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不同对待
    “什么地方?”

    “这在圣殿里是个秘密,谁也不知道,圣殿内其实有一个地方,专门负责搜集天下所有的事情。据说,天下间没有圣殿不知道事情。”

    林梦雅闻言,不由得心头微微一颤。

    圣殿,居然还做这种事情么?

    以圣殿在卫国的威望而言,只要是他们想要知道的,怕是无人能够阻挡。

    心头,不由得掠过了一抹寒意。

    “怎么了?脸色这么吓人。”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林梦雅摇了摇头,良久才问了一句。

    “你的那位师父,不是圣殿的殿主么?”

    她心里头有些没底,虽说慕容曦几乎一点都没有犹豫的,接受了他就是龙天昱的事实。

    但如今的圣殿对于他来说,意义则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她不能不考虑他的感受。

    慕容曦想了想,神色却有些复杂。

    “我只净重我的师父,我失忆醒过来之后,师父曾经秘密的过来看了我几次。我虽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但是我对他却有种亲切感。也许,就像是你说的那样,他也是我曾经认识的人吧。”

    这,倒是勾起了林梦雅的好奇心。

    “你认识的?那我会不会也见过?”

    难道,又是从前的老熟人吗?

    可慕容曦却摇了摇头,现在,就连他都有些迷茫了。

    “师父是圣殿的殿主,自然是不能轻易的离开卫国。即便是来这里见我一面之后,当天都是要匆匆折返回去的。所以我在想,既然我从前从未来过卫国,那对师父的那种感觉,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这件事,别说龙天昱觉得难以理解,连林梦雅,也觉得有些解释不清了。

    “也许,只有等你自己完全恢复了记忆,或者是那位圣殿的殿主才能说清楚的了。”

    有些无可奈何,纵然他们曾经是最为亲密的一对爱侣,但并不代表他们彼此之间,可以共享记忆。

    “嗯,无论如何,知道你是我的,这比什么都高兴。”

    虽然困难重重,但慕容曦却乐得像是一个傻瓜。

    他眼睛亮晶晶的,像是个天真的孩子,勾得林梦雅恨不得把人揽过来,亲上两口才行。

    不过没想到,在这件事情,夫妻两个难得空前的一致。

    等到林梦雅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之后,才把那个冲上来要亲亲的男人给推开。

    这家伙,赶上猛虎扑食了。

    “雅儿,咱们成亲吧好不好?”

    龙天昱把她抱在怀中,声音里透着几许期待。

    “可是,我们俩已经成过亲了呀。”

    林梦雅懒洋洋的靠在他的怀中,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餍足的猫。

    可惜,她身后的那头豹子,却有些不满。

    “既然成过亲了,那你还怕什么,跟我们一起生活吧。咱们一家三口团聚,不好么?”

    又来了,林梦雅不由得扶额叹息。

    她就知道,这家伙在知道真相后,一定会不依不饶的。

    “不是不好,而是...你好好听我说话,不要玩我的头发!万一秃了怎么办,到时候有你好看的。”

    她从那男人的手中,死命的保护住了自己的头发,然后坐正了说到。

    “我从前没有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我不确定你的身边,有没有不稳定的因素。但是现在,我跟你虽然极力的避免,可还是有过交集的吧。但是却没有人,来确认过我们两个是否还记得彼此。”

    倒是之前,有人五次三番的,想要试探她还记不记得从前的事情。

    可很快,就没有了下言了。

    也不知道是对方真的信了,还是因为点别的原因,暂停了对她的试探。

    这让林梦雅,有些担忧。

    “你是觉得,那个让我不得不喝下毒药的人,会一直在暗中监视着我们的动向,对吗?”

    林梦雅点点头,她倒不是担心自己跟龙天昱的安危。

    主要是他们的宁儿还小,而且她并不确定,对方的手中,还握有什么可以对付自己的方式。

    不管是宁儿还是慧姐姐,都成了她时刻提醒自己的痛楚。

    也是因为如此,她做起事情来,才有些束手束脚的。

    “我们,不能就这样下去。雅儿,如果我们如此,那对方的目的,不就可以得逞了么?”

    他捧着她的脸,认认真真的说道。

    林梦雅又何尝不知,那人既然有这些手段,自然是清楚他们两个人的过往。

    相爱之人对面却不相识,这对于恨着他们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件很解恨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却迟疑了一下。

    等一等,这有些不太对劲吧。

    如果说对方只是想要他们两个人痛苦的话,难道给其中一个下毒还不够么?

    为何,要是两个人?

    不对!

    算上清狐的话,那就是三个人了!

    林梦雅觉得,这其中,好像是有了什么,她从前从未想到的东西。

    而她,也立刻把自己的疑问,说给了龙天昱听。

    后者也觉得十分的费解,想了许久,未曾说话。

    “看来,这可能不是偶然的。你、我、清狐是失去了从前的记忆,而上官慧跟朱炎,他们却跟我们的情况不同。如果说,对方只是为了报复你我的话,那她为何,要这样差别对待呢?”

    “会不会因为,我们三个,是跟卫国有关系呢?你是宫家的大小姐,我是圣尊的徒弟,而你说的那个叫清狐的家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也不是普通的家奴。否则就算是他武功再高,越王也绝对不会让他贴身保护他的女儿。”

    虽然,这个发现还需要事实的验证,但的确让她感觉到了相当不对劲的地方。

    “所以我们还是暂时忍耐,我有预感,这一天不会太远。毕竟,就算是我们等得起,那些人也未必等得起。”

    虽然她从前是个半点亏都不肯吃的主儿,但其实,她的忍耐力也绝非常人可比。

    那些想要害她、利用她的人,一定会耐不住。

    到时候,她就会让那些人知道,算计她,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好,一切都听你的。但是你得保证,你必须要注意你自己的安全,还有,必须让我每天都能见到你才行。”

    从前,一日不见,他还可以忍耐。

    但现在,得知自己深爱之人还曾经是自己的发妻,那种像是找回前世爱侣的感觉,这让他原本就够焦灼的心情,更像是一场煎熬。

    “这个倒是有点难度,不过到时候我去圣殿,你不是也要跟着去么?不如,我们结伴而行。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我让我四哥哥假意去求你。说让你在路上,多照顾我一点,这样不就行了么?”

    说起来,如今慕容曦已经是学院的督察,而且两个人要去的都是圣殿。

    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反正以四哥哥跟龙天昱的智慧,他们一定会做的滴水不漏的。

    “那好吧,我知道了。”

    虽然声音里带着几分不情愿,但林梦雅却没有看到,那人眼中了漏出的一抹精光。

    要是她看到了,绝对不会让宫四去的。

    送走了龙天昱,林梦雅一夜好眠,第二日一大早,就敲开了宫四的房门。

    “四哥哥,我有件事想要拜托给你。”

    宫四的心情很不好,昨晚他几乎在宫雅的院子外面站了半宿。

    直到确定那家伙离开之后,才重新回到房里睡的。

    “什么?”

    “嘿嘿,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四哥哥能帮忙,那绝对是小事一桩!”

    她笑得十分狗腿,宫四就算是有十分的火气,如今一分也没了。

    勾了勾唇,把她给让进了屋子里。

    “说说看,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事?”

    林梦雅看着四哥哥的神色,一点点试探着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是说过几天就要启程去圣殿了么?我想,找一个人跟我同行。”

    宫四也记得这事,但是这一次,却是宫雅带着人去。

    多少,他也有心不放心。

    “说的也是,那你,准备找谁呢?”

    “其实你也认得,他跟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

    宫四心头有些淡淡的不安,可还是任由宫雅继续说下去。

    “而且有他在,你们绝对不用担心我的安全的。”

    “嗯,既然如此,你快告诉我你要请的人是谁。”

    “就是那个谁嘛,曦殿下嘛...”

    “什么?不行!”

    宫四几乎是拍案而起,瞪着眼睛,眼珠子差一点掉下来。

    “四哥哥,你听我说,之前都是误会。曦殿下他很尊重我,完全没有你想的那些事情。”

    她忙不迭的解释,可宫四就是反对。

    “既然尊重你,就不该夜夜翻墙进来!要是他真的喜爱你,就该找人来正大光明的跟你提亲,而不会这样偷偷摸摸的,毁你清白闺誉!”

    开玩笑,本来就是怕别人里偷白菜的,结果居然找了那头一直对自己白菜虎视眈眈的猪来看管,那白菜还不得被吃得渣都不剩么?

    “不是这样啦,反正,我跟他的事情还会挺复杂的。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你。四哥哥,就算是我求你了,好不好嘛!”

    她知道,宫四对龙天昱的误会颇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