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合作共谋
    这死男人的先斩后奏,玩得越来越溜了。

    而此时,皇尊跟后尊也准备起驾回宫。

    林梦雅也跟着宫家的人,想要回到宫府。

    却听得后面,有人叫住了她。

    “宫小姐,暂时留步。”

    她转过身去,看到了一个长得慈眉善目的内侍官模样的人。

    “这位大人,请问有何事么?”

    脸上的红潮还未褪下,只是她一向脸皮厚,算不得什么的。

    “是曦殿下说,希望您能代管小殿下的。还有,后尊娘娘希望,您能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缘分。”

    后尊的话,就是对他们之间最好的肯定。

    而让她感动的不是这个,而是慕容曦为了他们两个,做出的所有的努力。

    “请大人转告娘娘,宫雅记住了。也请大人替我祝福娘娘,新年平安喜乐,健康安泰。”

    内侍官笑了笑退下,林梦雅并没有说些什么空话。

    对于她来说,人世间最美好的嘱咐,莫过于平安与健康。

    宝宝被内侍官领了过来,交到了她的手中。

    林梦雅抱起了宝宝,转身追上了宫家人。

    而慕容曦在目送着她离开之后,才恋恋不舍的,回到后尊的身边去。

    “曦儿,你真的确定,是她了么?”

    刚到皇宫内,更衣之后的后尊,就把慕容曦给宣了进来。

    慕容曦坚定的点了点头,从他认识她的那一天起,就确定是她了。

    “唉,你这孩子,明知道自己...罢了,如果是宫家的这个女孩的话,倒是对你有些帮助。”

    后尊始终,考虑得是利益多一些。

    但慕容曦却始终是觉得,自己之所以要她,只是因为她是她自己而已。

    “前阵子,你伯父跟你提的那件事,你可想清楚了?”

    明知道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但后尊却别无他法。

    慕容曦也收起了眼中的温度,复又染了几分坚冰般的寒冷。

    “娘娘,我明白此事关系重大,所以,我愿意替您完成此事。”

    后尊稍稍有些激动,不过片刻之后,她又安定了下来。

    良久,她叹了一口气。

    “如果可以的话,本宫也不想跟圣殿为敌。”

    后尊起身,美眸里闪烁着几分恨意。

    “可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对本宫的孩儿下手!”

    慕容曦很明白,后尊是很有理由恨圣殿的。

    皇族跟王族之间,有些隐秘的协定。

    其实表面上看,是皇尊一人独大。

    但实际上,却是有几个家族共同执/政管理。

    这也是为什么,当执政的家族被替换的时候,其他的几个家族,还会这么安静的俯首称臣。

    不过是因为,这只是一个过场而已。

    但在现皇尊即位之后,事情却有了些改变。

    现任的皇尊,是个十分有能力,有头脑,有手段之人。

    他上任初始,就施行了不少,对百姓跟世家都有利的举措。

    而朝中的势力,也渐渐被皇尊自己的培养的人所取代。

    被麻痹的三家王族反应过来的时候,许多事情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了。

    他们如果再不反击的话,如今的皇族,便会成为真真正正的皇族。

    这对于那些王族来说,又怎么可能会允许?

    但没想到,先出手的不是等不及的王族,而是自忖为卫国裁决者的圣殿。

    而他们的第一个警告,就是让当时身怀六甲的皇后,生了一个病恹恹的早产儿。

    别看如今太子看起来只是稍稍柔弱了一些,可他却有个致命的弱点。

    那就是,再也无法诞育子嗣。

    对于一国储君来说,这可不仅仅是耻辱,而是会让国家陷入战乱的致命把柄之一。

    所以皇尊跟后尊,不得不停下了手,以示对圣殿的妥协。

    可没想到,圣殿却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们。

    “他们想要我们屈服,我们照做了。可太子,却成了牺牲品。不论在哪方面来说,本宫都不会让圣殿再继续存在下去。现在,是太子,将来,又会是谁呢?”

    想起自己的儿子,后尊免不了悲从中来。

    也是因为圣殿的原因,她再也不能生下一儿半女了。

    但后尊又是个坚强的女人,她并没有就此认命,也没有不带大脑的去报复。

    反而,她开始了一个复仇的计划。

    而这个计划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慕容曦。

    慕容曦皱了皱眉头,他之所以会答应后尊,完全是因为,他查到了一些事情。

    他虽然是殿主的弟子,但实际上,却跟养在罐子里的蛐蛐没有什么两样。

    更何况,他之前怀疑自己丢失的记忆有问题的时候,经过调查得知,是跟圣殿有关系的。

    对于圣殿,他其实没有任何回忆。

    只是听旁人说,他从小就拜在圣殿殿主的门下,是个很受宠爱的徒弟。

    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不知为何,他对于圣殿,总是有股莫名强烈的恨意。

    在加上之后,他又得知了不少,圣殿在卫国的所作所为后,终于,动了杀心。

    “侄儿知道。”

    他声音低沉冰冷,带着雷霆万钧的架势。

    任何人,都不能阻拦他的脚步。

    “本宫就知道,本宫跟陛下,没有看错人。你跟宫雅的事情,本宫会帮你忙。对了,本宫曾经听闻,当初圣殿是拉拢过宫家的。只是后来,宫家人不从,这才败了家。宫雅那姑娘,聪明,身上也是带着气运的。你看,她一回来,宫家就东山再起了。你要是喜欢她,也许她能给你带来什么好运也是说不定的。”

    与后尊不同,慕容曦对于宫雅的感情,其实是有些复杂的。

    刚开始,他是情难自控。

    后来接受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对她的喜欢,总是显得过于汹涌了。

    仿佛心里头有个窟窿,唯独她才能填满自己似的。

    “宫雅,她很好。”

    “好是好,但是你也得要注意。当初圣殿为何要去拉拢宫家,我们到现在还不得而知呢。万一...那你可得,做好准备。”

    慕容曦知道后尊意思,无非是说如果宫家也跟圣殿同流合污的话,那么自己,一定要做好放弃她的准备。

    但是后尊不知道的是,哪怕宫雅是圣殿的同党,他也绝对不会放手就是了。

    “行了,你既然已经这么大了,那本宫也就不多嘴了。咱们走吧,别让外面的人等急了。”

    不过转眼间,后尊依旧是那个贤淑高雅的后尊。

    而慕容曦,也依旧是那个冰冷无情的曦殿下。

    倒是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在暗地里,到底策划了一件什么样的大事。

    从外面回来,放了鞭炮,吃了热乎乎的饺子之后,宫雅跟宝宝,都得到了一个大红包。

    “哎呀,这么重。该不会,曾祖把自己的私房钱,都拿来给我们当红包了吧?”

    林梦雅捧着沉甸甸的红包,笑着哄她曾祖父。

    “你这丫头,连你曾祖都敢打趣。”

    宫家的这位老祖却是哭笑不得,这丫头虽然乖起来招人疼得厉害,但要是顽皮起来,只怕家里头的另外五个还没有她一般的皮呢。

    林梦雅吐了吐舌头,先替宝宝拆开。

    果然,是几千两银子的银票。

    这小子,也太富了吧?

    但是拆开她自己明显大许多的红包之后,林梦雅却傻了眼。

    里面不仅有几万两银子的银票,并且还有数不清的房产跟地产。

    这一下子,她绝对跻身富婆行列了。

    “曾祖,您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给我的嫁妆?”

    没想到,她家曾祖居然真的点头了。

    “我知道你可能现在觉得不需要这些东西,以后宫家也都是你的。但是,这些都是跟宫家无关的,是以你的名字买下来的房产跟店铺。还有银票,都是跟宫家无关的。”

    宫家老祖有些感慨说道,但林梦雅却一下子,把东西都给推了回去。

    “曾祖,您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您还想要收买我么?”

    但没想到,宫乾丰却语重心长的说道。

    “孩子,人有旦夕祸福,从前的事情,让我们不得不谨慎许多。这些东西,你现在可以不用,但是一旦宫家哪一天又跌落云端,成了众矢之的话,这些东西,也能够保你衣食无忧了。”

    林梦雅真是,又生气又感动。

    “难不成在曾祖的眼里,我就只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难了么?曾祖,您还是把东西都收回去吧,我不能要!”

    她知道,曾祖是被之前的事情吓到了。

    那些大厦将倾的感觉,是真的不好过。

    更何况,还是一点点的看着自己的家族颓然衰败,无力回天的感觉呢。

    但是她敢肯定,除了她之外,任何人都是没有这份保障金的。

    这些人,难道他们都不明白,自己才是最不需要的那个么?

    “不行,你必须收下。听话,雅儿。”

    除了曾祖之位,其他的几个人也开始跟着劝了起来。

    最后,林梦雅实在是不得已了,才把这些东西,平等的分成了六个等份。

    “雅儿,你这是?”

    宫家老祖看着她,有些不明白。

    “我知道,你们是想要给自己买个保险嘛,既然如此,那咱们以后,家里人人人都有,岂不是各个都没有了后顾之忧?”

    保险?宫家其他的两个人互相看了看,他们,还没听过这个东西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