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皇帝候补
    关于现代社会的社保,要解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

    不过林梦雅最终,还是选出了最重要的几点来说。

    她希望从学院建立之后,不管是宫家亦或是其他的教职工,除了每个月的薪金之外,宫家还能再拿出一点银子来,当做各个人的储备金。

    当然,这些钱不多,并且是由个人跟学院共同承担。

    学院一旦建成之后,也不会永远都是入不敷出的。

    所以林梦雅觉得,在提高员工福利的这方面来说,他们大可以不那么吝啬。

    解释了半天之后,家里人总算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虽然还是一知半解,但大多都是支持的。

    毕竟这对于宫家来说,也还算得上是好事。

    而曾祖给她准备的这些东西,除了银票她留了下来,其他的,林梦雅还是准备偷偷的交给大哥哥去经营打理的。

    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宫家的,始终不是她自己的东西。

    除夕之夜,大家自然是聚在一起守岁。

    “小姐,外面下雪了!”

    纭儿从外面回来,拍掉了身上的雪,惊喜的说道。

    都说是瑞雪兆丰年,希望来年,一定是个好年头。

    一家人说说笑笑,宁儿到底是个孩子,扛不住倒在了林梦雅的怀中睡了过去。

    大家也都没让她熬夜,纷纷让她带着孩子回去早些睡便是了。

    听着外面连绵的爆竹声,林梦雅的心中,觉得很踏实。

    这一觉,便睡到了第二天早晨,天光放亮之后,她却看到枕头上,放着一枚玉簪。

    那簪子十分的精巧,是两朵清艳又不失华贵的蔷薇。

    林梦雅拿在手中把玩了几下,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这家伙,不是说不来了么?

    “主子,曦殿下那边,已经派人来接小殿下了。”

    对了,今天可是宝宝的好日子呢。

    林梦雅立刻起身,把之前准备的小袄套在了宝宝的身上,又温柔的给他洗漱完毕之后,这才整理得妥妥当当的,想要送他出门。

    可平时都很听话的孩子,不知为何这一次,却站在她的面前,不肯挪动脚步。

    林梦雅蹲下身子,摸了摸宝宝的小脸蛋。

    “我会去的,别怕。”

    纵然宝宝没怎么表现出来,可她还是看出了宝宝的犹豫。

    小家伙闻言,用力的点点头,可是在被人领出去的时候,依旧一步三回头,看来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去吧,待会儿见。”

    一会儿,她会跟宫家的人一起去。

    虽然后尊那边暂时算是公开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但有些事情,她不想闹得沸沸扬扬的。

    “小姐,连夫人过来了。”

    正在房中刚刚梳妆完的林梦雅一听,立刻跑了出去。

    连婶婶的身体恢复得很快,没想到现在,都能出门了。

    “叔叔过年好,婶婶过年好!”

    她一进门,便甜笑着拜年。

    而正在跟宫家老祖谈笑的连家夫妻,则是冲着她微微的笑了笑。

    “来来来,婶婶给你一个大红包。”

    连婶婶的心情,看起来不错。

    虽然人是消瘦了不少,但是面色却是十分的红润。

    林梦雅立刻迎了过去,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过了年,谁都会给自己红包的待遇。

    连家本就把她当成自己人来看待,红包更是沉甸甸的。

    “听你曾祖说,一会儿你们也去曦殿下的府中么?”

    连夫人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亲亲热热的说着话。

    点点头,林梦雅正好奇连夫人是怎么知道的,却听得她回答。

    “那正好了,我们也要去呢。你说这曦殿下,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喜欢收义子呢?年轻人,就应该找个好女人,老老实实的成家。要不,婶婶我给他介绍一个?”

    连夫人的性子本就活泼,而且有多年的媒婆经验。

    特别是看到这种适龄男女后,深藏在骨子里的敬业精神,就不允许她放过。

    “婶婶,我看还是算了吧。”

    林梦雅是口苦难言,怎么说?

    是说她跟慕容曦是落难夫妻,还是说他们又再一次定了白头之约?

    “也是的,这种事情,自然也轮不到咱们操心的。倒是你,过了这个年,你也二十二了吧?虽然是大好韶华,咱们宫家的姑娘也是最好的。但有些事情,你也该考虑考虑了。”

    连夫人说德语重心长,可林梦雅却只能陪着笑。

    闹了半天,症结是在她这。

    她能怎么办?只能低头答应,先哄得家里人开心才是。

    不然一家几个都轮番对付她一个的话,那她不是更惨?

    既然跟连家一起去,林梦雅自然是要个连婶婶坐同一辆车的。

    刚上车,她就看到了里面,正冲着自己笑的上官慧。

    “连月也跟着咱们一起去么?那可真是太好了,这几日,我正想找你去说说话呢!”

    其实,林梦雅是有些担心的。

    宁儿如今的面容,已经跟之前差得不是很多了。

    上官慧的情况并不那么十分的稳定,万一要是受了什么刺激的话,只怕会不好。

    所以,她也只能多看着一些了。

    “嗯,夫人说,让我跟着出去散散心。对了宫雅,我听说这位曦殿下,先前就有个义子了。那他收了这个,那个怎么办?”

    这个问题,她之前也问过。

    但是慕容曦好像不是很愿意回答,只说他一定会负责任,让勋儿也能衣食无忧的茁长成长。

    只是林梦雅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他们自己家的孩子是人,难道人家的孩子,就是根草了么?

    所以,她让慕容曦再三保证,一定不能亏待勋儿,要让他也安安全全的长大之后,才算是暂时放过了慕容曦。

    毕竟,她比任何人都了解他。

    那人,不管是从那一方面来说,都不会亏待勋儿的。

    “这皇族的事情,有时候真的是说不得的。你们可知道,为何曦殿下,没有任何的封号,却能够称殿下么?”

    连夫人压低了声音问道,而林梦雅跟上官慧自然是不知道的。

    要不是这车上没有外人,连夫子自然半个字都不会吐出来的。

    “那是因为,曦殿下的父亲,是当今皇尊的亲弟弟。其实按照规矩来说,他本应该称被封王的。但是,因为他想要成为王族,所以才被皇尊禁足圈禁的。”

    其实林梦雅,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慕容曦,也就是他们家昱王的这位父亲,到底是谁。

    要说龙天昱是圣殿殿主的徒弟,这一点她还是能相信的。

    但,明明龙天昱出身大晋,德妃跟那位晋元帝肯定是他的父母不假。

    既如此,他又为何成了卫国的曦殿下呢?

    那边,连夫人继续讲道。

    “后来,太子出生之后体弱多病,但皇尊跟后尊,却再无所出。所以,为了让尊位能传承下去,所以曦殿下,就成了最佳人选。”

    这话一说出来,她们两个茅塞顿开。

    “所以,不给慕容曦爵位跟封号,就是为了以后,能够让他顺利的继承太子的位置么?”

    林梦雅有些好奇,之前她看过太子,虽说是看起来有些清瘦,但还不至于如此吧?

    不过,这也让她了解了,为何慕容曦会在卫国,拥有这么高的地位。

    皇帝的备选人,自然是要位高权重一些的才好。

    倒是不知太子,究竟是如何想的了。

    想必,太子心里头肯定介意的吧,毕竟,他才应该是下一任的君主。

    “这只是其一,其二便是,曦殿下的那位生父,在二十几年前,突然下落不明了。虽然有人说,他是因为被圈禁,受不了了,所以才偷跑了出去。但有的人也说,他是被皇尊给秘密/处死了。如今看来,似乎第一种的可能性更高。不过,不给曦殿下任何的封号跟爵位,恐怕也是为了绝了他父亲的那些心思吧。”

    连夫人对于这些皇族秘闻,显然是十分熟悉的。

    林梦雅自然也清楚,虽说不一定都准确,但至少可以对个七八成吧。

    毕竟,连夫人的消息来源,还是比较可靠的。

    没想到,慕容曦在这里的状况,可能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那么一点点。

    不由得心头苦笑,他们这夫妻两个,什么时候才能算个头呢?

    一路说些闲话,就来到了慕容曦目前的府邸。

    虽说她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是在别人的面前,她也不能表现得太过轻车熟路了。

    谁知道,车子刚听到门口,那位来送过宝宝的大管家,就出现在了她的马车下面。

    “见过宫大小姐,见过连夫人。”

    那人平常总是一副冷冷淡淡的脸色,但没想到,在遇到宫雅之后,迅速变得亲热而熟络。

    林梦雅有些无语,实在是没搞清楚,那个家伙又想要做什么。

    只好点了点头,笑了笑之后,跟连夫人一起下了马车。

    “小姐里面请吧,我们家殿下,已经恭候多时了。”

    这话,瞬间让她成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好歹她也是见过世面的,勉强还算得上是从容不迫的,跟着管家往府中走去。

    不管是来回穿梭的客人,亦或是跟她一起进来的连夫人跟连月,都有些意外。

    到底是何时,宫雅会跟曦殿下有了深交了呢?

    林梦雅实在是被盯得无语了,尤其是后面的两双眼睛,眼睛要把她盯一个洞出来。

    “咳咳,之前我救过小殿下一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