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重华装疯
    路上,连月把她给拉到了一旁,十分神秘的问道。

    而林梦雅则是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之后,才试探性的说道。

    “你是的那个人,是良玉么?”

    连月点了点头,眼中的迷茫已经消散了不少。

    林梦雅知道,怕是因为连月见到了宁儿,所以记忆才渐渐的有了恢复的迹象。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我一定是见过这个孩子的。只是在记忆里,他似乎只是个躺在我怀中的婴孩似的。现在,居然长了这么大了!”

    还好,连月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要稳定得到多了。

    既然她能够认得出宁儿来,也许说明,连月的记忆,正在逐步的恢复。

    无论如何,这是个好消息。

    “是啊,孩子总是这样,一转眼就长大了。既然你还记得这个孩子,那你还记得,他的父母是谁么?”

    自从宁儿回到大晋之后,上官慧就几乎成了宁儿的专职保姆。

    不仅是要疼他爱他,更是事事都会亲力亲为。

    这一点,顾盼都忍不住会夸赞上官慧。

    所以,林梦雅知道,宁儿才是唤醒上官慧记忆,最有利的钥匙。

    “我记得,慕容良玉的双亲,是个很好的人。”

    连月开始回忆,但是却带着几分痛苦,显然,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但是,他的父母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所以才不能继续照顾这个宝宝。后来,我曾经帮忙带过一阵子。只是后来的事情,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对了,我好像是给这个宝宝,吃过什么东西。有了它,就能保证宝宝的安全。任何人,都认不出他的样子!”

    果然是这样!

    林梦雅就说么,怎么第一次见到宝宝的时候,发现他完全不是记忆里,从前的那副模样。

    闹了半天,是上官慧为了保全宁儿,所做的一个伪装而已。

    也幸好是如此,不然,只怕宁儿会凶多吉少。

    “初次之外,你还记得什么了?”

    林梦雅继续问道,而连月却是陷入了苦思之中。

    “哦对了,我还记得,似乎是因为某个人认识他的父母,本来是冲着他们两个人去的,但因为没找到,所以就冲着宝宝来了。我带着宝宝东躲西藏,到了最后,却分散了。”

    这一次,连月的记忆依旧是松散的。

    但是对于林梦雅来说,却是十分重要的。

    “那个人,你还记得是谁么?”

    如月摇了摇头,让林梦雅觉得有些失望。

    “哦,对了。倒是那个让我给宝宝吃东西的人,让我把一个东西,转交给宝宝的母亲。你可能帮我找出,宝宝的母亲是谁么?”

    林梦雅下意识的想要承认自己就是,但却知道,这不是最好的时机。

    于是,应承了下来。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外院,重华郡主已经被人给塞上了车子,而慕容曦,就站在不远处,神色十分的冷酷。

    林梦雅不喜欢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来,他是人,又不是机器人,干嘛总是板着一张脸呢?

    更何况,她家男人长得可不仅仅是眉清目秀可以形容的。

    “殿下。”

    在外人的面前,她始终保持着对他该有的态度。

    倒是慕容曦虽然不想忍耐,可他实在是拗不过林梦雅。

    两个人在外面,依旧开始装不熟。

    “嗯,何事。”

    短短的三个字,却跟刚才,判若两人。

    “没什么,只是因为重华君主多少还跟我有些渊源,所以出来探望一下而已。

    简而言之,她就是来看看,自家男人有没有一起之下,把人给打死。

    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她白操心了。

    “现在,看过了么?可以回去了?”

    慕容曦此时的态度,有些不太对劲。

    虽然他对林梦雅的态度,还可以说得上是和颜悦色了,但是林梦雅很明显的看了出来,这人,好像是有些心事在的。

    死男人,到底是怎么了?

    她想问,可对方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一路上,慕容曦都是低头走路,偶尔看向了她的眼神里,还充满了探究的神色。

    林梦雅则是更加的纳闷了,自己也没惹到他吧?

    那他,干嘛用那种眼光看着自己呢?

    终于,他们到了内院。

    在重华郡主搅局之后,他们的日子,可以预见的便是越发的鸡飞狗跳了起来。

    回到内院,众人纷纷告辞。

    热热闹闹的一个认亲宴,如今却成了笑柄。

    林梦雅知道,慕容曦的心里头窝火,她虽然也生气,但有些事情不弄明白不行。

    “殿下,我们先告辞了。”

    终于,宫乾丰也起身说道。

    而慕容曦,则是亲自,把他们给送到了府门口。

    林梦雅隔着人群,与他的目光相遇了片刻。

    她给他使了个眼色,那人,应该知道自己的意思吧?

    “宫老先生,照顾不周,慢走。”

    慕容曦的修养,自然也是远超常人的。

    他依旧彬彬有礼的处置各种事情,可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人怕是气得不轻。

    “殿下请留步。”

    宫乾丰有些惋惜的看着慕容曦,大概也是在同情他,被一个疯子给盯上了吧。

    此时,连夫人与连月也步出。

    只是,却不见连老爷的踪影。

    想必作为见证人,他也不方便在此时离开吧。

    马车内,又是畅聊八卦的好时机。

    但林梦雅跟连月,一个心事重过一个,就连连夫人都觉得好奇。

    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遍之后,才试探的问道。

    “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

    林梦雅跟连月二人,同时愣了愣神,然后互相对视一眼。

    从彼此的眼中,她们读出了同样的担忧。

    重华应该是疯了,不然,她何以在这种场合,居然以如此的手段,来污蔑慕容曦呢?

    但是,就林梦雅对重华的了解,那是个很会耍些小心机小手段的女子。

    虽算不得十分的聪明,却也不是蠢笨不堪的。

    可今日种种,却让她觉得有些意外了。

    “夫人,这重华郡主,莫不是真的疯了吧?”

    连月,问出了她的疑问。

    连夫人看着她们,却摇了摇头,细指点了她们一下。

    “那重华,可是从宫里头长大的。你们觉得宫里的人女人,有谁是简单的?”

    到底是旁观者清,连婶婶的句话,让林梦雅提高了警觉。

    “尤其是重华,乃是后尊一手调教。咱们那位后尊,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就算是重华是块顽石,总也该学了几手吧。”

    虽说现在的重华,早就被后尊他们给放弃了。

    但如果,重华疯了呢?

    她当初好好的一个姑娘送到了龙都,如今却变得疯疯癫癫的。

    要面子如皇尊跟后尊,怕也会难以把人给送回去吧。

    如果重华一辈子不好的话,那皇尊跟后尊,怕也会养她一辈子的。

    “我明白婶婶的意思了,今日是慕容曦的认亲的日子,一般龙都内的显贵之人,都会来此。如果在此时装疯卖傻的话,大家都会认为她是装疯了。”

    看到林梦雅完全反应了过来之后,连夫人深感欣慰。

    重华若是装疯,那她还真是很狡猾。

    以前在这种场合,像是重华那样的贵女最怕的是什么?

    就是,在众人的面前失仪。

    如今,她去反其道而行之。

    故意在众人的面前装疯,然后众人自然会认为她是真的疯了,还会成为她极佳的见证者。

    而且,她疯了的理由也有了。

    那就是对曦殿下的仰慕,因为慕容曦的拒绝,所以才疯掉的。

    这样一来,还真是没人会怀疑,她是在装疯。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她留在龙都,又有什么趣呢?

    “小雅,你是不是觉得,重华用这种法子留下来,有些不可思议?”

    连夫人笑着问她,而林梦雅也点了点头。

    她,觉得自己想不透。

    “你觉得,她可能是要留下来,但其实,她只是不想回到她的家乡呢?”

    瞬间,林梦雅眼前一亮。

    没错,就是这个。

    “多谢婶婶指点,婶婶不愧是这龙都内,一顶一厉害的人物。我等晚辈,敬佩不已呢!”

    她嘴甜如蜜,说得连夫人心情大好。

    “你呀,真是最会哄人了。但是,话虽然是这样说的,可你也别忘了,重华也会有真疯的可能呢。”

    点点头,林梦雅也想到了。

    不过,对于她来说,真疯假疯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要把对宁儿的伤害,消弭于无形之中才是。

    “行了,你们两个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情,所以才吓坏了吧?以后,习惯就好了。”

    连夫人摸了摸她们两个的小脑袋,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道。

    而林梦雅,也从夫人的语气里,听出了许多许多的意味。

    只怕跟连叔叔多年的相濡以沫,并不都是甜蜜的生活吧。

    “对了婶婶,今日怎么叔叔去当了见证人呢?”

    这一点,有些奇怪。

    因为身份的关系,连叔叔很少会做这种事情。

    “我也不知道,昨晚我知道的时候,也问了他同样的问题,但是,他却没有回答我。”

    奇怪的是,在婶婶的回答里,她甚至听不到任何难过的情绪。

    仿佛,这只是最简单的问题而已。

    他们不愧是夫妻,有些事情,无需知道便可以心灵相通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