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纭儿请缨
    关于宫家传人的妖花的讨论倒是没能继续,但林梦雅却知道了自家竟然也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家族之一。

    但是,也不知道是她身体的原因,亦或是每个家族都不同,总之让顾盼跟连婶婶生病的那种药她都接触过。

    到现在,也安然无恙。

    看来,这药没那么简单。

    而白鹤先生也好,亦或是其他人也罢,他们的目的何在呢?

    刚刚入夜,龙天昱就出现在了她的房中。

    此时,她正在看一本手抄的医书。

    虽然青筝谱很厉害,但有些东西,大约是因为篇幅的关系,只记载了一些成因跟结果。

    至于具体的病例,有时候还要从别的医书上才能看到。

    只不过,那些医书上所记载的疑难杂症,都被青筝谱上的法子给治愈了而已。

    “龙都内那些人失踪的事情,你都听说了?”

    林梦雅放下手中的书,一边帮他脱衣,一边轻声问道。

    龙天昱点点头,搓了搓手臂,确定自己身上的寒气驱散了,才揽住了她的纤腰。

    他的发有些结了冰碴,这人,一定是刚洗完了澡就往自己这边跑。

    林梦雅嗔怪的捶了他一般,把他给拉到了火炉旁,一边拿着干净的布巾给他擦了头发。

    “嗯,不过应该可以找得到。”

    “你怎么知道?”

    龙天昱笑了笑,看着她的眼神也越发的柔情。

    “五十年前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过后来,大部分人都回来了。只是他们,却并不记得自己走失了之后的事了。你说,怪不怪。”

    手停顿了一下,怎么说呢?她总觉得这事,似乎有种轮回的宿命之感。

    “别怕,没事的。”

    龙天昱抓住了她的手,温柔的说道。

    而林梦雅却冲着他微微的笑了笑,看起来这些事情,尚且还没到可以被解决的时机。

    真相,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

    “我还没问你,不是说好了不要公开我们两个的关系么,你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了呢?”

    自家的男人自己了解,他绝非是那种头脑一热的冲动型。

    龙天昱反手,把她给抱在怀中。轻轻的叹息了一下,仿佛这女人才是他的全部。

    “我失忆的事情,应该跟皇尊他们没关系。我暗地里调查了许多,那个凭空出现的人是我,也不是我。”

    林梦雅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是龙天昱,也是慕容曦,这两个身份都不是假的。但是,我之前所听说的那些经历,却都是假的。”

    这个嘛...也就是说,龙天昱真的就是这个卫国的曦殿下。

    也难怪,以皇尊跟后尊的智慧来说,要他真是个冒牌货,肯定是推出去砍了,还能如此倚重么?

    “既如此,那咱们不应该是更加的小心么?他们伪造了你的记忆,虚构了你的经历,为的不就是让你重新开始,不再受到原来身份的影响么?可我,就是你最大的回忆。有我在,你就不能完全的摆脱过去,那些人,又怎么能放心呢?”

    “你呀!”

    龙天昱笑着轻轻的点了点她的额头,自家女人聪明起来的确是聪明,但偶尔,也会犯糊涂呢。

    “我要娶的人,是‘宫雅’。皇尊也只是装腔作势,毕竟是我拂逆了他的意思。但是,他们都没有反对。”

    林梦雅想了想,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皇尊跟后尊没有反对,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是‘林梦雅’。

    可是,这个地方有手段的,可不仅仅是皇尊跟后尊。

    “别担心。”

    他伸出两指,把她紧蹙的眉头给舒展开来。

    “知道我们两个人关系的人,不管我有没有从前的记忆,他们都会把我们两个认作一体。与其如此,我们为何不公开来,看他们如何动作呢?”

    终究,他跟自己的想法还是有些不同。

    但林梦雅也不得不承认,从前自己,是太过小心了一些。

    不过那也仅仅是因为,她怕一无所知的龙天昱被人伤害罢了。

    安心的躺在了他的胸口,林梦雅总觉得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明日我还要去场外的雪场继续追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我可以去么?”

    龙天昱点点头,也不知怎么了,现在如果她不在身边的话,他总是没办法集中精神。

    想了想,林梦雅也答应了他的邀请。

    床上,宁儿翻过身,看着床边上你侬我侬父母,笑了笑,又睡了过去。

    天还没亮,龙天昱就起身离开了。

    林梦雅嘟囔了几句后,被人吻了吻额头。

    揉着眼睛,林梦雅唤来了白苏。

    把去雪场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之后,白苏也忙着去准备。

    “小姐,您起身了么?”

    纭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自从跟她说了东夏国发生的事情之后,这姑娘有些心不在焉。

    “嗯,进来吧。”

    她理解纭儿的心情,但也没有说太多安慰的话。

    这姑娘看似柔弱,实则十分的坚强。

    聪明人都不需要别人的同情,而是需要一个强大的助力。

    “小姐,我想好了。”

    “你想好了什么?”

    纭儿抬起头,坚定的看向了她。

    “我想代替您,去跟清微会馆周旋!”

    稍稍迟疑了片刻,林梦雅仔仔细细的思考了一番后,才继续说道。

    “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纭儿你虽然聪明,也颇有一番女儿家没有的胆识。但是,清微会馆那是个什么地方,我觉得应该不用我跟你再说一遍了,对么?”

    别看现在,清微会馆对她们很客气。

    那是因为他们陷入了内讧之中,不得已而为之。

    一旦他们恢复了过来,只怕到时候,她们也很难讨得什么便宜了。

    “我知道,所以小姐您不用再劝我了。再说,我会随时跟您互通消息。小姐,我只求您这一次,行么?”

    纭儿的决定,让她有些意外。

    不过转念一想,却是有些为这姑娘的心思而感叹。

    起身,把人给扶了起来。

    她又何尝不知道,纭儿之所以如此,恐怕是为了让清微会馆欠自己更大的人情。

    他们现在唯一缺少的,可不就是强力有效的消息网么?

    这妮子,看事情的眼光,还是挺独到的。

    “好吧,既然你都已经下定了决心,那我只能鼎力相助。但是这几日,你给我好好的待在家里头,我会让四哥哥,教给你一些东西。你得多用心去学,保不齐这些东西,可以救你的命。”

    比起这种经验来,只怕四哥哥是最有发言权的。

    看她答应了,纭儿显得很开心。

    只是,她的笑容终究还是没有持续多久。

    “小姐,你说我阿爹他们,有没有...”

    “别瞎说,只要没有消息,那便是最好的消息。去吧,我待会要出门,你好好的在家里头等着我,知道了么?”

    纭儿深深点头,离开了她的房间。

    林梦雅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这种感觉,曾经她也体会过。

    如今,也不过是更善于伪装了而已。

    雪场在城外,他们必须要吃过早饭就出发。

    家里人因为昨日的事情十分的担忧,幸好林梦雅身边有白苏,又差一点磨破了嘴皮子,只说自己要去拜访顾盼,这才被放了出来。

    马车在路上疾驰,紧赶慢赶的,也快要到了中午才出了雪场那边的城门。

    看样子她得抓紧一些,不然天黑之前怕是赶不回的。

    “主子,咱们到了。”

    雪场都坐落在空旷之地,这里并没有人家。

    听说龙都就是一点点的扩建出来的,所以按照距离来说,这里已经是比城郊还要僻静之所了。

    马车停在雪场门外,林梦雅下了车。

    此时,正有一个人迎了上来。

    “小姐,这边请。”

    那人面生得紧,但是身上的衣服林梦雅是认得的,那是龙天昱府中侍卫的统一服饰。

    雪场很大,虽然之前举办了两次雪雕展览,但是因为这里距离比较远,所以并未被运走多少雪块。

    她看到不远处,有几处刚修好的雪屋。

    “请问,那个雪屋,是何人居住的?”

    侍卫看了雪屋一眼才回答。

    “那是负责看守雪场的奴隶,小姐,我们到了。”

    那些奴隶...林梦雅回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些人。

    或许,一会儿该去看看。

    “嗯,有劳了。”

    前面有一个故意留的缝隙,大约可以供一个人穿过去。

    里面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光线,但现在去被灯光照亮了。

    刚一进来,她就感觉到了一股子彻骨的寒意。

    幸好今天穿得多,尽管如此,她还是小小的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不多穿些?”

    龙天昱匆匆的赶到了她的身边,低声问道。

    摇了摇头,她自己的身体状况她最了解,没什么问题。

    “只不过是有些不太适应这种温度而已,尸体呢?在什么地方?”

    她都立刻转移这家伙的注意力,不然,这次可就白来了。

    最终,龙天昱还是把自己多准备的一件大氅,披在了她的身上。

    这家伙,还真是细心。

    两个人往雪洞的深处走了进去,不多时,就看到了里面那灯光比这边亮了不少。

    地面上,则是铺了好几层的冰冻尸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