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命运之锁
    “话虽是这样说,但是你还是要小心。按照你的说话,林梦舞恨你入骨,既然她有了能害你的办法,自然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不如,你把她交给我吧。”

    林梦雅看着慕容曦,这家伙对自己的保护,还是一如既往的严密。

    心头甜蜜之余,还有点小小的无奈。

    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了解到,她,根本不是那种只会靠别人的娇弱女子啊。

    “还是不用了,你只管放心,我会有法子对付她。倒是你,快点坐下来,我给你把把脉。”

    一时激动,她倒是把正事给忘了。

    慕容曦顺从的坐了下来,还伸出了手臂给她。

    林梦雅仔仔细细的检查过了一遍之后,不由得有些奇怪。

    要怎么形容,慕容曦现在的情况呢?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妥么?”

    说实话,这丫头的样子,可是让他心里头,有些没底气了。

    “你最近,有吃什么灵丹妙药么?”

    摇了摇头,别说没有这种东西。

    就算是有,他怕是也不会轻易的相信。

    “奇怪,之前你也给了我一份可以让人忘记前尘的药,但是你我重逢之后,我发现你用的,跟我并不是一回事。你的那种毒,对身体并没有任何的害处。要说唯一有作用的地方,那就是你服下这种药之后,记忆力会逐渐的衰退,直到你的脑海一片空白之后,你又会恢复正常。但是那些忘掉的记忆,却因为遗忘而找不回了。而你现在应该还是处在记忆的衰退期的。你是不是每天早上醒过来,都会有种空落落的感觉,而且还经常忘记许多东西?”

    慕容曦有些惊讶,毕竟这种事情,他就连自己的心腹都没有说过。

    的确,这阵子他的记忆里的确是不怎么好。

    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他会很快的忘记。

    如果不是他有记录每天都做了什么的习惯,恐怕忘得会更多。

    没想到,居然得了别人的暗算。

    “但是,你现在身体里的药效正在消褪。所以你才会从为数不多的残存的记忆里,找出你跟宁儿的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我想是因为这个场景对你来说很重要,所以你才会第一时间想到。”

    其实,林梦雅是有些小小的嫉妒的。

    怎么那个男人第一个想的不是自己,而是儿子呢?

    但生气归生气,正事还是要做的。

    “你的意思是,我身体里的毒,正在慢慢的被解开,对么?”

    大致上来说,的确是这么个意思。

    “那如果,我现在的毒就被解开了的话,那我们之前的那些记忆,还会找回来么?”

    他问的有些不甘心,但林梦雅却温柔的握住了他的手。

    “不记得从前又有什么要紧呢?还好,我们还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未来,不是吗?”

    “可是,那始终是跟我们有关系的时间。我,一定会找回来的。”

    那人,总是在某种奇怪的问题上,有些出乎她意料的坚持。

    可她,不就是喜欢么?

    “好,那我们就一起把它给找回来。现在,我们该想一想,最近你都做了些什么吧。”

    她像是哄孩子似的,好不容易才让慕容曦安静了下来。

    后者凝神细思,因为他实在是不清楚,到底是在哪里,有了解药的。

    “这几天,我在府中就是陪着宁儿。其他时间,也就是进宫了。但是皇尊跟后尊,从未赐予我什么东西。”

    这就怪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慕容曦恢复了记忆呢?

    “你是亲自,照顾宁儿的么?他乖不乖?”

    她也只是无意问了一句,却在过后,脑子里灵光乍泄。

    “嗯,不愧是我的儿子。很乖,很听话,也不挑食,而且还特别的聪明!”

    在确定了这个招人疼的小子就是他的儿子后,慕容曦有些小得意。

    儿子人人能生,但像是这么漂亮可爱,还能冰雪聪敏的,可就不多吧?

    “那你,有没有碰到过宁儿的血?不管是在哪里,在何处碰的,你能想起来么?”

    慕容曦皱了皱眉头,仔细再三的想了之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他在我这里,根本就没有受伤的机会,又怎么会触碰到血液么?倒是,他几天前流了鼻血,我好像是碰到过,怎么了?是宁儿有什么不对劲么?”

    啥?鼻血!

    林梦雅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既然是鼻血的话,那么也终究是血。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难道儿子的鼻血,也是这么厉害的么?

    “我想,你今天之所以能好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宁儿流的这一场鼻血。”

    “什么?你在开玩笑么?”

    林梦雅白了他一眼,不知道怎么跟这人解释,他才能明白了,所以只好挑重要的说。

    “因为我身体的原因,宁儿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就跟别的孩子有些不同。他出生之后,你也看到了,他的血液更是奇特。你想想看,之前,他等于在剧毒里泡上十个月,这孩子该有多神奇?所以,我才想到,你是不是跟宁儿的血液有过什么接触。”

    听完此事之后,慕容曦沉默了。

    良久,他才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先前他虽然看到过宫雅把毒血喂给孩子,但如今的情况,却又让他更为震撼。

    世上,还真有如此奇特之人。

    “看来这些都是天意了,如果你跟宁儿没有重逢,那么你也不会接触到宁儿的血液。他的生命,也有你的一部分。看来,宁儿就是老天爷,赐给我们最幸运的礼物。”

    林梦雅有些感慨的说到,而慕容曦则是把她拥在了怀中,下巴放在她的肩窝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是的,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小雅,我好高兴。”

    “高兴什么?”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竟然拥有了你,还有宁儿这么好的孩子。雅儿,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希望我们一家三口,能够团圆了。”

    林梦雅笑了笑,她现在也是这种感觉。

    失而复得的狂喜,冲击着她的心。

    而让她觉得庆幸的是,哪怕是在他并不知道自己跟他的关系的情况下,他也依旧爱上了自己。

    看来,他们是缘分天定,注定要相守一生,成为夫妻。

    “你先不要着急,虽然你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但是有件事,我们必须要小心。”

    慕容曦眼神也沉了下来,因为,他也意识到了。

    “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拥有那么大的能力,竟然逼得你不得不吞下毒药。而且,我也想解开,五十年前,为何我曾外祖母,要把我外祖母,送到试炼地的原因。”

    现在看起来,她这些后辈之所以会经历这一切,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曾外祖母的这个决定。

    不过,从她看到的那些家族里的记载后,她不禁开始怀疑了起来。

    上面,对曾外祖母的记载,都说她是冰雪聪明,是个有大智慧大胸怀的女人。

    至于外祖母,虽只有寥寥数语,但都是夸赞她非常有其母之风。

    既然是这样的一个人,她又为何,会选择逃避呢?

    就算是当初,外祖母是为了不想嫁人才离开的卫国,可之后的种种,却实在是让她不像是一个逃家之人。

    而且,要知道当初的宫家,那可是威震大卫。

    如果曾外祖母真的想要捉拿外祖母的话,她根本就逃不掉。

    除非,曾外祖母是有意放外祖母走的。

    但身为宫家之主,难道曾外祖母,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对于整个宫家的含义么?

    外祖母的存在,不管是对于宫家来说,还是对于外祖母本身来说,都具有特别的意义。

    但是,她却有不能留在卫国的理由。

    恐怕,这才是她应该追查的目的所在。

    “关于你的那我曾外祖母,我也曾经听过后尊提起过一次。她说过,你曾外祖母,是个难得看得透彻清楚的人。当初,她的祖父,也曾经拜倒在对方的石榴裙下。可惜,你曾外祖母始终没有同意。不仅如此,她还亲自开解了后尊的祖父。也不知她是怎么说的,那位老先生一回到家之后,就娶了自己之前,家里人给他看重的一个女子,并且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是以,后尊的族人都对宫家,存了一份感激之心。”

    这件事,她倒是不清楚。

    不过想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皇尊这些年没有对宫家下手,想必也是有这样的原因在吧。

    她的这位曾外祖母,还真是个妙人呢。

    但越是这样的人,她就越不能所以的揣度对方的心思。

    思来想去,她却有些毫无头绪。

    当初,跟曾外祖母一个时代的人,不是去世了,就是像是曾祖一样,根本无法靠近外曾祖母。

    而如果想要解开这缠绕了三代人的宿命之锁,只怕,她非得要闹个明白不可。

    “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么?”

    秘密,之所以是秘密,是因为会有很多人,终其一生都会守口如瓶。

    更何况,是在五十几年之后的今天。

    慕容曦想了想,之后才突然想到。

    “对了,我记得圣殿里,似乎有一个地方,能够帮助你。”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