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异事重演
    “咦?你们为什么要去圣殿?”

    三王又不需要认定,而且顾盼也不是王位的继承人。

    顾盼摇了摇头,显然她也不怎么知道其中的内情。

    “大概是因为我这阵子总是生病吧,母亲说,如果去圣殿祈福的话,也许就可以让我的身体,变得更强健一点。反正不回家,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

    对于那个‘家’的厌恶,几乎是深刻到了骨子里的。

    林梦雅也理解她,不过这样算来,似乎他们出发的日子也差不多,没准在路上,还能搭个伴呢。

    “要不,我陪你回去跟王妃商量商量,咱们一起走吧。左右路上,咱们还能互相派遣寂寞。”

    而且,有顾盼在,几个哥哥也就更加安心了。

    要不然,谁知道他们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她可不想,每天都生活在鸡飞狗跳之中。

    几个人到了萧王府,在大门口,她却遇到了目前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

    “芳华郡主,今天怎么有心情,出去逛一逛了呢?”

    岳棋带着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但林梦雅却感觉得出来,这人对自己散发出来的敌意。

    可笑,难不成岳棋真的以为,自己不会对她下手呢?

    有时候,打残相比于打死,也算是手下留情了。

    “哦,在府里头待着闷,所以就出去走走。宫姐姐,我们进去吧。”

    跟林梦雅在一起的热情熟稔,现在都化成了冷漠疏离。

    板起脸来,顾盼丝毫不顾忌面前的女人,就是未来的太子妃。

    “郡主,看在你我有数面之缘的份上,我还是得劝慰你几句。别跟有些人走得太近,免得沾了一身的腥。”

    岳棋若有所指,但没想到的是顾盼瞬间就躲远了,然后弹了弹自己的衣服。

    “你说得很对,我在家乡的时候听人说过,忘恩负义之人,身上会带着臭烘烘的腥气。来人,把大门口给我好好清扫一遍。以后,别什么臭鱼烂虾,都往我这府里头放。”

    顾盼的一番话,几乎让岳棋气歪了鼻子。

    林梦雅站在顾盼的身后,十分的想笑。

    这个丫头啊,嘴巴上真是越来越不饶人。

    看来,是她这个头带得不好。

    怎么身边的人,各个都这么牙尖嘴利了呢?

    “哼,不识好歹!”

    岳棋气得转头就走,看着她的背影,顾盼撇了撇嘴。

    “什么人啊,当初就仗着你的名头,想要爬上三哥的床,活该!”

    没想到,这事顾盼居然都知道。

    看来,岳棋的所做作为,倒是尽人皆知呢。

    只是,她来做什么?

    很快,林梦雅就知道了。

    她们二人往王妃所在的院子里头的时候,不停的有人对她们指指点点。

    虽然顾盼一个眼神瞪过去那些人也不敢抬头,可林梦雅却听到了他们的窃窃私语。

    说的,竟然是她抢了顾盼男人!

    这...真是荒唐。

    “呦,这不是郡主么?怎么今日郡主也有时间,出去闲逛了么?哦对了,郡主自然是要去散散心的,毕竟,夫君都被自己的好姐妹给抢了。换做我呀,早把人给打出去了。”

    说话不是旁人,而是那两个姨娘。

    林梦雅心头冷笑,现在蹦跶得这样欢,只怕是不知道她们这种行为,就是在作死呢。

    “这里,有你们说话的份么?”

    顾盼眼睛一瞪,十分不客气。

    那两个姨娘吃了瘪,虽然想要继续挑拨,但是却抵不过顾盼一个冰冷的眼神。

    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下,只是嘴里头,还是会说些不干不净的话。

    “抱歉啊宫姐姐,我也不知道她们这是怎么回事。”

    顾盼有些歉意的说道,毕竟,她跟宫雅之间,自然是以真心相待的。

    “没什么,只要我们自己心里明白就好了。”

    她是真的觉得没什么要紧的,姨娘跟下人之所以会这么说,傻子都知道,一定是受了岳棋的挑拨。

    只是她不明白,岳棋自然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跟顾盼之前的关系的不是么?

    为何,要作此一举呢?

    “我母亲呢,可休息了?”

    两个人到了内院,却不想夫人有些不太舒服,竟然早早的睡下了。

    顾盼有些失望,心里头还是念着想去林梦雅那里住几天的。

    “好了,既然王妃今日不方便,那你就明日再问,总会有机会的。我先回去了,你这几天不要乱跑,知道么?”

    今天的事情,相比也足够让顾盼身边的人警惕的了。

    所以,即便是她想出去,只要自己关照几声,应该就会有人拦着她。

    从萧王府出来,她始终也没看到王妃的人。

    这倒是怪了,从前王妃对她也算是亲热有加的。

    怎么现在,倒像是陌生人一般。

    难道,真的是岳棋的原因么?

    林梦雅,看了看萧王府,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马车里。

    打开系统,找到了可以唤醒小药的那个区域。

    却不想还没操作,就听到了小药的声音。

    “主人,小药随时待命,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刚才,你什么都没有发现么?”

    小药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刚才的情况,分析了各种数据后才说道。

    “主人,小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

    “那种人工合成的物质,也没有么?”

    “是的主人,没有检测到。”

    这倒是怪了,那刚才顾盼的事情,又怎么解释?

    刚刚回到家,就看到在家五哥哥,又火急火燎的出门去了。

    “他,这是火烧屁股了么?”

    平常,宫五再着急,顶多也会停下来跟她说句话。

    今日,他居然只匆匆的喊了一句让她自己小心,不要出门,就跑了出去。

    白苏看了看,摇了摇头。

    林梦雅准备去问其他人,就看到大哥哥正焦急的等待着谁似的。

    “小雅,你可算是回来了,我们都担心死了。”

    大哥哥看到她,三步并作两步的窜了过来,上上下下的看了她一遍,确定安然无恙后,这才把她给带到了花厅内。

    “这是怎么了?大家怎么都如临大敌似的?”

    人都到齐了,就连蔡凌也在。

    而且大家看到她进来后,都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这下子,林梦雅更加糊涂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雅,你可知道今日城中发生什么事了么?”

    摇了摇头,她哪里清楚。

    “从初一开始,不是有那些舞龙舞狮的表演么?没想到今日,却出了大事。也不知怎么了,城中竟然有不少人,追着看舞龙舞狮的表演。本来这也没什么,可他们居然跟着舞龙舞狮的队伍,一起消失了。”

    宫斌解释道,而林梦雅却愣住了。

    人,都消失了?

    她不由得想起了顾盼的异常,莫非——

    “小雅,这几日你可不要出去了。要不,元月祭你也别去了吧。咱们即刻启程回家,哪也不去了。”

    宫斌担心死了,生怕自家妹妹,出点什么意外。

    “没事,你们放心就是了。大哥哥,这些人消失了。这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们都被人贩子给拐跑了么?”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不可能的。

    那么多人,除非触动军队。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那些人一直跟到了城外。再后来,就没有回来过。最后,那些人的家人发现不对劲了去寻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是找不到的了。”

    这...还真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

    “还是多加小心吧,唉,今日也不知哪个时节不对了,怎么到处,都有祸事发生呢?”

    宫家老祖感叹了一句,其他人也都点了点头。

    对了,今年。

    难道说,所有的事情,都是今年开始发生的么?

    但白鹤先生的事,可是在几年前就开始了。

    “曾祖,从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么?”

    宫乾丰却没有点头,反而是眯起了眼睛,似乎在回忆过去。

    “要说这种事情,好像五十年前也发生过一回。对了,就是少家主消失的前几年。唉,事情过去的太久了,我也有些记不得了。只记得好像也是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不少人,还赶上了瘟疫跟饥荒,死了不少人呢。也是从时候开始,那些从古卫国传承下来的古族,也开始隐居了起来。剩下的,也只是我们这些,血统并不纯正的人了。”

    宫家,也是古族之一?

    这个问题,她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可是,古族不是有些特殊之处的么?”

    对于她的问题,宫家老祖却是一脸的尴尬。

    最后,还是宫四伏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宫家的特殊之处就是——传人的腰间,会有一朵妖花。且...越容貌越美,妖花就越艳丽。传说那妖花,是可以魅惑人心的。”

    妖...妖花?

    林梦雅顿时有些明白了曾祖为何会这样扭捏了。

    “原来如此,那你们也有么?”

    宫家的几个人扭过头去,最后还是宫四叹了一口气,弹了一下她的脑袋。

    “不然你以为,为何宫家会是女人当家主。”

    原来,原因竟然是这个。

    可大家,为何都是一副羞答答的样子啊!

    林梦雅也没多想,她的腰间倒是长了一朵花,只是却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之中,宫家的那朵可以魅惑人心的妖花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