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今非昔比
    齐家的小姐们也确实是十分的优秀,容貌仪态都十分吸引人。

    只是林梦雅却觉得,她们就像是商品一样被人品头论足,实在是有些太过可惜。

    可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真正的掌握住自己的命运呢?

    宴会会一直持续到午夜,但是女眷们会提前退场。

    龙天昱执意要亲自送她,林梦雅也觉得,现在避嫌,好像是有些来不及了。

    而且两个哥哥也是虎视眈眈,她怕他们三个真的打起来,只得点头同意。

    却不想他们三个都跟了出来,气氛,有些尴尬。

    “三哥哥,要不你们还是先回去吧...”

    两个人同时瞪向了他,露出了大型犬一般受伤的表情。

    她立刻觉得自己,简直是十恶不赦了,也不好再开口。

    “要不,殿下您先...”

    这眼神倒是没受伤,可却带着十足的威胁。

    恐怕她一旦回答得不顺那位大爷的心思,那家伙就会立刻做出点过激的事情来。

    为了不刺激两位哥哥那脆弱的神经,她只好屈服在了邪恶势力之下。

    就这么走到了门口,龙天昱下意识的伸出手来,她也下意识的去搭。

    去没想到,被人‘啪’的一声打落了。

    “三哥,你先送小妹回去,我要教训一下,那个不知道深浅的登徒子!”

    宫五的眼中冒着几分邪气,林梦雅暗叫不好,这是五哥哥即将发飙的前兆。

    “好啊,我正想领教一下,坏人家姻缘之人的实力呢。”

    龙天昱也是挑起了眉头,清清冷冷的说着。抱起了手臂,浑然不在乎。

    “我突然想起来,曦殿下应该还有其他的事情,就不能在这里就留了,是不是啊,曦殿下?”

    她拼命的冲着龙天昱使眼色,后者冷哼一声后,还算是给了她这个面子。

    “小妹,你别让他走!我今天就好好的领教一下那个狗屁的曦殿下的威名!”

    宫五捏着拳头嚷嚷,但没想到的是,得到的却是林梦雅的一个暴栗。

    “好啦!你打不过人家的!”

    没好气的说到,怎么她的身边,总是有这种跃跃欲试,什么都想用武力解决的暴力分子啊。

    “什么打不过?小妹,你怎么能向着外人呢!”

    宫五顿时不干了,不满的嚷嚷着。

    白了那家伙一眼,林梦雅也知道,龙天昱今日这一手,对于宫家来说,只怕是个不少的冲击。

    “的确,小妹说得对。”

    宫三看着慕容曦的背影,思考了许久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但是,如果你一命换一命的话,也未必不能重伤他!”

    林梦雅觉得,她真是无奈了。

    “好了,他又不是什么杀父仇人,何必这样。三哥哥,你也别闹了。今日的事情,我会亲自跟曾祖禀告。你们两个一会儿在齐家如何应对,应该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今日的事情,完全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至于龙天昱为何要公开,她必须私下里好好的问一问。

    好说歹说,宫三跟宫五总算是暂时放下了心,别别扭扭的回去参加宴会了。

    转过身,她却看到了同样被人送出来的岳棋。

    那人一直盯着她,用一种,让人觉得极为不舒服的眼神。

    并不是回击,林梦雅只是无所畏惧罢了,丝毫没有躲闪的迹象。

    而岳棋也在谢过了前来送自己的人之后,径直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你以为,你赢了么?”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淡然的看着面前的岳棋。

    “林梦雅,我知道你的过去。没错,你的确曾经跟他是恩爱夫妻。但是,现在你可配不上他。你的存在,只会拖累他,让他成为众人的笑柄!要是别人知道,他不过是小地方的出身,还曾经娶了你这个破落户的女儿当妻子的话,他的前途,也就毁了。”

    有那么一瞬间,林梦雅觉得眼前的岳棋,十分的可悲。

    但也仅仅是那么一瞬而已,再没有其他多余的念头。

    “配得上跟配不上,不是你来决定的。再说,你又如何知道,他想要的是不是你所谓的前途呢?”

    岳棋冷笑了一声后,那张稍稍还带着几分青涩的少女颜容,却露出了几许讽刺的笑容。

    “我看,不了解他的人是你吧?你瞧瞧这里的一切,哪里,不必你那小小的晋国,更让人着迷呢?男人,永远不可能只守着一个女人。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后悔的。”

    这话,更让林梦雅觉得可笑至极了。

    “岳棋,哦不,祥华郡主。那就让我,来告诉你给你真正的事实吧。”

    她微微展露自己的笑颜,即便是在夜色之中,也依旧美不胜收。

    “如果,他想要这片江山的话,你,丝毫不是他的助力。或者是说,他丝毫不会在乎,你给她的那些所谓的帮助。知道。他为何那么喜欢我么?”

    这话,对于岳棋来说,就像是一把把利刃,插入她脆弱的心脏。

    “因为啊,如果我想,我也能谋下这片江山。对于我们来说,权势地位,不过是人生的过程,而并非终极目标。你以为你可以做到的,可对于我们来说,丝毫不重要。”

    “你!哼,你也未免太过狂妄了吧!你以为,这里是晋国么?”

    岳棋低吼道,而林梦雅,却轻轻的笑了。

    “即便是在晋国,你不也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官家小姐么?现在,你虽是祥华郡主,太子的未婚妻。可我,却是宫雅。”

    一个,是挂靠在自己父亲,自己未婚夫名头下的女子。

    但另外一个,却是她跟家族,并存的名字。

    岳棋始终只是一个与别人捆绑,甚至只能狐假虎威的影子,而她,宫雅,则会成为十大家族里的实权人物。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别。

    “你也也靠着宫家么?你有什么可了不起的!”

    岳棋红着眼睛,紧紧的攥着拳头。

    她就恨透了林梦雅这幅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是,为什么是这个女人,可以轻易的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靠着宫家?没错,我确实是靠着宫家,可也是我,成就了宫家。岳棋,你跟我之间,永远不可能相同。人们记住的,会是宫雅。而你的名字,封号,又有多少人会记得呢?”

    林梦雅的游刃有余,是岳棋永远都学不会的。

    “还有,祥华郡主,别惹毛了我。我,你惹不起。”

    她挑高了眉头,一字一句的说道。

    说完,转身便离开。

    只留下岳棋站在那里,愤恨的瞪着她登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郡主,您...您还好吧?”

    被甩下的侍女,怯生生的问道。

    而祥华郡主,则是深深的呼吸了好几口,才稳定了她自己的情绪。

    转过身来,她的笑容,有些阴沉得吓人。

    “没事,我当然没事。走,回府。”

    警告了岳棋之后,林梦雅却没觉得心中,轻松多少。

    毕竟,岳棋曾经算是她的朋友,而两人现在变成这种情况,她觉得十分对不起岳婷姐。

    当初,她可是答应了岳婷姐,一定会照顾岳棋的。

    所以不管以后如何,她总会对岳棋手下留情。

    回到宫家,宁儿已经睡下了。

    知道他们还没回来,曾祖也没睡,正等着她。

    思考了一路,林梦雅觉得,还是不能完全的说实话。

    好在她跟龙天昱之间,还有些别的事情可说。

    打定了主意之后,她到了花厅里。

    “老三跟老五呢?他们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宫斌看着她的身后问道。

    “齐家的宴会还没散呢,他们回来也有些不太合适。曾祖,三位哥哥,我有话,想要对你们说。”

    四双眼睛看向了她,可林梦雅却从未感觉到过如此的害羞。

    虽然娃都有了,但是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

    扭捏了半天之后,她索性眼一闭,把编好的话都说出来了。

    “我,我跟曦殿下,一见钟情了!”

    “哦...谁?你们怎么了?”

    一向淡定的曾祖炸了,眼睛瞪得溜圆。

    顿时,林梦雅感受到了早恋跟家里坦白似的压力。

    但说都说了,她就豁出去了吧。

    “请曾祖恕罪,但感情这种事情,实在是难以控制,还请曾祖责罚。”

    龙天昱自从知道自己的从前后,其实他已经更加的谨慎了。

    但如今他却突然公开,必定有自己的用意。

    她,不能拖他的后腿。

    “小雅,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宫乾丰傻了,他做梦都没想到,来了龙都,居然把宫家的老本都给赔上了。

    他对不起李祖列宗,对不起宫家老小啊。

    “其实,是冬至那天,我跟曦殿下在混乱中相遇。当时,我为了引开那些人,假扮成后尊。而曦殿下则是扮成了皇尊,与我共同进退。从那时起,我就觉得曦殿下英武不凡,所以,所以才...请曾祖责罚。”

    她跪在了地上,死男人可把她给害惨了。

    她还想维持着小百花的形象呢,现在,踏成废墟了。

    宫家的四个男人彻彻底底的懵了,好不容易寻回的稀世珍宝,还没捂热乎就要双手给人家奉上。

    这种落差,几乎让人有种杀人的冲动。

    “小雅,你,你说的都是真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