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故意陷害
    “不,我根本不知道这事。快去问问,皇尊怎么突然就来了。”

    她立刻吩咐下去,而宫乾丰则是被后尊的人给亲自邀请去了,宫家的人,只能跟随在左右。

    “别怕,没事的。”

    慕容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怕是只有他看穿了林梦雅,心头隐藏着的紧张的情绪。

    “皇尊跟后尊今日本就是来与民同乐的,倒是刚才,确实是有人想要故意陷害你。”

    林梦雅眸光一暗,看向了对方,眼神里带着几分疑惑。

    “如果那桶热水真的让宫殿损毁了的话,你肯定会被皇尊跟后尊,当场怪罪。宫殿倒塌,视为不详。而且我之前打听清楚了,皇尊跟后尊,会晚一些才到这里来。”

    慕容曦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冷意。

    林梦雅听完,这才明白,自己从刚刚开始的危机感到底是从何而来。

    “既然是有人故意的,那恐怕也是难以追查到了吧。好在我之前做了准备,不然这一次,还真是危险。”

    纵然皇尊跟后尊不会因为此事将宫家如何,但他们也一定会失去跟皇族缓和关系的机会。

    “我的人已经去查了,别担心,没事的。”

    慕容曦心中有数,毕竟能知道,或者是能左右皇尊跟后尊的路线之人,只怕极少。

    查起来,也丝毫不费力气。

    林梦雅点点头,转身欲走,却发现了不远处,巷子里站着一个人。

    那人的身形有些娇小,尽管站在昏暗的巷子里,可是那眼中对她射出的冰冷的寒光,依旧让林梦雅有些毛骨悚然。

    “曦,那里有人。”

    她轻轻的扯了扯慕容曦的衣角,后者立刻冲着人群里的某一处使了个眼色。

    瞬间,就有几道身影暗中冲了过去。

    只是她刚想要看结果如何,却被人群隔绝了视线。

    心头微微一凛,等到人群过去的时候,却发现慕容曦的手下,却是空着手回来了。

    “人跑了。”

    手下恭敬的回禀完之后,就又继续隐没于人群之中。

    “让他给跑了。”

    慕容曦有些不太甘心,似乎认定了此人,就是陷害林梦雅的凶手似的。

    但林梦雅,却觉得那目光,分外的熟悉。

    该不会,是她吧?

    “重华郡主,今日可在赏灯的人群里么?”

    慕容曦摇了摇头,把一直乖巧的趴在他肩头的宝宝,移到了她的怀中。

    “她现在被后尊勒令在宫内面壁反省,人肯定是出不来的。我先过去,一会儿见。”

    点了点头,林梦雅当然清楚,这是慕容曦在提自己去打听刚才事情的经过。

    奇怪的往那个巷子里看了看,之后抱着宝宝,追上了宫家人的脚步。

    那视线,还真是让她难以忘怀。

    如果不是重华郡主的话,她还真的难以想象,会是谁这么恨自己。

    宫家一家人,破例被皇尊跟后尊,带到了他们临时用来落脚的地方。

    经过了上一次的教训后,这一次并没有搭建暖帐,而是直接开辟了一处别苑,当做临时休息的场所。

    皇尊跟后尊出来也只是看一看,稍后还是要赶回皇宫的。

    如今宫家竟然成了皇尊跟后尊的座上宾,这对于那些世家跟朝臣来说,无异于是一个信号。

    毕竟,谁都没有办法保证自己,可以在朝廷里屹立不倒。

    所以拉拢新贵,成为了他们补充力量的最有力的手段之一。

    “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本宫还记得,当初宫家的几个孩子,还只是孩童一般呢,如今看来,都长成了栋梁之才。”

    后尊笑着说道,语气也带着几分闲聊家常一般的轻柔。

    皇尊依旧变成了之前的高冷形象,林梦雅大致也能猜得到,与其说皇尊是高冷,不如说他是个合格的君主。

    知道在什么时候可以笼络人心,又在最近做什么反应才是最好的。

    这样的人,他们普遍没有自我,只是为了国家而活。

    虽然作为人来说,有些违背天性。

    但是对于国家来说,这则是最好的君主了。

    对于这对夫妻,林梦雅觉得自己,似乎又有了新的发现。

    “后尊过誉了。”

    作为宫家的老祖,宫乾丰什么没见识过。

    即便是刚刚有些惊愕,可现下却缓和了下来。

    当初宫家的那位老家主,势力跟地位也是不俗。

    多年的历练,成为最为深厚的底蕴。

    比起那些没什么见识的人家,只会一味的阿谀奉承,倒是宫家的这几个人,各个都显得英姿不凡,别有一番大世家的气场。

    顿时,有好几家世家的女子们眼前一亮,想必是找到了新的夫婿的人选似。

    可惜,宫家的男人们,永远只会注意到一个女人。

    “宫雅呢?”

    皇后往宫家的人群里瞧了瞧,最后落在了走在最后的宫雅的身上。

    因为今日是除夕,她穿了件大红色的斗篷。

    红衣似火,也衬托得她娇艳如花。

    因为只是想着跟家里人出来,她虽然略施粉黛,但却并不显得有多隆重。

    后尊冲着温和的笑了笑,不过目光,却落在了她抱着那一团身上。

    林梦雅心头一紧,但还是从容不迫的,抱着宝宝给后尊行礼问安。

    “宫雅见过后尊。”

    后尊点了点头,冲着她招了招手。

    在所有女孩子艳羡的目光下,她走到了后尊的面前。

    “呦,这是谁家的孩子?”

    后尊笑着问道,此时林梦雅下意识的低头才发现,自家儿子正转过头来,大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后尊呢。

    因为脸上的颜色终于均匀了,也得益于她跟慕容曦在这段时间坚持不懈的喂养娃的计划,现在的宁儿看起来别提有多可爱了。

    毕竟是融合了他们两个人的基因,自然是错不了的。

    虽然她是这么想的,但是这里,可不是她自卖自夸的场地。

    “长得真好看,能让本宫抱抱他么?”

    皇后不知为何,对宁儿竟然意外的宽容。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让后尊身边的人,把儿子给抱走了。

    正担心的时候,却听得慕容曦说道。

    “娘娘,那是侄儿的义子。方才侄儿一时心急,所以才托付给了宫小姐。”

    她有些惊讶,这些话,本不应该在此时说的。

    但是林梦雅,却看到了对方的眼神。

    是了,他们从来都是光明正大,有些事情还是他说的对,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纵然他们两个现在,本来应该忘记了彼此。

    但缘分这种事情,药物可是切不断的。

    这一次,也是慕容曦主动靠近自己的,不是么?

    既然男人是自己的,孩子也是自己的,那她还怕个鸟?

    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深藏在骨子里的痞性,还是被激发了出来。

    她林梦雅,何尝是个受气的角色?

    “你提的那个孩子,就是他么?怪不得,本宫一看就觉得,这孩子跟皇族似有缘的。”

    后尊的接受能力有些太过强大了,轻轻的抱着孩子,柔美端庄的脸蛋上,散发出母性的光辉。

    林梦雅忽然间明白,什么叫做国母了。

    国母国母,一国之母。

    如果没有把天下间所有的孩童,都当做自家孩子一般的善心与气魄,那还叫什么国母呢?

    “嗯,良玉是个聪明温顺的好孩子,侄儿很喜欢他。”

    提起良玉,慕容曦那张从来都是被冰冻起来的脸,瞬间柔和了不少。

    周围不少的贵女,看到他的表情后,甚至都忘了眨眼睛。

    顺带着,开始有人称赞其宁儿来。

    虽然这话听得还是挺顺耳的,但目的怕是有些不单纯。

    林梦雅心头有些不悦,但目前也只能干挺着了。

    “也好,从前本宫就听说你有个义子。今日见了,也是十分的欢喜。以后,你可要常常,带良玉来宫里头转转。”

    坐在后尊娘娘的膝头,宁儿很安静。

    天下间,怕是没有哪个孩子,有比她的宝宝更强的实力了。

    刚出生,就得到了两国国家最尊贵的人的疼爱。

    如今又坐在了后尊的膝头,真真正正的人生赢家,厉害得很呢。

    “对了,这义子可以收,但是你的亲事,是不是该定下来了?”

    林梦雅听这话有些不太对,刚想要找个由头离开,就听得慕容曦说道。

    “侄儿已经有了心上人,就不劳娘娘费心了。”

    “哦?她是谁家的姑娘?”

    林梦雅竖起了耳朵,明知道答案,可她还是不免有些期待。

    “她,就是——自然是天下间最好的姑娘,还请后尊,不要再打听了。”

    故意绕了个弯子,怕是也只有他敢这么对后尊说话了。

    谁知道后尊并不生气,反倒是淡淡的说道。

    “嗯,不管是谁家的姑娘都好。总之,是配得上你的。以后,你可别辜负了人家姑娘。”

    “是,侄儿不会。”

    林梦雅越听越不对劲,下意识的抬头,却看到那两个人的眼神,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不过,慕容曦的是满含爱意,而后尊的,则是稍稍带了几分挪揄的慈祥。

    一下子,她明白了所有。

    “臣女,臣女还有其他的事,告退了。”

    那个胆大的家伙!

    怕是他分明,已经告诉了后尊,他跟自己的关系了吧?

    虽然不可能说全部,但是后尊,一定知晓他的心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