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重见故人
    “我们都在猜测,这是圣殿给皇尊他们的一个警告。但是,证据呢?此事跟圣殿有关的证据在哪里?能拿得出手的,一定没有吧?”

    龙天昱忽然间明白了她的意思,凝神细思了一阵子后说到。

    “所以,你怀疑有人是假借了圣殿的名头,对皇尊他们动手?”

    虽然很接近了,但还是有些出入。

    她想了想,才试探着说。

    “那,如果圣殿是知情的呢。只是,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教训皇尊那么简单。”

    “你是说——这,怎么可能呢?就算是圣殿需要尸体的话,也不用做出这种事情来,只要...”

    话,说到后面,就没了动静。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看着龙天昱。

    “只要他们开口,卫国之人一定会鼎力相助。但如果这件事,不能被卫国人知道,所以就不能说了,对么?”

    以她家男人的聪明才智来说,想通这件事情很简单。

    但现在,他的思想是慕容曦的,那是属于卫国的曦殿下,耳濡目染中,对圣殿就抱持着几分敬畏之心。

    也因为他本质就是龙天昱,所以才能很快的醒悟过来。

    可这种莫名的撕裂感,对于他来说却是带着几分痛苦的。

    林梦雅紧紧的回抱住了他,希望能给予他力量。

    “我没事的,你不用紧张。”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收紧了自己的双臂,把只属于自己的女人,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我知道,我也只是在担心而已。其实现在,我也仅仅是猜测而已。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我目前也是不确定的。”

    话是这么说,但他们两个心里头,都清楚得很。

    冬至那天的事情,的确是有圣殿的参与。

    而且这些人死的这般蹊跷,如今尸体又丢失,绝对不是一场意外。

    “傻瓜,在这世上,我只需要相信你就可以了,其他人,不重要。”

    虽说不重要,但也一定会难受吧。

    林梦雅很心疼他,但有些事情,他们也是无能为力的。

    相拥而眠的他们,虽然心中还藏着万千的心思,但至少在这一刻,除了彼此,再无其他。

    一大清早,林梦雅就让宝宝给弄醒了。

    一睁眼,就看到小家伙乐呵呵的坐在自己的枕头边上,樱桃似的小嘴,一个接一个的往自己到了脸上印着口水印,印完了,他还乐呵呵的傻笑。

    林梦雅笑着想要去转身抓宝宝,可一双铁臂,却把她给捆得牢牢实实的。

    怕吵醒龙天昱,她小心翼翼的翻身,却不想自己刚有的动作,就让那人又给抱了回来。

    “别吵我的女人!再睡一会儿吧,天还早。”

    前一句有些不讲理,但是后一句,却温柔似水。

    林梦雅无奈的看着闭眼装睡的家伙,却还是把宝宝给抱到了两个人中间。

    “乖,别吵你爹,再睡会儿好么?”

    她温温柔柔的说到,而宝宝似乎有些委屈,又敌不过他爹的霸权主义,只得闭上了眼睛,窝在他娘亲的怀中。

    一家三口享受着难得的温馨时光,林梦雅不知不觉中,又睡了过去。

    睡梦中,似乎那人起身,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又摸了摸宝宝的小脸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的。

    直到日上三竿,她才完全睡醒了。

    此时,白苏跟纭儿,则是趴在床前,跟宝宝大眼瞪小眼。

    “小姐,这个小家伙,暂时不走了么?”

    大概是习惯了每天都要送宝宝走吧,偶尔有一次不同的,让两个姑娘都很高兴。

    点点头,她把宝宝轻轻的推了出去。

    本就无聊的宁儿立刻眉开眼笑,不过在看到纭儿后,却是扭过了肥肥短短的小身子后,用圆滚滚的小屁屁对着她。

    “你个小没良心的!每天都是我送你呢!”

    纭儿气得不行了,可宁儿却迅速的爬到了白苏的怀里头。

    说来也怪,这小子相当的喜欢白苏,又特别喜欢逗弄纭儿。

    “你信不信,我狠狠的打你哦!”

    纭儿瞪大了眼睛威胁,可宁儿却一点都不怕,只在白苏的怀中坐的老实着呢。

    纭儿逗他,想要给他一巴掌,谁知白苏却挡住了。

    “好了好了,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他生气了。”

    一直旁观着的林梦雅,却是立刻明白了。

    感情,她这儿子早就看清楚了。

    白苏的武力值高于纭儿,所以他只要跟白苏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小子,到底随谁呢?

    宁儿的存在不可以被太多人知道,好在她的院子,除了白苏纭儿没人敢擅入。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跟曾祖他们打个招呼。

    不过,还是得四哥哥去想办法圆这个事才行。

    好在宫四虽然讨厌娃的亲爹,却喜欢娃喜欢得要紧。

    三两句话,就说慕容曦最为因为忙于公务,无法专心照料孩子。

    而宝宝到底是跟宫家有渊源的,送过来照顾也是更放心一些。

    宫家人都喜欢这个孩子,也认可了宫雅跟他的‘救命之恩’的关系,因此,没有任何怀疑的,就接受了宝宝养在府中的事情。

    不过,除了他们知道之外,没有告诉其他人。

    “小姐,小殿下的先生到了。”

    宁儿虽小,但教育不能松。

    在这一点上,她跟龙天昱保持着高度的一致。

    而且龙天昱又很信任这个先生,所以人也被一并送过来了。

    “嗯,快请进来。”

    对于宝宝的老师,她自然是需要尊重的。

    立刻把人给请到了花厅内,可不想那人一进来,两个人就都愣住了。

    不过片刻,两个人又恢复如常,但是气氛,稍稍有些不太对劲。

    “您,就是小殿下的那位温先生吧?”

    一同来宫四,礼貌的询问道。

    名为温南的男子,也是谦和有礼。

    “不敢当阁下的一句先生,不过是蒙殿下不弃,所以才能有机会,给小殿下开蒙而已。”

    宫四对这个温先生很有好感,那人温润如玉,跟慕容曦一点都不一样。

    “先生还是快请坐吧,不知来之前,曦殿下可曾对您嘱咐了什么没有。”

    “请放心,温南既是小殿下的先生,必定会为小殿下考虑。”

    宫四看他人不错,也知进退很是满意。

    又随意的攀谈了几句之后,便让人把温先生,给带到自己的书房去了。

    以后,宝宝会在他的书房里上课。

    “小妹,我看你怎么有些魂不守舍的,怎么了?”

    林梦雅略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四哥哥,然后摇了摇头。

    但是心中被掀起的波澜,可不会那么轻易的被平复下来。

    他记得自己!

    这让林梦雅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乱转。

    比起在事变之前就被送出来的顾盼,那人也许会知道更多的事情。

    可她,不管是为了对方,还是为了自己而考虑,现在都不能太过着急。

    她必须,要制造一个合理的机会说话才行。

    整整一天,林梦雅寝食难安。

    对方显然也是如此,不过好巧不巧的是,宫家的人因为太过喜欢宝宝了,所以都来看望这位先生。

    温南,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

    直到晚上温南离开了,林梦雅也没得到这个机会。

    洗漱干净之后,她跟宝宝钻进了被子里。

    白苏把纭儿支走,坐在床边跟她说话。

    “主子,那个人,是萧奕?没错吧?”

    林梦雅点了点头,她做梦都没有想到,龙天昱给宝宝找到启蒙老师,居然是萧奕?!

    顿时,她的心中浮现出了不少不太好的猜测。

    在她临走之前,萧奕?已经是大晋的朝廷命官了。

    如今,他却成了龙都内的一个教书先生。

    但是看他的样子,虽然消瘦了不少,但并没有给人当成奴隶之类的。

    难道,萧奕?也是卫国之人么?

    不管是什么,也得他亲自证实才行。

    按照规矩,正月里先生是要休息的,不必来给学生上课。

    但萧奕?恐怕跟林梦雅的想法是一样的,第二日早早的就来了。

    两个人当着宫家的人的面寒暄了一阵子之后,就准备让宝宝去书房里继续读书。

    但是这一次,宝宝却粘着她,怎么都不肯松开。

    就连宫四来抱,他也扭动着身子躲开。

    “既然这样,那小雅,你就陪着小殿下一起去上课吧。”

    最后,还是曾祖发了话。

    林梦雅真的很想抱着宝宝猛亲一口,这小子,简直就是她这娘里肚子里的蛔虫啊!

    两个人连同一只小包子到了书房,白苏自然是要陪同的。

    在确定四下无人后,林梦雅才压低了声音,开口问道。

    “你,可是萧奕?么?”

    温南的浑身一震,眼中露出了几许震惊的神色来。

    “梦雅,你,你居然还记得我!”

    她有些哽咽,毕竟,这是故人啊。

    “嗯,奕?哥哥,你到底是怎么来这里的?晋国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爹呢?我哥哥呢?还要白芨他们,他们都好么?”

    有些激动,如果不是有宝宝在的话,她一定会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萧奕?叹了一口气,也红了眼眶。

    不过,却是男儿有泪不轻弹。

    “能见到你,我也算是此生无憾了。梦雅,我们的国家,亡了。”

    “什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