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调查目的
    “很好,你先回去吧,我还有几件事,需要嘱咐蔡凌一下。”

    宫四满意点了点头,就毫不留情的把她给轰了出来。

    啧,这叫什么事儿啊!

    因为蔡凌的到来,今日的宫家格外的热闹。

    却不想晚上宫五刚刚帮忙搬完东西,就被连星派人给请走了。

    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不过看来人那急切的样子,想来肯定是什么棘手的事情。

    刚刚入夜,她的宝宝就被宫四给送了过来。

    这小子倒是跟他爹不同,极会卖萌,惹人稀罕得紧。

    别看四哥哥对他爹凶巴巴,可对孩子,疼惜着呢。

    “才不过一日不见,我怎么觉得咱们宁儿,又胖了些?”

    把孩子放在怀中掂量了一下,宫四笑呵呵的说到。

    如今宁儿已经恢复了之前的白胖,精致的五官粉嫩可爱,他的性格极像林梦雅,见谁都带着三分笑,惹得白苏跟纭儿,把它疼到了骨子里。

    “小孩子嘛,自然是一天一个样儿,今日是谁送你回来的?”

    唯一的缺憾便是,这孩子不喜欢说话。

    但是即便是说了,也只是说一些特别简单的字。

    林梦雅之前就检查过他的声带,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看来,应该不是孩子的身体上的原因。

    一想到宝宝之前所遭受的一切,她便有了杀人的冲动。

    但更多的,却是对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宝宝的自责。

    “别提了,你说那人有多不负责?这才几日,就不亲自送宁儿回来了。哼,要我说,还是把孩子接过来,我们家又不是养不起。”

    刚才还好好的,一提到孩子爹,宫四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在林梦雅还没有透露孩子的亲爹的情况,而且宁儿虽然长得像龙天昱多一些,但现在还是一个雪团子,看不出来什么的。

    真是难以想象,要是以后宝宝像他爹,四哥哥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吧,宝宝来,娘给你洗澡去。”

    她抱着宝宝去了内室,宫四也自觉的退出了房间。

    待得母子两个都香喷喷的滚上床之后,就听得屏风后面,传来了一声水响。

    “你先在这里等娘,我去看看你爹怎么了。”

    她的屋子,除了他之外没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

    更何况,有了小药的加持后,她敏锐更盛从前。

    把宝宝塞进被子里,任他乱爬之后,林梦雅转身,到了屏风后面。

    果然,是她家男人在洗澡。

    “你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这水都凉了,我去叫人给你烧一桶热水来。”

    “无妨,你先离远一点,我怕对你跟宁儿不好。”

    林梦雅觉察到了他身上,传来的一点点腐臭的味道。

    想来,这人是先回家换过了衣裳才来的。

    “这种药粉可以消毒,也可以祛除意味。”

    她转身拿来了一个瓶子,不放心又让白苏给提了一桶热水进来。

    在床上等了好一阵子之后,龙天昱才披着湿漉漉的长发,从屏风后转出来。

    那人随意的披着一件袍子,精壮的胸口还留有水痕。

    林梦雅只看了一眼,脸就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不由得心里头暗骂,自己怎么就那么没出息,从前都看过多少遍的了,怎么现在,还是一点定力都没有?

    一边念着清心咒,一边别过眼睛,拿出干净的布巾给他擦头发。

    却不想,那个引人犯罪的家伙,居然一把抱住了她的腰!

    妈耶!这要是忍不住了,可实在是不怨她好伐?

    “我身上,可还有尸臭味么?”

    他语气里,透着几分疲惫。

    林梦雅仔细的嗅了嗅,还好,都被她的药粉给洗掉了。

    那边,宁儿也好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爹娘。

    “闭上眼睛,不许看你娘,她是我的!”

    龙天昱霸道的说到,林梦雅不由得嗔怒得推了他一把,让他在孩子的面前不要乱说。

    可没想到,不知是宝宝太困了,还是他太听他爹的哈,这么一说,宝宝居然真的闭上眼睛了。

    “你给宁儿,灌了什么**药不成?”

    林梦雅好奇的问道,而龙天昱却心情转好了不少,抱着她也倒在了床铺上。

    “这几天,宁儿可能要暂时的住在你这里了。”

    “嗯,我求之不得。不过,你到底在忙什么呢。怎么弄得,全身都是腐臭的味道?”

    从前,龙天昱虽然是个不拘小节之人,但身在皇家,他平常也是极注重仪表的

    即便是现在成了慕容曦,从前的习惯,也依旧没改多少。

    “你还记得,冬至那天,莫名死亡的那些世家子弟们么?”

    她当然记得,如果不是她机灵的话,恐怕就会成为其中的一员了。

    “当时我们虽然发现了这些人的尸体,但是因为那天死的人太多,而他们的家人,事后肯定会认领回去,所以就把他们暂时放在了城外的一处雪场内。这几日,陆陆续续的有人来认领。但没想到的是,有许多尸体,居然失踪了。”

    林梦雅有些惊讶,冬至那天的尸体的确是不少。

    放在雪场,也是怕尸体腐化。

    但,谁会要这东西呢?

    “那今日连星把我五哥哥给请出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嗯,这事本应该是禁卫军负责。想必连星,也是为了帮他的兄长吧。”

    连胜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不久之后就应该可以恢复如常。

    “这种事情,从前发生过么?”

    龙天昱稍稍迟疑了一下,才回答她的问题。

    “其实,偷盗尸体这种事情,在卫国并不罕见。可惜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个定论。”

    “为什么?”

    林梦雅更加觉得奇怪,现代虽然这种事情也时有发生,但都是因为利益所驱使。

    就她了解,卫国好像也没有什么诡异的风俗,是跟尸体有关系的吧。

    “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在这之后,被盗的尸体很少有追回的,所以这件事情,到了现在也没有个定数可言。虽然各家各户都会看守,但这种事情,还是时有发生。也不知道,尸体被运到哪里去了。”

    龙天昱的话,让林梦雅想了许多。

    “那丢失的人家,可有什么共同点吗?”

    “大多数,都是尸体完整的时候被偷走的。我还听闻,有的地方,尸体还未曾下葬,在出殡的前一天就丢了。”、

    居然,还有这种事?

    但林梦雅更加惊讶的是,一个连自己老婆孩子都不记得的家伙,对这件事了解得还怎么透彻。

    “因为...其实我就是负责彻查此事的。”

    龙天昱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说完,他还讨好的亲了亲自家夫人的头发。

    “是皇尊下的旨意么?”

    “不。”龙天昱摇了摇头,说道:“是我师父,现任的圣尊。”

    “圣殿居然要追查此事?”

    没想到,龙天昱又摇了摇头。

    “跟圣殿没关系,是我师父私下里要我帮忙的。而且他还嘱咐我说,千万不能让圣殿里的其他人知道。”

    这,倒是奇怪了。

    丢失尸体这种事情,就算是报官也是没用的。

    毕竟死人不比活人,别人若是有心藏匿,搜也是搜不出的。

    但是让她更加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为何卫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除了这些之外,你可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共同点么?”

    迟疑了片刻之后,龙天昱摇了摇头。

    林梦雅看得出来,他是不确定,因此才没办法说出口的。

    “没关系,你有什么就说出来,也许我还可以帮你。”

    “这一点,是我在一个月前发现的。不过,我连我师父都没说。”

    “你说说看。”

    龙天昱有些犹豫,良久之后才低沉开口。

    “我查看过不少的案卷,尸体频繁被盗这种事情,在四十几年前开始的。一直到二十多年前,才渐渐的有了变少的趋势。没想到,这几年居然又起来了。我觉得的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可惜,一直查不到。”

    这个时间点,有些奇怪。

    但林梦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个问题,可把他们两个都给难住了。

    “卫国这么大,丢失尸体的事情,只怕是统计不过来的。但我觉得,如果你想要找出答案的话,可以先调查出这些被盗的尸体的共同点。除了尸身未曾被损毁之外,我觉得,还跟别的东西有关系。而且,可以从最近丢失的那些尸体来入手,他们虽然不能代表整个卫国的丢失数量,但是正好,可以当一个取样。”

    这种事情,不仅难在地域辽阔,而是难在数量众多上。

    而既然都是丢失尸体,那么这一次,如果跟前面的有关系的话,那么就是最好的切入点。

    “你的意思是,让我集中精力,调查这些人的情况对么?”

    林梦雅点点头,接着说道。

    “你想想看,这些尸体死的那么奇怪,说明是早有预谋。说不定,冬至那天的事情,其实就是为了掩盖这件事情而存在的。”

    “可是,皇尊那边不是说了,这是圣殿给他们的一个教训吗?”

    “所以,这才是最值得被怀疑的地方呀!”

    林梦雅趴在他的怀中,认真的说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