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没带脑子
    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林梦雅看到了重华郡主身后的勋儿。

    那孩子依旧是一副可爱的模样,但是那双青涩稚嫩的眼睛里,却漾起了几分仇恨。

    慕容曦眼神一冷,瞥了管家一眼。

    管家震惊的看了一眼那两个人之后,才想起来回头看慕容曦一眼。

    但从他的神情里,林梦雅已经看出了些许的端倪。

    能被授命管理慕容曦的府邸,想来他一定是个对慕容曦极为忠诚之人。

    而再也不让重华接近勋儿,也是慕容曦下的命令。

    既如此,那这件事,就很耐人寻味了。

    “殿下,您也该睁开眼睛好好的看一看了。这孩子,才是您的义子。而不是那个,卑贱的奴隶!”

    如果说,刚才的话林梦雅不怎么在乎的话,那么现在,重华无疑是撞到林梦雅的逆鳞上。

    那是她的宝宝,她几乎用命换回来的新生命,无论如何,她都不会任由别人,伤害诋毁自自己的宝宝。

    慕容曦没说话,但是脸色阴沉得厉害。

    重华就像是看不到似的,仍旧带着勋儿,一步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那双水眸里,再也不是想要隐藏起来的,属于少女不想为人知的歆慕。

    而是带着扭曲而疯狂的炽烈情感,那是占有欲与嫉妒的互相缠绕,绝对可以把重华郡主,顷刻间燃烧殆尽。

    林梦雅往宝宝的方向靠了几步,重华自己找死不要紧,可千万不能伤害了她的宝宝。

    “勋儿,你过来。”

    慕容曦没理重华,反倒是视线落在了勋儿的身上,淡淡开口。

    虽然勋儿是重华带过来的,但是他骨子里,还是惧怕慕容曦的。

    立刻,人就有些瑟缩,怯生生的看着慕容曦。

    “过来,我不想说第三次。”

    慕容曦几乎可以肯定,这孩子一定不是自己的义子。

    至少,不是按照他的意愿,收下来的义子。

    胆小、懦弱,却又过早的学会了颐指气使,恃宠而骄。

    这样的孩子,没有让他看到任何一点,他会喜欢的东西。

    既然如此,那他当初,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收为义子呢?

    勋儿不敢抬头,可慕容曦的余威尚在,他不敢不从。

    慢慢的从重华的身边移开,却被重华郡主给抓住了手臂。

    “勋儿,不必害怕。曦殿下也是你的义父。你是出身丽国的贵族,身份自然是比那个贱奴的儿子,更加尊贵的。”

    重华的话,是真的触怒了林梦雅。

    且不说宝宝本就是慕容曦的亲生子,就算是出身卑微的孩子,难道就能容得她这样肆意的侮辱了么?

    “你说谁,是贱奴的儿子?”

    不过,还没等林梦雅发飙,就听得慕容曦冷声问道。

    人群里,有些聪明的,已经及时的反应了过来,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重华显然有些丧失理智了,她大声的说道。

    “就是这个孩子,所谓的慕容良玉。他,是我府中贱奴之子!”

    重华以为自己揭开了慕容良玉的出身后,慕容曦至少会表现出几分厌恶来。

    但没想到,慕容曦却勾起了一抹冷笑。

    “良玉如今已是我的义子,你说他是贱奴的孩子,那也就是说我是贱奴出身了?重华,你好大的胆子。”

    这话茬很好找,重华没那么机灵,能体会到慕容曦之前一再忍耐的用意。

    “殿下,重华怎么会如此说您呢?是那个孩子,他就是我府中的贱奴所生,绝对不会错。你,一定是被他给蒙蔽了!”

    所有人,都在默默观望。

    慕容曦的地位超然,甚至隐隐有超过太子的趋势。

    并且,太子对他还丝毫没有任何怨言。

    是以今日来这里参加认亲仪式的,都是想要趁机讨好他罢了。

    却不想,竟然出现一个搅局的,而且还是这般的没头没脑。

    顿时,人群里有些人开始后悔了。

    要是没来的话,也不至于看到现在的这种情况。

    热闹,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看的。

    “重华,良玉是我义子。从此之后,他便是我慕容曦唯一的继承者。”

    言下之意,众人已经十分的清楚。

    至于那个叫勋儿的男孩,在场的倒是有几个知道些内情的。

    但那男孩虽然是先认识的曦殿下,但是目前,只有慕容良玉一人,得到了曦殿下的承认。

    在正式的场合来说,只有慕容良玉这样的,才算得上是正经的义子。

    至于所谓的贱奴出身...

    他们把目光,隐晦的移向了慕容良玉。

    那孩子的模样,实在是不像是个家奴出身的。

    而且此时,他安然处之,仿佛这里的一切,都跟他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似的。

    这一点来说,倒是像极了曦殿下的处变不惊。

    所以对于重华郡主的话,他们还是存疑的。

    “殿下,您不能如此!勋儿的父母,可是曾经为了您战死沙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您都不能抛弃勋儿!”

    她大声喊叫,听得慕容曦却是眉头一皱。

    “勋儿是不是我的义子,跟你毫无关系。重华,注意你的身份。”

    大喜的日子,又是初一,又是认亲的,慕容曦可不想见血。

    况且重华虽然失宠了,但是地位还在。

    若不是她今日太过分,慕容曦也绝不会轻易的翻脸。

    “怎么跟我没关系?因为,因为我就是勋儿的母亲,他,是我跟你的孩子呀!”

    众皆哗然,而林梦雅则是默默的翻了一个并不怎么好看的白眼。

    不知道这家伙是傻还是聪明,这种阴损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只有重华才能做得出来了。

    “这...这怎么可能呢?”

    站在她旁边不远的连夫人,则是瞠目结舌。

    但她没有注意到是,就在她的身后,连月则是一脸的挣扎。

    有疑惑,也有痛苦,还有迷茫。

    跟林梦雅一样,她的视线,丝毫没有离开过今日的主角——慕容良玉。

    慕容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比踩到一坨翔还要难看几分。

    林梦雅心中冷笑不已,可面上却没有表露出分毫来。

    她可不像是重华一样,老是用一些昏招。

    如果说之前,她只是对重华觉得气愤的话,那么现在的气愤里,多少是掺杂了一些无奈在的。

    这人,今日出门的时候,是把脑子忘在家里了么?

    “殿下,我说的句句属实,您可以查验当时给勋儿接生之人。我确实,就是这孩子的生母啊!”

    要是重华有脑子的话,纵然是想要以勋儿亲生母亲的身份,逼着慕容曦就范,也不该在此时此地提出来。

    更何况,这孩子明显是一张异国人的脸,跟重华以及慕容曦都不像。

    而且重华郡主今年才十八岁,一旦减去了勋儿的年纪之后,就成了一个笑话。

    但没想到,唯有重华自己,才对这件事情乐此不疲。

    “一派胡言!来人把重华郡主送入宫中,交给后尊陛下严加看管。管家,把勋儿带走。”

    任由那人闹够了,慕容曦也算是耗尽了自己最后的耐心。

    “殿下,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们之间,可是有了夫妻之实的!”

    这话可是越来越不堪入耳了,林梦雅甚至觉得,要是重华再不走的话,恐怕接下来的内容,可就是限制级的。

    现在,她倒是有些钦佩重华郡主。

    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让她认定了慕容曦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就范的?

    重华被人给请出了慕容曦的府邸,而最终慕容曦的目光,也与林梦雅在空中,缠绵相聚了。

    她看到了他眼中的歉意,可她并没有怪他。

    这种事情,估计慕容曦也是被恶心的够呛。

    人群散开,同时今日的是事情,也会被散播开来。

    管家看得有些心急,但奈何手中抱着小殿下,实在是不得施展。

    林梦雅会意,一下子就接过了宝宝。

    管家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后,转身匆匆离开,却处理这些突发事件了。

    “小殿下还这么小,那女人就恶毒成了这样,真是,对一个孩子,她又怎么能忍心呢!”

    纭儿年纪小,说起话来也是毫不客气。

    林梦雅摇摇头,把宝宝交给了白苏。

    在众人眼中,她不过是个跟他们一样的看客。

    既然如此,那就更应该表现得像是个正常人一样。

    “我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刚才重华被人拖走之后,慕容曦就接着消失。

    人群不由得议论纷纷,大家都在猜测,这两个孩子的身世,到底是什么样的。

    林梦雅实在是不想知道别人这么想的,现在她就想知道,孩子爹到底干什么去了。

    刚想要追出去,去感觉到了一只小手,正在拉着自己的衣摆。

    “怎么了,连月?”

    连月看起来有些不太对劲,难道,是犯病了不成么?

    想到这里,林梦雅却觉得有些棘手。

    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我,我跟你一起去!”

    想要拒绝,但又怕连月的状况万一恶化下去的话,只怕会不好。

    不得已,她治好带着连月一起去了。

    “那个男孩,我曾经见过他的,对不对?”

    林梦雅一愣,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而连月,则是紧紧的拉着她的手,神色越发的激动了起来。

    “别急,你慢慢说,你说的,是哪个男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