”

    “当然,是等死的地方了。”

    这个男人的语气不太好,但林梦雅也多少能理解一些。

    “那你能告诉我,那个等死的地方,在哪里么?”

    她一再的追问,让男人游戏不满,又或者是觉得惊讶吧。

    总之,他突然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

    “当然是在奴坑里了,这位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那里,可不是你这样的世家小姐该去的地方。”

    说完,那人就缩了回去。

    奴坑?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对方明显不想跟自己说话,所以林梦雅也没继续打扰那人。

    “小姐,殿下回来了。”

    林梦雅点点头,看了那个奇怪的雪屋一眼后,回到了龙天昱的身边。

    “你知道,奴坑在什么地方么?”

    龙天昱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问这么个问题。

    “那是一处,掩埋奴隶尸首的地方,怎么了?”

    人还没死,怎么就给扔到了那里。

    这下子,她算是了解为何五哥哥会发怒了。

    “刚才那个人说,之前伤到的奴隶,都给扔到奴坑去了。主管的官员,难不成是铁石心肠么?”

    她自认,不是个烂好人。

    如果是那种需要以命相搏的情况,她会毫不犹豫的,给予自己的敌人,致命的一击。

    但现在,跟那是两码事。

    “来人,去看看。”

    没有任何的犹豫,龙天昱只想这世上,再也没又能让她忧心的事情出现。

    “等一等,你们去救人的时候,记得是以曦殿下的名义。”

    “是。”

    龙天昱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以后记得,做好事要留名字,至少要让别人知道,这些好事都是你的做的。至于坏事,要么干完就溜,要么打着别人的旗号,让别人背锅去吧。”

    龙天昱差一点没忍住,因为她那副精明的小模样,实在是让他心痒难耐了。

    “这些尸体,暂时不要让人动,也别让人烧了。”

    她看了看,低声说道。

    如果想要找到幕后之人的话,也许,还得靠他们。

    从雪场一起回来,龙天昱没把她直接送回家,而是接到了自己的府里。

    先命人煮了一些姜汤驱寒,又让人给她准备了不少的热水沐浴。

    等到她神清气爽的再度出现在龙天昱的面前后,小脸蛋红扑扑的,别提有多诱人。

    早就洗完的龙天昱盯着她,直到林梦雅都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了,才笑着冲着她招了招手。

    “过来,坐到我身边来。”

    这是,在招呼小狗么?

    她有些无奈,可惜,身体却很诚实,没任何迟疑的,就坐在了他的身边。

    房间里其实很暖,但林梦雅却觉得,稍稍有些冷,忍不住裹紧了衣服。

    而男人,则是把她抱进了怀中。

    “还冷么?”

    摇了摇头,冷是不冷了,就是有点...不知所措。

    男人在她的耳边低笑,呼出的气息让她的耳朵有些痒痒的,忍不住躲开了稍许,却被男人的铁臂又收拢了回来。

    “别乱动,咱们可是夫妻。”

    这话,意思可就深远了。

    林梦雅觉得有些别扭,但终究还是乖乖的听话,坐在了他的腿上。

    “我听曾祖说,初八是个好日子,如果那一天出门的话,会万事大吉。”

    “嗯,听你的。”

    向来能言善辩的林梦雅,此刻却像是一个刚刚学会说话的孩子。

    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里,但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来的好。

    “别担心,我在,以后不会离开你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