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游行异常
    傻笑,除了傻笑,她觉得自己也做不到什么了。

    不过好在,曾祖倒是个沉得住气的,只是无力的冲着她摆了摆手,就让她走了。

    回到房间里,林梦雅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心里想着公开了也好,省着他们每天都偷偷摸摸的,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齐家的宴会直到深夜才散去,林梦雅特意等到宫三跟宫五回来,确定他们脸上没伤衣服没乱之后,这才安心的去睡觉。

    没想到,第二日,她倒是没等来三堂会审,而是等来了一脸神清气爽的顾盼。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把龙轻寒的消息,给咽回了肚子里。

    又何必多一个人担心呢?

    宫家人都知道她们两个的关系匪浅,没人来打扰,顾盼也就自在得多了。

    她笑着坐在了林梦雅的身边,眼睛弯成了一抹月牙。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林梦雅反问道,而顾盼则是撅起了樱桃小嘴。

    “当然是...被当众示爱的感觉了?你可不知道,昨天在皇尊的面前,我都差一点吓哭了,可你的那位曦殿下却是临危不惧,不卑不亢。我要是你啊,我早就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了。”

    顾盼说的有些夸张,但是林梦雅却是越听越担心。

    “他在皇尊面前,是如何说的?”

    “他呀——”

    顾盼拉长了话音,偷偷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故意想要调她的胃口,看她着急。

    林梦雅眼巴巴的看着她,眼睛里都是请求的神色,顾盼这才满意了,接着说道。

    “今日皇尊本意是想要给我赐婚,我当然是极力的反对了。但是没想到,那个要被赐婚的,比我反对的还大声。我们两个同仇敌忾,这才让皇尊改变了主意。可我没想到的是,曦殿下为了彻彻底底的杜绝后患,居然说出了你就是他的心仪之人。皇尊大怒,说他这是不知进退。可曦殿下却坚持说,除了你之外,他不想娶任何人。当时可给我感动坏了。”

    纵然没有到现场,但林梦雅多少还是能想象的出来。

    那个人看似冷冷淡淡的,实际上却是个认死理的家伙。

    他想要做的事情,没人能够改变。

    只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

    “宫姐姐,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些不高兴啊?”

    顾盼本以为宫雅会激动得热泪盈眶,却不想她却是眉头轻蹙。

    “没有,我没有不高兴。对了,你身体如何了?”

    给顾盼号了号脉,还好,这妮子的状况已经无碍了。

    而且,她也并没有继续随身携带白鹤先生给她的香包。

    “好多了,这病来的怪,去的也怪。母亲给我找了许多大夫,谁也看不出来个所以然来,不过,反正都没事了,以后也不用吃那些苦兮兮的药了。”

    顾盼吐了吐舌头,笑得愈发灿烂。

    林梦雅知道这是个心胸开阔的姑娘,所以有些话她不必多说。

    顾盼是个闲不住的人,刚在府里头用过了午饭,就拉着林梦雅非得要出去逛一逛才行。

    虽然才刚过了年,但是街面上却热闹依旧。

    她也有好久没逛过街了,两个人一起买了不少的东西,到最后,白苏跟顾盼的侍女手上,都堆满了东西。

    “你们先送回马车吧,我们去那边等你们。”

    林梦雅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茶楼,白苏立刻点头,带着侍女离开。

    不过这个,却不是她上次看到顾盼带的那个侍女。

    “你怎么换人了?”

    上次那个,很明显的是别人送到顾盼身边来的眼线。

    顾盼随意的笑了笑,眼睛却没有什么温度。

    “大概是因为她家主子最近病得太厉害了吧,所以她慌了手脚,自请去照顾她家主子。”

    到底是在王府里头长大的,顾盼的天真之下,其实也隐藏了不少的东西。

    比如,看透一切的心计。

    “如此,还真是忠仆。不过,这人是你的么?能听你的话么?”

    像是她们这样的人身边,必须要有一两个自己人的。

    不然,实在是很危险。

    “嗯,她是我外祖家送过来的,只不过我们府内谁都不知道。从前有好几次的危险,都是她给我遮挡的。而且,她是王妃赐给我的,谁也不会怀疑到她的身上。”

    勾起一抹笑,顾盼却显得有些孤独。

    也难怪,她几乎是孤身一人生活在偌大的王府,哪怕王妃的确是待她不错,可究竟也是藏着利用的心思的。

    顾盼,比她想象的还要成熟许多。

    “别说了我了,大过年的,何必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宫姐姐你看,是舞龙舞狮!”

    街面上,吵吵嚷嚷的来了不少舞龙舞狮的队伍。

    这是龙都的规矩,基本上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后才会消停。

    沿街的商铺的老板,一般都会放一串鞭炮以示欢迎。

    也是希望能讨个好彩头,新年会有一个新气象。

    顾盼似乎很喜欢这些热闹的东西,看得神采飞扬。

    而林梦雅也被她给感染了,一起笑着看那些游行的队伍。

    但是看着看着,她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这些人有的是专业的团队,有的则是民间临时组建起来的。

    所以配合跟技巧上,自然是有些许的不同。

    可是,这些队伍里头,尤其是那些舞成龙的队伍中,似乎有几个人的肢体,不是很协调。

    林梦雅着意的去看了一下,岂止是不协调,分明就像是人偶一样,关节都是僵硬的。

    眉心一皱,她觉得这里头有问题。

    “顾盼,你——”

    回过神来,她想要问顾盼有没有看出异常。

    却看到那人从座位上消失了,正往人群里钻去。

    “顾盼,你去哪?快回来!”

    她大声的招呼着,可顾盼却不回应。

    林梦雅立刻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顾盼的手腕,却没想到,顾盼的手腕,居然冷如冰。

    “顾盼,顾盼!”

    她死死的抓住顾盼的手,大声的呼唤着。

    顾盼的眼神迷离,睁着眼睛,懵懵懂懂的看着她,似乎听不懂她的话似的。

    林梦雅掐了掐顾盼的人中,还好,呼吸是暖的,人中也是软的。

    很快,顾盼就清醒了过来,仿佛刚睡醒似的,看着她。

    “宫姐姐,我这是...怎么了?”

    她茫然无措的看着林梦雅,看来并不记得自己刚才发生的事情。

    “你还问我?你刚才像是失了魂似的,什么也不顾的就往人群里钻,要不是我拦得快,恐怕这会儿,你早就走丢了。”

    更何况,是那种状态下。

    顾盼疑惑的看了看她,然后又看了一眼后面的队伍。

    她刚才...似乎看到了轻寒。

    “怎么了?身体,是不是有什么不适?”

    林梦雅抓住了她的手腕,还好,她的手腕已经慢慢的回暖了,不像是刚才那么冷硬。

    “我,我好像是看到轻寒了。他就站在人群里头,冲着我微笑,招手。不过现在想起来,似乎像是梦一样。”

    顾盼低下头,语气带着几分失望。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她当然清楚那种感觉。

    把顾盼抱在了怀中,他们之间的情感,跟自己和昱之间,不也是一样的么?

    “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你一定会再见到他的,我跟你保证。”

    闷闷的在她怀中‘嗯’了一声,顾盼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林梦雅也把她带回了茶馆,刚才顾盼的情况,很像是陷入了幻觉之中。

    但是,她刚才也看了舞龙舞狮的表演,也没什么异常。

    到底,问题是出在哪里?

    此时白苏跟顾盼的侍女,也姗姗来迟了。

    “主子,您二位没事吧?”

    白苏有些担忧的问道,刚才她们被一大堆人给挡住了,好不容易才冲过来的。

    林梦雅摇了摇头,这姑娘,总是对她过度保护。

    “郡主,您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莫不是,又犯病了?”

    侍女走到了顾盼的身边,关切的问道。

    林梦雅心思一动,问了侍女一句。

    “你们家郡主,之前犯病的时候,也是如此么?”

    侍女点点头,有些不放心的回答道。

    “之前郡主的身体还算是康健,谁知道前几天突然发病。手腕冰冷,人也病得糊糊涂涂的,可吓坏我们了。”

    顾盼却狐疑的看着侍女,看来,她并不清楚自己发病的经过。

    而林梦雅,却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你们不是说,我是发高烧病糊涂了么?”

    “没错,当时您烧得人都不认,双眼发直。奴婢们还以为,您得了重病呢!”

    那两个人的说辞,更加坚定了林梦雅的猜测。

    看来,这反应,应该是那种药了。

    不过,为何刚才小药却没有示警呢?

    难道,是其他东西么?

    “没事,你家郡主刚才看到人那么多,吓得。”

    她半开玩笑的说道,而顾盼却白了她一眼,嘟着嘴说她瞎说。

    但林梦雅却不放心,顾盼这样爱热闹,万一再去街上看舞龙舞狮怎么办?

    “要不,你跟王妃说说,来我家住几天好不好?”

    这个提议,让顾盼眼神一亮,忙不迭的点头。

    不过转瞬间,就耷拉下了一张脸。

    “不行,母亲说要我们要准备东西,去圣殿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