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齐家赴宴
    宫四自嘲的笑了笑,只是眸光却是十分的坚定。

    “人,之所以会被利用,是因为他本身有价值。而如果被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的话,那么这个人,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就算是皇尊,其实他也不是在利用这些世家跟群臣们的力量,维持着皇位的稳固么?我从来不觉得,被人利用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如果我们从中获取利益的话,那么利用就变成了合作。如果不仅不能获利,还要失去已有的利益,那才叫愚蠢。”

    林梦雅愣了愣神,四哥哥的想法,还真是前卫得有些超出她的想象。

    但细想想,其实这不也是她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么?

    “从你回到家里开始,也许你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为的都是想要让你达到某种目的。但实际上,获利的却不仅仅是你一人。宫家因此而翻了身,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她看着宫四,眼神里第一次出现了跟身份关系无关的,只属于志同道合之辈的纯然的欣赏。

    “小妹,你知道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弱点在哪里么?”

    摇了摇头,所谓当局者迷,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

    “因为,你总想着置身之外。你想让整个宫家的人都运作起来,这样的话,即便是你走了以后,宫家也不会倒。但是小妹,如果你这个决策者都没有置身其中的话,那么你所做的那些决定,有些就不再适合宫家,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点点头,她这次是真的明白了宫四的意思。

    说白了,就像是律师一样。

    如果想要在某种规则内如鱼得水,那么最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规则弄清楚。

    如今她连宫家都没有完全的掌握,也没有完全的融入卫国这圈子。

    那么,她不管是想要做什么,实际上都会碰壁。

    如此一来,也就违背了她的初衷。

    “想要抽身而退,必先深陷其中。四哥哥,你说的便是这个道理么?”

    宫四看着她,眼中带着几许欣慰。

    他自然清楚自家妹妹的实力,所以他从一开始就不担心,宫雅会犯糊涂。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我明白了,我也知道自家该如何做了。对不起四哥哥,之前,让你们担心了。”

    不管其他人如何,但是曾祖跟五个哥哥的好,她是看在眼中,放在心上的。

    “傻不傻,我们是一家人,你又何必说这样的话呢?”

    一家人...么?

    这个称呼,其实还是让她有些陌生的。

    但是自从回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她有了父亲,兄长,还有了丈夫跟儿子。

    如今,又多了整整一个家族。

    林梦雅觉得,所谓圆满,也不过如此了吧。

    “嗯,对,没错!”

    从此以后,她要真真正正的接受宫家人的这个身份。

    然后等到某一天,她可以放手的时候,再把宫家,完完整整的交还给她的家人。

    唯有如此,才能报答大家对她的信任。

    “你能想通,比任何人事情都让我高兴。对了,曾祖知道你要去齐家之后,希望你能把你三哥和五哥带上。”

    宫四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对待宫雅,也越发的娇惯。

    “这倒是不难,只是曾祖不是说,让他们约束自己,不要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么?”

    “三哥最近心情不好,你也不是不知道。至于老五,之前刘家的事情,可是让他的形象大大的受损。所以曾祖觉得,是不是可以挽回一点。”

    刘家的事情,虽然最后看似给宫五洗脱了冤屈,但实际上,却让他变成了骂名远杨的这么一位。

    五哥哥倒是可以不在乎,但是曾祖他老人家受不得。

    毕竟是世家子弟,要是名声臭了,也会影响前途跟婚姻的。

    不得已,林梦雅只好点头。

    “好吧,那四哥哥也陪我们一起去么?”

    “我就不去了,家里头事情多,还要打理你去圣殿的东西。大哥忙不过来,我得留下来帮他。”

    宫四向来温柔体贴,林梦雅也觉得有些可惜。

    但是也不能他们家六个人都去吧,那样,也未免显得太过看重齐家的邀请了。

    幸好她现在还不是正式的家主,不然这种程度的邀请,她也是不会轻易踏足的。

    把宝宝安置好之后,她带着宫三跟宫五,去赴宴了。

    “五哥哥,你怎么总是打瞌睡?这几天,你都去哪鬼混了?”

    马车上,家里头最活泼的宫五,却不停的打瞌睡。

    林梦雅跟宫三一脸好奇的看向了他,这货,这是好几天没睡的架势么?

    不过,看他眼下的乌青也知道这几天,他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别提了,城外有个雪场出事了。说是埋了不少人在下面,我跟连兄奔波了好几日,也没救出来几个活的。”

    雪场?林梦雅已经知道龙天昱所说的尸体丢失的事情了,难不成,这事也是有关联的么?

    “应该不会吧,雪场一般人又不会去。何况,是大过年的呢。”

    “普通人当然不会去了,是雪场那些负责堆砌雪块的奴隶。你说。他们也不是第一天做这种差事了,怎么就如此的不当心呢?上千的奴隶,几乎都被埋在雪下了。我们的人力物力有限,总共就挖出来不到一百个活人。而且,还都落下了残疾。这下子,怕是要生无不如死了。”

    宫五的语气很差,显然是外面受了委屈的样子。

    林梦雅知道宫五的性子,那家伙可是少有的热血青年。

    看到奴隶的惨状之后,同情都同情不过来的,又怎么会说这么风凉的话。

    “怎么了?”

    “别提了,那主管奴隶的官员倒是不错。想要给奴隶申请一笔银子,当做养伤的费用。可是,上面的官员却是不管。一句‘废物就该自生灭’,就剥夺了那些伤员的生机。我气不过自掏了腰包,却被那些官员说是多管闲事。要不是连兄拦着,我早就冲上去抽他们几鞭子了。”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在卫国,奴隶们的确不被当成人。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是无血无泪不会痛的雕像。

    “那,连大哥是怎么说的?”

    连胜绝非那种铁石心肠之辈,不然,也不会想着如何改善禁卫军们的处境了。

    “连兄能怎么办?不过是暗中帮忙而已。那个官员的来头不小,说是十大世家的出身。呸,算什么东西。”

    怪不得,就连连胜也要让步。

    皇尊跟后尊都对十大世家礼让三分,更何况是身为皇侍的连家了。

    “你别气了,这事你要是真的想管,到时候我给你出个主意。一会儿可就到齐家了,你精细些,别再出差错了。”

    宫五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倒不是冲着宫雅去的。

    宫三一路沉默不语,林梦雅看着自家的最不省心的两个哥哥,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齐家的宅子离宫家隔着小半个龙都,他们刚吃过午饭就出了门的,结果天色都快要黑了,才到齐家门口。

    这里已经是一片灯火通明,站在门口迎客的小厮在看到宫家马车的标志后,立刻殷勤的迎了过来。

    宫三跟宫五,一前一后的从马车步出。

    在一群世家子弟的面前,他们二人也并不逊色,反而因为一沉静一活泼的反差,颇为引人注目。

    而车上,再度出来的人,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灯光下,一抹如火的红,明艳动人,瑰丽万分。

    女子并非是纤细娇弱的少女姿态,那张脸上,也早就有了妩媚的风情。

    旁边,那是或是清纯,或是娇艳的女子,竟然生生的被她夺走了所有的光彩。

    那小厮也有些痴了,心头却在因为自己的好运而狂喜。

    能给如此绝色佳人引路,自己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宫家三人,进了齐府。

    纵然刚才在马车里头,三个人还是各怀心思。

    但是到了这里,三人便立刻拿出了自己最为优秀的仪态。

    “真想把他们的眼珠儿挖出来,看什么看,这是我家妹妹!”

    宫五露出了自己最为灿烂的笑,可低声说在另外两个人耳边的话,却带着几分阴森的味道。

    “以后会有机会的,别急。”

    宫三也是态度从容,温和亲切。

    但他的回答,却充满了杀气。

    “好了,你们都给我好好的参加宴会。要是搞砸了,回家我就让曾祖拔了你们的皮。”

    她言笑晏晏,对于所有的目光,都一一掠过,最后落在了一个迎过来的贵夫人的身上。

    “宫雅见过齐夫人,感谢夫人的盛情邀请。”

    齐夫人模样很美,完全没有人到中年的憔悴。

    而且跟连家的婶婶很不同,这位出身不算高的齐夫人,粉面桃腮,还生了一双风流的桃花眼。

    “哪里的话,是小姐不嫌我这里粗陋罢了。宫小姐果然如同传说中一般,是个天仙儿似的人物。我这一见,就喜欢得不得了,连话都不会说了。”

    齐夫人的声音很柔软,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大概都会喜欢这种娇软却不甜腻的声音吧。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后,林梦雅把身后的两个哥哥,介绍给了齐夫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