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父子之缘
    把连夫人跟连月送了回去,林梦雅也借口累了,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没一会儿的功夫,外面却想起了敲门声。

    “请进。”

    她换了衣服走出了内室,白苏把门打开,进来的果然是宫四。

    “四哥哥,这么晚了,你这是...”

    “小妹,今天的事情,你到底知不知情?”

    宫四的脸上带着几分严肃,想来是觉得此事很蹊跷。

    而且她跟慕容曦的关系,让宫四不由得不忧心忡忡。

    只是当时人多,他又不好问,这才憋到了现在。

    林梦雅摇了摇头,宫四的眉头,皱了起来。

    “既然连你都不清楚,难道,是曦殿下真的欠了人家的情债了?”

    顿时,宫四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本来他就不想让小妹嫁给皇室之人,却不想,那男人又是个风流种子。

    “四哥哥,他不会的,他也不敢。”

    对于龙天昱,她别的不敢打包票,但是这种事情,那可是当初经过事实验证过的。

    当初,那姜如沁手段高超吧,最后还不是被她家男人,无情的推开了?

    龙天昱那种人,她还是很放心的。

    “小妹,你不了解男人,毕竟,他可是皇族之人。就算是英明如皇尊,不还是有三宫六院么?难道,你要一辈子,都困在一座宫殿里么?”

    林梦雅看宫四的样子有些激动,刚想要解释几句,却听得屋子里,响起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与我在一起,绝不是囚困。这种事情,你可以不用操心了。”

    霸道的把人,圈在了自己的怀中。

    由始自终,他都没有阻止她做过什么,只要她想要挣脱开自己的手臂,只需要稍稍一用力便可。

    但林梦雅,却连挣扎的迹象都没有。

    宫四看着他们两个,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眸中划过一抹暗淡的复杂神色,最终,叹了一口气,看着自家妹妹摇了摇头。

    林梦雅莫名的觉得有些抱歉,但宫四却是把视线,转到了龙天昱的身上。

    “她是我的妹妹,也是我们宫家唯一的女孩,要是以后,你敢对不起他试试。即便你是皇亲国戚,我也一样有办法,让你生坠无间地狱!”

    见识惯了宫四的温文尔雅,偶尔看到这样霸道的四哥哥,还真是让她觉得无比的意外。

    “行了,我不打扰你们两个说话了。但是有一点,你,早说完早滚!”

    虽是妥协,但宫四却依旧态度横得很。

    看着四哥哥心不甘情不愿的出了门,慕容曦却冷哼了一声。

    “你是我的,才不是宫家的!”

    林梦雅拍了拍他横在腰间的手,警告这家伙,别太过分了。

    “我可是你们谁的,我是属于我自己的。行了,你既然来了,那我有几件事,想要问问你。”

    见她的表情有些严肃,慕容曦也只得放开了手。

    “坐吧。”

    她转身坐在椅子上,扬起下巴,冲着慕容曦示意。

    后者却双手抱胸,眉眼之间,带着几分不满。

    “行,不坐也可以。其实我今天请你过来,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关于勋儿,你不打算跟我说点什么吗?”

    其实重华的疯话,她是半句都没有放在心里的。

    但是她在意的,是今天重华为何能把勋儿领过来。

    “你想要知道什么?”

    眉头高高挑起,慕容曦心头的不满,愈发的加深了。

    “我想要知道,你到底是如何安置勋儿的。”

    她有些生气了,在她的心中,龙天昱本不应该是这种人。

    “你不是讨厌他么?我自然,是不会让他,在出现在你的面前。”

    其实,慕容曦已经给勋儿做了最好的安排跟打算。

    但是宫雅的态度,却让他觉得她,并不相信自己。

    这个认知,才是最让慕容曦动气的原因。

    “没错,我的确是不喜欢那个勋儿。他虽然是个孩子,可他已经学会了仗势欺人。作为一个人,他必须要负责任。但是,你作为他的监护人,难道不应该肩负起教育这个孩子的责任么?如果是这样,那我怎么放心,把宝宝交给你!”

    许是因为,看到自己的孩子,即将要遭受到的刁难,让她心生不安吧。

    林梦雅一气之下,说了几句重话。

    “你,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么?”

    慕容曦的眼神又气又怒又伤心,谁都可以怀疑他,唯独她不行!

    “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关于勋儿的事情,我可以不再过问。我担心的不仅仅是宝宝,还有你啊。”

    宫雅的一句话,让慕容曦心中的所有的负面情绪,瞬间消散了。

    他上前,把人抱入了自己的怀中。

    “我会保护好他的,其实,我之所以会收下勋儿,是因为我一见到他,就觉得有些亲切。后来,慢慢的发现,似乎并不是因为他。”

    林梦雅心头微微一动,这个人说的,莫不是...

    “今日,当我看到勋儿跟良玉同时出现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似乎对勋儿的好感,不堪一击。但是,我却是真心的喜欢良玉。直到,我让人送重华出去的时候,她跟我说了一句话。”

    林梦雅心头发紧,忍不住有些紧张。

    慕容曦见状,却是摸了摸她的脸蛋。

    “她说,勋儿真的是我的儿子,是我在外面,跟一个女人生的。其实这句话没什么要紧的,但是我的脑海里,却掠过了一个画面。”

    她下意识的抓紧了他的衣襟,呼吸几乎要停止似的,眼巴巴的望着他。

    “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婴孩刚刚降生的画面。我好像是听到了他的第一声啼哭,我能感觉得到,那细弱的声音带着让人难以抗拒的力量。而当时的我,几乎要落泪了。”

    林梦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许,这便是父与子之间,注定的缘分吧。

    “你,还记得那个婴孩的模样么?”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几乎要抓破了他的衣服似的。

    可慕容曦,却遗憾的摇了摇头,林梦雅瞬间被失望所席卷了。

    却不想,那人却接着说道。

    “我虽不记得他的样子,但是,我却有种预感。那孩子,就是良玉,对么?”

    林梦雅在那一刻,几乎忘记了呼吸。

    是老天的怜悯么?

    没想到在宁儿重新当了他儿子的这一天,可是从此以后,光明正大的喊他爹的那一天,龙天昱居然自己,捡回了那些被遗忘的记忆。

    “小雅,你怎么哭了?”

    慕容曦心疼不已,但更多的,却是一股子委屈,想要发泄出来。

    她不管不顾的趴在了龙天昱的怀中,哭了个通通快快。

    而慕容曦则是拍着她的背,温柔的安慰着她。

    只是现在,他的心中像是喝了蜂蜜一般的甜。

    宁儿是小雅的亲生子,如今小雅的反应,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宁儿的亲爹是谁了。

    不过,转眼间,他就想起了从前,自己是怎么咒骂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的。

    顿时,一头的黑线。

    这不等于,骂了他自己么?

    “好了好了小雅,别哭了。你能告诉我,从前的事情么?”

    他耐心的哄着,林梦雅也终于,渐渐的减弱了哭声。

    从前她一个字都不敢说,是因为怕他知道之后不相信,万一冲动之下去求证的话,被别人得知岂不是很危险。

    但如今,他自己想了起来,就不一样了。

    至少,自己说的,他会相信。

    如果还想要去调查的话,情况则是会完全不同。

    “你想知道什么?”

    她哭得眼睛通红通红的,惹得慕容曦亲了又亲,直接疼到了心坎里。

    “我,跟你的过去。你记得的,我忘了的,我都想要知道。”

    如果不曾拥有的话,那么他不会知道贪婪的滋味。

    但如今,他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却发现忍耐,才是最煎熬的。

    现在,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有关于之前的一切,尤其是他们之间。

    他不想让这些伤痛,都被小雅一人背负着。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长话短说。

    简略的提了几句他们之前的事情之后,着重把自己是如何来到卫国的这一段,都告诉给了他知道。

    “岂有此理!”

    慕容曦,不,现在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身世的龙天昱,震怒之下,差一点把桌子拍碎。

    幸好今日,宁儿睡得早,他不想让孩子太折腾了,所以才没有带过来。

    不然,一定会给他吓醒不可。

    “那安家,到底安的什么心?还有你那个妹妹,居然还敢来害你!”

    自从知道,他们原本就是夫妻之后,慕容曦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相信了她的话。

    接受的速度,就连林梦雅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安家的目的很好猜,应该就是想要谋夺宫家的家产。至于林梦舞,我想她应该没有那么简单。不过,我大哥哥在临走之前,已经用计把她给安抚住了。现在一切,还在我们自己的掌握之中,不管她想要做什么,也会被我们提前察觉就是。”

    现在,林梦雅感受到了一种,未曾有过的自信心爆棚的感觉。

    她的男人回来了,纵然还没完全找回记忆,但两个人之间,却没了任何的隔阂。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