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团结一心
    作为男人,萧奕?并非是个小肚鸡肠之人。

    这一点,从他回来之后,从未向当年的人寻仇便可知道。

    况且,他心中总是带着读书人的傲气。

    但能让他这样生气,想来也是岳棋做得太多了。

    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林梦雅却没说话。

    “梦雅,算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如今我也不再是当年的萧奕?,你自己小心她便是了。宁儿你就放心的交给我,这孩子天资聪颖,我必定会用浑身解数教他。”

    把宝宝交给萧奕?她自然是放心的,可岳棋的事情,她还得好好的想一想。

    这下子,上次岳棋是如何对她的,也似乎找到了原因。

    难道岳棋,是因为对龙天昱生了情,所以才恨她的么?

    但直觉告诉她,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岳棋就算是对龙天昱生情,但是以岳家当时的实力而言,岳棋也是没有办法为非作歹的。

    更何况,那些人只抓了人带了回来,却屠杀了岳家的满门。

    这其中的因果,只怕才是关键。

    果然,宝宝只是为了故意帮她制造机会而已。

    又细细的询问了一些故人的情况,林梦雅就离开了。

    而宁儿,也乖乖的跳下了他娘的膝头,跟着萧奕?读书认字去了。

    这孩子,才怎么一点大,就懂得她的心思。

    从书房回来,她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以沐浴之名让人端来了一桶热水,然后把自己藏在水里,无声哭泣。

    不知是眼泪还是热水,混杂其中。

    等到她发泄够了,心情稍稍平静了一点之后,她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她是林梦雅,一往无前,从来不惧怕不畏缩的林梦雅。

    白苏也把难过都装在了心里,主仆两个各自整理后了自己的情绪后,相视一笑。

    她们,绝不会轻易的认输。

    “去把纭儿请过来,她家里那边的事情,也该让她知道一些。”

    从前她没有透露,一是因为纭儿在她身边的时日还短,她怕摸不准纭儿的性子。

    二来,也是不想要多一个人担心。

    可刚才萧奕?的话,却也透露出一个关键的信息。

    东夏国也陷入了混乱之中,纭儿,肯定也想要知道那边的事情。

    那妮子别看年纪不大,心智手段可是一样都不缺。

    她如果想要在这场混战之中,保护好自己在乎的一切,就必须把自己所有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小姐,您叫我有事?”

    纭儿笑意盈盈的出现,不过很快却被她们两个人脸上的严肃给吓到了。

    “纭儿,你过来,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说。”

    她尽量把自己的语气放得柔缓一些,这样的话,也许纭儿才更加容易的接受。

    可是,当她把自己听到的消息,告诉给纭儿的时候,后者,却是一脸的震惊。

    “这...这怎么可能呢?我父王说过,月天哥哥聪明稳重,可是难道的帝王之才。怎么连他,都没办法守住东夏国呢?”

    林梦雅从来不怀疑这几个年轻的君主的势力,但是,他们唯一欠缺的,便是时间跟阅历。

    晋国那边的事情,也不知道究竟部署了多久。

    能在那种情况下勉力支撑已是不易了,更何况,还有他们所不了解的存在。

    纭儿显得有些六神无主,显然,也是在担心自己的亲人朋友吧。

    “我想,他们最终的目的,都应该是在卫国。纭儿,我们在这里,只能靠自己了。”

    她之前,已经派人去了各大海港收集消息。

    如果像是萧奕?说的那样,无论船在哪个海港停靠,他们都会得到一些消息。

    看来,那艘大船停靠的地方,是他们的人,无法企及之所。

    “小姐说的对,我们只能靠自己。也许,他们也在等着我们呢。小姐,您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在这种情况下,纭儿急切的想要寻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幸好,她们都不是孤身一人。

    “别急,具体的事情我会安排。现在,我们最先要知道的事情,是那些突然出现的家伙们,到底是何人。他们抓我们那边的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首先被排除的,便是奴隶。

    毕竟如果想用这种方法贩卖奴隶的话,那可真是大费周章。

    但是他们虽然可能不是为了贩奴,可也许那些负责贩奴的商人们,会知道什么内情也是说不定的。

    毕竟,这件事,也不是谁都能做。

    打定主意之后,三人却立刻行动了起来。

    纭儿模样好,口齿伶俐,而且在情商极高。

    良好的教养跟多年来积攒下来的过人胆识,让她在仕女圈子里头很吃得开。

    从前林梦雅是不喜欢跟人交往的,但如今她却改变了主意。

    躲在幕后固然能占得不少的便宜,可现在,她可没那么悠闲了。

    在卫国的传统之中,新年过后也是各个世家联谊的大好机会。

    虽说她初十之前就要启程去圣殿了,但是世家里,想要邀请她去赴宴的人却是不少。

    林梦雅挑挑选选之后,选定了几家。

    其他的,都由纭儿带着礼物亲自上门解释。

    “主子,听说祥华郡主也会去,您真的要去么?”

    房间内,林梦雅难得换上了一身奢华精致的衣裙。

    作为宫家的大小姐,也是公认的宫家的下一任家主,她所代表的,是整个宫家。

    因此,她在正式场合要穿的衣服,大多是惊人的华丽。

    从前以为自己怕是用不了几次这样的东西,现在看来,只怕不会少。

    “嗯,怕什么的。管她是祥华还是岳棋,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

    她不知道岳棋对她的怨气,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但是,她也并不畏惧就是了。

    “道理本是这个道理,但是我总觉得,这个祥华可没有那么简单就放弃。”

    白苏虽然不怎么说话,可偶尔这么一句,还颇有道理。

    “哦?你说说看。”

    “如果祥华郡主就是岳棋的话,看她的模样,怕是没有失去从前的记忆吧。既如此,那她还能成为曦殿下的未婚妻的事,也就没那么简单了。”

    的确,林梦雅也是这么想的。

    看样子,祥华郡主应该知道不少龙天昱伪造的身世。

    因为,她这个‘未婚妻’便是伪造的一环。

    如果不知道,那她根本不可能逃过龙天昱的眼睛。

    那男人,哪怕是失去了记忆,也依旧不好骗。

    “听说,你要去参加齐家的宴会?”

    宫四出现在她的面前,面色显得有些不太好看。

    林梦雅点点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齐家是有什么不妥么?”

    她之所以会选择齐家,是因为齐家跟宫家基本上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往来。

    只有这样,她在出现的时候,才能没有那么多的顾虑。

    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四哥哥并不高兴。

    “倒不是齐家有什么不妥之处,你知道,你如果去的话,有些事情,可是不能再回头了。”

    原来,是在担心这个。

    林梦雅想了想,笑了笑说道。

    “四哥哥怕是在担心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些事情吧?”

    她从前想要的是在把宫家送上顶峰之后,便抽身而退。

    但是如果想要做到这一点的话,她必须要尽可能的消除自己在其他人心中,属于宫家人的印象。

    唯有如此,以后不管是她暗中隐退,还是公开卸任激起的浪花都不会大。

    但是,一旦她以‘宫雅’的身份公开的出现在社交场合的话,那么以后,她想要抽离,只怕是难上加难。

    “嗯,当然我并不是怕你宫家会带来什么。毕竟,这也是你的家族。但是这样一来的话,你就完完全全的被宫家所捆绑,以后想要解开,也太难了一些。”

    这话,都是在为她考虑。

    林梦雅也知道宫四的担忧,良久,她才叹了一口气,收起了自己脸上,好不容易练出来的礼貌笑容。

    “四哥哥,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宫四立刻摇头,而林梦雅却没有让他说话,反而继续说道。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会觉得,我这样的人,未免太过自私。刚开始,我把振兴宫家当成了一项任务。我没有完全的设身处地的,为宫家人着想。而是只想着,如何完成这一切之后,就顺利的抽身而退。而如今,当我需要力量的时候,我就再次利用了宫家,违背了我的初衷。如果我是你的话,只怕我早就会把这样的人赶出宫家了。”

    她自嘲的笑了笑,说的话却是字字句句都刻在骨子里。

    宫四看着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林梦雅知道,以四哥哥的智慧,就算是他不这么想,也一定知道宫家有人肯定会这么想的。

    只是四哥哥,从头到尾一直都在维护着她罢了。

    “小雅,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虽然我也是宫家的一份子,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宫家人,实在是被保护得太好了。”

    林梦雅看着宫四,她就知道,哪怕所有人都不理解她的做法,但宫四一定会理解。

    因为从本质上来说,他们的确是一路人。

    “被人利用,真的有那么惨么?我看未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